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仙魔同修
仙魔同修 連載中

仙魔同修

來源:外網 作者:流浪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流浪 都市言情

展開

《仙魔同修》章節試讀:

第5章
審判
跑路沒跑成,被顧盼兒與她的師父靜玄師太堵在門口,葉小川就知道今日在劫難逃。
於是,他很不要臉的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祈求師父再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雖說醉道人他很清楚葉小川的身世來歷,但畢竟是自己帶大的,師徒的感情倒是不假。
靜玄師太是蒼雲門裡出了名的冷傲護犢子,自己徒弟這一次招惹了靜玄師太最得意的弟子顧盼兒,只怕要受大罪。
他一腳踢開抱着自己大腿哭訴的葉小川,轉頭看向靜玄師太,道:「靜玄師妹,小徒頑劣,這些年來在蒼雲,經常惹禍,這一次他吃了雄心豹子膽,竟敢招惹盼兒師侄,不過,他畢竟年輕,還請靜玄師妹網開一面。」
靜玄師太眯着眼睛,望着葉小川,道:「醉師兄,你這個好徒弟,這幾年來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小偸小摸弄點酒錢也就罷了,可據我所知,他經常偷入女弟子的房內盜取女弟子的貼身飾物。醉師兄,你應該很清楚,我們正道中人最忌諱的就是這種事情。他年紀輕輕就敢偷入女子閨房,再過幾年,只怕會幹起采陰補陽的陰損勾當,這一次如果不給他點教訓,日後必將誤入歧途。」
醉道人的臉色微微一變,道:「靜玄師妹,言重了,言重了。」
說完,他瞪向葉小川,道:「逆徒,你昨晚是不是潛入了你盼兒師姐房間?」
葉小川早上被顧盼兒抓了個正着,雙眼還挨了顧盼兒兩拳,不敢狡辯,只好如實招來。
但他還是比較講義氣的,並未將僱傭他的朱師兄供出來。
靜玄師太道:「既然他已經承認,就交給戒律院,由執法長老按門規處罰吧。」
顧盼兒道:「師父,交給戒律院處置,實在是便宜了這小子!」
靜玄師太擺擺手,示意她不要說話,看了一眼醉道人,道:「醉師兄,你意下如何?」
醉道人知道如果葉小川落入靜玄師太手中,此事肯定會鬧大,弄不好還會鬧到掌門那裡,那時就不好收場了。
交給戒律院,按照蒼雲門規,估計也就是受一些皮肉之苦,禁足面壁幾個月。
他點頭道:「我沒有意見。」
於是乎,葉小川被五花大綁的送去了戒律院,不少年輕弟子都跟過去看熱鬧,有些被葉小川偷過的弟子見此人被抓,大呼蒼天有眼。
戒律院,葉小川跪在地上,執法長老雲鶴道人一看下面跪着的葉小川,立刻腦袋就大了一圈。
葉小川這幾年來,已經來戒律院受戒好幾次了,好像這戒律院專門為他所開似的。
這一次除了葉小川之外,還有醉道人與靜玄師太,這二人都是蒼雲門頗有威望的長老。
雲鶴道人私下與醉道人的關係不錯,以前在處置葉小川的時候,總是講一些私情,對葉小川網開一面。
但這一次好像情況不太妙,靜玄師太竟然也來了,這靜玄師太是出了名的嚴苛,而且道法高強,在蒼雲門幾乎能排進前十,自己也不能得罪。
他站起來身來,道:「靜玄師妹,你怎麼今天到這戒律院來了,有什麼事情嗎?」
靜玄師太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葉小川,道:「有個弟子,跑入了我的弟子閨房中,違反了門規,雲鶴師兄,你掌管本門戒律,所以押解過來,讓師兄處置。」
雲鶴道人目光從靜玄師太的身上,移到了葉小川的身上,然後又看了看靜玄師太身邊站着的顧盼兒臉上的怒容,已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畢竟與醉道人私交甚密,如果葉小川得罪了其他弟子,自己倒也好辦,可偏偏這一次葉小川不長眼,得罪了靜玄師太的弟子,自己若不秉公辦理,只怕以靜玄師太的性格,能將此事捅到掌門那裡。
醉道人看出了雲鶴道人的心思,上前道:「雲鶴師弟,逆徒頑劣,屢犯門規,這一次靜玄師妹又親自過問,你不必念及你我同門之誼,該怎麼處置這逆徒就怎麼處置。」
雲鶴道人無奈,對葉小川道:「葉小川,我問你,你昨晚是不是偷偷潛入顧盼兒的房間了?」
葉小川早上逃出來的時候,被顧盼兒打的雙眼烏青,當時許多人都瞧見了。
他道:「是,我認罪。」
雲鶴道人道:「那你為何要潛入她的閨房?難道不知,這已觸犯蒼雲門規,更是正道忌諱……」
此刻,戒律院外面圍着數十個年輕弟子,議論紛紛。
其中,就有此次行動的幕後主腦朱長水師兄。
聽到雲鶴道人的問話,門外的朱長水腦門冷汗涔涔而下,生怕葉小川為了自保,將自己的供了出來。
好在葉小川此人雖然玩世不恭,貪財好色,但還是極講道義。
他跪在地上,低聲道:「弟子知錯了,弟子以後再也不敢了。」
雲鶴道人看向顧盼兒,道:「盼兒師侄,這葉小川潛入你的房間,有沒有做出不軌之事?」
顧盼兒怒氣沖沖的道:「他剛現身就被我察覺,被我打了兩拳後逃走,後來我清點屋內東西,丟了一隻鞋。」
門外眾弟子一片嘩然!
這還得了?
顧盼兒樣貌俊秀,在蒼雲門中年輕一代弟子中出類拔萃,與靜水師太的女弟子云乞幽被稱為絕代雙驕,人稱焚煙仙子,在蒼雲男弟子中聲望極大,暗戀顧盼兒的弟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此刻聽到,葉小川這個蒼雲門的大老鼠,深夜潛入自己女神的房間已經是罪不可赦,現在還偷了女神一隻香鞋,簡直罪大惡極,大有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趨勢。
雲鶴道人見外面弟子嘩然一片,不少弟子都開始怒罵葉小川。
他斷喝一聲:「安靜,這是戒律院重地,吵什麼吵?」
然後他看着葉小川道:「顧盼兒說的可是真的?」
葉小川大方的承認,道:「是,是我偷的。」
雲鶴道人問道:「偷竊,品行不端,乃是觸犯了門規。前幾個月你來戒律院領罰之後,不是消停了一陣子嗎?怎麼又干起了老本行?說吧,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是不是有人收買指使你?只要你供出主犯,算是戴罪立功。」
門外的朱長水一臉緊張,縮了縮身子,想要跑路。
不料葉小川道:「雲鶴師叔,你不要袒護我了,沒人收買我,更沒人指使我,是我自己偷的,別看我只有十五歲,但我也是一個男人,我心中其實一直暗戀盼兒師姐,對她朝思暮想,夜不能寐。所以,就想偷取她身上的一件貼身飾物,以解相思之苦!」
此言一處,屋內屋外再度一片嘩然,顧盼兒更是氣的粉臉煞白,若不是身邊恩師靜玄師太攔住了她,只怕那柄焚煙神劍就要一劍砍斷了這登徒浪子的脖子!

《仙魔同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