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症
仙症 連載中

仙症

來源:google 作者:黑色的烏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齊 黑色的烏鴉

【無系統】【重世界觀】【殺伐果斷】生活在地下世界的方齊偶然間獲得了一顆巨大的陽石,開啟了一段屬於自己的機緣想要變強?可以但代價是什麼呢?展開

《仙症》章節試讀:

「原來如此!」

方齊仔細地閱讀了關於陽石的那幾頁,不由得驚呼出聲。

按照書中的描述,自己身體的變化和第一次吸收陽石之力的人,情況相似。

五官敏銳,力量提升。

這表示方齊已經處於武者這一境界。

「以心臟帶五臟。」

書中對境界的描繪十分隱晦,自己手上的這本小冊子應該是入門級別的指導書,不知道那林光是如何搞到手的。

或者說,他弄這本書來幹什麼,難道他也是武者?

這一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如果他是武者的話,就不會察覺不到位於黑暗中的自己,也不會毫無防備被自己一拳撂倒。

翻遍整個小冊子,裏面主要描述了一些基礎知識。

比如說剛剛碎開的的陽石,就是被自己的心臟吸收了。

但是?

方齊又疑惑起來。

自己好像有兩個心臟,是進入了哪個心臟呢?

小冊子上只記載了常規途徑下,第一次吸收陽石之力的情況,而自己昨晚的經歷明顯不尋常。

這些描述只解答了方齊一半的疑問。

而剩下的問題,他只能自己解決。

但值得慶幸的是,這本書上面還記載了修鍊之法。

只要每天吸收幾塊陽石,便能以此鞏固自身心臟的力量,以此強化剩下的四臟。

在此過程中,自己身體的肉體也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方齊不再猶豫,一把抓起幾塊陽石,將他們捏碎,吸收着陽石之力。

一股股力量湧入心臟,心臟的跳動之聲也越來越大。

方齊早早地就把上衣脫下,用手感受着自己的左右胸口,想要看看這力量到底進入了哪邊的心臟。

是左邊!

也就是方齊原本的心臟。

還好。

可惜的是,方齊只能感受到這股力量,並不能控制它。

這股力量自行地在五臟之中環繞,強健着方齊的體魄。

礦道內的霧氣漸漸消散,這也預示着當中空氣的渾濁,方齊也越來越難以呼吸。

平時四個小時後才會出現的情況,自己才進入礦道一個小時而已,怎麼會這樣?

儘管不解,方齊還是穿好衣服,背起小簍子,快步走到礦道入口,這裡連通着一處巨大的地下河流,帶來了飽含泥土氣味的新鮮空氣。

只要吸收陽石就能溫養體魄,壯大五臟,而自己偏偏就住在陽石礦山中,只要隱藏好自己的身份,就能源源不斷地吸收陽石!

想到這,方齊不禁微笑起來。

遠處幾個人慌慌張張地跑了過去,打斷了方齊的思緒。

帶頭的正是林北,他陰着臉,瞥了一眼蹲在礦口傻笑的方齊,眼神陰晦,沒有說話,快步離去。

方齊知道,他們發現了林光的失蹤。

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身上的那本《聚陽經》。

林光所處的礦道里的裂隙隱藏在岩壁的一側,方齊將林光的小簍子放到了那裂隙的近處,簍子里的陽石散發出光芒,這讓裂隙更容易被發現。

沒有其他證據,林光就是失足落水了,這種例子雖然不多,但是也出現過幾次。

礦道下隱藏的地下湖,誰能預料到呢?

方齊感受着五臟內的陽石之氣逐漸變得微弱,最後不見蹤跡。經過它的滋潤,整個身體無比舒爽。

忽然,一股無名的悲傷之情從方齊的內心湧現出來。

林光雖然不是好人,但也罪不至死,自己為什麼能忍心將他推入湖中,任食人魚啃食呢?

