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小蝌蚪找爹爹
小蝌蚪找爹爹 連載中

小蝌蚪找爹爹

來源:google 作者:那一襲青衫漸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曹評,趙禎 芳若,齊衡

女主睡着穿書,她幻化成絕世美女遇到了齊衡為了救她娘徽柔公主,跟齊衡一起闖地府,跨越世界裂縫,進入清平樂小世界將徽柔嫁給曹評,回到知否發現徽柔死了多年兩人又再次跨越世界裂縫回到清平樂,女主將齊衡送回知否世界,自己留下守護徽柔和元吉運用回溯之法,回到趙禎出生之前,改變趙禎的遺憾後來小世界崩潰融合,七十年後,女主再次遇到了少年齊衡展開

《小蝌蚪找爹爹》章節試讀:

少頃,馬車路過三間獸頭的齊國府大門,一直走到了街尾最西邊的地方,在西角門停下。早有僕婦在此迎候。等所有的男人都走了以後,老媽子把馬車簾掀開,等着芳若下來。芳若懶懶的抬頭看了一眼正對臉的小角門和候着的三三兩兩僕婦們,並不動彈。齊衡先從馬車裡跳下來,又回過頭想扶着芳若踩着小廝的背走下來。

芳若依然坐着,並不下車,道:「元若,你回府吧。初次登門,倉促間尚未來得及備下禮物,待我回稟過母親,再一起來見過姨母。」

齊衡詫異道:「剛不是你說要來……」

芳若隨手一指,給他下了噤聲咒,「讓馬夫送我回公主府吧」,說完,直接上了馬車,一揮手,車夫「駕」一聲馬車拐過彎,撒開蹄子往公主府跑去。

齊衡看着她遠去,搖頭嘆息一聲,讓不為安排人把酒菜吃喝卸下來搬進府去。

郡主夫婦在花廳候着,聽得丫頭來稟告「李小姐跟公子一道到了府門口,並未進府門,這會已經回公主府去了。」郡主問道「這就走了?」老公爺也問道「走之前還說了什麼?」丫頭道「李小姐說今日倉促上門恐有不妥,要先回府見過公主,稍後再一起來府里見奶奶和老爺。」郡主點點頭,「也罷。叫衡兒一起用飯吧。」

進來飯廳,不為正帶着丫鬟小廝,把從樊樓買的酒菜和各種新鮮吃喝,混在原有的席面里,重新布菜擺桌。走進一看,各色美食,鱗次櫛比,不一而足。郡主問到:「瞧着比方才準備接待李小姐的肴饌席面還要更豐盛些。」。

不為忙道:「回稟奶奶。今日公子去盛府讀書,聽顧二叔說樊樓新出了幾樣特色酒菜,十分新奇好吃。下學的時候,特意去樊樓買了回來,給爺和奶奶嘗嘗。還有這杏花酥、榴槤酥都奶奶往日愛吃的,公子排了好長的隊,才買上。公子特意交代過,這幾樣是剛出鍋的,要趁熱吃才好吃,奶奶嘗嘗,喜歡不喜歡。」

郡主拿起吃了一塊,笑得眯起了眼睛,對着老公爺說,「瞧瞧,衡哥進學後,知道心疼父母了」。

老公爺老懷安慰,感嘆道,「孩子長大了。」

不多時,齊衡已經換了身家常衣服。他穿着一襲簇新藕合紗衫,來飯廳拜過父母,坐下用飯。

一家子其樂融融。郡主原本有心今日發難,棒打不為,逼問齊衡的心上人。這一上桌,吃了兒子買的酒菜,心裏熨帖的很,半點火氣也沒理由撒了。

再說芳若這邊,她在馬車裡用識海籠罩京城,探知了徽柔公主府的境況。原來徽柔公主的駙馬不是曹評,是李緯。不由的暗罵:土地老兒辦事不靠譜,讓你捏造個假身份好行走江湖,你倒好直接給了個雙親俱在的修羅場,還是生下來就送出府養在寺廟的私生女。

跺跺腳,一片絳紅桃花瓣化為流光去把土地給拘了來。芳若看着他,一通好罵。土地爺忙道:「上仙別生氣。那徽柔公主大限已至,膝下又只有您一個女兒。大娘娘和官家的子孫,如今活下來的也只你一脈。往後,您在上京城只管自在逍遙,自有官家替你撐腰。「

