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下堂王妃狠絕色
下堂王妃狠絕色 連載中

下堂王妃狠絕色

來源:google 作者:七安Aurora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明稷 許意安

她來自21世紀的生意世家,因一次綁架意外喪生再睜眼,竟重生在天祁國的一個不受寵的太子妃身上本是相府嫡女,可奈何母親早逝,父親寵妾滅妻,丈夫不喜,人人欺凌哼!本姑娘才不會過的如此憋屈她利用21世紀的先進知識,開商號,做生意,引領天祁國的時尚潮流虐渣男,斗白蓮,一度走上人生巔峰只是這旁邊黏人的攝政王是怎麼回事?「娘子,以後讓為夫來寵你」展開

《下堂王妃狠絕色》章節試讀:

「娘娘,娘娘,您醒一醒啊!」迷迷糊糊中,許意安好像聽見有人在喊。怎麼回事,自己不是被綁匪綁架,後來逃跑的過程中摔下山崖死了嗎?怎麼還能聽見別人說話?

許意安努力的睜開沉重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赤金色鴛鴦花紋的床紗。「娘娘,您醒了!太醫,太醫!」

什麼娘娘?什麼太醫?許意安掙扎着要起身,突然感覺到後腰連着臀部的地方劇烈疼痛起來。

「嘶,應該是摔下山崖的時候摔傷的吧 "許意安忍着痛將自己的背靠在床邊,盡量不碰到傷口,這時許意安才開始打量這個房間。

自己躺着的是一張黃花梨木雕的架子床,因為從小家裡就是做生意的,許意安一眼就看出這床的價格肯定不便宜。環顧四周,黃花梨木摺疊式鏡台、紫檀平角條桌,太師椅、白玉描金縷閣花卉插屏。

「這是什麼情況,穿越了?」許意安怔在原地。

這時一個看起來十四五歲的女孩領着一個年過半百,拎着一個木箱子的老頭走了進來。「太醫,娘娘醒了,快看看。」

這個聲音和剛才喊醒許意安的那個聲音是一樣的,許意安看着這個女孩,原來剛才就是她喊的。太醫走上前來,將手絹搭在許意安的手上,給許意安搭脈。

直到現在這一刻,許意安是真正的可以確定自己穿越了。突然,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湧入許意安的腦海。

原來,原身所處的這個朝代是歷史上沒有的,叫做天祁國。而原身是一個與許意安同名同姓的女子,是天祁國宰相許柳彭的嫡女,許柳彭寵妾滅妻,原身的母親在她八歲時去世了,自此以後原身在相府里就成了一個人人可欺的孤女。

原身在八歲的時候被太子救過一回,從此以後就無藥可救的愛上了太子,後來許柳彭又利用原身的感情將原身嫁給太子以拉攏皇后和太子。

太子並不喜歡原身,還因為原身總是跟在他後面讓他覺得丟臉,總是肆意打罵原主,原身這次就是因為摔壞了太子最心愛的小妾宋錦書的玉簪,被太子命人打了三十大板,原身因為小時候並沒有在良好的壞境下長大,所以身體本來就弱,三十大板打下去原身就這麼被打死了,而自己正好摔下山崖就穿到原身身上,想到這些,許意安不禁為原身的遭遇生起氣來。

「太子妃娘娘只是傷有些重,並沒什麼大礙,喝幾天葯就好了。」太醫敷衍地邊說邊將手絹收好放在拎來的木箱中,拿起木箱轉身就走了出去,絲毫沒有將許意安放在眼裡。

「你,你!」玉竹被太醫的態度氣的打顫。

許意安按照原主的記憶想到面前這個小女孩叫玉竹,是小的時候原身的母親從路邊救下的小乞丐,見她和許意安年紀相仿,就讓她坐了許意安的婢女。玉竹陪着原身長大,一直忠心耿耿。

