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鄉野大文豪
鄉野大文豪 連載中

鄉野大文豪

來源:google 作者:九萬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九萬句 軍事歷史 張三立

張三立本是現代農村小地主,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一覺醒來,卻成為唐末破落戶,準備帶人去要飯開局一個碗,兩袋糧,其他一無所有!父母被抓、家園被毀、張三立不甘失敗,自稱我命由我不由天,活着就是衝天一喊!兔子搏鷹、扮豬吃虎、驅虎吞狼無所不用其極,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活下去!展開

《鄉野大文豪》章節試讀:

當上師爺後的生活順風順水,簡直不要太快活。除了自己的父母還在縣衙里扣着,這是他無法緩解的心痛。

師爺作為縣令的下屬,相當於是他的幕僚,雖然不及和縣令基本平起平坐的縣丞,但是也算是體制中的一員了。畢竟縣丞可是經過十年寒窗苦讀加上幾輩子祖墳冒青煙的運氣才有可能從身無分文的寒門學子變成**朝廷治下的官吏。所以如今僅僅通過一首詩詞便能得到一個衙門的工作,雖然性質類似於後期的臨時工,但是張三立心中早就開心得像個猴子了,萬事開頭難嘛,既然都踏進了公家的門檻,那麼後面的事情自然就好辦多了。

雖然工作在縣衙,卻沒有相當的束縛,縣令也是對於自己的幕僚向來是百無禁忌,只要有真才實學,可以適當地放蕩不羈一些。

平時的工作要求也是彈性工作制。衙門沒啥事的時候自己干自己的,有事了得儘快趕回衙門,其他事務自行定奪。

而且根據師爺的工作待遇,還給他配了一頭驢,兩斗粟米,一名衙役供他日常差遣。平時沒啥事,他也就不在衙門獃著,回鄉下去了。

張三立在的村子叫澤水村,村子不大,也就五百多人口。除了日常耕種外,平日里男女老少也沒啥事,經常聚在一起談天說地。說說最近的糧價上漲、縣城裡趙太爺新納一房小妾,據聽說還是州府城裡天香樓的頭牌,因為時過境遷,與新晉的女子們相比之下自然顯得年老色衰。為了在被社會真正淘汰之前,有所依靠。便眼光向下,找個有錢人的主,做了趙太爺的小妾。

趙太爺本身便是風流至極的人物,早年間靠着父親走南闖北的做鏢局押貨,給他攢下一份偌大的家產。後來北部邊境,朝廷與外族持續開戰,外族也時不時地南下搶劫打秋風。至於南下,更是有幾個強大的節度使。個個擁兵自重,相互攻打,意圖把當朝的皇帝接回自己家看着。也學漢朝末年的曹孟德,過一把「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癮。既然時局動蕩,邊境與關內地區道路不通,也就轉行,從鏢局做了糧食大戶,開着十幾家米店糧行,也算是飛狐縣地區叫的上號的有錢人了。

近來衙門中無事,張三立也就騎着高頭大驢,也就是傳說中的畫眉驢。前面由衙役牽着,後面跟着十幾個少年們,一起浩浩蕩蕩地回村了。

如此龐大的隊伍,經過村裡的時候,被村民們集體圍觀,大家都聽說了,張三立家父母去年冬天納糧不足被帶走的消息,以為張家自此破敗,唯一的兒子也從此一蹶不振。畢竟剛開始那段時間裏,他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誰都不清楚呆在屋子裡幹什麼。

如今才是第二年春天,便騎着驢,前面衙役開路,後面跟着一群長工們,就回來了。看來是張家東山再起了,兒子都已經在衙門裡當官咯,紛紛交頭接耳,至於那些十七八歲的女孩子抬起頭,正好與張三立的眼神四目相對。趕緊忙不迭地低下頭。發出嗤嗤的淺笑聲。

