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校花的貼身保鏢
校花的貼身保鏢 連載中

校花的貼身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小東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東子 慕凌天 現代言情

活躍在社會最底層的向東流,因為生活困難而幫人代練遊戲,卻不料一枚可用來偷聽別人內心想法的神奇戒指,居然從遊戲中跑出了現實回到家,向東流還沒來得及消化心靈戒指所帶來的震撼,接着又莫名其妙地接到一個保護美女校花的重任本來不想從,但是父命難違,而且對方也對他家裡幫助甚大於是,向東流保護美女校花的同時,也開始和美女校花同班同桌又同居,從此生活變得多姿多彩,各色美女更是接踵而至心靈戒指一出,天下誰與爭鋒!你想的,我都知道!展開

《校花的貼身保鏢》章節試讀:

「東流哥,麻煩幫我們帶兩瓶可樂過來,要冰鎮的喔。」

「小東子,給我拿包煙,紅雙喜的。」

「向東流,快給我來一桶泡麵,要變態辣。」

向東流在五指縣的一家網吧里忙活不斷,但是請別誤會,他一來不是網管,二來也並非網吧的售貨員。

準確的說,向東流只是一個上學之餘幫人跑腿的服務生而已,賺的是那些上網客人所打賞的『小費』。

通常在網吧上網的人,遊戲者居多,於是激戰正酣就沒有太多功夫離開機器去售貨櫃檯。

因此,這正好讓向東流找到了兼職機會,多多少少也能拿一些跑腿小費。

大部分的時候幾毛錢,偶爾也有一兩塊,總之收入不會太多,平常時期一月下來最多三百塊。而這兩個月因為全職的關係,向東流倒每個月可以多賺兩百。

再過兩天,開學日子就要到了,不過向東流卻仍然高興不起來。

因為,他除了一件最最揪心的事情之外,下學期的學費也還差兩百左右。

在五指縣這小地方,兩百塊雖然不是什麼大錢,可對於向東流來說,即便十塊錢也非常珍貴。

售貨台前,網吧老闆見向東流一副發獃的樣子,不由關心問了一句:「東流,你好像有心事啊?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了?」

「有嗎?我在看美女好不好?」

向東流忽地嘿嘿一笑,隨手點了點櫃檯的一張遊戲宣傳單,上面正好有一個衣着暴露的性感美女。

她雙峰飽滿,蠻腰纖細,**修長,臉蛋也是美得令人怦然心動。

說完這話,向東流拿了可樂和香煙,並且端着一桶熱騰騰的泡麵離開售貨櫃檯,惹得網吧老闆苦笑連連。

事實上,網吧老闆聽說過向東流的家庭情況,這也是他為什麼要讓向東流,在網吧幫人跑腿的原因。

原本的時候,向東流家裡其實也算富裕,一家三口其樂融融。但在向東流八歲那年,一場變故卻讓他的家庭支離破碎。

向東流的父親因為賭博,居然輸光所有的財產不說,而且還欠下一筆高達1000萬的巨額賭債。

於是,這把向東流的母親惹得哭哭啼啼,當天便收拾東西而撇下他父子兩人遠走他鄉,再也沒有回來……

雖然,那筆1000萬的賭債後來被一個叫慕凌天的男人還清,可向東流的父親,卻因為老婆離開而鬱鬱寡歡,終於在一次喝酒之後醉倒,變得如同植物人一樣生活不能自理。

所以,向東流從12歲到20歲,這整整八年都是靠他自己才艱難活下來,並且以各種零工來維持上學和父子兩人的生活。

而如今在網吧幫人跑腿買東西,則是向東流最近在做的零工,也許開學之後,他就會找一些比較方便上學的事情謀生。比如在學校旁邊的便利店裡賣東西,餐館洗盤子之類。

看着那生活艱苦卻依然可以笑容綻放的少年,網吧老闆不免唏噓了幾分,心想如果自己小時候碰上這種事情,可能真就笑不出來,更別說上學求知了。那都是浮雲。

隨着思緒閃過腦海,網吧老闆自然看出向東流遇到了經濟困難,於是很快就道:「東流啊!你過來一下!」

「什麼事?老闆!」向東流聞言走了過去,「是不是你女兒看上本帥哥了?」

「額……」網吧老闆嘴角一抽,當場瞪了瞪眼,「要是你沒有其他事情可忙的話,不如我給你一份差事,幫我把《天賜》那游戲裏的等級升一升!現在100級以後,每升1級我給你200塊!當然了,如果打到金幣和精品裝備另算提成!」

