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鄉村桃花運傻醫
鄉村桃花運傻醫 連載中

鄉村桃花運傻醫

來源:google 作者:紅橙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德寶 紅橙橙 都市小說

簡介:夜晚,傻子德寶爬上阮秀家的槐花樹,發現了村長與阮秀的秘密,眼見阮秀癱子丈夫王江往窗戶上系麻繩要上吊,德寶從樹上跌落,覺醒了靈識,得仙祖醫術傳承,自此一路逆襲,勇斗惡勢力,桃花朵朵開德寶從牆外吭哧吭哧地爬上了阮秀兒家門前的槐花樹阮秀家的看家狗狂吠起來......門燈亮了,阮秀穿着小背心,往院子里潑出一盆洗澡水「真白!真香!」德寶流着口水,把一嘟嚕槐花裝進腰間掛着的布口袋「啪!」一塊小石頭落在了阮秀腳下「喵~喵~」牆外傳來貓叫阮秀彎腰把石頭撿起來,丟出院子「喵~喵~」叫聲像極了老貓叫春......「真白!真香!」小樹林里的村長朱大富流着口水無比激動「嘿......真白,真香!」德寶摘了一嘟嚕又一嘟嚕槐花小樹林里,兩隻野貓放縱交纏,發出凄厲的哀嚎德寶腳下一滑,從樹頂跌落......恍然間一個蒼老的聲音:「德寶,你已業滿,不必再受痴傻之難,我祖上醫仙之靈慧盡傳於你......切記低調做人,護我槐樹村百姓安康......」展開

《鄉村桃花運傻醫》章節試讀:

德寶大喝一聲:「沒死就去火化,是殺人!」

王宏上前扯住背屍工,被朱大富用力扯到一邊,掄了個趔趄。

德寶衝上去……

「詐屍能把全村人都禍害死!誰也別攔着!」

朱大富這句話出口,幾十個村人都涌過來,用身體阻住德寶和王宏。

眼看着兩個背屍工就把王江裝上了車。

德寶輪起擋在身前的朱大富高高舉過頭頂。

這朱大富身高1米8,壯得像頭牛,體重怎麼也有200斤,被輕易舉起,這是何等的神力?!

