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連載中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來源:google 作者:派大星好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屠 許綰月

【先婚後愛+甜寵+互相救贖】她,有一段不堪的過往,如惡魔般將她拉入黑暗,心卻依舊嚮往光明他,在被忽略中長大,欺騙、背叛充斥着他的生活,即使後來身處高位,卻仍沒有能一個真心相待之人命運讓他們相遇,在一次次的試探中揭露真心,互相救贖他給了她溫暖與依靠,她回贈他真心與愛意陽光最終驅散了黑暗,他們最終也相攜白頭展開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章節試讀:

秦屠翻看着許綰月的資料,一隻手輕叩着桌面,薄唇微勾,漆黑的眸子里透着一絲玩味。

許綰月,s大醫學系大三學生,母親早亡,父親離家出走,和奶奶相依為命,負債纍纍。

他的目光掃向她父親的那一欄,看到上面人的照片後,表情瞬間嚴肅起來。

原來是他的女兒嗎?

除此之外,許綰月資料乾淨的就是一個普通人,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站在一旁的助理看着總裁對這份資料認真的樣子,不理解總裁為什麼要查這樣的一個學生。

「篤篤」門被敲響,助理趕緊去把門打開,一個身形彪悍的保鏢走進來,後面還跟着一個步態妖嬈的女人。

秦屠眼也不抬,薄唇微掀。

「昨天是誰派你來的?」

「這位爺你說什麼呢,我們好像沒見過啊」女人眨着眼睛裝作無辜樣。

「呵~看來你是想吃點苦頭了,把她帶下去,好好招待。」秦屠靠在座背上,一雙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女人。

「等等等等,這位爺,有話好好說嘛~」

「10萬」

女人眼神一亮,諂媚的對秦屠笑了笑。

「這位爺既然這麼爽快,那小女子也不能辜負了爺心意,那天我接到一個單子,說晚上有個大客戶要來,讓我把他帶到房間,人已經被他們下了葯,我只要能拍上幾張和爺的照片,他們就給我5萬。」

「說重點。」

「那個人我也不知道是誰啊,只聽到我們老闆叫他趙哥。」

秦屠對保鏢揮了揮手,女人被帶了下去。

「秦總,這人是想搞壞你的聲譽啊!」助理焦急的說道。

「王路,我坐穩這個位置不需要聲譽這種莫須有的東西,這步棋,那個人下錯了。」

秦氏自從由秦屠掌權後,這種或大或小的算計從沒少過,但抓到的人跟他並沒有多大矛盾,這後面肯定還有一個幕後主使。

「叮叮叮」一陣電話鈴響起,秦屠一看手機上的來電人,長嘆一口氣。

「爺爺。」

「今晚回來吃飯,順便商量一下你和沈家姑娘的事」電話里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

「不用了爺爺,我現在沒有結婚的打算。」

「荒謬,你爺爺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你爸都會打醬油了,今晚必須回來,否則,就別認我這個爺爺了!」

「嘟嘟嘟…」

秦屠揉了揉眉心,被家裏面這個老頑童折磨得沒法,這諾大的秦氏要他來操心,而他爸早就帶着他媽出國旅遊了,現在還有這些煩心事,幾個腦袋都不夠秦屠用的。

晚上,秦宅

秦屠一進門就看到了在和管家下棋的老爺子。看到自己的寶貝孫子回來了,老爺子連忙招招手讓他過來陪着下棋,幾回合後,秦屠被打的節節敗退。

「爺爺的棋藝高超,我實在佩服。」秦屠站起來對老爺子作了一揖。

「油嘴滑舌。」老爺子捋了捋小鬍子。

秦屠笑了笑,扶着老爺子走到餐桌上,老爺子坐下後,對傭人擺擺手讓他們先不要上菜,隨後盯着秦屠瞧了好一會兒,老爺子從商幾十年,一雙精明的眼睛彷彿已經將他看透。

「你還是沒放下她,當年的錯並不在你,是她咎由自取!」

「爺爺!」

「沈家那丫頭不錯,我看你們過兩月就把訂婚禮辦了吧。」

「爺爺,為何要如此操之過急,這對我並無好處,而且我說了我沒有結婚的打算。」秦屠有些不耐道。

「所以你就找一些跟她一模一樣的女人養着嗎?這像話嗎?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真的是想氣死我才算數!」秦老爺子猛地拍了拍桌子,隨即劇烈的咳嗽起來,旁邊的傭人見狀,連忙給老爺子遞上止咳的葯。

「爺爺,你的肺不好,不宜激動,我會定下來的。」秦屠連忙上前安撫。

「我只是想讓你早點收心。」老爺子順了順氣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秦屠無奈一笑,在感情這方面,他早就放棄了。

飯店裡,許綰月正端着盤子給客人們上菜。有一桌的客人從落座以後就一直罵罵咧咧個不停,看上去是一群地痞流氓之類的人,他們點了許多的菜,而且全是大菜。許綰月將最後一道菜上完後,正準備離開,突然聽到後面傳來一聲驚叫。

「啊!這菜里有蟑螂呀!」一個黃髮小太妹緊緊的縮在旁邊的人的懷裡。

「他奶奶的,誰tm這麼不長眼,敢把這個玩意兒上給我們吃,你過去把你們老闆叫來。」一個帶着大金鏈子滿手花臂的男人拍桌大喊道,那眼神彷彿要吃人。

許綰月將老闆叫來後,那大金鏈子指着老闆鼻子就大罵道。

「你們家怎麼開的店,會不會開,不會開我給你砸了,今個兒在你這兒吃出了蟑螂,這事兒是過不了了,你說怎麼賠吧!」

老闆也不是個會服軟的人,直接怒懟道「我們店每天都有消毒殺蟲,別說蟑螂,連蚊子都不可能有,我看你們這些混混就是想吃霸王餐吧?」

混混一行人彷彿被拆穿了心思一樣,面面相覷,心想今天碰到個硬茬了,但他們又不想失了面子。

「那就是這個服務員,誰知道她手腳干不幹凈,說不定就是她帶到菜裏面來的呢,今天,今天必須給我們個交代!」那個黃毛小太妹一副豪橫的樣子指着許綰月說道。

許綰月瞧了瞧她,心想這麼滑稽的謊言也編的出來,果然是九年義務教育漏網之魚。許綰月心中這麼想,嘴上就如何說了。

「你好蠢啊,沒上過學嗎,按你所說,你也是外面進來的,這蟑螂也有可能是你帶進來的咯?」

「你你你說什麼?你完了,你別後悔你說的這句話。」黃毛小太妹的手指着許綰月抖個不停。

「還不快滾!」老闆捏了捏拳頭,作勢要叫人進來。

大金鏈子連忙拉着小太妹就走了,生怕老闆叫人進來收拾他們。

「晚上回家的時候小心點。」老闆拍了拍許綰月的肩膀。

在回學校的路上,正如小太妹所說,她果然來找麻煩了。幾個人把許綰月逼到一個巷子里,一把將她推倒在地,黃毛小太妹看着她輕蔑的笑了笑說

「你不是囂張得很嗎,那就看看等會兒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許綰月看着逼近的幾個人,腦海裏面浮現出種種回憶,屈辱,不堪湧上心頭,捏緊了拳頭,站起來狠狠的打了小太妹一拳,小太妹反應過來後,大叫道。

「你敢打我,你完了,我打死你!」說完小太妹狠狠的舉起鐵棍。

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許綰月抬頭看去,小太妹的手被一個男人擒住,其他人抱頭蹲在地上,許綰月向外看去,一束強光照進這小巷子來,原來是**來了,看向身前的男人時,她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