「好啊,開機器的錢可要老闆你出。」

「沒問題!」網吧老闆笑着點頭,很快使喚網管去幫向東流開了一台機器,順便又從冰箱拿了一瓶農夫山泉給他。

「謝謝!」

向東流也不廢話,拿了水之後就去幫網吧老闆練級。

不得不說,網吧老闆是個RMB戰士,目前等級108,裝備幾乎全套精品,算得上《天賜》游戲裏的絕頂高手。

所以,網吧老闆的遊戲角色一個上線,立刻就有許多小弟發來各種打招呼的消息,同時也有很多遊戲MM勾搭過來,惹得向東流羨慕不已。

當然,羨慕歸羨慕,可向東流並沒有忘記練級的事情,於是不敢多說半句話而露餡,飛快操控遊戲角色跑去練級地圖砍怪。

也許是運氣比較好的緣故,向東流剛剛抵達練級地圖便瞧見了一頭金光閃閃的100級BOSS怪,因此他嘿嘿笑着操控角色過去砍殺。

咻咻咻!噗哧噗哧!

大約十分鐘後,BOSS「轟隆」倒了下去,網吧老闆的遊戲角色當場升了1級。

「我靠!這兩百塊也賺得太輕鬆了吧?」

向東流有些不敢相信,接着他便看到BOSS的屍體旁邊,居然還有一枚銀光閃閃的戒指裝備。

拾取一看,向東流頓時嘴巴大張,倒抽了一口涼氣。

【心靈戒指】

全屬性:+5%

特殊效果:可傾聽目標的心理活動。

使用限制:每天最多傾聽10分鐘,可一次性用完,也可分多次進行,但當天沒有用完的時間不會累積。

後續潛力:可進化

品質:傳說

……

按照《天賜》的裝備品級劃分,傳說品質應該是在網吧老闆所講的精品之上。也就是說,向東流打到了一件很牛的裝備。

「這得值多少錢啊?」

向東流盯着那枚其貌不揚的心靈戒指左看右看,心想老闆應該會給我一筆豐厚的報仇吧?500還是1000塊呢?又或者2000以上?

向東流笑得開心,但是很突然的一個瞬間,一隻蒼蠅「嗡嗡」兩聲之後竟停在液晶顯示器上,直接遮住了心靈戒指大半。

「我靠!閃一邊去!」

向東流瞪了瞪眼,想也不想地屈指對着蒼蠅一彈。

原以為,這隻蒼蠅必死無疑,可誰知竟「嗡」地一聲飛快逃走,接着向東流便看到了離奇一幕。

只見,他那根想要彈死蒼蠅的右手中指,竟是毫無阻礙地穿進顯示屏幕而伸到了游戲裏面,並且剛好套中那略顯冰涼的心靈戒指。

這一瞬間,向東流看得渾身發毛,本能地把手猛縮回來。緊接着,他就忍不住地捂着右手驚恐大叫:「啊!我的手……戒指……」

「怎麼啦?出什麼事了?」網吧老闆趕緊跑了過去,生怕有人會在他的網吧病倒或者受傷,甚至意外猝死。

「老闆!這戒指……戒指……」

「別急!喝口水再說!」

「心靈戒指啊!」

向東流喝了一口冰鎮農夫山泉之後,心底的恐慌因為冰涼而稍稍好轉。

他指了指游戲裏的角色,然後又把手上那枚銀色戒指晃了晃道:「老闆,剛才我幫你殺了一頭BOSS,結果爆出了一枚傳說品質的心靈戒指。」

「再然後,一隻蒼蠅飛在顯示器上,我……我伸手一彈之後,居然把手指彈進了游戲裏面,戴出了那枚心靈戒指!你看看,這就是證據!」

「啊?還有這種怪事?」

網吧老闆狐疑不定,有學有樣地伸手在顯示屏幕彈了彈。

咚咚!

