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仙墓
仙墓 連載中

仙墓

來源:google 作者:陸雲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玄州 陸雲

十萬年前,諸仙大戰,萬仙隕滅,仙道斷絕,仙界當中仙墓林立十萬年後,摸金校尉攜《生死天書》降臨仙界……「墓,不是這麼盜的!」陸雲看着古仙墓中手忙腳亂的仙人,微微一笑:「想學嗎?我教你們啊」……展開

《仙墓》章節試讀:

州牧府很大,好像一座巨大的園林。

庭院當中,山水相映,樓台隱現,看上去美輪美奐。

但是在陸雲的眼中,這裡根本就是一個魔窟!

「九龍抬棺,這種風水之勢,出現在州牧府里……如果我猜的不錯,玄州應該是琅邪天最窮的一個州吧。」

陸雲喃喃的說道。

看這裡的風水布局,顯然不是最近才布下的,怎麼也有幾百年或者上千年了。

格局已經同這裡的自然環境,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化作風水之勢。

州牧府建立的位置,乃是一州的氣穴所在,關乎着整個玄州的氣運。

九龍抬館放在這裡,直接截斷玄州氣脈。時間長了,玄州便會化作一片荒蕪的沙漠。

「大人,您說錯了。這不是什麼九龍抬棺,而是九龍護天大陣。陣法發動時便有九龍升天,曾經轟殺過一尊前來搗亂的仙人呢。」

挽風糾正道。

現在陸雲和挽風,站在整個州牧府里最高的一座『七星攬月樓』之上,可以俯瞰州牧府,甚至整個玄州城。

「不過玄州確實是琅邪天最窮的一州,礦脈稀少,仙人罕至,薛大管家採購陣基石,也得去臨州呢。」

「看來風水和陣法,應該是一體兩面的。仙人中人只懂陣法,不通風水?這沒道理啊,地球上那些給人看風水的,哪個不是說自己是哪位神仙傳人,或者乾脆神仙轉世。」

陸雲聽着挽風的話,有些摸不着頭腦。

但是陸雲可以確定……仙界的仙人,或者修仙者在布置陣法的時候,並未考慮過風水。

州牧府的這座九龍護天大陣可以斬殺仙人……但是同樣,這座大陣卻是壞了整個玄州的氣穴,讓玄州的氣運流失。

陸雲並不覺得,一個精通風水的陣法師,會布下這樣的陣法……同樣,一個精通風水的人看到這樣的風水布局,會不點出來。

「咦?那是什麼?」

陸雲下意識的抬頭,他看到了城外,遠方一座巍峨的大山。

玄州城方圓百里,玄州城東門之外,則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名為赤玄山。

陸雲看到那座大山,眼睛當即就直了。

「那裡……好像有一座大墓?」

雖然陸雲看不清楚那座赤玄山的具體走勢……但是觀察其外形,卻是玄武伏丘的形態……分明是一座絕佳的墓葬之地。

若是陸雲沒看錯的話,那裡絕對有一座大墓,而且不是普通的大墓。

「仙人也會死?」

陸雲有點發矇。

「仙人當然會死了。」

挽風見到陸雲的樣子,噗嗤一下的笑了。

傳說,赤玄山下,確實有一座仙人墓葬,這在整個玄州,乃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十萬年前,諸仙大戰,天崩地裂,整個仙界也被打碎,變成現在的九天十地四仙海。據說那一戰,仙界的仙人都死光了,上古的仙道文明也因此斷絕。」

「現在的仙界,到處都是這樣的仙墓,也不知道是誰弄出來的。」

挽風把她聽過的傳說,說給陸雲聽。

以前的陸雲,可沒有那個心思聽這些傳說。

「仙界……到處都是仙人的墳墓?」

陸雲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這一刻,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

陸雲是一個盜墓賊,從小被自家老頭子養大,老頭子一命嗚呼之後,他也便沒了親人,他所剩下的唯一目標,便是盜墓。

將那些被歷史掩埋的真相,從墳墓中挖掘出來,公諸於世。

地球上的墓已經被他盜的差不多了,既然來到仙界,那麼就來嘗嘗仙人的墳墓,盜起來是什麼味道。

陸雲的心頭一陣火熱。

至於這裡的那座九龍抬館的格局,陸雲才懶得理會。

反正再過半年,他就不是什麼玄州牧了,這裡怎樣和他有什麼關係?

「十萬年前,諸仙大戰,莫非風水之說也是在那個時候毀滅的?」

陸雲的神色微微的一動。

「了解歷史的最好方法,就是鑽進古墓里,把遺落的文明挖掘出來……讓其重見天日!」

陸雲忍不住搓了搓手。

「不過現在還不行,現在的我這副身子骨實在是有些弱,下了斗就是死路一條,得想辦法先補補身子再說。」

這樣想着,陸雲轉過頭來,對挽風說道:「對了挽風,剛剛你給我喝的湯,再幫我煮一些……嗯,再給我弄些肉食。」

「好!」

聽到陸雲這樣說,挽風的眼睛一亮,她急匆匆的下了七星攬月樓,直奔廚房而去。

現在的州牧府,早已經沒幾個人,只剩下大貓小貓三兩隻,而這些人,也根本就懶得理會陸雲。

只是吃這俸祿,卻不辦事,懶懶散散等待着下一任州牧的到來。

「可惜這副身子骨是什麼絕脈,不能修仙……不然我也想辦法修個仙人玩玩。」

陸雲不禁有些鬱悶。

不知不覺間,夜幕降臨。

陸雲依舊坐在七星攬月樓上,觀摩着玄州城的景色。

吃飽喝足之後,他又開始苦惱了。

「這身體的前任主人,根本就是一個混賬加三級的人,小爺我雖然是個盜墓賊,有傷天和……但我發的是死人財,對活人還是不錯的。」

「可是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惡棍。」

旁敲側擊的從挽風那裡打聽來這副身體前任做出來的事情,陸雲覺得自己一旦失去了州牧這層保護,恐怕立刻就會被人打死的。

現在陸雲是玄州牧,是琅邪天治下的一方諸侯,有琅邪天的保護,還沒人敢動他。

「要不帶着挽風逃吧……和一個如花似玉的小仙女隱居山野,生幾個孩子,閑着沒事再盜盜墓什麼的,好像也不錯。」

「幹完這票,就跑路!」

陸雲盯着城外,那已經變得黑黢黢的赤玄山,心理開始打着小算盤。

「嗯?」

就在這個時候,陸雲的眉頭一皺,繼而臉上閃過一抹驚恐。

九條黑色的龍影,從這州牧府的園林當中緩緩的升騰起來,張牙舞爪的朝着陸雲撲了過來。

在這九條黑色的龍影身上,還抬着一口黑黢黢的棺木。

九龍抬館。

「九龍抬棺……已經顯形了?」

陸雲嚇了一跳。

九龍抬棺,可是一種異常惡毒的風水布局。

九龍,乃是至陰之龍,抬着的棺木,也是至陰之棺,匯聚周天上下的陰煞之氣,壞人氣運,奪人壽元。

久居於此,輕者家破人亡,重則斷子絕孫!

相比之下,那九陰駁陽在這九龍抬館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實際上,這玄州牧陸家已經徹底斷了苗裔,那玄州牧陸雲,已經死了!

地球上的九龍抬館,只是影響冥冥中的氣運而已。可是這裡的九龍抬館,竟然已經顯化出了實體,居於此地之人,必將斷子絕孫!