「啊~~~放我下,下來~~~」

朱大富嚇得聲音都哆嗦了。

「叫他們把人抬屋裡!」德寶厲色道。

朱大富仰躺在德寶手掌之上,腳蹬手刨,活脫脫一隻被擒拿的豬羔,失控嘶叫。

村人們被這景象震得目瞪口呆,紛紛後退。

朱大富知道,憑這力氣,自己要是被摔到地上,輕則失去功能斷子絕孫,重則粉身碎骨。

「抬回來,抬……..」

兩個背屍工也不敢怠慢,更不想惹上麻煩,把王江抬回屋裡放到床上,轉身出了院子啟動車子就走。

德寶托舉着朱大富來到豬圈柵欄前說道:「村長,太重,放不下了,扔稀泥里傷不着,行不行?」

「行!行!行!」此時的朱大富,哪還有心管臟不臟。

德寶猛一鬆手,向後退去。

朱大富「啪嚓」一聲,摔進了豬圈的稀泥屎尿堆里。

豬窩一下亂了營,兩隻老母豬,差點兒沒把人給踩死。

……

德寶衝進屋,關上門,坐在床前,為王江把脈。

膽小的村民,已經逃回了家,膽大的趴在窗戶上向屋裡望。

王江經過這一頓折騰,面色有些發白,氣息也不那麼平穩了。

德寶起身,來到他的頭頂,再一次將真氣注入。

……

見王江的狀況有所改善,又將幾顆鍋底灰丸,塞進了他的口中。

不到10分鐘功夫,只聽王江咳嗽兩聲,掙扎着坐起身來。

「哎媽呀,起來了!」

窗前觀望的村民也都逃了個乾淨。

「哥!哥~」王宏戰戰兢兢地挪到門邊,隨時準備逃跑。

王江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德寶。

「現在感覺怎樣?」德寶關切地問道。

「我,我,你,你……」

王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弟呀!這個人是德寶嗎?」

王江衝著王宏問道。

「哥,你醒了,真是醒了啊!唔~~」

王宏喜極而泣。

德寶握住王江的雙手說道:「來,下地走兩步試試。」

王江之前的清醒顯然是無意識狀態,現在才是真的醒了過來。

他滿面狐疑地看着德寶,自言自語道:「難道德寶好了?傻5年了,居然好了!」

王江的雙腳落在地上,卻沒有勇氣踩實,在他心理上,毫無抵抗地接受了自己是個癱子的事實。

無論德寶和王宏如何鼓勵都沒有效果。

德寶只得又運真氣……

王江感覺一股力量從雙手的合谷穴湧入周身。

不但身上明顯增了力氣,心勁兒也與以往不同。

「你撒手!」王江撇開德寶的攙扶,直立起身,噌噌幾步就走出了屋。

豬圈裡的**聲吸引了他的注意。

「哎呀!村長!我家老母豬打圈子,咋把你招來了?」

「救,救命!」

朱大富有氣無力地乞求。

「你得給我學聲貓叫,才能放你出去!」

王江戲虐地說道。

「喵~~」

「再大點聲!」

「喵~~~唔~~~」

王江聽到這叫聲,非但沒有打開豬圈門,反而從屋門後拎起個板鍬。

「哎呀大哥,可使不得!」

王宏出來,抱住王江。

德寶打開豬圈門,把朱大富扯出來。

朱大富屁滾尿流,一身惡臭,正往院外撲騰,阮秀進了院兒。

按說,以阮秀的心腸,鬧了這麼一出,她是沒可能回來的。

可她就算不惦記王江,還放不下出事工地,給王江的那筆賠償款。

那可是足足70多萬,她阮秀活了30來年,一共也沒見過這麼多錢。

經過了一年的訴訟,那錢月初終於判下來了,工地負責人承諾月底到賬。

還有不到半個月……

阮秀早就計劃好拿了錢和朱大富遠走高飛。

朱大富在阮秀授意下買通殯儀館的背屍工,本想趁機把王江處理掉,沒想到節外生枝。

她在小璐家髮屋左等右等,不見朱大富過去,又聽村人說王江是真讓德寶救活了,情急之下回來看看。

看到眼前的一幕,這個女人發出凄厲地一聲悲哭,那聲音像極了叫春的野貓。

「唔~~~啊~~~~ ”

”我的天老爺!江子啊!你咋能走路了?好了?」

阮秀和王宏一起把王江拉進了屋裡。

阮秀拿出500塊錢塞給德寶,千恩萬謝。

雖然頭頂一片大草原,可王江想到自己癱了一年,阮秀也沒有讓他餓着,照顧得也算盡心,就在內心決定不再追究。

可他沒想到,自己的寬容卻又換來了一場殺身之禍。

作為一個局外人,德寶也不能過多的摻合人家夫妻的事情。

況且仙祖說了,要低調……

德寶把500塊錢攥在手裡,傻笑着離開。

雖然今天迫不得已高調了一把,今後還要適當地裝傻。

德寶出門前,不忘把那袋槐花拿上—————

小璐在村口開了個美髮屋,昨天李小蔓做頭髮的時候說想吃槐花。

正好德寶趴在窗台上往屋裡看。

李小蔓就說:「好德寶,你去摘點槐花給我。」

李小蔓長得好看,像槐花一樣,真白,真香……

……

德寶21了,沒變成傻子之前,他和李小蔓是初中同學,上學放學都在一起走。

德寶喜歡李小蔓,全村的人都知道。

李小蔓也知道,但從來都裝傻。

她才不想嫁給德寶這樣一個窮小子。

李小蔓可是要攀高枝兒的人。

……

五年前,李小蔓要吃槐花,德寶爬上了枝頭。

李小蔓在樹下,和縣長的小舅子朱永富打情罵俏……

德寶摔下樹,變成了傻子,可他就算忘記了全世界,卻依然記得喜歡李小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