兩聲悶響之後,網吧老闆自然沒有相信。

他暗道:「這世上哪有人可以把手伸進電腦屏幕,然後帶出遊戲裏的裝備到現實來?簡直瞎扯蛋嘛!」

他瞧了瞧向東流的手上,分明看出這只是一枚銀子打造的戒指,而且純度還不高,於是哈哈大笑。

「你個臭小子,隨便騙人可不對哈!要是再用力點彈下去,我這液晶顯示器還不得更換了啊?至於你說的『心靈戒指』,我看是八成誰落在機器座位的吧?如果喜歡就拿去好了,我不會和別人說的,放心吧!」

「這……我……我沒拿別人東西!」

「好好好!沒拿,是地上撿的!」

網吧老闆輕輕一拍向東流的肩膀安慰,接着一看遊戲角色已經升了一級之後,很快從兜里掏出兩百塊錢給他:「今天時候也不早了,東流啊,你快回去照顧你父親吧!再過兩天就要開學,並且大學考也都快到了,好好加油,爭取考個名牌大學光宗耀祖!」

「老闆!我……」

「呵呵,回去吧!別把自己搞得太累!要是沒錢上學,可以隨時來問我借!」

「……」

眼見網吧老闆一副打死不相信的姿態,向東流只能聳了聳肩,又是苦笑又是心驚的離開了網吧。

隔了五分鐘,向東流那心底的恐慌也逐漸消散不少。。

他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銀色戒指,接着又回想戒指從游戲裏跑出遊戲外的情景,感覺非常難以置信。

不過,俗話又說回來了。如果這枚心靈戒指真像游戲裏說的那麼神奇,向東流才懶得理它是怎麼來的呢!只要心靈戒指可以幫助自己就夠。

向東流的學習成績雖然不太好,可這是因為他打工時間多於學習時間,本身智商卻也絕非低下。

試問,如果他真的可以傾聽別人的內心想法,那這世界上還有多少秘密可言?

同時,又何愁賺不到大把鈔票?泡不到誘人美女?

最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弄到足夠的錢來醫治他父親,哪怕走遍全世界的每一家醫院,他都不用擔心沒錢付帳!

念頭閃了閃,向東流忽然輕輕吻住了心靈戒指,兩眼盯着路過的一位西裝漢子,低聲說道:「戒指戒指,快點告訴我他在想什麼?」

「……」

「他想左拐還是右拐?」

「……」

「他想買報紙還是買雜誌?」

「……」

「我靠!沒反應!有個毛用啊!」

向東流搗鼓幾下沒有動靜之後,原本高漲的熱情也逐漸消散下去,心想這可能真是一枚普通的銀戒,最多值個一百塊。

搖頭晃腦一番,向東流摸了摸口袋裡那網吧老闆給的兩百塊錢,心思很快回到了殘酷現實,嘴角苦笑着跑去菜市場花二十塊錢,砍了兩斤比較瘦的豬肉回家。

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這八年來,向東流的父親只能依靠湯水來支撐身體基本營養,根本連吃飯嚼東西的能力都沒有。

所以,向東流即便再如何笨拙,他這八年時間也該鍛鍊出一身不俗的廚藝了。於是,他很快燉出一鍋香甜四溢的瘦肉湯,並且嘗了嘗味道鮮美之後,他就盛了一碗端向他父親的房間。

稍稍推開房門,向東流突然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

因為,他居然看見自己的父親,此刻竟好端端地坐在房中,並且和一男一女兩個陌生人有說有笑。

男的大約35歲,劍眉星目,一身黑色西服看上去高貴非凡,光是坐姿都有種上位者的威嚴韻味,更別說那犀利的眼神。

而那女的,則是一個十五六歲的絕色少女,一張俏臉可愛迷人,秀麗長發用一根橘黃色髮帶束在腦後,並且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看上去清純可人。