更為重要的是,這裡乃是玄州的氣穴之地,氣穴中滋養的九龍抬棺,已經超出了陸雲的理解了。

「一旦被這九龍抬館撲到我的身上,我必死無疑……不,我不會死,我會變成一頭殭屍。」

陸雲想要跑,但是他的身體已經無法動彈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九條十幾米長的龍影,抬着一口大棺材,衝進他的身體之內。

陸雲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嗡——

忽然間,一本青銅古書的影子,在陸雲的頭頂一閃而逝,將那九龍抬棺影像吞噬。

「這一覺睡的真舒服!」

陸雲狠狠的伸了一個懶腰。

迷迷糊糊之間,他就要起床刷牙洗臉。

「不對!」

陸雲猛地清醒過來,他茫然的看着周圍。

「是真的……我真的來到了仙界。」

陸雲回過神來。

「不是夢。」

「對了!」

下一刻,陸雲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九龍抬館!這裡的九龍抬棺,竟然已經凝化成實體!」

陸雲打了一個哆嗦,「立刻離開這裡,不然一定會死翹翹的!」

九龍抬館的風水布局,陸雲是可以破解的。

但是這化作實質的九龍抬館,已經超出了陸雲的理解,多在這裡停留一分鐘,便離死更近一分。

他踉踉蹌蹌的跑出房門。

「大人您醒了!」

挽風正端着一個食盤朝着這邊走來,她見陸雲走出房間,立刻帶着小跑跑過來。

昨晚陸雲在七星攬月樓暈倒,挽風將他扶回房間。

「走走走!立刻離開這裡!」

陸雲一把抓過挽風的手,就朝着大門的方向跑去。

「去哪裡?」

挽風茫然的看着陸雲。

「除了這裡,去哪裡都行!」

陸雲有些焦躁。

「州牧大人,除了這裡,你哪裡都不能去呢。」

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緊接着,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陸雲和挽風的身邊,笑眯眯的說道。

「若是您帶着州牧大印離開了玄州,我們到哪裡去找您?」

下一刻,陸雲就覺得他好像是撞在了一面氣牆上,然後被狠狠的彈了回來,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是誰?」

陸雲看着這個老頭,他摸着自己的屁股,齜牙咧嘴的問道。

「你不認識我?」

老頭微微的一怔。

「如果你有個漂亮的女兒,我倒是可以考慮認識一下。」

陸雲爬了起來,十分不客氣的說道。

「大人,他是葛家的大管家葛龍。」

挽風小聲的說道。

「葛家的大管家?」

陸雲皺了皺眉,「葛家的大管家跑到我這裡來作甚?」

「自然是保護州牧大人您了。」

葛龍譏誚的說道,「州牧大人您仇家那麼多,萬一不小心被人打死,可就不好了。」

「女兒我沒有,孫女倒是有一個……州牧大人要不要去見見?」

葛龍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森然的說道。

陸雲立刻就反應過來。

陸雲的州牧之期還有半年,但是他得罪的人太多,為了防止陸雲跑路,所以就派人過來監視……或者說是將他軟禁在這裡。

只等陸雲卸任州牧,陸雲的那些『仇家』就可以隨意處置他了。

「哼!」

陸雲冷哼一聲,也不和他爭辯,轉身就走。

「長得這麼丑,你孫女也好看不到哪去。」

……

「剛剛那面看不見的氣牆,就是修仙者的手段嗎?」

陸雲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在挽風的幫助下,再度爬上了七星攬月樓。

「葛龍是化氣境的修士,剛剛那面牆是他以真氣凝化的。不過剛剛挽風見他沒有傷害到大人,所以就沒有出手。」

挽風小心翼翼的說道,唯恐陸雲責罵自己。

「你比他厲害?」

陸雲的眼睛一亮。

「奴婢已經煉化神通,修成金丹,是丹境的修士呢。」

挽風揚了揚脖子,一臉驕傲的說道。

但是下一刻,她好像想到了什麼,有些惴惴不安的說道:「大人,你不會怪奴婢剛剛沒有出手吧。」

陸雲對挽風並不好,平日當中非打即罵。不過挽風是陸雲的父親收養的一個棄女,若非是老州牧收養,大概挽風早就餓死了。

雖然挽風也知道,老州牧收養自己是沒安什麼好心,但是她依舊對州牧一家感恩戴德。

哪怕是她的身上,被陸雲用皮鞭子抽的傷痕纍纍,也從未有過怨言。

當然,這些陸雲是不知道的。

「化氣?金丹?」

陸雲卻是沒有注意挽風其它的話,「你和我說說關於修仙的這些事情。」

「好!」

挽風當即答應下來。

曾經的州牧不能修鍊,對修仙之事也從不過問。

「修仙共有三大境界,九個階段。」

「氣,丹,神三境,每個境界又有三個小境界。」

「氣境:練氣,凝氣,化氣。」

「丹境:金丹,命丹,元丹。」

「神境:元神,煉神,化神。」

「三境九階之上,便是仙人了……不過奴婢從未見過仙人,也不知道仙人的境界如何。」

陸雲點了點頭,然後問道:「我真的不能修鍊嗎?」

挽風黯然道:「不能,老爺曾尋來仙人為您改換體質,但也失敗了。」

「好吧。」

陸雲苦笑。

「不過奴婢聽老爺說過,那位仙人曾透露,若是能尋到九竅金丹,便可以改換您的體質,讓您可以正常修鍊。」

挽風突然間想起什麼,立刻說道。

「九竅金丹?」

陸雲的眼睛一亮。

「不過據說九竅金丹的丹方已經失傳好久了,現在仙界中流傳的九竅金丹,也是多年前留下來的,吃一顆就少一顆……據說一顆九竅金丹,可以換來一個玄州呢。」

挽風苦笑着說道。

「不就是……錢嗎?」

陸雲的眼睛,又看向了城外。

那裡可是有一座仙人的大墓。

陸雲看那山體走向……那座墓,雖然被人挖掘了一部分,但是整體卻是完整的,風水未破,顯然有人只挖開了那座仙墓的外圍,卻並未尋到墓的核心所在。

九竅金丹之所以珍貴,因為它的丹方已經失傳,而且是古物……那麼仙墓中若是出土了已經失傳的東西,那麼未必就不能換來一顆九竅金丹。

「挽風,剛剛那個葛龍,你能擺平吧?府里還有其他監視我的人嗎?」

陸雲記得,剛剛挽風說過,她比葛龍厲害。

「嗯。」

挽風點了點頭,「奴婢前兩天偷偷突破到丹境,除了薛大管家之外,誰也不知道。」

「至於府上監視大人的人,除了葛龍之外,再就是公孫家的公孫有,以及風家的風連城。葛龍和公孫有都不是我的對手,風連城也是丹境,我才剛剛突破,應該打不過他。」

挽風有些苦惱。

「能打得過兩個就夠了!」

陸雲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讓那個葛龍跟着我們,我們出城,去赤玄山,見識見識仙墓!」

仙人的墳墓……想想,陸雲就熱血沸騰。

……

「州牧大人,您這又是要去哪裡呀?」

陸雲帶着挽風,剛剛走到州牧府的大門口,那葛龍便如約而至,將兩人攔下。

「府上閑着無聊,出去轉轉。」

陸雲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葛龍皺眉道:「不行,這半年之間,州牧大人哪都不能去。」

