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神醫傻婿
鄉村神醫傻婿 連載中

鄉村神醫傻婿

來源:google 作者:師言道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軒 江蓉 都市小說

[鄉村+神醫+贅婿+甜蜜日常+每天爆五更日萬字+]桃源村,村花江蓉洞房花燭夜,老公意外暴斃,被婆家認為「克夫命」,被攆回娘家守了寡兩年前,江家為了「沖喜改命」「旺妻」,招了流浪落魄到村裡的瞎眼痴傻兒林軒入贅不料機緣巧合,瞎眼傻婿林軒不僅恢復了神智,竟然得到了一雙神眼,還有逆天的醫術自此,瞎眼傻婿搖身一變,成了世間最強的至尊神醫在這個遠離城市喧囂的小山村裡,林軒誓要闖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鄉村直播,建學校,新農業種植,栽培草藥,建工廠,做旅遊度假村……算算命,看看病,搞搞美食……村花躺在林軒懷裡,一臉幸福:傻子,今後你打算生幾個?展開

《鄉村神醫傻婿》章節試讀:

「撲通!」

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鏡,馬彪直接雙膝一軟,跪在了林軒跟前。

「瞎……啊呸,軒哥,我錯了,沒……沒欠那麼多,就……就借了五千塊!」

「你確定?」

林軒霸氣威凜地再次質問道。

「啊?是……是真的,軒……軒哥,不,軒爺,真就五千塊,求……求你,放過我,我……我真的錯了。」馬彪哪裡還敢有半點囂張的氣焰,直接被林軒拿捏得死死的。

包括江蓉,都是呆若木雞,徹底懵了。

圍觀的村民也是怔住了。

要知道,平時村霸馬彪在桃源村,那都是屬螃蟹的,橫行霸道,是常態。

經常欺壓良善,誰家菜園子里的青菜長得好,誰家院子里的土雞長得肥,甚至誰家的土狗長得壯實,都分分鐘成為馬彪的桌上菜。

「堂堂桃源村第一霸,竟然給十里八鄉最出名的廢物上門女婿,跪下磕頭求饒?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我是萬萬不敢相信啊!」

「我滴個乖乖,誰能告訴我,這是啥子情況喲?太不可思議了吧!」

「解氣!照我說,村霸馬彪這種天打雷劈的,早就該有人教訓、教訓他了,太囂張了!」

「我是擔心,這個瞎眼傻婿,這會是教訓馬彪了,但以馬彪這種心狠手黑的玩意兒,誰知道他接下來,會用什麼手段,殘暴地打擊報復江家呢!」

「你們有沒有一種感覺,我覺着這個瞎眼痴傻廢婿,今天有點不對勁,他好像……好像沒那麼憨批,沒那麼痴傻了,不會是好了吧?」

「嗐,好不了,就這種痴傻症,這一輩子都別指望好,肯定就是馬彪想要霸佔江蓉,把他逼急了,狗急跳牆而已。」

「……」

林軒自從眼瞎之後,聽覺極為敏銳,卻是將遠遠圍觀的村民議論,聽得無比清晰。

他也並未在意,而是對跪在地上的馬彪,厲聲喝道:「馬彪,聽着,我和蓉兒,欠你家的五千塊錢,算在我頭上,你有什麼沖我來,你要是再敢糾纏,欲圖褻瀆蓉兒,我殺了你!」

一字一頓,鏗鏘有力,那種氣勢,那種威嚴,絕對不是撂下一句狠話那麼簡單。

而是更像是林軒的每一個字,都是刺進馬彪的毛孔,深深地刺進他的靈魂,刺進他的骨髓。

那就是聖旨,就像是在告誡馬彪,若是他敢違抗,林軒真敢殺了他!