雖然只有十五六歲,但少女的胸脯已經發育,而一條由細嫩紅線所系的火紅月牙玉墜,則剛好與她那堅挺而又飽滿的胸脯相映成趣,如同盛開的紅玫瑰般嬌艷迷人。

她蠻腰纖細而又性感,翹臀小巧卻又渾圓,**修長而又撩人,整副嬌軀顯得誘惑無比。

當然,少女雖美而誘人,可向東流的注意力卻沒有集中在她身上。

這一瞬間,向東流忍不住擦了擦眼,接着在他發覺所看到的情況沒有變化之後,當場就把瘦肉湯杵在桌上,一步步朝他父親走了過去。

「老爸!您……醒了?」

向東流只覺心兒賭得厲害,眼眶似乎有種熱熱的液體要狂湧出來。

多少個日日夜夜,多少次夢中祈禱,向東流總會忍不住地幻想,幻想他父親有一天能夠從床上站起來,能夠像個正常人一樣地生活。

哪怕,這輩子他父親天天不去工作賺錢,向東流自己不去上學,他都會想盡一切辦法來維持家庭生活。

可是,向東流每次都會失望,甚至都快抵達絕望的地步。否則,他剛才也不會把希望寄托在一枚所謂的心靈戒指上面,他這是已經快要走投無路了。

然而今天,向東流卻見他父親實實在在地離開了床,而且還能和人有說有笑,這叫他如何不會激動?如何不會有種想哭的感覺?

向父站了起來,兩眼獃獃地看着眼前少年。

他知道,這就是他的兒子向東流!這就是八年來一直悉心照顧他的寶貝兒子!

沒想到,如今的向東流都已經長得比他還高,早已不是八年前的小屁孩了。

短短不過五米的距離,向東流走了至少十幾秒,幾乎每每走動一步,他都會越發緊張一分。因為他生怕這一切都是虛幻。

不過還好,就在向東流猛地投入他父親的溫暖懷抱之後,他才明白這一切都是事實。他父親,真真正正的醒了過來!

「呵呵,少海,你養了個好兒子啊!」一身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笑了笑,頗為感慨道,「我家小倩就沒有東流這麼懂事。」

「爹地!你別老說人家的壞話嘛!我也很乖的好不好?」美麗少女很不滿地撅起那誘人小嘴兒,動人美眸掃了掃桌上那碗熱氣騰騰的瘦肉湯,很快纖纖玉手端了起來,打算遞給中年男人。

不過,這一幕卻剛好被向東流瞧見,於是立即大喝:「給我放下!誰讓你動的?」

美麗少女玉手一抖,很快瞪了瞪美眸:「凶什麼凶啊?不過就是一碗瘦肉湯而已,本小姐還不稀罕!」

說完,她撇撇嘴地杵回了桌上,卻又因為用力過猛,微微灑出了一些瘦肉湯汁。

「我也不希望你對此稀罕!」向東流飛快奪回瘦肉湯,轉而送到了向父面前。

「呵呵,東流,不可以這麼沒有禮貌!」

向父苦笑了幾分,微微伸手介紹道:「這位是慕容家的家主慕凌天,我的1000萬賭債就是他幫忙還清的。而且今天,也是他帶解藥把我把體內的毒素清除,你得好好感激家主才對。至於這位,則是大小姐慕凌倩,也是你今後要保護的對象。」

「毒素?大小姐?保護的對象?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呵呵,我來說吧!」

慕凌天對着向東流招了招手,在他迷糊坐下之後才道:「東流啊,你爸爸當年,其實是因為中了一種霸道而又罕見的毒藥,所以才像植物人一樣生活不能自理,即便醫院也難以檢查出來。」