「這是琅邪天帝規定的?」

陸雲冷笑道。

「……不是。」

聽到陸雲的話,葛龍一怔,繼而搖頭,「乃是玄州各大世家所擬定的。」

「哈哈哈哈哈——」

陸雲忍不住大笑道:「玄州各大世家擬定?玄州各大世家,這是要造反嗎?」

「一派胡言!」

葛龍的臉色微變。

「一派胡言?」陸雲冷笑:「天帝大人尚且許我半年之期,並未立刻剝奪我州牧之位,而你口中的玄州各大世家卻敢軟禁玄州州牧,這不是造反是什麼。」

葛龍的臉色在變。

半年之期未至,那麼陸雲依舊還是玄州牧。

陸雲那些仇家未殺陸雲,也是忌憚他玄州牧的身份。

「挽風,你去準備一下,沐浴焚香,上表天帝,就說玄州各大仙道世家意圖謀反。平定了這次叛亂,說不得天帝他老人家一高興,便賜給我一顆九竅金丹呢。」

聽到陸雲的話,挽風的眼睛也是一亮。

「大人,不用這麼麻煩呢。」

挽風趕忙說道,「大人身上有個牌兒,可以調動玄州的天兵天將,不用麻煩天帝他老人家呢。」

陸雲的眼睛一亮。

「慢着!」

葛龍的臉上冷汗涔涔。

按照陸雲那無法無天的心性,他還真的有可能調動玄州的天兵天將,將玄州的各大仙道世家統統剷除了。

「不知道州牧大人是要去哪裡?」

驀地,葛龍的眼睛滴溜溜一轉,隨即笑道「大人仇家眾多,這樣出門恐怕會被仇家打死。不如這樣,老奴與大人一同出門,保護大人安危。」

「他若是只在城裡就罷了,如果是出了城……那麼不用別人出手,只我便將他打死!」

葛龍惡向膽邊生,他的孫女就是死在陸雲的手中。

「你保護我?」

陸雲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葛龍。

「老奴的修為已經臻至化氣圓滿,雖然算不得什麼,但尋常修仙者可不是老奴對手。」

已經拿定主意,葛龍向前一步,滿臉堆笑道:「更重要的是,老奴是葛家的大管家,某些人還要賣給老奴幾分情面。」

「這老賊沒安好心!」

陸雲心底冷笑。

「既然如此,那麼就有勞葛大管家了。」

……

「陸禍禍出門啦!」

「天啦嚕,他還沒有死嗎?」

「陸禍禍還不死,老天無眼!」

「還有挽風女魔頭也出來了!」

「那個老頭是誰?好像是葛家的大管家葛龍,天吶,葛大管家竟然也和陸禍禍狼狽為奸了。」

「葛老魔頭!」

……

陸雲帶着挽風和葛龍二人走在玄州城的大街上,便引起了一陣騷動,或者說是雞飛狗跳。

挽風早已經習慣了。

平日間,她跟在陸雲身邊,對陸雲言聽計從……可以說是陸云為禍玄州城的頭號打手。

葛龍腦門子上冷汗涔涔,身體不住的打着哆嗦。

雖然他平日也聽過陸禍禍這三個字,卻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動靜。

啪!

突然間,不知道從哪裡飛來一個臭雞蛋,狠狠的砸在了葛龍的腦門子上,那腥臭的氣味,險些讓他嘔吐出來。

另一邊,挽風早就做好準備,提起一道真氣,擋在自己個陸雲的身邊。

「這……簡直就是過街老鼠。」

陸雲縮了縮腦袋。

「我平日間有這麼混賬嗎?」

陸雲小心翼翼的問道。

「比這混賬十倍!」

葛龍將頭上的臭雞蛋液擦乾淨,一邊乾嘔一邊說道。

「挽風,你去幫我準備一些黃紙,在買一些糯米。再去買個鏟子和鋤頭。」

三人來到一間茶樓,陸雲才鬆了一口氣對挽風說道。

「好。」

挽風立刻朝着市坊而去。

十萬年前,仙界遭逢大難,諸仙隕落,仙道斷絕。

經過十萬年的修養,仙界並未恢復元氣,這裡的凡人眾多,五穀雜糧也不在少數。

修仙者也不辟穀,依舊要一日三餐。

「黃紙和糯米?」

葛龍好奇道。

陸雲掃了一眼葛龍,「問那麼多作甚?你是來保護我的安全的,不該問的別問。」

身邊跟着一個葛龍,陸雲也是有些不爽。

如果這老傢伙是個美女也就罷了,一個糟老頭子。

葛龍撇了撇嘴,沒有答話。

很快,挽風帶着一袋糯米一沓黃紙,以及鏟子和鋤頭回來了。

「出城。」

陸雲接過黃紙和糯米,當即說道。

「出城?」

葛龍一怔,繼而心中大喜。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出城,就是死。

挽風已經挽着陸雲的胳膊,足底生風,飛速的朝着東城門而去。

玄州城方圓百里,州牧府坐落於城池正**。按照陸雲的腳力,怕是走上一天都無法走到東門。

挽風捏了一個法訣兒,速度比之陸雲快了何止十倍。

「跟上!」

葛龍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挽風那丫頭,小小年紀就到了凝氣之境,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若是能夠悉心培養,假以時日勢必會成為丹境高手!」