張三立對於村民們的竊竊私語,是沒什麼在乎的,畢竟鄉村地區向來人多眼雜,得權得勢,村民眼紅嫉妒;一旦失去權勢或者威望,便會被村民立馬嫌棄甚至還有一絲同情憐憫。倒是姑娘們的嗤嗤一笑,卻讓他春心蕩漾,各種異樣的心思飄到九霄雲外去了。

果然是春暖花開的時候,世界萬物都到了交配的季節,動物們蠢蠢欲動,空氣中到處瀰漫著濃烈的荷爾蒙的味道。想起後世這段動物世界的著名語錄,張三立心裏由衷地佩服趙老師的先見之明和精準分析,說得實在是太好了啊。

回到家中,便命人去安排衙役,讓他好生住着,畢竟平時跑個腿送個信什麼的,全靠這位衙役大哥。公家的士兵,如今成了任張三立驅馳的僕人。這下少年們對他的崇拜感更深了,雖然這些人都是平時給他家做長工人家的孩子們,平日里,沒啥事紛紛跟在他身後,拉幫結派,混口飯吃,畢竟這世道,集體總比單幹強,有啥事總能相互照應着。混口飯吃嘛,不寒磣。

既然自己也當了衙門裡的官,再帶隊去乞討自然是說不過去的,再加上最近街上不太平,到處在抓壯丁充軍,至於乞丐更是有多少抓多少,反正乞丐一律當孤兒對待,既不用登記在冊,就連軍餉都不用發,平時軍隊里有吃有喝就足夠了,為了不冒風險。因此,張三立決定還是先把大部分人撤回到鄉下來,留幾個機靈點的繼續在縣城裡待着,一有風吹草動,立馬派人回來報道。對於這一策略的調整,張三立心中洋洋自得,這一波啊,咱不再是「開局一個碗,發展全靠跪了」,咱這次要站着也能把這飯要回來!

最終留下四個機靈的少年,張三立命令他們白天多去衙門和戲台門口轉悠,看看衙門口每天的人員流動,聽聽人們說戲台上的告示都在講些什麼,然後趕快回來報告。晚上的話,也不用全部回來,其他人繼續在破廟或者廢棄房屋裡睡覺就行。同時還得安排放風的人,別被半夜抓人充軍的官兵一鍋端。

帶回來原本在縣城裡的十個人,張三立現在有王二在內的十三個人,既然王二平時管理的也不錯,也就讓他自己處理,自己也懶得親自下手去安排。畢竟,這王二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

新增了這麼多張吃飯的嘴,自己一個月兩斗粟米,顯然是完全不夠的,只能讓他們平常去地里也去挖些野菜,摻雜在米飯里,做菜飯吃,畢竟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

如此過了快兩個月,地里的莊稼也都長了出來,平時,除除草,鬆鬆土就行。重要工作仍然是加固院牆,平整土地。經過張三立和手下少年們的辛苦修理,整個院子的全貌終於展現了出來。

佔地整整兩畝有餘。分為前院後院,也就是兩進的屋子。中間的堂屋自然是會客廳,平時迎來送往、會客就餐、商量事務全在這兒進行。後院則是日常起居的地方,六間方方正正的屋子,平時張三立就住在這裡。

院子四周則是高高的城牆,四個角落各有一座小瞭望台,瞭望台之間用過道相連起來,平時其中一個瞭望台有個啥事。其他瞭望台的人可以立馬趕過去。至於前院,原本只有一個大門。可是張三立考慮到後期的安全問題,也是帶領手下們從山上拉下來石頭,以及撿的富貴人家丟棄的舊磚,勉強搭建起一個包含大門在內的城樓,城樓中間又搭建了一個稍高一點的屋子,平時能遮風擋雨。院子里的人可以從開在城樓內側的兩個斜道台階走到城牆上面。

畢竟工期很趕,再加上實在是石料匱乏,拉到的石頭也是個頭不大,堪堪能做個城樓基座,目前也只能寄希望於能用到今年秋天,等到玉米和馬鈴薯豐收後,再以糧做賑,僱傭更多人搬來大塊石料,只有將大塊石頭用作根基,然後在上面砌上磚石。這樣才是最穩妥和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