下個瞬間,他又轉變了態度。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林光不僅平時欺負自己,也欺負礦友們。他心胸狹隘,眼裡容不得沙子,仗着自己的哥哥,為非作歹,殺了他,算是為民除害。

沒過幾秒,方齊又想起湖水中泛起的血色,驚訝於自己竟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兩種信念不停切換着,方齊痛苦的捂住腦袋,蹲在地上自言自語起來。

這一幕引得不少路人駐足圍觀。

「癲子!」

「怎麼又出了癲子?」

「那不是方齊嗎?昨天的那座宅子應該是他的,可惜啊。」

「難道是受不了打擊,發瘋了?」

「難講!」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着,完全忽視了緩緩站起的方齊。

幾個和方齊同一個小隊的礦友圍上來查看情況,卻被方齊粗暴地推開了。

他面無表情,在眾人的目光下走出礦道,進入了彎彎繞繞的隧道內,不多時便出現在了礦道的入口處。

地面上還殘存着一層薄薄的霧氣,月光草耷拉着,沒有散發出一絲光芒。

此時,這裡要比礦道內更加黑暗。

但方齊仍能看清地面,順着路進了大通鋪,躺倒在自己的床上。

他感受到自己不僅肉體上發生了變化,精神上的變化似乎更大。

換做是以前的自己,會想着殺人嗎?

那塊陽石改變了自己的心境。

一想到林光,他的內心止不住地掙扎。

方齊暗下決心,以後做事盡量留一線,得饒人處且饒人。

這也符合自己一貫的做法。

《聚陽經》上對「武者」的記載實在太少,難道這是成為武者的代價嗎?

北斗七星形狀的熒光石,有什麼意義呢?

難道這裡曾經也能看到天空?

翻來覆去地想,方齊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了解還是太少了,想要不動聲色地了解這個世界,唯有變強,出礦,進入卧龍鎮。

有《聚陽經》,自然也會有其他的書,記載了關於這個世界的種種秘密。

之前的陰霾一掃無餘,方齊的臉上又有了笑意,不管如何,自己的身體扎紮實實在變強。

看着簍子里的陽石,方齊決定休息一天,緩解一下自己的心緒。

那就先把這些陽石送給自己的小隊長宋嘉平,請假出礦,去卧龍鎮上逛一逛。

也正好處理掉那本《聚陽經》,在礦場里藏起來,總歸不放心。

方齊算了算時間,起身下床,換了一身衣服,背起小簍子到了小隊長們的寢室門前。

這裡和往常一樣,人頭攢動,大家都在爭前恐後地上交陽石,生怕誤了自己的午飯和午休時間。

但林北小隊長不見了蹤影,他肯定還在為自己弟弟林光煩心呢。

方齊聳了聳肩膀,將陽石交給了宋嘉平,記錄好積分,向礦場大門走去。

想要出礦,需要和這裡的守衛報備,他們的職位要高於小隊長,在礦場門口有自己獨立的房屋。

忽然,宋嘉平叫住了方齊,質問道:「方齊,我平時待你如何?」

這一問,引起了不少群眾的興趣,他們有的人連陽石也來不及上交,便湊過來看戲了。

方齊忽的想起昨天晚上的場景,一眾小隊長回味着如何騙去了原本屬於自己的宅子,這宋嘉平便是主犯之一。

現在看他的架勢,應該是要來騙自己的陽石了。

方齊一掃以前唯唯諾諾、委曲求全的態度,冷笑着回答:「宋隊長平日里不僅對我,對一眾礦友也照顧有加。」

方齊看了一眼周圍的礦友,接着道:「且不論月中加餐,咱們小隊只有果蔬沒有肉食;也不論月底的積分獎勵,你以外出辦事為由,躲在屋裡,不肯收集大夥最後一天的陽石;就算是平時礦上巡查,宋隊長對大家採集的陽石的質量,也分外關注,往往要親自收些樣本才放心,可謂是盡職盡責啊!」