葛龍看着挽風身上的法力波動,忍不住羨慕道。

為了矇騙葛龍,挽風只用了當於凝氣境的修為,她的修為境界比葛龍高,葛龍也看不穿她的深淺。

「不過半年之後,這丫頭也勢必會跟着陸雲那小子遭劫,不如……」

葛龍忍不住搓了搓手,「採補了她的純陰,我就會擁有挽風的潛力,也許會一舉突破,進入丹境。」

「既然你們要去城外……嘿嘿嘿,與其便宜了別人,不如提前便宜了我!」

葛龍心頭火熱,不禁加快了速度。

……

玄州城東門。

玄州城守軍見到陸雲和挽風要出城,嚇了一大跳。

玄州各大宗門世家可是剛剛下達命令,禁止陸雲出城。

「站住!」

「不知州牧大人要去何方?」

一個軍官打扮的男子從城頭上跳下來,將挽風和陸雲攔下。

「本大人要去哪裡,莫非還要向你備案不成?」

陸雲看着那軍官,冷笑道。

「不敢!」

那軍官一驚,「只是,只是……」

「應大人放心,有老奴保護州牧大人。」

葛龍從後面追了上來,他看着那軍官,樂呵呵的說道。

應大人一怔,「原來是葛大管家,放行!」

應大人哈哈一笑,讓開了一條去路。

「傳聞葛龍那老奴的孫女死在了陸雲的手裡,現在葛龍跟着陸雲出城,必然會動手殺他!各大世家之主讓葛龍去看着陸雲,也應該是這個原因。」

「別人不敢動手殺陸雲,但那葛龍未必不敢。」

應大人看着陸雲離去的身影,臉上閃過一抹譏誚。

……

一行三人出城之後,直直的朝着赤玄山而去。

「大人是要去赤玄山?」

葛龍見到陸雲和挽風所行進的方向,臉色微微的一喜。

「赤玄山附近,人跡罕至,正是動手的好地方!先出手殺陸雲,然後再採補了挽風,這樣我就有進入丹境的希望。」

「不過殺了陸雲,玄州我是待不下去了。家主讓我看着陸雲,定然是想借我之手殺陸雲,殺了陸雲之後,我就是替罪羊!」

「神不知鬼不覺殺了陸雲。然後離開玄州……若是我能進入丹境,仙界之大,哪裡去不得!」

很快,便到了赤玄山腳下。

赤玄山,通體赤紅色。

這裡有仙人墳墓,乃是不祥之地,無論是修仙者還是凡人,都不願意靠近這裡。

雖說也有不少人曾經探索仙墓,尋求機緣,但進入仙墓的人,卻從未出來過。

更有仙人隕落於此。

所以這赤玄大山,雖然緊鄰玄州城,卻顯得空曠寂寥,山間鳥獸不存。

「玄武伏丘,將這山中氣運鎮壓。而這玄武之相,乃是蛇龜相繞,至陰至純的格局,外面可是一片死地,自然不會有人來。」

陸雲觀摩者赤玄山,忍不住讚歎。

風水布局,又有四個境界。

風水之陣,風水格局,風水之勢,天地大勢。

現在陸雲所見的這玄武伏丘,便是一個頂級的風水格局。而那玄州城中的九龍抬棺,則是一個風水之勢。

玄武伏丘這樣的格局,在地球上便是王侯之墓。埋在這赤玄大山中的人,定然不是普通仙人。

……

「此地人跡罕至,正是殺人埋屍的好地方。」

驀然間,陸雲開口,幽幽的說道。

「嗯?!」

葛龍心裏一突。

「你知道我要殺你?」

「你把你那寶貝孫女送到我的府上勾引我,結果被我打死。據說她是你唯一的親人,你會不為她報仇?」

陸雲微微搖頭。

其實他聽到挽風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也是十分的鬱悶。

曾經的陸雲……那裡不行。

有心無力!

否則挽風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小美女跟在陸雲身邊,又豈能保全?

陸雲本身是天生絕脈,體質比普通人弱了不止一籌。

又生活在九龍抬棺之眼的格局當中,被陰煞之氣侵襲已久。不久之前,又被那薛大管家放在了一個九陰駁陽的風水殺陣里。

這傢伙沒變成一個太監,已經不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這小子曾經不止一次將挽風撲倒,但都是有心無力。

玄州城葛家乃是陸家的下屬,葛龍將自己的孫女獻給陸雲,便是想要尋求一個進身的機會,但豈料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葛龍那老小子將自己的孫女給陸雲送去,不是純粹的揭他短嗎?惱羞成怒之下,前任州牧便將那葛龍的孫女活生生的打死。

「嘿嘿嘿……既然你知道,那你便去死罷!」

葛龍快意的大笑,他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柄寒光凜冽的長劍。

「靈器!」

挽風見到那長劍,臉色一變,她倒退幾步,將陸雲護在身後。

「嘿嘿嘿,挽風丫頭,待我殺了陸雲,便帶你雙宿雙棲,做那神仙伴侶。陸雲殺我唯一的孫女,那麼你就給我生一百個,一千個子嗣!」

葛龍哈哈大笑,他仗劍挺身,一劍朝着陸雲咽喉刺了過來。

「好快!」

這一刻,陸雲覺得自己的心頭一片冰涼,死亡的陰影籠罩在他的心頭。

但是出奇的,陸雲卻是異常的冷靜。

死亡……他經歷過一次!

面對同樣的死亡,陸雲已經能夠從容應對。

陸雲剛想要向後退去,可他卻駭然的發現,他這副身子骨實在太弱。

比普通人都不如。

陸雲的大腦已經做出精確的判斷與躲閃的指令,但是身體卻根本就跟不上大腦的反應。

「又要死了?」

陸雲喃喃喃喃自語,這種死亡的陰影很熟悉。

「叱!」

就在這個時候,挽風口中發出一聲呵斥。

她的手指一點,一道碧光從她的指尖射出。

當——

那道碧光擊在葛龍的靈器長劍之上,將那口刺向陸雲的長劍盪開。

葛龍直覺得一股浩然大力從長劍之上傳來,整個人一個踉蹌,朝着一邊倒去。

但挽風自己也不好受,她的臉色一白,接連退了三步。

「神通!你進入丹境了!」

葛龍的臉上閃過一抹恐懼。

「挽風,殺了他!」

陸雲口中呼呼的穿着粗氣,胸膛好像風箱一般劇烈欺負,他的聲音都有些嘶啞。

「我……我不敢。」

挽風茫然的站在原地,殺人?

她何時殺過人?

雖說曾與陸雲在街上欺壓善良……但那只是欺負人而已,挽風從未殺過人。

「感情是個雛兒!」

葛龍的眼睛一亮,他猛地從地上爬起,一個健步就衝到挽風面前。

「你別過來!」

挽風花容失色,她再次伸出手指,一道小小的碧光從她的指尖射出。

這一次葛龍看清楚了,這一道碧光是一道小小的旋風。

「一門剛剛修鍊出來的低級神通?雖然你進入丹境,凝結金丹,但是你的戰鬥經驗卻是零!」

葛龍雙腳一錯,十分輕巧的躲過挽風那一擊,隨後他繞道挽風身後,一記手刀切在挽風的腦後。

挽風兩眼一翻,便暈了過去。

「州牧大人,這就是你的倚仗?現在該您了。」

葛龍滿臉獰笑,一步步朝着陸雲走來。

「死!」

葛龍大喝一聲,他手起一劍朝着陸雲的脖頸削去。

「又要死了嗎?」

陸雲心中嘆道。

可就在這時,陸雲猛然間覺得自己的身體中,好似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一樣。

他下意識抬起頭,雙手平平的推出。

嗡——

一道烏光從他的雙手之上綻放。

九條神龍抬着一座漆黑的棺木,從陸雲的雙手之間出現,狠狠的撞在葛龍的胸膛之上。

「神通!!」

葛龍慘叫一聲。

他的聲音中滿是恐懼,滿是不解。

陸雲不是不能修鍊嗎?他怎麼會有神通在身?

而且這門神通,比剛剛挽風所施展的那道小小的旋風,強大了何止十倍。

葛龍的胸膛傳出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狠狠的摔在了十幾米之外的地方。他的口中不住的吐着血沫子,身體也是不斷的抽搐着,眼看是活不成了。

「這是……?!」

陸雲看着那道從他雙手之間衝出去的影像,瞬間呆住了。

「對了!昨晚,顯現真形,好像衝進了我的身體。剛剛葛龍好像在叫……神通?」

陸雲的臉上滿是迷茫。

不過這個時候,陸雲也是全身酥軟,一點力氣也提不起來。

「,進入我的身體,成為了我的神通?可是,我明明不是修仙者,這是怎麼回事?」

陸雲愈發迷茫。

「大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挽風幽幽的醒來,她見到軟在地上的陸雲,與倒在另一邊的葛龍,頓時大叫一聲,將陸雲扶起。

