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仙武帝尊/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仙武帝尊 連載中

仙武帝尊/仙武帝尊

來源:google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楚靈兒 現代言情

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領百萬神將打入太古洪荒,卻無一人歸來,只有一縷真火遺留世間九千年後,門派廢徒葉辰,被趕出宗門,無以為家,機緣巧合之下偶得真火,再踏仙武之路這是一個神魔仙佛並立的世界,這是一個諸天萬域混亂的年代,葉辰的逆天征途,由此開始展開

《仙武帝尊/仙武帝尊》章節試讀:

「外門弟子葉辰,因丹田破裂,再無緣仙修,現逐出正陽宗,終生不得再踏入正陽靈山半步。」

雄偉的大殿中,冰冷的聲音如同上蒼的宣判,充滿了不可忤逆的威嚴。

下方,葉辰靜靜佇立在殿中,神色蒼白如紙,聽着那無情的宣判,拳頭也隨之緊握了起來,興許力道過大,指甲都插進了手心,浸出了鮮血。

丹田破裂,無緣仙修。

葉辰笑了,卻是滿眼的悲涼。

三日前,他幫宗門下山取靈藥,卻被敵對宗門的高手偷襲,他拚死守護靈藥,九死一生回到宗門,丹田卻被打碎,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只是,他不曾想到,他的忠心,在這群高高在上的人眼裡,卻是一文不值,竟然這般迫不及待的要將他趕出去,就像沒有用的垃圾一般。

「還不走?」見葉辰依舊站着不動,大殿中又有聲音響起,很是不耐煩。

「丹田都破裂了,還賴在這有意思嗎?正陽宗從不留廢物。」

「養了你三天,已經仁至義盡了。」

殿中不屑的聲音格外的刺耳,落在葉辰耳中,恍如一根根鋼針插在他的心上一般。

「這樣的宗門,真是讓我心寒!」

沙啞的聲音帶着幾許悲憤,葉辰默默的轉身。

殿外,靈山遍布,古木參天林立,靈氣朦朧氤氳,雲霧繚繞瀰漫,仙鶴銜枝起舞,這裡祥和寧靜,恍若一片人間仙境。

這就是正陽宗,大楚南方的一個修仙宗門。

但是,如今這一切,在葉辰眼中,都顯得那麼冰冷,讓他忍不住抱着身體瑟瑟發抖。

「我說吧!還是被逐出宗門了吧!」

葉辰剛一出來,就有門派弟子對其指指點點,有嘲諷,也有輕嘆。

「要說葉師兄也夠可憐的,他之前對我們挺好的,要不我們去送送他吧!」

「送什麼送,我們可是仙人,他算什麼東西。」

「今夕不同往日了。」

周圍的嘲笑與輕嘆,讓葉辰垂下了頭,想要說些什麼,但話到嗓子口,卻好似被魚刺卡出了一般,此刻他像是一個拉去遊街的犯人,被人世所唾棄。

是啊!他不再是以前的葉辰。

如今的他,不在是修鍊仙人,而是一個丹田破裂的廢物,昔日的高傲,早已蕩然無存,面對世態炎涼,有的只是默然承受。

喲喲喲!

玩味的笑聲自前方傳來,一個手握摺扇的白衣弟子迎面而來,滿眼戲謔的看着葉辰,「這是誰啊!這不是咱們葉師兄嗎?」

葉辰微微抬頭,從髮絲縫隙中看到了來人的模樣,他面目白皙,兩片輕薄的嘴唇彰顯了刻薄,生的還算俊朗,卻偏偏長了一雙丹鳳眼。

「趙康。」葉辰從記憶中尋到了此人的名字,那時的趙康,可不像現在這般陰陽怪調,那時的他,對他這個葉師兄可是恭恭敬敬的。

嘖嘖嘖!

