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仙穹彼岸
仙穹彼岸 連載中

仙穹彼岸

來源:外網 作者:觀棋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觀棋 都市言情

蒼茫的仙穹下,一個時代的璀璨,不過是彈指間的煙花綻放。 俯瞰大地,悠悠萬載,生生滅滅,他們都在哪裡?仙門、皇朝、無上聖地,都不過是仙穹下的一?黃土。 萬載輝煌,一滅成灰。 墟土深處生燼萌,你我爭為通天樹。 仙穹彼岸到底有什麼?展開

《仙穹彼岸》章節試讀:

[]
蕭南風坐在窗口喝着茶水,不遠處葉大富一桌也坐在那喝着茶水,只是此刻兩方人的心境卻大不相同。
蕭南風肉身修為再度突破,心情不錯,看着眼前的大海,好似一瞬間心緒豁達了不少,因而引發了魂力也壯大了許多。葉大富一群人,只是喝着悶茶而已。
就在此時,甲板上忽然傳來一聲驚呼。
「快看,那是什麼?」有人驚呼。
「有人在飛?!」又有人驚叫道。
甲板上一陣躁動,蕭南風、葉大富等人也被嘈雜吸引了,腳下一踏,紛紛跳出窗外,到了甲板上,隨着越來越多的人看着遠處兩道光點。
一藍一紅,好似兩個光團在高空中一次次相撞,同時傳來一聲聲巨響。光團之中,各有一道人影。
「這是有絕世強者在戰鬥?!」
「好恐怖的力量!看,那衝擊波將大海撞出了一道溝壑!」
「如果衝擊波打在船上,能將我們整條船都毀了吧?」
「他們好像在向我們靠近,啊,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船上之人不斷驚呼,因為遠處兩個光團真的越來越近了。一股股強者碰撞引發的氣流直衝而來,讓船上眾人臉色狂變。
遠遠看神仙般人物戰鬥是驚喜,可神仙般強者在自己身邊打架,就是災難了。
「快調頭,離他們遠點!」
「如果戰鬥波及到我們,所有人都要墜落大海,快走!」
……
船上亂作一團。
蕭南風卻站在甲板上並沒有移動,不是不慌張,而是就算慌張又能怎麼辦呢?還不如看得仔細些。
就看到,那兩個光團眨眼間便到了近前,蕭南風也徹底看清了光團中人。
紅色光團好似一個火球,內部是一名紅袍女子,即便身披寬大紅袍都難掩其極為突出的絕好身材,她長發在戰鬥的時候被打散了,臉上有着一道血跡,但依舊難掩其絕美的面龐,讓人遠遠看到個模糊的輪廓,都驚艷無比。
另一個藍色光團中站着一名老叟,只是這老叟身體好像是藍色透明的,一個不似血肉的透明身軀?全身還冒着一陣陣藍色光焰。
「這是……魂力?怎麼可能!」蕭南風驚訝道。
蕭南風看得出來,那老叟體表藍色光團散發的光焰就是魂力,是靈魂的力量。而老叟透明的身體也不是肉身,應該是魂力凝聚到極致形成的一種特殊能量體。
「《太上陰神經》中描述的陰神,就是魂力凝聚出靈魂的有型之態,那老頭是靈魂體?」蕭南風眼皮一陣狂跳。
要知道,自己能煉出魂力,已經是萬中無一了,自己的魂力只是一團藍色霧氣而已,而這老叟的魂力已經凝聚成了陰神的狀態,自己的魂力和他相比,就好像小水窪和一片大湖的對比,可見這老叟實力的恐怖。
「轟!」
一聲巨響,卻看到全身冒着火焰的女子被驟然打到了船上。
「噗!」
女子落在甲板上,吐出一口鮮血。
「哈哈哈哈哈,這艘大船,是太清仙宗的雜役弟子大船,船上都是一群拜師的凡人罷了,張凌君,沒人能救你了。」那藍色透明老頭張狂的大笑道。
「東林,你為什麼要背叛我,咳咳……」女子虛弱地看着那懸浮在半空中的陰神。
「哼,我跟隨你去那個秘境探險,為的就是那枚太陰神珠,既然你不肯給我,我只好自己來取了。」藍色透明老頭猙獰道。
蕭南風望去,卻看到紅衣女子手中正抓着一枚白色小球,好似一個雪球一樣,冒着陣陣寒氣。
「東林,你可知道背叛我的下場!」紅衣女子悲憤地吼道。
「下場?什麼下場?哈哈哈,你不會還指望這裡有人能救你吧?」東林冷笑道。
只見東林深吸了一口氣,繼而陡然張口大喝了一聲,有如實質般的音浪形成一股藍色震蕩波,瞬間直衝所有人耳中。
「啊!」「啊!」「啊!」
一時間,船上的所有人忽然捂着腦袋痛苦地呼喊了起來。
不僅僅船上的眾人,就連蕭南風也忽然有種腦袋遭到重擊的感覺,好似一道道天雷轟在自己腦袋之上。