馬彪內心是無比崩潰的,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栽在這麼一個瞎眼傻婿手裡。

他哪裡還敢有半點囂張氣焰,接連跪地磕頭道:「是是是,軒爺!」

「滾!」

林軒低沉地怒吼道。

馬彪以及其餘的村溜子如獲特赦令,慌忙從地上爬起,連滾帶爬踉蹌着消失的無影無蹤。

林軒踱步走回江蓉身邊,江蓉完全仍是沉浸在夢境般,神色獃滯。

「蓉兒,你……你沒事兒吧?馬彪有沒有傷着你?」

「啊?林軒……你這是……怎麼了?快讓我看看,你的腦袋……被馬彪那一悶棍……有沒有事啊?」

江蓉回過神來,滿臉擔慮林軒的傷勢,便是要查看。

林軒憨然淺笑道:「蓉兒,我沒事,別擔心,我好像……好了不少,腦袋也不那麼昏沉沉重,靈光了許多。」

「你……真的沒事?呃,你說話是利索了,我還以為你被馬彪一悶棍……」江蓉說著,沒有繼續說下去。

但聽得出來,她想說什麼。

「你沒事就好,林軒,你趕緊地回家,去收拾、收拾東西,快些離開桃源村,去外面躲避一段時間吧!」

誰知,江蓉又是神色焦慮地對林軒說道。

「離開?躲避?為什麼呀?你該不會是不要我了,想把我攆走嗎?」

林軒一臉愕然地反問道,亦是心生深深地愧疚之意。

他頹然自言自語地道,「也是,兩年了,我給你增添了太多、太多的麻煩,讓你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或許,你是心累了,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日子了……」

江蓉先是神色微凝,繼而恬然一笑,「哎呀,你個大傻子,你嘀咕什麼呢。」

「我怎麼會不要你了呢,我要是嫌棄你,想要攆你走,也不是這時候啊!」

「我是擔心,剛才對馬彪那樣,不知道他會怎麼打擊報復,你不用管我,你快些離開,去逃命吧!」

聞言。

林軒心裏蕩漾起了暖暖的漣漪,他真是恨不能,將江蓉緊緊摟進懷裡,給她一個么么噠呢~

可是,他沒有這樣做。

事實上,他比誰都清楚,入贅兩年,與江蓉始終是夫妻名義,他都是在房間里打地鋪,並未圓房,那就沒有夫妻之實。

江蓉始終心裏在堅守,抑或說,她並沒有打心眼裡,接受林軒就是她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

所以,她仍是堅守完璧之身。

不過能聽到江蓉如此暖心的話,林軒心道,為了如此善良的女人,縱然是搭上性命,也要守護她一生一世。

「蓉兒,我不會走的,放心,我能應付,馬彪他翻不起什麼浪。」林軒一邊說著,一邊走上前來,給江蓉收拾、收拾,那擺攤的豆腐。

剛才一番鬧騰,沾了些灰塵,攤位也歪七扭八的。

他把攤位擺正,將那些灰塵小心翼翼地清理乾淨。

江蓉怔住半晌,她仍是擔心地道:「不行的,馬彪……呃,不,是他們馬家在桃源村,有錢有勢,我……我們鬥不過他們的,你……你還是趕緊走吧!」

「蓉兒,我知道,我虧欠了你太多、太多,這一輩子都未必償還得了你的恩情,但,我不會逃避的,也不會離開,往後餘生,一日三餐,有你有家,我願用我的餘生,守護你平安周全!」

林軒斬釘截鐵地說道。

江蓉做夢都沒想到,她還能聽到這樣暖心的話,更是鼻子一酸,不覺眼眶紅腫,兩行清淚奪眶而出。

「你個大傻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幹什麼!」

她走上前來,纖纖玉手,抓着林軒的手,卻在這一瞬,她神色微滯,有一種電流般,一股暖流激蕩着她的身體百骸。

稍許一愣神,「林軒,你聽我的,快收拾離開,不然等馬彪那幫王八蛋來了,就……就來不及了。」

林軒亦是微微一怔,他試探地抬起手,為江蓉臉頰上,輕輕地擦拭淚珠。

他溫情似水,「蓉兒,你真漂亮,我這輩子,能娶到你這樣的漂亮老婆,夫復何求?我還能去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