「大人,您沒事吧!都是挽風無用,不敢殺人!」

挽風的眼圈又紅了。

「拿着那把劍,把葛龍的腦袋切下來。」

陸雲喘了幾口氣,恢復一些體力之後,開口說道。

陸雲可是一個盜墓賊,絕對不是什麼好人,殺人滅口這樣的事情,陸雲可沒少做。

殺人為的是滅口,就要做到徹底。

哪怕是對方已經死了,也要在對方的要害上捅幾刀,卻保萬無一失。

「啊?」

挽風呆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哎……你走吧。」

見到挽風這樣的表情,陸雲嘆了一口氣。

「啊?」

挽風又啊了一聲,她茫然的看着陸雲。

「曾經那個我得罪的仇家太多,註定兇險重重。活人你不敢殺,死人你不敢砍,你不適合留在我身邊。總有一天會將你害死。」

陸雲緩緩說道。

聽到陸雲的話,挽風有些不知所措。

驀地,她撿起地上葛龍的那口劍,便朝着葛龍的屍體走去。

「砍下他的頭,就能留在大人身邊!」

挽風一咬牙,一劍朝着葛龍的脖頸。

「竟然被你識破我是假死!」

突然間,葛龍的屍體從地上跳了起來,他提起一口氣,狠狠的朝着挽風當胸轟來。

「沒死!」

挽風嚇了一大跳,她一咬牙,神通爆發。

手中長劍爆發出一陣清脆的吟嘯聲。

錚——

一道青蒙蒙的劍光從靈器長劍之上射出,洞穿葛龍的眉心。

「靈器,果然是丹境強者才……」

葛龍一句話沒有說完,便氣絕倒地。

挽風抬手又是一劍,將他的腦袋削了下來。

挽風回頭,看向陸雲。

「你不殺他,他就會殺我,並且帶着你去給他生孩子。所以他是該殺之人。」

陸雲輕輕的說道,「凡是威脅到我們的人,都是該殺之人……都該死。」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陸雲這番話,赤.裸裸的,好似一滴毒汁一樣,狠狠的注入挽風的心頭。

「想要活下去,只能讓希望我們死的人去死。」

「嗯!」

挽風狠狠的點頭。

「走吧,我們去仙墓。」

陸雲再度說道。

以他現在的身體條件,還不足以刨開那座仙墓。

他只能帶着挽風前來。

孤身一人重生在仙界,他所能依靠的除了自己,便是這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了。

陸雲和挽風的身影,漸漸的遠去。

原本,陸雲對仙界憧憬,認為這是一個天堂。但是葛龍卻是給他上了一課。

這裡也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

「我的頭呢?哦,在這裡。」

突然間,葛龍的無頭屍從地上坐起來,他的手在地上摸索一番,找到他的頭顱,安回脖子上。

葛龍的眉心破開了一個大窟窿,前後通透,可以看到裏面那白花花的腦漿。

他的眼睛空洞無神,臉上帶着一抹詭譎的笑意。

葛龍站起身來,搖搖晃晃,一步一步的朝着陸雲和挽風離去的方向而去。

……

「大人,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挽風的臉上逐步恢復一些血色,她眼睛裏的恐懼也漸漸消散。

顯然,第一次殺人雖然給挽風帶來巨大衝擊,但她畢竟是丹境修士,很快便從陰影中走出。

「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們去山裡的那座仙墓。」

走了一會,陸雲氣喘吁吁。

雖然有挽風帶着,但是他這副身子骨實在太弱,長時間在山路中行進,還是讓他有些吃不消。

「可是大人,仙墓的方向不在那邊。」

挽風有些疑惑的說道。

「挽風。」

陸雲認真的說道。

「奴婢在。」

「以後不要叫我大人了。」

「那奴婢該叫大人什麼?」

「叫我陸雲吧。」

「奴婢不敢。」

「那叫公子吧,反正過些日子,我也就不是州牧了。」

「好的大人。」

「……」

……

赤玄大山的山間,蜿蜒曲折。

這裡人跡罕至,鳥獸不存,山間雜草叢生,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山路。

挽風扶着陸雲,另一隻手持着那柄靈器長劍,不斷的將雜草劈開,開闢出一條道路。

太陽快落山之際,陸雲擺手示意挽風停下。

「挽風,你不累嗎?」

陸雲看着神采奕奕,沒有任何倦色的挽風,不禁好奇的問道。

「回大人,奴婢是丹境修仙者,氣息悠長,這點路途對奴婢來說不算什麼。」

挽風的身上還背着一個包裹,裏面裝着糯米,黃紙,以及鏟子和鋤頭之類。

原本這些東西放在陸雲身上,但是走了一半不到,便險些將陸雲壓垮。

「修仙者,我何時才能成為修仙者!」

陸雲微微搖頭。

「大人,我們是要回去了嗎?」

挽風問道。

「不,我們要進仙墓。」

想到仙墓,陸雲的眼睛微微亮起。

「可是傳聞,仙墓在赤玄山的南側,我們這是在北邊……」

挽風有些遲疑的問道。

「南側?」

陸雲嗤笑:「南側那邊是玄武的屁股,最污穢的地方,至陰至邪,誰敢進到那裡去,就是一個死。」

忽然間,陸雲想起挽風曾說,之前也有不少修士甚至是仙人去探索仙墓,結果誰都沒有出來。

「建墓之人倒是陰險,暗中布下一個假墓來掩人耳目……不,不是掩人耳目,是布下陷阱。這人忒損,比那在墓中布下絕死格局的人還損。」

陸雲喃喃的說道。

玄武乃是北方之神,哪怕上岸,也依舊會面朝北方,將屁股留給南方。

這玄武伏丘,便是玄武之氣上岸之後所化的風水之局。

天色漸漸暗下,陸雲吃了一點乾糧,也漸漸的恢復體力。

「挽風,你在這裡挖一個洞,一直向下挖。」

陸雲觀察一番山川走勢,心中暗自驚喜。

雖然到了仙界,但是這裡的風水與地球上的風水一般無二。甚至墓葬規格與習慣也都沒有太大出入。

尋常盜墓賊想要尋到墓穴,便需要洛陽鏟輔助,判斷地下土壤的年代層次,來推斷墓穴的位置。

但陸雲可是有史以來最強摸金校尉,他的盜墓之技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地,根據山川走勢,土壤紋理,日月星辰的位置,便可推斷出墓穴的位置。

