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湘西趕屍鬼事之造畜
湘西趕屍鬼事之造畜 連載中

湘西趕屍鬼事之造畜

來源:google 作者:凝眸七弦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方 王道士 都市小說

【魔昧之術,不一其道】湘西趕屍,江北造畜、西南痋毒、南洋降頭、觀落陰.、圓光術..聞其名,是否想知其然?流傳民間的判、貢、蟲、屍、畜五邪是否就在你身邊?曬天針、殺生刃、七煞鎖魂、百鳥衣、鳳凰燈...這些道門邪器是否真實存在?茅山術、陰山術、魯班術、鬼谷子陰陽七書、玄陰墨斗......一切民間不可思議的道法盡在本書展開

《湘西趕屍鬼事之造畜》章節試讀:

三人回屋,此時唐方心中惴惴不安,全然沒有開始時候的放肆,對於蘇三娘子自然也是敬而遠之,即便是蘇三娘有意無意地去撩撥他,唐方也是雙目低垂,和她保持一定距離。

「好了,別逗他了,」王雲光笑道,「都累了一晚上了,都早點歇息吧,三娘,麻煩你替我守燈,」說完,從懷裡掏出一盞樣式古樸的油燈,來到客棧的東南角,這裡從屋樑上吊著一個小竹籃般的東西,王雲光將手中的油燈放在小竹籃中,從懷中掏出一張黃紙。雙手一撮,居然在手中燃了起來,在旁的唐方再次看的目瞪口呆,王雲光口中念念有詞:「天命付我,我命負汝,汝若負吾,天命不許,點盞陰燈,照汝前程,汝不負吾,請勿吹燈。」說完,將手中的黃紙將燈點燃,古燈亮出幽藍的光芒,火苗任憑風吹,也絲毫不動。王雲光含笑道:「這盞燈對於喜神來說至關重要,還請三娘稍稍注意,千萬不能讓燈熄滅。」

三娘咯咯笑道:「你就放心吧,我三娘幫你守好就是。」王雲光點頭道:「還請唐兄弟去去看看喜神的七竅,辰砂是否掉落,若有脫落或者松落,便用辰砂重新補上,七竅不可通了生氣。」從懷中變戲法般的變出一疊桃木符,交給唐方,道:「將此符分別貼在額頭、胸口、雙臂、雙膝處,切忌,當新符貼上才可以揭去舊符,否則屍煞發作,後果不堪設想。」

唐方心中自然是一百個不情願,但是這時候,怎麼敢得罪王雲光,只得照着王雲光的意思,走到這些喜神旁邊,只見這些喜神的面門都被符咒貼住,七竅均被一種紅紅的沙子封住,唐方心道: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湘西辰砂了,沒有想到還真的有。

唐方不敢大意,照着王雲光的意思,將符咒貼好,王雲光此時守着那盞燈,雙目一瞬不瞬,生怕有異變,他雖然是趕屍家族的少年精英,但是也知道,若是喜神屍煞發作,便一發不可收拾,凡是謹慎小心為上。

做完這一切,王雲光再和三娘交代了一些,才和唐方進入內堂休息,唐方直到現在依然驚魂未定,在床上輾轉反側,隔了好久才慢慢睡去,再被王雲光叫醒之時,已經天色已經黑透。

一燈如豆,將這間趕屍客棧照的有些詭異,三娘見二人出來,站了起來道:「你們起身了就好,天色晚了,我也累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你們,記住一晚三塊大洋,一分不可少。」打個哈欠,進入裡屋。

王雲光從懷裡掏出一塊玉佩,交給唐方,道:「記住,往西南直走,有一處亂葬崗,平日里人煙罕至,不過唐兄自然是不怕的,在這亂葬崗中,有一處老槐,槐樹之下有一孤墳,你只需將這孤墳刨開,裏面有一個紅色的棺材,將你們屍體背回來就可以了,若是去時有遇到一些不幹凈的東西,不可逃跑,要鎮定,彎曲徐行,保你無礙。」

「此玉佩通靈,若是破裂,切不可在那裡久留,立馬回來。」王雲光面容十分鄭重,再次重申一遍,拍了拍唐方的肩膀,道:「兄弟一路順風。」

唐方點了點頭,也沒有什麼好收拾的,將王八盒子往腰上一跨,有檢查了一番,道:「我知道,你就在這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有勞兄弟。」

唐方出門,頭也不回的走了,直到看不見這趕屍客棧之後,才緩緩地鬆了口氣,吐了一口濃痰道:「媽的,這兩個賊道人,騷娘們,要老子幫你們做盜屍販賣的勾當,老子他媽傻啊。」說完將路邊的一塊石頭踢得老高,罵道:「騙老子吃死人肉,騙老子幫你盜屍體,這兩個姦夫賊婦,老子不上衙門告發你們算你們家山有福了,想將我唐大將軍玩弄於鼓掌之上,呸呸呸!你們也配!」

唐方其實早已打定主意,只要能夠從這兩人手中逃脫,便頭也不回的跑路,天高水遠,這兩人去哪兒找他?至於這王雲光所說的『三破日』,唐方是壓根不信,而一百塊銀元,儘管誘惑,但是此時的唐方已經嚇得夠嗆,沒有膽子接了。

唐方朝着選定了一個地方,拔腿就跑,可是耳邊忽然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響起:「唐兄弟似乎走錯路了啊。」唐方嚇得渾身一激靈,下意識地道:「沒,沒,沒…」

轉過頭來一看,卻發現身後空無一人,唐方鬆了口氣,心道:「這小子詭計多端,又會那些個戲法,他肯這麼輕易放我出來?說不定正在後面跟蹤老子呢,要是老子跑了,會不會…」唐方想起了剛剛的活叫驢,渾身不禁打了一個冷顫,想起王雲光的笑裡藏刀,想起蘇三娘的心狠手辣,不禁有些後怕,這兩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角兒,老子要是被他們兩捉住,那不是死定了。

唐方停下腳步,心中暗自權衡一番,心中一橫:不就是背個屍體嗎?反正又沒有什麼,老子幹了就是。總比被這兩人抓住,這荒郊野外了,就是被他們生吞活扒了也沒有人知道,老子才活了二十多歲,還有大把的姑娘等着老子寵幸了,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實在是有些窩囊。

唐方拿定主意,重新朝着十里孤墳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