小隊長利用職務之便,私吞陽石中飽私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大家平時都是心照不宣,唯獨這次方齊明說了而已。

周圍的觀眾一時竟不知該作何反應,原本吵吵鬧鬧的環境忽然安靜下來,全場的目光都匯聚到了宋嘉平的身上,等着看他的反應。

宋嘉平心中冷笑不止,做一隻待宰的羔羊可以,這樣利於隊長們薅羊毛;做個刺頭更好,正好給個教訓,以儆效尤,事後不僅是方齊,所有看戲的觀眾都會更加服服帖帖。

宋嘉平凌然道:「方齊,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其他小隊月中有肉食,那是其他小隊長心善,我捫心自問沒有虧待過你們,況且我工資微薄,還要贍養弟弟一家,哪裡來的錢給你們買酒肉呢?」

他看了一眼圍觀的人群,裏面有幾個人微微點頭,接着道:「昨日我確實有要事在身,不信你可以等礦主前來巡視,親自問他,你可休想挑起眾怒!」

他不給方齊回話的時間,嘆了一口氣接着道:「方齊,我知道昨日你的積分低於林光,沒有換得最高的獎勵,可你也不能把錯都推到我頭上啊。」

四下的礦友都若有所思地看着方齊,議論起來。

「就是他?他就是方齊?常年積分第一,只是這一次沒有換到最佳獎勵就如此陷害宋隊長!」

「小小年紀城府如此之深。」

「上個月的最好的獎勵可是卧龍鎮的一間宅子,換做是你們,你們會甘心嗎?」

方齊冷笑不語。

宋嘉平對私拿陽石一事閉口不談,又將方齊打造成一個內心不滿所以栽贓陷害他人的形象,實在是老辣。

片刻後,方齊道:「所以,宋隊長將我叫停,欲意何為?」

宋嘉平看了一眼周圍的群眾,計上心頭。

他原本是想以方齊採掘的礦道損壞為由,敲詐一筆,但現在事情起了變化,他也改變了計謀。

「現在不是我欲意何為,而是你鬧得這一出,耽誤了大家上交陽石,午飯和午休的時間,你總要給大家一個交代。」

此時一眾圍觀礦友都站到了宋嘉平的身後,白撿的好處,焉有不拿之理?

方齊依舊冷靜,他放下背上的小簍子,從懷裡掏出錢袋子,這是昨天的獎勵,減去昨天買酒肉的陽石,還剩九十九塊。

方齊舉起錢袋子向眾人展示,又對着宋嘉平朗聲道:「這裡有九十九塊陽石,只要你能從我的手裡拿去,便任你處置。」

宋嘉平冷笑不已。他雖然不是武者,但是拳腳功夫相當了得,和林北靠着關係當上小隊長不同,他是層層選拔上來的。

武者是不可能在礦場工作的,原因也很簡單,武者可以直接吸收陽石,而且不好管理。

宋嘉平看着眼前這個十六歲、瘦弱的少年,眼裡沒絲毫同情,自己的威嚴,絕對不能被觸犯,不然手下就不好管理了。

他大步流星走到方齊的面前,猶豫了一下,直接向錢袋抓去。

他的動作在方齊的眼裡像慢了十倍,拿着錢袋子的手只是微微一挪,宋嘉平就抓空了。

再抓再空,如此三四次後,宋嘉平臉色陰暗,注意着後方騷動的人群,猶豫了一下,出拳帶風,朝着方齊的肚子襲去。

方齊這次沒有躲閃,結結實實挨了這一拳,他嘴角沁出了一絲鮮血,彎着腰滾到了一旁。

宋嘉平笑道:「方齊啊,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啊,你沒必要受這些皮肉之苦。」

他邊說邊走,到方齊身旁時,方齊已經站起來了。

宋嘉平沒有再次出招,只是伸出手,示意方齊把錢袋子交給他。

方齊將錢袋子塞回懷裡,嘴角帶血,微笑道:「你先動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