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仙探
仙探 連載中

仙探

來源:google 作者:大漠浪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木靈兒 鍾九弟

人間就是天堂,天堂同樣也是地獄,可是人間到底是天堂還是地獄呢?在人間看來,哪裡都是天堂,哪裡又都是地獄!展開

《仙探》章節試讀:

這條山路上只有鍾九弟一個人拚命的跑着,沒有人走過,但是有一間屋子路過,這是木靈兒的木屋,屋門敞開着,屋裡卻沒有人。

鍾九第掉頭跑出了門口,木靈兒正站在門前。

木靈兒又驚又喜,微笑的問道:「九哥哥,你找我?」

鍾九第惡狠狠問道:「你給玉奴吃的是什麼葯,怎麼會變的這麼胖?」

木靈兒知道這是巴拉給她吃的葯,但是巴拉是自己貼身寵物,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還不如承認自己投藥的。道:「就肥胖葯啊,無毒無害的,放心,不會死人的。」

鍾九第惡狠狠道:「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毒,看人家長的漂亮,就想辦法讓人家變醜,太不要臉了。」

木靈兒第一次聽到鍾九弟這麼兇狠的語言,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面目猙獰的表情,完全不是當初認識的那個九哥哥,也許玉奴在他心裏的地位已經到了心臟的最深處,再往下發展,心裏的地位要刺破心臟了。

木靈兒也控制不住情緒,惡狠狠道:「你說我不要臉?你以為她真的喜歡你嗎?她只是喜歡你爹留下的錦盒。」

鍾九第腦子已經發燒,聽不下任何解釋,喊道:「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你快點拿出解藥,讓她變回曾經的模樣。」

木靈兒道:「沒有解藥,她一輩子都會這麼胖的。」

鍾九第恨不得一巴掌扇過去,可是眼前這個姑娘對自己也有恩,道:「我不想再看到你,這輩子都不想看到你。」

鍾九第一把摔門而出,被木靈兒攔住了,道:「我知道你會來,葯在桌子上,能夠幫她減掉一部分的體重。」

鍾九第轉身拿起了藥瓶,頭也沒回的衝出了屋門。只留下木靈兒和空蕩蕩的木屋,一切都顯得那麼凄涼。

鍾九第第一時間來到了楊府,還好玉奴在家,直接把葯遞給了玉奴,道:「你吃了它,你的體重會減下來的。」

玉奴哪有信與不信的時間,拿起藥瓶喝了起來,瞬間體重瘦了下來,但是還沒有完全恢復到剛開始的自信。

玉奴的臉上也多出了幾分喜悅,問道:「你這葯從哪裡來的?」

鍾九第閃爍其辭道:「你別問這麼多,恢復過來就好,我不想看到你不開心。」

玉奴一把抱住了鍾九第,拉着他的手道:「走,我們上街買東西。」

大街上,很多人開始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

鍾九第心裏卻不怎麼高興,問道:「還沒過年,怎麼街上開始熱鬧起來?」

玉奴道:「下個月好像是咸宜公主大婚的日子,應該是為她的婚禮做準備。」

鍾九第道:「原來如此,哪天我們結婚也要這麼熱鬧熱鬧。」

玉奴笑道:「肯定會的,只要你娘同意。」

鍾九第道:「我娘總有一天會同意的!」

鍾母在收拾屋子裡的衣服,這時鐘九第從屋外回來了,手裡拎着一袋糯米糕,道:「娘,這是你最喜歡吃的糯米糕,是玉奴特地給你買的。」

鍾母一臉的不樂意道:「你自己吃吧。」

鍾九第問道:「娘,您怎麼了?」

鍾母生氣似的道:「你看你一天天的就知道去找玉奴,哪有功夫陪着娘。」

鍾九第笑了笑道:「當然是娘最重要。」

鍾母道:「娘也不能陪你一輩子,剛剛卞鼠的人來過了,你不在家,說晚上還會過來,讓我們趕緊搬走。」

鍾九第道:「搬就搬吧,大不了我們住到楊家大院去。」

鍾母罵道:「你這個不孝之子,你爹留給我們的只有這麼點回憶,你居然無動於衷。」

鍾九第下句話還沒有說出口,卞鼠的人紛紛趕了過來,踢開了院門,敲開了屋門。

鍾九第站到了鍾母的面前,問道:「房子我們可以給你,但是你們準備給多少錢?」

卞鼠道:「三十兩白銀。」

鍾九第道:「少了。」

卞鼠問道:「你想要多少?」

鍾九第道:「三百萬兩。」

卞鼠等人哈哈大笑起來,道:「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這跟不同意搬走有什麼區別,說句你不愛聽的話,給你銀兩那是我的心意,我不給你你們又怎麼樣,你們還得乖乖的搬走,告訴你們,這個地方我要定了。」

