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帝重生:一劍殺敵
仙帝重生:一劍殺敵 連載中

仙帝重生:一劍殺敵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迷路的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條迷路的狗 奇幻玄幻 姜寧安

上一世慘遭背叛,這一世再度重生金丹期強敵?一劍滅之元嬰期大修士?一劍滅之大乘期老祖來犯,一劍滅之展開

《仙帝重生:一劍殺敵》章節試讀:

隨着一聲雷暴,好似天地都在震蕩。

旺財與來福也被驚醒,頃刻間,兩狗的眼神中浮現出陣陣驚恐,狗腿都在顫顫發抖。

姜寧安一把將兩狗夾在腋下,腳尖一點,一掠九步,身形轉瞬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雷電走過荒野,翻過高山,掠過密林,到處肆虐,似乎有人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到處有雷電落下。

一時之間,無數野獸被雷劈死。

原本這一切都與它們無關,若有衝突,它們以爪與牙,骨與血較量,這無情的殺戮,來得莫名。

可突然間,它們都死了。

姜寧安將兩狗放在一處安全之地,看着一些野獸的慘死,心生內疚,他顧不了什麼,皆因一切因他而起。

右腳一跺騰空而起直迎雷劫。

地面因為巨大的衝擊力,形成如蜘蛛網一樣的龜裂紋。

他心是冷了,血卻是熱的!

無畏一場惡戰。

姜寧安一拳轟出,十方閃電被擊退。

拳頭之上,亦是有一抹抹閃電溢出,在如水桶粗的閃電面前,那點閃電實在是小到忽略不計。

天空彷彿被一拳打穿了一個窟窿,無數光點代替雷電墜落而來。

天地忽明忽暗。

光點愈墜愈快,愈降愈大。

四周存活下來的生靈彷彿被套上了枷鎖,動彈不得,呼吸愈發沉重,如同末日來臨。

「狗東西!依舊還是視生命如草芥!」姜寧安怒火中燒,雙手攤開,地面湧現無數光劍蓄勢待發。

萬劍聚集。

無數劍元之力在這片天地瘋狂涌動。

地面湧現的光劍散發的劍芒是越來越恐怖,僅是輕微的氣機便可融化砂石。

方圓萬里的老祖們一臉駭然地看向這邊,此刻眼中滿是驚恐,這等天災根本不可能是人力所能抵擋。

然而,隱約間細看,一個人影不但擊退天劫,還正面迎擊快速墜落的光點,這可是天怒。

隨着天上的光點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清晰,像是一條星辰長河墜落下來,在這一刻四周觀望的修士都被驚得表情凝固,愕然相望。

「天上的光點居然是業火,那位前輩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之事?上天居然降落業火來懲罰他!」有一位老祖已經驚恐至雙腿失去控制。

「滅!」

姜寧安雙手一橫。

無數劍芒衝天而起,直迎業火。

轟隆!

業火與劍芒密密麻麻攢聚在一起,宛如一條快速流動的璀璨流星雨。

其中撞擊在一起,驟然爆炸一閃而逝,如同煙花綻放,天地愈發絢爛明亮,剎那間又變得逐漸暗淡。

此刻,觀望的修士們臉上都寫滿了震驚之色,眼前這不可思議的畫面讓他們終生難忘!

道玄天尊似乎不願付出太多代價,天空恢復了平靜。

一道因果線朝着姜寧安纏繞而來。

姜寧安似乎早有準備,拿出青色玉佩擋住了那一道因果線。

「混沌老賊,下界壞我好事者,果然是你的人!」道玄天尊坐在道宮之中,一臉猙獰。

姜寧安強行忍住想要噴出的熱血,落在地上,隱身於叢林之中,「想必道玄那個老東西肯定加派人手往這邊來吧!」

旺財與來福一看到姜寧安出現,立即搖着尾巴走了出來。

姜寧安編織了兩個能夠遮掩天機的花圈給旺財它們戴上。

旺財似乎很喜歡這個花圈,走起路來都是帶風的。

不到片刻,這片區域就有無數修士趕來,想要一探究竟,魚龍混雜之中,必然少不了那些大能的棋子。

也許大能們也沒有想到,有一個棋手居然隱藏在人間。

「哈哈哈……好久沒吃狗肉了。」一陣大笑聲傳來,遠空一個虎背熊腰的大漢大嘴都快咧到耳根處了,駕馭一隻酒葫蘆衝來。

姜寧安對於這個大漢沒有什麼好感,領着旺財、來福繞路而走。

「小友,只要你將它們送與老夫,老夫便收你為徒,賜給你一番機緣!」大漢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還將元嬰修為顯露在外。

在大漢看來姜寧安根本沒有拒絕的道理。

這一幕,也將一些築基期修士吸引過來,紛紛悔恨自己沒抓幾隻狗趕路,也許就被眼前的元嬰期高人看上。

「它們是我的朋友不是食物!」姜寧安臉上已經多了幾分幾分不耐煩。

大漢似乎也不惱,很滿意姜寧安的回答,點頭道:「不錯是個重情重義之人,你可願拜老夫為師?」

「原來是考驗!那個鍊氣期小子也太幸運了!」那些圍觀的修士紛紛羨慕道。

「不願意,別擋住路!」姜寧安擺了擺手,如同驅趕蒼蠅一般。

此話一出,場上鴉雀無聲。

「莫非這小子是二愣子?沒看出我是元嬰期修士?」大漢有些懵了,自傲十足介紹道:「老夫是水月洞天的熊二,已經元嬰期中期修為!」

「什麼?此人居然是水月洞天的熊二?水月洞天的洞主便是聰明絕頂的水月豪強!」有人忍不住驚呼。

一位元嬰期修士更是忍不住動容道:「水月豪強前輩可是分神期修為,已經是爭霸一方的人物。」

「你是熊二也好,熊大也罷!跟我有什麼關係?」姜寧安臉上除了不耐煩,便是不屑。

「這鍊氣期小子瘋了不成?猛拜入水月洞天,起碼成為元嬰是穩妥的,他居然……」有一位金丹期修士怒其不爭,緊握法寶的關節都泛白了。

姜寧安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了。

一個鍊氣期拒絕元嬰期的事情,如同一個爆炸新聞一般傳開了。

「這麼大的氣運,要是我接了,道玄老賊肯定能立馬注意到我!」姜寧安烏黑深邃的眼眸,布滿了算計的色澤。

夜色籠罩下的荒涼古道上,兩旁散居着零星的幾戶人家,此時此刻,皆是燈火全無,四下里一團漆黑。

一人兩狗行走在如此荒涼的古道上,立馬打破了古道上的寧靜,犬吠聲有節奏地響起。

路旁的住戶紛紛亮起了油燈,探出頭查看,只見是一個少年與兩隻狗以後紛紛鬆了一口氣。

姜寧安在那些住戶身上掃視了一眼,發現是幾個化凡的大乘期修士在此居住,似乎就差一點就可以羽化成仙。

一點看似咫尺一步,可能一輩子都踏不出這一步,畢竟修行就是與天斗,談何容易。

「小哥可願到寒舍喝一杯熱茶?」其中一名書生模樣的中年人招呼道。

「那多謝了!」

姜寧安沒有矯情,坦然接受邀請,朝着那名中年人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