這便是所謂的尋龍,分金,定穴。

更為重要的是,尋常盜墓賊是憑藉風水格局來判斷這裡是否適合建墓。有些地方,適合建墓,但其中卻不一定有墓。

但陸雲卻能夠從這裡的格局中判斷出,這裡是否有墓。

「好的大人!」

挽風並未接過那鏟子和鋤頭,而是持着手中的靈器長劍,開始挖掘泥土。

靈器長劍之上,劍氣迸射,山間的泥土便如同豆腐一般,被輕而易舉的切開。

陸雲目瞪口呆。

「是了,這裡是仙界。」

陸雲苦笑,他將那鋤頭和鏟子丟到一邊,早知如此,還帶着這兩個累贅作甚。

挽風在挖盜洞,陸雲也沒閑着。

他將那黃紙和糯米取出來,將糯米包在黃紙之內。隨即,陸雲一咬牙,將自己的手指咬破,在上面繪製出一道一道古怪的紋路。

這便是所謂的黑驢蹄子。

黑驢蹄子,並不是真正的黑驢蹄子,而是糯米和黃紙共同煉製出來的東西,因為長得和黑驢蹄子有幾分相似,所以才叫黑驢蹄子。

糯米可以剋制殭屍,黃紙和陸雲用鮮血繪製出來的紋路,則是可以增幅糯米的能力。

若是誰真的帶着黑驢的蹄子下墓,遇到殭屍就是死路一條。

「尋常黑驢蹄子,還得在鍋灶里熏烤一番,也不知道我弄出來的這些東西有沒有用。」

陸雲做出了七個黑驢蹄子,便有些目眩,失血過多,身子也太弱。

「大人,我挖到了一面牆。」

突然間,挽風的聲音從那條盜洞當中傳出。

陸雲眼睛一亮。

「先不要把牆挖開,也不要上來,等我下去!」

陸雲急忙從周圍拖來一些事先準備好的樹枝,進入盜洞之後,用樹枝將盜洞的入口掩蓋,隨後才順着盜洞爬下去。

這條盜洞深邃悠長,大約有幾百米。

盜洞盡頭,挽風的手裡拖着一個小小的光球,將盜洞的盡頭照亮。

「大人你看!」

挽風見陸雲到來,邀功似的對陸雲說道。

「很好!」

陸雲的手輕輕的撫摸着這面青磚砌成的牆壁,臉上閃過一抹笑意。

「仙墓真的在這裡?」

挽風的眼睛也是一亮。

「也是假的。」

陸雲微微的搖頭,他輕輕的在牆壁上敲擊,每一塊磚所發出的聲音都各不相同。

陸雲閉目,稍稍的沉思一番。

「不過,假作真時真亦假。這玄武伏丘之內應該還有其他的局。」

陸雲喃喃的說道,「局中局。既然有局中局,那麼真的仙墓就在這個局中局裡。」

「大人,什麼是局中局?」

挽風好奇的問道。

「用仙界的話來說,就是一座陣法里套着其他的陣法。」

陸雲回答道,「這外面的赤玄大山,是一座巨大的陣法,而在赤玄大山裏面,則還有其他的陣法。」

挽風依舊似懂非懂。

挽風雖然是丹境修仙者,但是她的見識有限。

「這裡也是假的?」

挽風繼續問道。

「是假的,也是真的!」

陸雲微微的一笑。

「挽風,將這面牆轟開。」

說話間,陸雲稍稍的退後了幾步。

「好!」

挽風手中的靈器長劍之上,閃出一道碧青色的光華。

唰!唰!唰!

挽風持劍揮舞,幾下便將這面牆壁切開。

一個黑黢黢的大窟窿,出現在陸雲和挽風的面前。

呼呼呼——

陣陣怪風,從大窟窿里傳出,一股腐朽的氣息,瞬間將這條盜洞充斥。

「好臭!」

陸雲險些被這股氣息熏得暈過去。

過了好一陣子,那麼腐朽,枯敗的氣息才逐漸的散去。

陸雲用衣袖捂着鼻子,對挽風說道:「我們進去。」

面牆壁後面是一條通道,幽深綿遠,也不知道通向哪裡。

這條通道里不斷傳出陣陣『呼呼』的風聲,說明這條通道是與外界相連。

「奇怪,剛剛在外面的時候,聞到裏面有一股子說不出來的臭味,為什麼進到這裡就沒有了?」

挽風的手裡拿着一顆夜明珠,散發出熠熠的光芒,將這跳通道周圍映亮。

「剛剛那個氣味是墓氣,現在墓穴已經打開,墓氣泄了,自然不會再有味道了。」

陸雲解釋道。

「哦。」

挽風已經似懂非懂。

「陰險,真陰險!竟然還弄出了這麼一條假的通道。我們無論朝着哪個方向走,最終都會落到赤玄山南邊的那處陷阱里。」

陸雲喃喃自語。

還好在進來之前,他通過外面的牆壁上的青磚堆砌的形狀,推算過這做仙墓中的布局,不然還真有可能着了道,掉進陷阱里。

「可是這墓里有風,其中一條應該第出口呀。」

挽風聽到陸雲的自語,疑惑的問道。

「這就是布局人的陰險之地,這條通道里的風並不是真正的風,而是一種格局。無論我們朝着哪裡走,都是死路一條。」

陸雲來到通道另一邊的石壁旁,繼續用手敲敲打打。

現在陸雲已經進入一個風水格局當中,雖然他無法看清楚整個格局的形勢,但是通過這裡的一石一紋,他依舊可以推算出整個墓穴的大致布局。

這也就是所謂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挽風,將這裡的石壁打開。真正的仙墓,就在這石壁的後面!」

驀地,陸雲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

「這種布局雖然巧妙,但也算不得高明。」

陸雲在思索之際,挽風已經用靈器長劍在那石壁上開鑿出了一個大洞。

「大人,這裡的石壁好硬,若非奴婢得了這件靈器,怕是也無能為力。」

挽風的額頭上也出現一抹浮汗,她有些氣喘吁吁的說道。

「靈器?」

陸雲一怔,他並不知道什麼是靈器,不過卻並沒有過多詢問,再問怕是就要露出馬腳了。

回去之後,多讀點書就什麼都知道了。

「裏面應該就是真正的仙墓了。」

「有火嗎?」

陸雲問道。

「火?」

挽風打了一個響指,然後她的指尖,便有一朵小小的火苗跳動。

「這樣也行?」

陸雲不禁呆了呆。

「大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五行法術而已,尋常修仙者都能做到呢。」

挽風想到陸雲不能修仙,然不住嘆惋道。

陸雲點了點頭,他取來一張黃紙,在那團小小的火苗之上點燃,扔進挽風開闢出的那個大洞當中。

陸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團火焰。

「正常燃燒,沒問題,可以進去。」

陸雲鬆了一口氣。

如果那團火焰在燃燒完之前就熄滅,陸雲掉頭就走,絕對不會留戀。

「大人您懂的真多,以前挽風怎麼沒發現呢。」

挽風看着陸雲,有些好奇的說道。

「懂的不多,怎麼當這個州牧?莫非挽風你還知道我會些什麼?」

陸雲心中一突,臉上卻不動聲色。

「也對。」

挽風點頭,有些委屈的說道,「自從那次之後,大人就疏遠奴婢,對奴婢愛理不理。」

「那一次?」

陸雲眨巴了一下眼睛。

挽風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她扭扭捏捏,不再說話。

「估計那小子是想吃掉挽風,結果有心無力,所以刻意疏遠了這個如花似玉的小美女。」

「不過看挽風的樣子,估計我現在要吃掉她,她也不會反抗的。」

陸雲不再和挽風糾纏,邁步走進了仙墓當中。

「大人!」

兩人進來的那一剎那間,挽風猛地尖叫了起來。

「怎麼了?」

陸雲回頭看去,眼前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朦朧間,陸雲可以看到一個淡綠色的光球,黯淡無光的飄在半空中。

那是挽風手裡的那顆夜明珠。

「我,我的神念消失了。」

挽風的聲音中帶着濃濃的不安。

神念相當於修仙者的眼睛,神念消失,那麼修仙者就瞎了一半。

那晚,陸雲讓挽風講解關於修仙的事情,他自然知道神念是什麼。

「別怕。」

陸雲伸出手,抓住挽風那柔軟的小手,「這裡有一個風水格局……哦,就是陣法,是陣法限制了你的神念。」

「不僅僅限制了你的神念,你看這顆夜明珠上的光,也被限制了。」

黑暗中,挽風點了點頭,她手裡的靈器長劍發出一聲輕輕的吟嘯,全神戒備起來。

對於生靈而言,最為恐怖的,莫過於黑暗。

但是陸雲常年倒斗,對於這樣的黑暗,早已經習以為常。

可以說,到了這裡,才是他的主場。

陸雲將挽風的手放在自己的肩頭。

「扶着我的肩膀,跟着我走。」

陸雲說道。

挽風應了一聲。

陸雲的身體,緊緊貼着一邊的牆壁,開始摸索起來。

「這裡應該是一座墓室。」

陸雲的眉毛微微一皺。

「嗯?」

驀然間,陸雲似乎摸到了一個凸起的東西,他往下輕輕地一按。

呼!呼!呼!