「呵呵,我可是為了這件事情在國外請人研究了八年,直到最近才研究出了解藥。至於保護小倩的事情,這也算是我對你的請求吧!」

「家主嚴重了!」向父趕緊拱了拱手,一臉嚴肅道,「保護慕容家的子孫,是我向家人的責任!」

「怎麼,越聽越迷糊了?」向東流忍不住插話道。心想我老爸今天是剛醒來神志不清嗎?居然無緣無故地說出這種……有點像是替人賣命的言語。

「所以說,你就是笨嘛!」慕凌倩為此翻了個白眼,「我爹地都說了,你爸爸是因為中毒才變成植物人那樣,這都不懂?難道是從火星來的?」

「你……」

「我什麼我?沒見過這麼聰明的絕世美女吧?」慕凌倩嘻嘻嬌笑,白嫩透紅的絕美俏臉映出了兩個迷人酒窩。

「……」

向東流很快被噎住了。如果要說慕凌倩不是美女,這也說不過去。

可如果說了她是,向東流卻沒有見過她這般自戀的,所以無話可說。

「小倩!」慕凌天微微數落道,「你這脾氣得改改!」

「哎呀,爹地!人家說的就是事實嘛!前前後後算來,我總共轉了十二所學校,哪裡都是學習成績最好的校花。只有第一,沒有第二!」慕凌倩搖晃着慕凌天的手臂,撒嬌不斷。

「好好好!我家小倩既聰明又漂亮,這總可以了吧?」慕凌天苦笑一聲,然後慕凌倩便沖向東流做了一個鬼臉,再次讓他非常無語。

不過,向東流也不是傻瓜。

既然慕凌天說他父親,是因為中了霸道毒藥才變成植物人那樣,這也正好表明他父親在八年前並非醉倒,而是被人下了毒。

甚至,就連那筆1000萬的巨額賭債,也有被人設陷的可能。

眉頭皺了皺,向東流非常鄭重而又嚴肅地對着慕凌天表示感謝,接着禮貌問道:「您清楚是誰毒害我老爸的么?」

「這個……」慕凌天看了向父一眼,搖了搖頭,「暫時不太清楚。」

「是不想說吧?」

「怎麼會呢?我也希望替你爸爸找出兇手!因為這關係到我慕容家的聲譽!」

慕凌天咬牙一嘆:「只可惜,八年過去卻一點線索都沒有!但如果可以找到你的母親……或許還能查出幾分真相。」

「不要跟我提這個女人!」

向東流臉色鐵青地蹦了起來,咬牙切齒的發狠道:「即便沒有她,我也絕對要查出是誰毒害我的老爸!到時候,就算天王老子,我都會讓他付出十倍百倍甚至千倍萬倍的代價!這個仇,不共戴天!」

向東流根本忘不了,他這八年來的艱難生活。

這是他感覺最最黑暗的日子,永生難忘!

八年來,他沒有錢,沒有朋友,沒有母親在家打點,沒有親戚登門救濟……

而父親雖然在家,可卻如同植物人般不能言不能動,並且需要他的悉心照料。

如果說,他父親確實是因為醉酒摔成這樣,那他頂多只會幽怨他的母親。

幽怨她,十分狠心地撇下父子兩人離去,從此杳無音訊。

在向東流看來,那個女人應該是怕自己父親的賭債拖累,所以才無情地拋夫棄子吧?

當然,現在撇開母親不說,向東流覺得自己這八年黑暗時期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個毒害他父親的人。

因為那個人,他原本和和美美的家庭支離破碎,原本快快樂樂的童年蕩然無存……

而剩下的,就只有那徘徊在絕望邊緣的艱辛日子。

「東流!不要這麼恨意衝天的跟家主說話!」向父很不悅道,「簡直沒大沒小!」

「呵呵,沒關係!」

慕凌天擺了擺手,略感無奈地笑道:「愛恨情仇,人皆有之,東流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而且,他越是對當年毒害你的人產生恨意,我也越是放心把小倩交給他來保護,這樣他才不會讓小倩吃別人的虧嘛。」

「爹地,他剛才的樣子好凶喔!我才不要他的保護!」慕凌倩有些懼怕地瞄了向東流一眼道。

「小倩!要聽話!難道你忘了在家裡答應過爹地的事情?」

「沒,沒有啦!」

慕凌倩微微低頭,不自禁地摸了摸**玉脖上的火紅月牙玉墜,接着一張絕美可愛的俏臉突然閃過幾分淡淡憂傷。

「呵呵,沒有就好!」

慕凌天放心地點了點頭,轉而對向東流道:「東流啊,剛才我已經說過,要你保護小倩這件事情呢,算是我對你的一個請求,絕不是替你爸爸還債和救你爸爸的交換,不知你答不答應?」

