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逍遙小儒仙
逍遙小儒仙 連載中

逍遙小儒仙

來源:google 作者:至臻陳小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元享 奇幻玄幻 趙瑞

【奇幻仙俠】【推理】【劍道】【無系統】拈杯酒,提着劍,瀟洒自在看人間,吾本逍遙,此乃吾道有道是:自在逍遙小儒仙,大道絕頂我為天魑魅魍魎皆退卻,丹心滌盪天地間窮途一哭血戰後,脫鞍一醉美人前且敬蒼生半杯酒,敢叫新曆換舊年!展開

《逍遙小儒仙》章節試讀:

蕭沉閣猛地站起身,彎下腰來,眼睛幾乎要貼到桌面之上,舉着油燈,視線一寸一寸地掃過桌面。

突然,蕭沉閣身體猛地一僵,目光驀地聚焦在桌面中央某一個點上。

桌面中央,有一處細小的不起眼的晶狀凸起!

蕭沉閣將鼻子湊上去,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蠟味。

這是那已經消失了的燭台滴在桌子上的殘蠟!

如果沒有猜錯,這殘蠟里,就藏着周元享「一陣眩暈」的秘密!

看來兇手雖然將燭台處理掉了,卻沒來得及將桌子仔細清理一遍,也就意味着,兇手的時間也很緊張。

蕭沉閣轉向趙正雍,手指着桌上那一點殘蠟處,開口道:「殿下,這桌子上本來應有一個燭台,可這燭台卻被人處理掉了,不過兇手百密一疏,在桌子上留下了一點殘蠟。」

他需要趙正雍做個見證。

趙正雍走過來,將鼻尖湊上去,仔細一聞,眉頭一皺,旋即微微點頭:「是殘蠟,而且這蠟有問題。」

趙正雍胸懷大志,並非嬌生慣養的皇室子嗣,稱得上是見多識廣,聞到這殘蠟的味道,便判斷出這蠟燭中被人混了東西。

蕭沉閣心中一喜:「殿下,這蠟有什麼問題?」

趙正雍道:「裏面混了一種奇特的迷藥,換作『僵脈散』,若是混在蠟燭中點燃,聞得久了,血流變緩,經脈便會像僵住一樣,人也會暈厥,藥效隨時間自解,不會致命。這種迷藥有個顯著的缺點:燃燒之後會有殘餘。」

蕭沉閣聞言心中一動,若有所悟,心中的謎團似乎被撬動了一點點。

如趙正雍所說,這「僵脈散」燃燒之後會有殘餘,兇手完全可以用其他更隱蔽的迷藥,這裡卻用了「僵脈散」這種不夠隱蔽的迷藥,很明顯不合常理。

既然兇手用了「僵脈散」,「僵脈散」便一定有其他迷藥代替不了的作用。

應該就是「僵脈散」這獨特的特性。

蕭沉閣心跳開始加速,覺得自己彷彿觸到了真相,卻又把握不住。

周元享被「僵脈散」迷暈,然後呢?然後呢?

僅僅是不想讓周元享看到兇手殺人的過程嗎?

那為何不用更隱蔽的迷藥?

兇手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為什麼偏偏要用「僵脈散」?

沒道理啊……

等等!

如果周元享被迷暈,那同樣在船艙內的趙瑞,是不是同樣被迷暈了呢?

如果並非是迷暈周元享一定要用「僵脈散」,而是迷暈趙瑞一定要用「僵脈散」呢?

蕭沉閣默念着趙正雍所說的「僵脈散」的藥效:「聞得久了,血流變緩,經脈便會像僵住一樣,人也會暈厥……」

「轟!」

腦海中一道驚雷響起,一個念頭如閃電般划過蕭沉閣腦海,讓蕭沉閣茅塞頓開。

周元享的「一陣眩暈」、消失的燭台、不合理的「僵脈散」……所有疑點環環相扣,描繪出兇手巧妙的殺人手段,一切的一切,都有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個解釋讓蕭沉閣心跳加速,血壓飆升,呼吸變得粗重,渾身激動地顫慄起來。

這,就是真相!

山窮水盡疑無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知道了!

蕭沉閣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了!」

似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麼,蕭沉閣猛地轉頭,仔細檢查桌椅,發現卷宗上描述的趙瑞身死的地方有些許血跡,聲音微微發顫:「殿下,那趙瑞的護衛和教坊司涉案人等,現在在哪兒?」

趙正雍道:「事關宗親,案情重大,一應人等,都收押在刑部,等到明日結案,便會放了。」

蕭沉閣心中狂喜,呼吸急促,忍不住咳嗽幾聲,隨即道:「那他們的衣物和隨身物品呢?」

趙正雍道:「自然是在刑部保管。」

蕭沉閣道:「請殿下帶我去看!」

趙正雍搖搖頭:「重要物證不能隨意接觸,若要取證物,須得三司會審之時由刑部之人取到堂上來看。

這花船扣在京兆府,不在刑部。」

蕭沉閣心中明了:京兆府有七皇子的人,花船才能讓二人查看;其餘一干人等都關在刑部,刑部無人,證物自然不能隨意查看。

蕭沉閣斂起激動的心神,向趙正雍深深一拜:「草民已查明真相,請殿下重啟三司會審,還世人一個真相,還周家一個公道。」

趙正雍眯起眼睛,嘴角勾出一抹微笑:「哦?你先跟我說說。」

蕭沉閣將自己的推理一五一十地告知趙正雍。

過程中趙正雍的眸子驀地亮起,望向蕭沉閣,嘴角微微翹起,目光中是不加掩飾的欣賞。

聽罷卻陷入長久的沉默。

他在權衡利弊。

蕭沉閣的推理邏輯縝密,將整個案子的疑點全部解釋清楚,周元享只是個替罪羊,兇手另有其人。

這是一場精心謀劃的針對恭親王世子趙瑞的謀殺。

就算暫時見不到存放在刑部的物證,沒有十成把握,也至少有九成。

如今朝堂,宰輔甄如法是支持四皇子的,大將軍狄昌明是支持九皇子的。

他們一個代表着宰輔身後的文官集團,一個有軍方背書。

自己雖私下同不少官員交好,可若無宗室強援,自己不可能爭得過四哥和九弟。

他要爭取宗親的支持。

恭親王趙恆,他的親叔叔,武道三品不滅境武者,當今最有權勢的親王,當年手握重兵,戰功赫赫;如今解甲歸京,位高權重。

無論在軍方還是朝堂抑或宗室,都有很強的影響力。

恭親王能文能武,地位超然,卻從不涉黨爭,就連風頭最盛的四哥和九弟也無法取得他的支持。

此時查出趙瑞案真兇,揪出幕後主使,替趙瑞報仇雪恨,這是一個天大的恩情,的確有機會讓恭親王倒向自己。

只是此時下場,自己玩世不恭,與世無爭的面具便要撕下來了。

韜光養晦二十載,從來沒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

以後也未必會有。

我趙正雍也是個賭徒。

這場賭局,我趙正雍接下了!

時不我待,此時當鋒芒畢露,讓天下知道除了四哥和九弟,大桓朝還有個七皇子趙正雍!

趙正雍走到窗邊,抬起手來,手指一松,將手中攥着的一把瓜子漏到河中,沉聲道:「你回去準備一下,明日,不,幾個時辰之後,本宮會重啟三司會審。」

在此之前,趙正雍還有一件事要辦。

這次的三司會審,恭親王,必須入局。

想到劉熙在三司會審上說一不二的強勢模樣,趙正雍鳳眼微眯,嘴角勾出一抹清冷的笑。

事情開始愈發地有趣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