鍾九第繞開眾人,跑到廚房,拿起了一把菜刀,對着眾人揮舞起來,舞姿也越來越瘋狂。

卞鼠三下五除二奪過了菜刀,把鍾九第一腳踢到了半空,在空中畫出了一個弧形又重重的墜在了地上,嘴裏已經露出了血絲。

鍾母趕緊上前扶起了鍾九第,問道:「沒事吧,九兒。」

鍾九第道:「沒事,娘,今天就是孩兒死在這裡,也要保護你和爹的家園。」

卞鼠鼓了鼓掌道:「好有骨氣,那我今天就成全你,來人,給我打死他。」

只見幾人一腳一腳的踩在鍾九第的腰間,他已經感覺到了疼痛,又一腳一腳的踩在了他的頭上,疼痛已經無法控制,嘴裏的鮮血一段一段的噴出。

鍾母跪倒在了地上,哭喊道:「求你們別打了,房子你們拿去吧。」

卞鼠威風道:「打,給我狠狠的打。」

木靈兒站在遠處,痛心的看着這一幕,心裏糾結了很久,但還是飛身上前,推開了眾人,把鍾母跟鍾九第拉倒了自己身後。

路蛇問道:「怎麼又是你?」

卞鼠也問道:「她是誰?」

路蛇道:「你不用知道她是誰,只要知道她是我的手下敗將就行!」

木靈兒朝眾人喊道:「今天有我在,誰不別想傷害他們。」

卞鼠冷冷道:「你會死的。」

鍾母拉扯着木靈兒的手臂,道:「你走吧,姑娘,這事跟你沒關係。」

木靈兒道:「伯母,有關係,一直都有關係。」

鍾九第卻低着頭,不難看出他難過的表情,好像一時間變成了啞巴。

卞鼠施展了鼠疫陣法,一股股白色氣泡從四周蔓延開來,正向木靈兒三人席捲而來。

木靈兒把鍾母和鍾九第推進了屋裡,把屋門緊緊的吸上,鍾九第很想出去幫忙,可是門已經打不開了。

木靈兒揮蛇而出,可是根本擋不住鼠疫陣法,蛇一條條的縮回了衣袖。

卞鼠笑問道:「還有什麼招式拿出來吧。」

只見木靈兒吞下了一顆法力無邊丸,瞬間法力無邊,嘴巴張開,一股濃濃的仙氣噴涌而出,鼠疫陣法里的鼠輩全部陣亡,只有卞鼠還有一絲絲的力氣,而路蛇死的連影子都找不到了。

木靈兒也筋疲力盡,氣喘吁吁,胸口莫名的疼痛起來,但是還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卞鼠對着地面道:「對不起,銀絲鼠,答應你今年給你建一座鼠廟,讓你超度還魂,重見天日,與我再續前緣,我食言了,但是我也沒有食言,因為我也馬上隨你而去。」

卞鼠嚼起了地面的泥巴,喝起了地面的泥水,津津有味的樣子很狼狽,也許這樣它才能感覺到銀絲鼠留在人間的溫存。

鍾九第和鍾母從屋裡走了出來,看到一堆鼠體,心裏莫名的難過起來。

鍾九第走到木靈兒跟前,心裏有根刺的問道:「你沒事吧。」

鍾母也湊上前,問道:「謝謝你又救了我們一次,真是我們家的活神仙。」

木靈兒咳嗽了兩聲,摸了**口,道:「你們沒事就好。」

鍾九第道:「你讓我和我娘應該怎麼感謝你,前幾天還那樣對你說話。」

木靈兒道:「我不需要你們任何感謝,我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有個故事想講給你聽。」

鍾九第道:「好,你講,我聽。」

鍾母假意的離開了,道:「我去收拾一下屋子。」

木靈兒道:「七百六十年前,在天上有一對人人羨慕的愛人,他們一起摘星星,看月亮,男人是妖鬼澗的門神,掌管着世間所有的妖魔鬼怪。這天,因為男人喝多了酒,妖鬼澗的大門沒有鎖好,很多妖鬼從天上下落到人間,而此事被天帝知道了,大發雷霆,下令除斬此人,女人知道後,不停的求情,最後答應天帝,讓他重返人間,我與他也從此也有了七百六十年的約定,而我就是那個女人,你就是那個男人。」

鍾九第呆住了,問道:「你說我以前是神仙,還跟你是愛人,這怎麼可能?」

木靈兒道:「你覺得我像在騙你嗎?我怕我現在不說以後沒有機會說了。」

說罷,木靈兒口吐鮮血,身體瞬間失去重心,倒在了地上。

鍾九第搖晃着木靈兒,沒有任何反應,這時,一陣清風徐來,木靈兒被清風帶走了一切。

鍾九第現在原地,吶喊道:「靈兒……」

可是天地間沒有任何的回應,似乎離別已成定局。

《仙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