「我……」

向東流微微偏頭,看了看慕凌倩那美得令人窒息的俏麗容顏,一雙動人美眸似乎會說話一樣,哪怕她輕輕一眨,都會讓人忍不住地猜測她的情緒是喜是憂。

而慕凌倩那曲線誘人的極品嬌軀,則更是讓人看了心生幻想,旖旎不斷。

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孩。

可儘管這樣,但向東流卻也明白,慕凌倩這樣的姿色多半不想讓人注意都會很難。而且她剛剛自己都說了,她總共轉了十二所學校,哪裡都是公認的第一校花,學習成績也最最拔尖。

所以,向東流自然清楚,這今後上學的麻煩恐怕不少啊,自己似乎沒有那個保護她的能力。

要文文不行,要武也雙拳難敵四手,向東流可謂心下非常無力。

不過,向東流雖然心有不願,但是看在八年前慕凌天幫他父親還清了1000萬債務,以及今天救醒他父親的份上,他又不能搖頭拒絕。

畢竟,慕凌天幫了這麼兩個大忙之後還說得這般客氣,人家只是請求,絕非條件交換。如果不答應就真的是太過忘恩負義了。

隨着念頭逐漸地閃過腦海,向東流最終點了點頭:「我會儘力。」

「說得這般勉強!要你當個保鏢還拖拖拉拉!哼哼,難道本小姐有那麼差啊?」慕凌倩不滿地撅起那誘人小嘴兒道。

「本來就是!」

「你……」

「我什麼我?沒見過這麼聰明的絕世帥哥吧?」

「……」

慕凌倩瞪了瞪動人美眸,差點為此吐血當場。

瞥見兩人這種不拌嘴便好像不舒服的姿態,慕凌天和向父對視一眼地苦笑,接着,慕凌天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個裝有東西的透明袋子道:「東流,你和小倩明天就去北明市的第一大學報道吧。這些是你們的轉學手續,還有學費生活費和零花之類的銀行卡。」

「千萬要記住!你和小倩過去之後一定要低調,誰也不許張揚擺譜惹事情,安安心心當個普通學生,否則會很危險!我和你爸爸有重要事情去辦。」

「哦。」

向東流點點頭地接過袋子,可慕凌倩卻第一時間把銀行卡搶了過去,嘻嘻笑着露出幾分迷人的狡黠。

就在一頓簡單的晚餐過後,慕凌天父女二人在五指縣酒店住下。而向東流,則在向父的房間聊天,同時也問了許多問題。

比如,他向家和慕容家到底什麼關係?

向父為什麼要稱慕凌天為家主?而慕凌天,又為什麼要替向父還清那筆千萬元的賭債,並且八年後的今天又把向父救醒,同時也還讓向東流來保護慕凌倩……

這一系列的問題,全都讓向東流非常疑惑,他很想知道真相。不過,向父卻什麼也沒有告訴他,只是以他年紀還小的理由來搪塞過去。

第二天早上,慕凌天把慕凌倩送到了向東流的家門口,接着又和向父坐車離開,惹得向東流一陣無奈,心想我才剛剛和老爸團聚便馬上分別,着實有些鬱悶。

不過,俗話又說回來了。這絕對要比向父躺在床上如同植物人一樣更好。

向東流站在原地久久,直到看不見慕凌天的那輛黑色勞斯萊斯之後,他才不舍地退了租房提着一個簡單行李包,招呼那正在玩手機的慕凌倩道:「走了啊!先去隔壁的市區機場!」

「幹嘛?我爹地說過要低調的,咱們不能坐飛機!」

「隨便!」

向東流笑了笑,看着慕凌倩那婀娜身段和無暇俏臉,心想我這是為你好,既然不領情就拉倒吧,看看你這大小姐能忍耐多久!

念頭一閃,向東流直接帶着慕凌倩去了五指縣的長途汽車站,並且買了兩張卧鋪車票,然後呆在候車大廳慢慢等車。

半小時過去,慕凌倩仍然在玩手機,而且玩得不亦樂乎。時不時發出一陣銀鈴嬌笑,惹得候車大廳的行人注視連連,紛紛驚嘆這女孩長得可真是『禍國殃民』。

一小時過去,慕凌倩還在玩手機,不過卻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接着再半個小時過去,慕凌倩乾脆把手機摔進了小包,兩手撐着那性感小蠻腰道:「這都幾點鐘了啊?怎麼車子還不來?」