一朵一朵詭異的火光,將這間不大的墓室照亮。

卻是在這間墓室四周的牆壁上,鑲嵌着八盞油燈。剛剛陸雲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東西,將這八盞油燈點亮。

不過這八盞油燈上的火苗,都是綠色的。

「綠色的火?」

陸雲猛地打了一個冷顫。

綠色的火光,將這間墓室照成一片慘綠,在墓室**,是一口巨大的石棺。

綠色的火光與石棺相應,顯得格外詭異。

「這……真的是仙人的墓葬!」

挽風的身軀也顫抖了一下,她看清楚那口石棺之後,忍不住驚聲叫道。

「別去碰那石棺!」

陸雲吞了一口口水,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口石棺。

「好一個真真假假之局!」

「赤玄山的玄武伏丘便是真真假假,到了外面的通道,依舊是真真假假……現在在墓室里,依舊是真真假假!」

「建墓之人還真夠陰險!」

雖然這裡不是地球,陸雲也換了一個身體,換了一個身份,但是他那恐怖的盜墓經驗,卻是分毫未少。陸雲依舊可以憑藉眼前的一切,推斷出這座墓葬的布局。

「這裡又是一個陰穴,說不定會養出什麼恐怖的東西……快走快走!」

猛然間,陸雲醒悟過來,他一把拉過挽風,就朝着一座石門的方向跑去。

這座墓室中,除了挽風剛剛挖開的那個大窟窿之外,還有四個出口。不過那四個出口中,只有一個是真的。

其他三個出口,進去就死。

轟隆隆——

但就在這時,墓室**的那口石棺的棺蓋開始移動。

腐臭的氣味,瞬間充斥整個墓穴。

兩隻黑黢黢的胳膊,從石棺里伸出來。

「那,那是什麼?」

挽風的聲音顫抖,驚恐的問道。

從小到大,她何曾見過這般詭異恐怖的事情。

「大粽子!」

陸雲嘶吼一聲,「也就是殭屍。被天地放逐,為萬物不容,遊離在三界六道生死之外,非生非死的怪物。」

「快走!」

那隻大粽子已經從石棺里坐起來,黑乎乎的一個影子,陸雲也看不清它的真實面目。

嗡嗡嗡……

突然間,一聲聲好似蒼蠅的嗡鳴聲,從石棺中傳出。

緊接着,鋪天蓋地的血紅色蒼蠅,從是石棺中衝出,朝着陸雲和挽風撲來。

「大人你快走!」

挽風見狀,大驚失色,她一把甩開陸雲的手,將陸雲推進眼前的石門中。

挽風手中的長劍青光爆射,一道道的劍芒在虛空當中交織,形成一個巨大的劍網。

噗噗噗!

那一隻一隻血紅色的蒼蠅,被這一道巨大的劍網碾碎。

「大人您別過來,這些紅色蒼蠅都是妖獸,相當於練氣境的修仙者!」

陸雲看到挽風的雙眼中,迸射出兩道綠蒙蒙的光。

一道巨大的綠色旋風,在她的身邊凝結。

殺人,挽風不敢。

但是對付這些蒼蠅,挽風卻是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呼呼呼!

那道旋風越來越大,最終形成一道高及墓室上方,寬足一丈的龍捲風,朝着那些蒼蠅便席捲而去。

那些血色蒼蠅看似鋪天蓋地,但是在挽風的神通之下,卻也毫無抵抗這裡,被絞殺一空。

挽風那丹境修士的實力,在這一刻才真正的展現出來。

咚!

還未等挽風鬆了一口氣,她的耳邊便傳來一聲好似大鼓一般的聲音。

心神激蕩之下,挽風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挽風受傷,她的神通瞬間被破去。

那頭黑色的殭屍,不知道什麼時候從石棺中爬出來,正站在石棺之前,靜靜的看着挽風。

剛剛將挽風震傷的『鼓聲』,分明就是殭屍雙腳踏地時候發出的聲音。

血紅色的蒼蠅源源不斷的從石棺里衝出來。

「大人,快走啊!」

挽風回頭,卻見到陸雲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回到了她的身邊,忍不住焦急的喊道。

「這是屍蠅,只有千年殭屍的身上才會長出這玩意。」

陸雲輕輕吐出一口氣,心中暗道:「曾經,我也只是在師門的典籍中看到過這玩意,沒想到到了仙界竟然親眼見到了讓老祖宗聞風喪膽的屍蠅!」

「那頭大粽子,是千年級的。」

「仙界,真是一個讓人興奮的世界!」

陸雲的身體,興奮的發抖。

師門典籍中記載的怪物,竟然真的存在。作為一個深資盜墓賊,沒有什麼比發掘未知更能讓他興奮了。

「挽風,你沒事吧。」

陸雲見挽風的身體搖搖欲墜,急忙將她扶住。

「大人,你為什麼不走。」

挽風看着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屍蠅都要哭了。

這些屍蠅還奈何不了她,但只要有一隻屍蠅衝過來,陸雲必死。

「要走一起走。」

陸雲的手心裏扣着一枚黑驢蹄子,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頭千年粽子。

這頭千年粽子好似被大火焚燒一般,黑乎乎的一片,看不清面目。

但陸雲依舊能夠感覺到那千年粽子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手裡的黑驢蹄子上。

顯然,這頭千年粽子已經誕生了些許靈智,它也覺察到那能夠剋制自己的東西。

「走!」

陸雲見到千年粽子沒動,他一把拉過挽風,便朝着那條出口狂奔而去。

鋪天蓋地的屍蠅再度撲來,數量比之剛剛多了十倍。

「叱!」

挽風輕嘯一聲,她強提一口真元,又是一道巨大的龍捲風從她的身上爆出,朝着那些屍蠅捲去。

經歷幾次戰鬥,挽風對自己神通的掌握,也愈發嫻熟。

「吼!」

陡然間,千年粽子發出一聲咆哮,它的身體開始緩慢的移動起來。

挽風如遭雷擊,她的臉色蒼白,嘴角再次溢出一抹血痕。

千年粽子那一聲咆哮,再度將挽風重創。

不過在這同時,隱隱約約之間,挽風似乎看到了陸雲的身體之外,有九條黑黢黢的龍影一閃而逝。

陸雲拉着挽風,快速的進入那條通道。

「死路!」

突然間,陸雲打了一個激靈,停住腳步。

這條通道兩邊,依舊掛着幾盞綠色的油燈。藉著那綠色燈火,陸雲看到通道的盡頭,竟然是一面牆壁!

陸雲用力的在這面牆壁上推了推,牆壁紋絲不動。

死路,不通!

嗡嗡嗡嗡嗡……

後面,那成群結隊的屍蠅,已經來到近前。

再後面,便是那頭千年殭屍那沉重的腳步聲。

挽風的眼中,也是一片絕望。

「不對,不對!」

陸雲強行鎮定下來,他的大腦開始飛快的轉動,不斷的思索着眼前的困境。

「對,機關!這裡一定有機關!」

驀地,陸雲的精神一震。

「挽風,你擋住那些屍蠅。若是那頭殭屍來了,便將這東西丟給向它!」

陸雲將一個黑驢蹄子交到挽風的手裡。

「好!」

挽風見到陸雲的神色,急忙答應下來。

她手中的靈器長劍再度亮起,一道道劍華交織成劍網,將那些屍蠅擋住。

不過現在的挽風已經受到兩次重創,劍光也不如之前那般犀利,雖然能夠勉強抵擋這些屍蠅,卻也難以支持太久。

「機關,機關……機關在哪裡?」

陸雲開始在牆壁之上摸索起來。

「大人,機關是什麼?」

挽風將一群屍蠅擊退,她趁機喘息之際聽到陸雲的話,不禁問道。

「嗯?」

陸雲一怔,繼而他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這裡是仙界,不是地球!