「玉竹,無妨,這府里的人多是拜高踩低的,我早已習慣了。」許意安淡淡地說道。

「娘娘,您這傷可怎麼辦才好?」玉竹哭着說

「沒事,我躺兩天就好了,別哭了。去拿些吃食給我,我餓了。」「是,娘娘」玉竹停了哭,用袖子擦了擦眼淚,起身出去拿吃的了。

現在整個房間就剩下許意安一個人,許意安呼出一口氣,將身體放鬆下來,重新躺好,想了想自己現在的處境。

太子心狠手辣,又極其厭惡自己,以後在這東宮的日子必不會好過,得想辦法拿到休書,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相府現在並沒有原身在意的親人了,那個許柳彭對原主也只有利用,娶原主母親也只是看中原主母親豐厚的嫁妝和娘家的財力。在原主母親死後,許柳彭霸佔了原主母親的嫁妝,立即將養在外面的小妾吳初漫和女兒許苒顏領了回來,逼着原主認母親和姐姐。

吳初漫和許苒顏對原主多有欺騙,引誘原主做些出格的事,讓原主的名聲一片狼藉,從而凸顯許苒顏的大方得體,不禁相府里的人更喜歡這個二小姐,連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這相府二小姐大方得體,是那個不知禮數什麼都不會的大小姐根本無法相比的。

就算以後從這太子府中出去,相府也不是個好去處。看來以後只能靠自己了,那麼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養好身體,然後搞錢!

「唉,這錢真是一個好東西,不管到了哪,哪個時代,都離不開錢啊!」許意安感嘆道。

玉竹拿着一個食盒從外面走了進來,將食盒中的盤子拿起來走到許意安床前。「娘娘,奴婢從膳房拿了些糕點過來,娘娘先墊墊肚子吧。」

許意安掙扎着起身,靠在床邊,看了眼盤子里已經略有些發霉的糕點,並沒有下一步的動作。玉竹以為是因為自己的差事沒辦好,馬上放下盤子跪在地上

「娘娘,奴婢該死。」

許意安看着跪在地上的玉竹,她跟着原主這個不受寵的太子妃,私下裡定是受了不少苦。「起來,我沒有生你的氣。」

玉竹抬眼看了看許意安,慢慢地站了起來。「我只是在想咱們現在這樣可不行,連吃穿溫飽都是問題,怕是就算別人不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自己就先自生自滅了。」許意安繼續說道。

玉竹怔怔地點了點頭,「可是這東宮裡的人都聽太子殿下的命令,從娘娘嫁進來的那天太子殿下就下了命令,這東宮裡所有的人都不必對娘娘畢恭畢敬,例銀吃食全都不許,這盤糕點還是奴婢求了好久他們才給的。」

「所以,我們要靠自己。」許意安對玉竹露出了個頗為自信的微笑。玉竹怔在原地,總覺得娘娘和以前不同了,但是現在的娘娘好像更能讓人覺得安心。想到這,玉竹也跟着一起笑了起來。

幾日後,許意安的傷已經好了許多,勉強可以下床走路了。一天傍晚,許意安讓玉竹準備好洗澡水,自從她穿到這來就沒有洗過澡,早就覺得不舒服了。

許意安脫好衣服,躺在木製的浴盆里,不知不覺竟昏睡了過去。等她再睜眼,自己整個身子都淹在洗澡水中,剛想掙紮起身,突然在水中看見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孩,只是她整個身子都是透明狀,看起來就是一個靈魂。

「你是…太子妃?」許意安出聲問道。那透明的女孩點了點頭,「我想請你幫我,我一片痴心,被人棄之如敝。父親也只知利用於我,我恨這個世道,你幫我將我未過完的人生走下去,幫我報仇。」那靈魂憤怒的說道。

許意安沉默了片刻「那我還能回去我原來的時代嗎?」那靈魂搖了搖頭「我也不知,怕是要看你自己的選擇。在你在這的這段時間裏,我會替你在你原來的世界生活,你放心。」

許意安鬆了一口氣,原本她還有些擔心自己在這,原來世界裏的生活會受到影響,雖然自己從小也是父母雙亡,可還是有些朋友的,他們若是知道自己死了,會傷心難過。但現在這個女孩說她會替她在那個世界生活,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左右現在自己也回不去。

「好,我答應你!」許意安的話音剛落,那靈魂笑了一下便散去了。許意安從浴盆中出來穿好衣服,走進內室,躺在床上。許意安閉上眼睛,從明天開始,將是一個全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