「當然了,我們五指縣是小地方嘛,一般的長途都會晚點一兩個小時左右。」

「啊?還會晚點!有沒有搞錯?」

「都說了先去隔壁的市區機場,但你卻偏偏說要低調不能坐飛機,這好像不關我的事情吧?大小姐!」

「行了行了,一邊獃著,我去買點飲料和零食在車上吃!」

慕凌倩被說得有些臉紅,很快找借口離開了候車大廳,轉而到了車站外面的小店。

向東流跟在後頭,十分好笑地看着慕凌倩在小店裏面挑三揀四,最終拿了一個大瓶裝的雪碧和一些袋裝零食。

不過卻在付款的時候,慕凌倩亮出了銀行卡,而那小店老闆卻環視店內一圈,非常無奈地用他那充滿方言的普通話道:「該位小潔么帶現金嗎?」

「哪有現金?難道刷卡不是一樣?」

「抱歉!小店還么有該種高檔的東習。」

「……」慕凌倩張了張誘人紅唇,卻又捨不得手裡零食,一下子尷尬的僵在原地。

「我來付!」向東流遞了一張二十過去,嘿嘿笑着對她說道,「有錢花不出的感覺,是不是很爽?」

「……」

慕凌倩俏臉一紅,本來還想說聲謝謝,不過一聽這話之後就直接被氣了個半死,乾脆羞憤跺了跺腳地回到了候車大廳。

不過很快,慕凌倩趕緊跑去ATM機里取了一萬塊現金,免得遇到不能刷卡的地方又得被這傢伙嘲笑。

沒消多久,向東流和慕凌倩所等的長途卧鋪已經到來,於是兩人上了車,並且挑了上層靠窗的連鋪座位,剛好面對面地躺下。

可是沒過三秒,慕凌倩伸出那修長**踢了踢卧鋪的被子,秀眉直皺道:「這被子好臟啊!一股子的怪味兒!」

「不要拉倒!」向東流撇了撇嘴,「待會兒別跟我說冷!」

「不要就不要!本小姐身體好着呢!給你蓋吧!」

慕凌倩當場把被子踢到了向東流身上,然後微微笑着戴起了隨身耳機,美滋滋的聽着音樂。

隨着長途卧鋪一路行駛,車上空調逐漸把原先的悶熱空氣替換出去,於是,這讓慕凌倩忽然感覺到了幾分寒冷。

她縮了縮身子,兩手抱胸地看着向東流那熟睡的樣子,心底沒來由地有些鬱悶。早知道會是這個樣子,她還真不該把被子踢過去,現在卻是想蓋也不好意思開口要回了。

「哎,本大小姐真是失策啊!」

慕凌倩枕着兩手,動人美眸獃獃望着窗外那不斷飛逝的風景,一下子胡思亂想幾分之後便睡了過去。

兩小時左右,向東流已經睡了一覺醒來。他看了看對面的慕凌倩,此刻居然冷得直打哆嗦,整個誘惑嬌軀蜷縮成了一團,纖長睫毛微微抖動,卻又顯得俏皮可愛。

嘴角苦笑幾分,向東流倒沒有和她計較之前的那些小小吵鬧,很快就將被子給她蓋了過去,然後自顧擺弄着手上那枚所謂的心靈戒指,卻又沒有任何收穫。

長途卧鋪開到半途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兩點,卧鋪司機把車停在路邊的一家飯店,招呼乘客下去自費了一頓午餐。

慕凌倩還在睡覺,向東流也沒有吵醒她,只是自己吃完之後給她打包了一盒牛肉炒粉帶回車上,等她醒來的時候或許會喊肚子餓吧。

因為吃過午飯的關係,車上大部分旅客都沒有太大的休息**,於是聊天的聊天,打電話的打電話,顯得有些熱鬧。

而在向東流右側的鋪位上,則有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小平頭還一個人玩起了撲克,搞得就跟電視里的賭聖一樣,洗牌洗得很贊,惹得周圍旅客注視連連。

小平頭頗顯得意地笑了笑,轉首一看向東流道:「哥們這是去北明市幹嘛?上學嗎?」

向東流點點頭:「是啊,你呢?」

小平頭指了指身上的校服徽記,笑得越發燦爛:「哥們不會是從火星來的吧?居然連我們第一大學的帥氣校服都不認識!」

「額,我是轉學的,好像也在這所院校。」

「真的啊?那咱還是校友了!」

小平頭好像找到組織了一樣,十分熱情地伸手道,「我叫周小強,你可以叫我強哥!」

「向東流!」

「呵呵,大河向東流?《水滸傳》里的歌詞啊!」

「……再怎麼東流也比你小強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