思緒被打斷,趙康圍着葉辰轉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滿嘴儘是咂舌之聲,「葉師兄啊!如今怎麼變得這般狼狽了,看的師弟我着實心疼啊!」

知道是嘲諷,葉辰就沒打算說更多,當即邁動了腳步。

「別走啊!」趙康一步橫跨,又擋在了葉辰身前,輕搖着摺扇,饒有興味地看着葉辰。

「讓開。」

「都成廢物了,還這麼硬氣。」猛地合上摺扇,趙康臉上的笑容頓然散去,「你還真以為你是以前的葉辰?」

葉辰身體一顫,想要反駁,卻是無力開口。

「想走呢?也可以。」趙康再次發話,說著已經岔開了雙腿,戲謔看着葉辰,「從我胯下爬過去吧!興許我還能賞你幾塊靈石當路費。」

「趙康。」乍然一聲,豁然抬首,葉辰黯淡無光的雙眼中,閃過一道冰冷的寒芒。

「趙康師兄,你這樣做是不是…….。」圍觀的人群中,有弟子小聲說了一句,想為葉辰抱不平,奈何修為低弱,說的很沒有底氣。

「找死嗎?」趙康回頭大喝,瞪了那名弟子一眼,現場瞬間鴉雀無聲,似是懾於趙康的實力,大氣都不敢再出一聲。

震住了四周弟子,趙康再次看向葉辰,冷笑一聲,「葉辰,你爬是還不爬呢?我……。」

話未說完,趙康就停住了,因為他看到不遠處有一道倩影正緩緩走來。

來人衣袂飄搖,abc 青絲如碧波流淌,絲絲縈繞光華,那一張絕世的容顏,美的讓人窒息,她真如一個下凡的仙女,絲毫不惹凡世纖塵。

「是姬凝霜師姐。」四周弟子眼睛倒是紛紛一亮。

特別是男弟子,眼中更是一片火熱,那可是正陽宗外門絕美無暇的仙女,所有男弟子傾慕的對象。

在正陽宗誰不知道,姬凝霜在所有弟子面前,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但唯獨在葉辰面前會露出傾世的嫣然,他們是正陽宗公認的金童玉女。

自然,那樣的畫面,也僅限於以前。

如今葉辰落魄至此,高傲的姬凝霜再不會像以前那樣,對他露出嫣然笑容。

「姬凝霜。」葉辰聲音沙啞,聲音小的幾乎聽不到,他沒有轉身,眼中卻還有複雜之色。

那曾是他願用生命守護一生的人,但自從他丹田破裂、修為盡廢的那一刻起,那個整日對他綻放嫣然笑容的姬凝霜,卻是變得格外的冷漠。

自那一刻起,葉辰便已經明白,所謂的情,所謂的山盟海誓,都煙消雲散了。

「凝霜師妹。」這邊,趙康已經乾脆利落的打開了摺扇,笑臉相迎,和之前的凶神惡煞,當真是判若兩人。

對於趙康的笑臉,姬凝霜只是客套的點了點頭,神色卻依舊是冷漠,好似世間的任何紛紛擾擾,都不能讓她的美眸泛起絲毫漣漪。

輕輕來到葉辰身前,姬凝霜心中雖有輕嘆和惋惜,只是美眸中除了冷漠卻再無其他,好似是在說:我們,已經不是一路人了。

「一路走好。」寥寥四個字,雖然美妙如天籟,卻依舊掩飾不住姬凝霜語氣中的清冷。

「你這是什麼表情,憐憫嗎?」沒有去看姬凝霜,葉辰只是彎腰去撿落在地上的背包,話語中也再無往日的溫情,這樣的話別,讓人心痛。

姬凝霜不語,對往昔的情,有的只是一瞬的恍惚。

「走了,走了。」輕輕拍打着背包上的塵土,葉辰緩緩的轉身,邁動着疲憊的腳步,消瘦的背影,在月夜之下,顯得格外孤寂。

啪嗒!啪嗒!

漆黑的夜晚,幽寂的古道上,一匹瘦馬緩緩而行,馬蹄撞擊地面的聲音輕慢而有節奏。

葉辰疲憊的躺在了馬背上,靜靜的仰望着虛空。

自正陽宗下來,他便一直躺在這馬背上,被瘦馬馱着,漫無邊際,不知道要去往何方,也不知道能去往何方,他自小便是孤兒,被帶上正陽宗,沒有家,沒有父母,記憶中也找不到任何的親人。

他一直把正陽宗當做自己的家,師兄弟們就是自己的親人。

如今,他被趕出正陽宗,變成了無家可歸的孩子,前所未有的孤寂,讓他不由的蜷縮了一下身體。

「何處是家啊!」喃喃的話語,在漆黑的夜裡,顯得格外的清晰,不知不覺中,葉辰的雙眼變得朦朧,疲憊讓他忍不住要睡去。

然,就在他眼波迷離的瞬間,那漆黑夜空之上,卻有一顆耀眼的星辰墜落,格外的刺眼。

而且,是朝他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