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小夜曲郁時渺容既
小夜曲郁時渺容既 連載中

小夜曲郁時渺容既

來源:外網 作者:小夜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其它小說 小夜曲 小夜曲 玄幻魔法

郁時渺離開姜城兩年後依舊是圈子裡人人津津樂道的談資。 一個傭人的女兒,不知廉恥地勾引容家少爺,甚至不惜以孩子為代價逼迫容既娶她。 所以,被踢出局是應該的,身敗名裂也是應該的。 只是誰也沒想到兩年後,有人親眼看見容既雙眼通紅的攥着女人的手,聲音顫抖着說,「你不能丟下我的。」 女人言笑晏晏,「少爺,你說過的,求人得跪下來求。」展開

《小夜曲郁時渺容既》章節試讀:

郁時渺回過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將眼前的人推開,但他卻好像知道了她的動作一樣,很快將她的肩膀扣緊,低頭間更是直接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牙尖刺破皮膚的痛覺讓郁時渺忍不住哼了一聲,身體更是輕輕顫抖起來!
「你想走?」他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郁時渺掙扎不過,乾脆也放棄了,顫抖着閉上眼睛,「少爺,您要結婚了吧?」
和戚瑤。
「所以呢?你吃醋了?」他低頭吻了吻她的眼睛,「商業聯姻而已,算不上什麼。」
「您有您的生活,我也想有我的。」
猶豫了許久,郁時渺到底還是將自己的話說了出來,「我想帶我媽一起走,以後我們就不要再……」
郁時渺的話還沒說完,他突然抓緊了她的手腕。
那驟然扣緊的力道讓郁時渺的臉色頓時變了,眼睛也睜開,「少爺……」
「你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次。」
男人臉上依舊是溫柔的笑容,但眼眸中卻是一片陰戾!
郁時渺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
人人都說容家少爺溫潤如玉,謙遜隨和,但只有郁時渺知道,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嗜血暴戾,喜怒無常。
反覆調整了呼吸後,郁時渺囁嚅着開口,「少爺……」
「叫我名字。」
「容……容既。」
她的聲音哽咽,濕漉漉的眼睛氤了一層水汽。
「嗯?」
「我錯了,對不起……」
「乖。」他鬆開她的手,將她摟入懷中,「好了,沒事,你看,我總是會輕易原諒你的,但你也不要惹我生氣,知道嗎?」
郁時渺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炙熱的擁抱過了許久後才鬆開了,他又低頭吻了吻她的眼睛後,這才溫柔地將幫她將衣服拉好,一邊說道,「好了,去休息吧,晚安。」
……
郁時渺的樂團第二次在姜城演出的時候,容既過來看了她演出。
和戚瑤以及戚禾一起。
票是主辦方送給容既的,首席VIP的座位,郁時渺一上台便看見了他們。
戚禾格外激動,小手熱烈的鼓掌,不斷的喊郁姐姐。
郁時渺朝她微微點了一下頭,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升了首席後,她的衣服和其他大提琴手有了顏色的區別,一身白色的長裙在一眾水藍色中格外顯眼,黑色的長髮打成波浪卷披散下來,淡妝,整個人看上去優雅且嫵媚。
容既看着卻微微皺了眉頭。
戚瑤的聲音傳來,「郁老師真好看。」
她臉上帶着笑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容既。
容既只回以一笑,目光轉落在了郁時渺對面的鋼琴師身上。
那男人他倒也認識的,是他們樂團的鋼琴首席——周梓楷。
他今天也穿了白色的西裝,和郁時渺的裙子顏色相稱,此時目光也落在郁時渺身上,嘴角向上揚起。
郁時渺也對他微笑着。
這無比契合的一幕卻讓容既的眸色瞬間沉下!
演出順利結束。
戚禾還準備了花,但觀眾不允許上台,戚瑤只能帶她去後台。
「我去抽根煙,你們去吧。」容既微笑着說道。
戚瑤笑着應了,牽着戚禾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往後台的方向走。
然而,她們並沒有見到郁時渺。
「奇怪,我剛見她過來了的,可能是去洗手間了吧?真抱歉,你們先坐一下吧,我這就讓人去找。」
樂團經紀人也是知道戚瑤身份的,此時只能陪着笑道歉。
「沒關係,我們等一下吧。」
戚瑤直接拉着戚禾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郁時渺的確在洗手間內,卻不是一個人。

《小夜曲郁時渺容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