「靈魂衝擊?住手,東林,你住手!」紅衣女子面色驟變。
不僅僅船上之人,就連紅衣女子也捂着腦袋,受到了非常嚴重的靈魂衝擊。
東林的聲音並未停止,一道道藍色光波漣漪從其體表直衝四面八方。
「啊!」
隨着第一個人捂着腦袋痛呼之後忽然昏死跌倒,繼而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一個接着一個船員昏死了過去,甚至有人在這靈魂衝擊下七竅流血。
「他們還只是普通人,受不了你的靈魂衝擊,快停下!」紅衣女子張凌君捂住自己的腦袋怒斥。
巨大的靈魂衝擊入腦,蕭南風一樣痛苦不已,但,他比大部分人都好一些,因為他已經修鍊出了魂力。可即便如此,他的頭腦依然難受之極。
身邊之人一個接着一個倒下,蕭南風唯一能做的就是運轉《太上陰神經》,眉心竅生出一股魂力一次次抵擋着靈魂衝擊。
葉大富和他的跟班們全部倒下了,甲板上的人幾乎都承受不住靈魂衝擊昏死了過去,只有蕭南風艱難抵擋了下來。
不過此刻,蕭南風就算抵擋下來,也不可能表露出來,他學着其他人一起倒在地上,佯裝昏死,眯縫着眼睛偷偷打量四方。
東林聲音一止,船上頓時靜悄悄一片,因為所有人都倒了下來,只有紅衣女子還艱難地抱着頭部,其他人全部昏死了,包括船艙內的人員。
「一群螻蟻而已,桀桀,你張凌君的身份可不簡單,我可要防着被人報復呢,今日過後,這條船都會崩碎徹底,所有人都要葬身魚腹。」東林怪笑,「張凌君,你以前不是看不上我嗎?我多次向你示好,你可一點也不給我臉面啊!你這個賤人,你沒想到你也會有今天吧!」
說話間,東林落在了船上,走到了張凌君的面前,蕭南風終於看清楚了他的模樣,他真的是一個透明人,原來陰神也可以變得如此強大嗎?
只見東林探手從張凌君手中搶過那白色小球。
白色小球落在東林手中,頓時冒出一陣陣寒氣,甚至將東林的手都凍結出了一陣冰霜。
「我的陰神,終究不是肉身,抓這太陰神珠還是有些難以控制啊!」東林冷哼道。
「東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今天敢動我,來日你一定死無葬身之地!」張凌君恨聲道。
「殺你又如何?誰會知道是我動的手?不過,張凌君,就這麼簡單的殺了你,太便宜你了。你這麼漂亮,身材還這麼好,嘖嘖!今天在你臨死前,我讓你做一回真正的女人吧!」東林露出一股詭異的笑容。
「你,你要幹什麼?你只是陰神,只是靈魂而已,你的肉身又不在此,你要幹什麼?」張凌君驚叫道。
「所以,我才留了船上人多活一會啊!我隨便奪舍一人的身體,就有肉軀了!哈哈哈哈!」東林大笑道。
就在東林放鬆警惕之際,張凌君忽然眼中一寒,手中一個玉符驟然催動,化為一道光華向東林激射而去。
「什麼?」
倉皇中,東林一掌拍下,可惜,玉符冒着無數火焰,東林的一掌並沒有將其毀滅,反而被玉符沖入了陰神之體。
「轟!」
東林的透明身體,忽然爆發出無數火焰,一瞬間東林的靈魂就撕裂出無數裂紋。
「啊!」
大火包裹,東林露出一股痛苦的慘叫之聲。
張凌君面露大喜,以為自己得手了,就在此刻,大火中的東林驟然一掌打在張凌君身上。
張凌君遭受重擊,頓時再度噴出一口鮮血,無比驚駭地看向東林。
東林竟然掙開了玉符火焰,渾身恢復如初,不,並沒有完全恢復,而是透明身軀出現了無數裂紋,搖搖顫顫,好似隨時崩壞一般。
「張凌君,你找死,敢壞我陰神?賤人!我現在就算陰神重創,依舊能奪舍這群連魂力都沒有煉出之人,張凌君,待會,看我怎麼折騰你。」
說完,東林又是一掌拍在張凌君身上。
「轟!」
張凌君的衣服盡數炸飛,幾近走光,她接連受到重創,已經虛弱得無法睜開眼睛了,在昏死的最後一霎那,只看到東林拖着快要崩碎的陰神身軀,走向不遠處的某個昏死的少年。
然後,張凌君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東林帶着怒火和邪欲又看了眼張凌君誘人的嬌軀,繼而走到了蕭南風的面前。
倒在地上的蕭南風渾身一僵,什麼情況?你沖我來幹什麼?那麼多昏死的人,你為什麼偏偏選了我這個裝死的?

《仙穹彼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