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小黑都成聖了,我才練氣期?
小黑都成聖了,我才練氣期? 連載中

小黑都成聖了,我才練氣期?

來源:google 作者:南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巢 奇幻玄幻 齊雲

沉睡萬年,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氣運被偷光了,修為更是暴跌到了練氣期,而自己養的狗居然成聖了!翻開氣運簿,只見上面密密麻麻羅列着無以計數的名單:姓名:唐三行為:穿越偷取氣運1……姓名:蕭炎行為:老爺爺偷取氣運1……姓名:楚陽行為:重生偷取氣運1……姓名:計緣行為:穿越偷取氣運1……姓名:君逍遙行為:簽到偷取氣運1……展開

《小黑都成聖了,我才練氣期?》章節試讀:

江流仲夏時節來到了恆宇派,在夏末初秋之際,到此兩個月後。

他終於如願突破了,修為進階到了鍊氣二層。

突破的剎那,江流只感覺身體之中似乎被打破了某些桎梏一般,顯得格外的輕鬆。

籠罩他數年的陰霾一掃而空。

只是這種好心情並沒有持續幾天,便被聽到的一條小道消息給打斷了。

在一次外出送肉食的過程中,他聽到了兩名外門修士的交談。

大致內容是恆宇派的老對手黃道宗派來了修士,要與恆宇派如期舉行二十年一屆的基層弟子交流賽。

而交流賽的籌碼則是往屆恆宇派輸掉的所有法寶,與恆宇派現有的山門所在地作為賭注。

恆宇派贏了,就能收回所有過去輸掉的法寶,若是輸了,則是連這處還算不錯的山門都要被放棄。

並且,這場交流賽還無法取消,這個規矩是兩派開山老祖定下的約定。

有傳言,這兩派的開山老祖曾經是道侶關係,後期由於理念不合而分道揚鑣。

針對這一情況,恆宇派已經有所動作,掌門甚至決定對所有外門以上弟子開放宗門秘境,讓所有人進行為期四年的集訓。

而這個舉動,則意味着今年的外門晉陞內門的比試將會被取消,江流也就沒有了正常獲得鍊氣中期修鍊心法的途徑。

乍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有些苦惱,似乎只剩下了出手搶奪或是偷取這一條路可走。

坐在自己的小院中,江流有些愣怔地看着小黑

「小黑,你說這恆宇派就不能等過完年再搞什麼集訓嘛,現在搞可是將我的計劃給打亂了……」

「噗!」

小黑從嘴裏吐出一本簿冊,江流抬眼一看

鍊氣九篇

「你!」江流一把抓向小黑的後脖頸,然後惡狠狠地對着它說道

「立刻給我還回去,怎樣弄出來的,就給我怎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放回去!」

「否則我就殺了你吃狗肉!」

小黑被江流盯得有些發毛,低低嗚咽兩聲用舌頭捲起了那本冊子,然後在江流鬆手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真的是,氣死我了!真以為我不敢吃狗肉……」

說到這裡,江流突然頓了一下

然後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

「我怎麼就沒想起來呢?嘿嘿……」

丟下正在和牲畜玩耍的小孩,江流離開了小院,向著外門弟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約莫一炷香的功夫之後,他來到了外門弟子居住區外圍的一處幽靜小院,神念感知中發現他想要找的人正在屋中修鍊。

篤篤篤……

江流扣響了門環,然後朗聲說道

「周執事,雜役弟子江流求見!」

說罷,江流就不再開口,靜靜地側身站到一旁等待着。

過了幾個呼吸的功夫,院門突然向內自動打開,並且傳出了周執事的聲音

「進來」

江流裝模作樣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後故意放緩了腳步,顯得有些小心翼翼地向里走去。

剛進小院,周執事已經出現在了主屋的門口,他打量着江流,心中泛起了狐疑

「這小子,居然突破到鍊氣二層了,可是平常也沒見他去我那聽課啊,他從哪來的心法?」

想到這裡,周執事有些慍怒,於是語氣加重地說道

「何事?」

江流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在周執事快要不耐煩的時候,他突然開口道

「弟子來到宗門已有兩月余,心中挂念不下,特來請求執事幫忙開具一張探家憑據」

周執事心中有些好奇,勉強壓下慍怒之情轉而問道

「據我所知,你乃孤兒,何來探家一說?」

江流又是支吾半天,才終於開口

「弟子兒時玩伴,童年摯友,如今之夥伴的那條黑犬,已經兩月沒有音訊了,自山門外一別兩月以來,時常夢中見它被人欺辱,甚至被人殺害,剝皮吃肉……」

說到這裡,江流語氣哽咽

「甚是挂念,無法安心,遂懇求執事能夠為我開一張假單,弟子想出去尋一尋……」

江流幾乎泣不成聲,將心中對於小黑的思念之情完全地爆發了出來

周執事聽到這裡,頓感頭皮發麻,有種東窗事發的緊迫感,但是轉念一想似乎並沒有。

然後他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子,順帶回想了一下當時打死那條黑狗吃起狗肉時的滋味,一股愧疚之感油然而生。

雖然吃了那狗肉之後,讓他拉了三天的肚子,但是並不妨礙此刻的他對於黑狗和江流的愧疚。

「唉……」周執事重重嘆了口氣,心念急轉之間想要將這件事情遮掩過去。

突然,讓他想到了一個主意。

緩緩走到江流身前,伸手在江流的腦袋上揉了揉,口中說道

「痴兒,聚散離合,生老病死乃世間定律,你既已踏入修真界,為何還放不下這些呢?」

「也罷,老夫觀你修行不易,境界提升也還可以,便為你破一次例,收你為徒,從此你便是我周峰的大弟子,三日之後跟隨為師前往宗門秘境閉關潛修吧」

「至於那黑狗一事,老夫會在你閉關修鍊之時為你找尋,外出尋找一事自此休要再提,以你的境界,還是待在宗門內更加穩妥」

「你可願意?」

江流聽完周峰的話,勉強止住了抽泣,然後抬頭注視着周峰。

過了半晌,在周峰的認知中情緒應當平復下來時,果然就見江流鄭重點頭

「弟子願意!多謝師尊!」

「哈哈,好!不錯,那你便隨為師過來!」

說罷,周峰領着江流來到堂屋,倒了一杯茶,然後遞給江流

「給老夫敬……」

話還沒說完,江流仰脖將茶水一飲而盡,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神開始躲閃,不敢再看周峰。

周峰的面部一陣抽搐,過了好一會,似乎強行壓下了尷尬,故作豪放地大笑道

「哈哈哈,好!果真真性情,赤子之心!也罷,也罷,你我師徒二人如此做法,日後傳揚出去,也許還會成為一段佳話!」

「自今日起,你便正式是我周峰的弟子了!」

「徒兒江流,拜見師尊!」

這次江流沒有再耍滑頭,而是老老實實地給周峰鞠了一躬,無論出於什麼樣的角度,傳道授業之恩,擔得起這一禮。

事情到此還沒有結束,周峰隨後便問起了江流修鍊的情況。

於是江流便原原本本地把自己如何獲得心法的過程給和盤托出了,周峰聽完後臉上怒色一閃而過,但卻並不是針對於江流。

點了點頭,此事就算揭過,沒有收回那本心法,反正江流現在也算是外門弟子了,即使是他收回了,江流回過頭就能夠去外門弟子辦事處再領一本新的。

因此,兩人也不在此事上多費唇舌。

而周峰則是給江流講解了三天後集訓的相關事項,並且告知了每名進入秘境修鍊的弟子都會一次性領到全部的鍊氣期心法,以便於在接下來長達4年的修鍊中能夠有所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