芳若點點頭,言之有理。老皇帝的唯一血脈,再沒有比這個更顯貴的身份了。

芳若:「徽柔公主還能活多久?」

土地爺:」黑白無常已經候着了,您此去公主府還來得及見她最後一面。」

芳若遲疑道:「總歸不是真的骨肉血親,我也不忍心去欺騙一個將死之人。「

土地爺:「徽柔公主的命數是今夜暴斃而亡。曹評還有四十餘年壽數。此刻徽柔公主已病入膏肓,一直盼望着能再見女兒一面。」

芳若:「不過一日光景,做做戲,能圓她的心愿也就罷了。可曹評還有四十多年壽數。」誰樂意上趕着給個沒見過面的亂搞婚外情的渣男當孝子賢孫去呢。

土地爺忙道:「上仙不必煩惱。徽柔公主身份尊貴。世人只知您是公主和駙馬唯一的子女。那曹評不過就是出入過公主府的一個舊日相好罷了。這在帝王家都是尋常事。您若見了,只做不知,依舊叫一聲曹大人即可」。

芳若:……

馬車減緩了速度,看來是公主府到了。芳若揮揮手,土地爺忙化為一陣風散去。

馬夫拿着齊國公府的腰牌,去門子那回稟「齊國公府馬六奉小公爺之命,親送府上李小姐回府」。

那門子看看齊國公府的腰牌、馬車、馬夫,標識車記不可能有假,忙一溜煙的竄進府里,跟外管事的,回稟此事。那外管事忙着人往內院回稟公主,自己安排人來府門口迎接。不一會,有僕婦急匆匆進了內庭,回稟徽柔公主,言道「門外齊國公府來人,送小姐回府。」

徽柔公主在床上斜靠着,聽見這話,眼淚撲簌簌滾落下來,一疊聲的「我的兒,我的兒,你可算是回來了」。忙掙扎着要下床去迎接。那僕婦紅了眼眶,忙吩咐貼身一等大丫鬟點翠,大開中門,迎接小姐。那點翠立馬帶着幾個二等、三等丫鬟並小廝若干,往府門口去了。那僕婦知道主子心急,隨手拿了件淺紫綉折枝梅花無袖上襦,白色交領襖子,白底綉綠萼梅百褶裙給她套上。徽柔踩着玉鞋,僕婦又給了匆匆披了件白底綠萼梅刺繡斗篷,身後五六個僕婦跟着,急匆匆的往中門迎去了。

卻說芳若這邊。一個小廝過去牽馬,一個小廝拿着馬凳一路小跑過去擺在馬車前方,五個僕婦候在馬車下面。一個領頭的僕婦上前掀開馬車帘子。眾人齊聲拜見「恭迎小姐」。芳若抬頭,看見中門大開,小廝僕婦跪了一地,叫了聲「起」。下來馬車,早有幾個僕婦或攙或扶,簇擁着往中門走去。進了中門,換了轎子,由四個小廝抬着,眾僕婦步行隨着,一路繞行,到了垂花門落轎。小廝退下,那領頭的僕婦扶着芳若,下了轎子。一路進了垂花門,假山花海,蒼翠疊嶂,繞行到正房大院。院門口,幾個身穿錦衣綢緞的丫鬟候着,一見她進來,都忙着迎上來「公主正盼着姑娘呢」,爭相簇擁着她往正房門口走。

徽柔公主早已經急不可耐,就在那正房門口迎着她。看到她進來,大步上前,抱着她,眼淚撲簌簌跟穿線的珠子似的滾落成片,哭的幾乎要閉過氣過。芳若也回抱着她,不停得垂淚。兩人大哭不已。一旁圍着的人也掩面哭泣。

芳若暗自思量,「我生平最見不得孤兒寡母受苦。可憐她一番慈母心腸,我既然白白擔了她女兒的虛名,總要設法幫她們一幫。也不知黑白無常可能通融通融,多留她幾日,待我查到她女兒的線索,好教她母女見上一面,了她心愿。」

等徽柔情緒平復,勸公主歇下,她在一旁守夜,等候黑白無常到來。

那絳紅桃花瓣圍着她親昵的蹭了蹭,飛入齊國公府。齊衡正要睡下,一眨眼,芳若立在床前。淡青色的紗衣,系了一條銀色的羅帶。長發如瀑,被綉着桃花的綢緞束起。渾身上下並無其餘裝飾,卻更顯得仙姿玉質,目若清鴻。齊衡驚喜道:「芳若,你怎麼來了」。

那姑娘聽得他的話,一滴淚悄然落下。淺淺一笑,令人身心一顫。她拉着齊衡衣襟,一閃身,兩人同歸陰曹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