作為一個深資盜墓者,隨時隨地可能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陸雲的接受能力極強。

「沒有機關,那麼就是陣法……風水格局!」

陸雲瞪大眼睛,觀察這面牆壁。

牆壁之上,光華平整,卻又刻錄著一道一道細微的紋路。

「巧奪天工,真是巧奪天工。竟然將一個風水之局的布局手法,變成紋路,刻印在牆壁之上。」

陸雲眼中閃過一抹驚嘆。

風水格局與仙界陣法,一體兩面。

陸雲不認識陣法,但他卻可以看穿風水格局,格局一破,那麼陣法也便會相應破解。

但是將風水之局變成一條條的紋路,並且繪製在牆壁上,這種手法卻是前所未見。

「不過,這點小門道,又豈能難住我?世間的風水格局,大抵不出一元,兩儀,三才,四相,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十方之屬。」

「一切變化,不離其宗!」

「挽風,劍!」

驀地,陸雲朝着挽風叫了一聲。

挽風下意識的便出手,將手裡的劍拋向陸雲,隨後,她雙手交織又是一道神通打出,將那些屍蠅擊退。

千年殭屍的身影出現,進入通道。

挽風的神色緊張,她的手裡僅僅的握着那枚黑驢蹄子,寸步不讓。

陸雲反手間便抓住那柄靈器長劍。

「唔,好重!」

陸雲的手一沉,險些被那長劍帶的摔倒在地。

陸雲強行抬起手中的劍,朝着牆壁上的一條紋路,狠狠的切了下去。

嗡——

似乎有一聲輕輕的嗡鳴聲,伴隨着一道小小的青光閃過。

這一刻,陸雲覺得原本壓在他心頭的一抹沉重,陡然間消失。

「大人,我們來生再見!」

就在這時,挽風的口中,發出一聲絕望的叫聲,她朝着那頭千年殭屍沖了過去。

「挽風!你把手裡的東西丟過去就行了,你跑過去作甚!」

剛剛將那紋路切開,幾乎耗盡陸雲全身的力氣。現在他見到挽風朝着那頭千年殭屍衝去,急的哇哇大叫。

「啊?」

這時,挽風也反應過來,她急忙止住腳步,並且將手裡的黑驢蹄子扔了過去。

嘭!

黑驢蹄子在半空中裂開,一顆一顆圓潤的糯米,散發出一道道朦朧的光,朝着那頭殭屍傾灑過去。

「沒有經過熏烤的黑驢蹄子,果然不行。」

陸雲看着在半空中便炸開的黑驢蹄子,苦笑一聲。

他知道自己有些心急,應該在等幾天,做了萬全的準備再進來也不遲。

「吼!!」

千年殭屍見到那些糯米朝着自己灑來,口中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

那恐怖的聲浪,直接將挽風的身體掀起,朝着陸雲狠狠的砸來。

「又要死了。」

陸雲嘆了一口氣。

嗡——

但就在這時,陸雲的身上,陡然間浮現出九條黑色的龍影,扛着一口棺木。

挽風的身體砸在陸雲的身上,就好像一個大棉花一樣,溫暖柔和,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傷害。

「這小丫頭年紀不大……身材真好。」

這是此刻陸雲腦海中唯一的

那巨大的衝擊力,依舊將陸雲的身體掀起,兩人狠狠的撞在那面牆壁上。

牆壁上,一點小小的漣漪閃過,兩人的身體就這樣消失不見。

那條被陸雲切開的紋路,也緩緩的癒合。

那些糯米灑在千年殭屍的身上,讓它的行動略微遲緩了一下,卻並未給它帶來太多的傷害。

千年殭屍來到牆壁面前,抬起雙臂,狠狠的砸向牆壁,那面牆卻紋絲不動。

……

夜明珠的光華,將這間石室照亮。

石室的布局簡單。

**是一口巨大的爐子,在爐子的旁邊,還站着一座人形的雕像。爐子正對着的地方,則是一座關閉的石門。

除此之外,這裡便沒有其他東西了。

休息了好一陣子,陸雲手裡拿着夜明珠,狼狽的爬起來。

「挽風,你沒事吧。」

陸雲狠狠的咳嗽了幾聲,才開口問道。

「奴婢沒事。」

挽風嘴角溢血,臉色蒼白,顯然受到不輕的傷勢。

此時,她盤膝坐在地上,快速恢復着身上的傷勢。

「大人,奴婢的神念恢復了!」

突然間,挽風驚喜的說道。

「挽風,都和你說過多少遍了,別叫我大人。」

陸雲認真的糾正道。

「是……公子。」

挽風咬了咬嘴唇,終於改了稱呼。

陸雲的臉上閃過一抹笑意。

「這裡很安全,你先療傷。」

「嗯。」

又過了一會,挽風的臉上恢復了一些血色,她站起身來。

「咦?這座石像好像一個真人。」

挽風站起身來,走到那石像面前,輕輕的摩擦了一下。

石像冰涼,好似一座冰雕一般,挽風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這裡應該是一個陪葬墓室,陪葬着墓主生前的東西。」

挽風療傷時候,陸雲已經觀察過這間石室。

發現這裡除了那個雕像,與**的那座大爐子之外,便別無他物,這陪葬品應該就是那座大爐子了。

「這是丹師的丹爐!」

忽然間,挽風驚喜的說道:「丹爐陪葬,莫非墓主是一位丹師?」

「丹師?能煉製九竅金丹的丹師嗎?」

陸雲急忙問道。

「這個……奴婢也不清楚。九竅金丹是失傳的靈丹,據傳,就算是失傳之前,也少有丹師可以煉製。」

挽風搖頭,「不過這座丹爐應該是靈器,一定值錢!」

挽風一雙晶亮的眼睛裏,幾乎放出光來。

陸雲看了一眼那座丹爐。

通體古銅色,大約有三四米高,起碼也有個幾千斤重。

「挽風,你搬得動嗎?」

陸雲苦笑着問道。

挽風茫然的搖頭,「我可以嘗試着將它煉化,不過得需要幾天時間。」

「那還是算了,幾天……估計我也餓死了,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既然是丹師,那麼這座仙墓中應該會有一些靈丹妙藥的。」

陸雲手裡拿着夜明珠,朝着石室的大門走去。

在古墓當中,應該有取有舍,若是執着於一件自己得不到的東西,那麼有可能就會產生一些變故。

唰——

突然間,一道黑影閃過。

嘭!

陸雲手中的夜明珠,好似被什麼東西擊中,陡然間碎裂開來。

原本明亮的石室,被一片漆黑籠罩。

「大……公子!」

挽風一步上前,來到陸雲的身邊。

「剛剛那是什麼?」

陸雲的眉頭微皺,他警惕的靠着挽風。

「不知道。」

挽風答道。

陸雲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汗毛,陡然間站了起來。

「是誰在說話?」

挽風那驚恐的聲音在陸雲的身邊響起,「怎麼說話的聲音和我一樣。」

挽風可以聽到那個聲音……但是在她的神念之中,除了她自己和陸雲外,這裡沒有第三人!

可是偏偏,卻有一個詭異的聲音響起!

「挽風,點火。」

陸雲強行鎮定下來,他輕聲喝道。

啪!

挽風打了一個響指。

啪!

黑暗中,另外一邊,也有人打了一個響指。

然後,兩朵小小的火苗,在黑暗中同時升騰起來。

藉著昏暗的火光,陸雲看到了另一個人……另一個挽風!

「公子,你身邊的人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另一個挽風的臉上,帶着詭譎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