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邪帝魔妃不好惹
邪帝魔妃不好惹 連載中

邪帝魔妃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遲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穎兒 蘇穎然

蘇穎兒,末世滿級大佬,武力值爆表,顏值爆表!一朝穿越到修仙世界,成了宗族最廢物的空靈根棄女說她傻子?垃圾?簡直可笑,沒有靈根,那就開掛;沒有靈器,那便去搶;萬獸臣服,問鼎仙界!可她卻看不透眼前這個男人初見時,他是個被封印在無極地獄的千古罪人;再見時,他搖身一變成為萬人敬仰的仙門師尊是魔?是神?男人漫不經心道:「對仇人是魔,對恩人是神,對你,我只是個男人」展開

《邪帝魔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此為何物?」玄冥學着蘇穎兒的樣子在手環上敲點了幾下,毫無反應。

「空間手環,基因綁定的,除了本小姐無人能開。」蘇穎兒說完得意的抱着雙臂,彷彿天地萬物都在她的俯視之下。

可當玄冥又是一記眼光襲來時,她心跳頓時慢了一拍,這人的眼睛,實在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而且蘇穎兒感覺自己在他面前,竟然有些牛氣不起來!

「不可與本座對視。」二人這樣互看了半天,蘇穎兒都要差點自戀的以為這人是不是看上自己了,結果這人比自己還自戀。

「你是眼鏡蛇么,對視了咬人還是怎麼的?再者說,你這麼帥不給看,豈不是暴殄天物?」蘇穎兒夸人毫不含糊,這本來也是事實。

「不可理喻!」玄冥實在想不通這個女人哪裡來的這一套理論,還將他與眼鏡蛇那種最低階的物種相提並論。

「老古董!」

玄冥聽不懂這個女人嘴裏到底冒的是什麼話,只好閉了眼睛,將手環扔給蘇穎兒道:「別說這次還需要用刀子剜出來!」

蘇穎兒聽玄冥話里的意思,只覺得如果這次自己拿不出來東西,那個刀子接下來要剜的人就是她,不過只要這個男人不殺自己,一切好說。

可是她在空間翻來覆去地找了幾遍,心裏一涼,完蛋了。

「解藥呢?」玄冥等了半天都沒有看見蘇穎兒拿出東西來,蒼白的臉色更是冷如寒霜。

剛剛被蘇穎兒擺了一道,玄冥只覺得蘇穎兒是不是又在盤算着什麼主意。

「這個,我忘帶了…」蘇穎兒抬起頭『理直氣壯』地衝著玄冥笑了笑,說完拔腿就要跑,這是造的什麼孽,隨手拿的毒藥,偏偏是基地用於對付最危險級別靈獸的散靈藥,可使靈獸日復一日的逐漸喪失靈識,最後永遠淪為一個低階廢物。

「你找死!」玄冥一聲怒喝神識再次出手,蘇穎兒雙腳陡然離地,又被拎了起來。

她今天可能是出門沒看黃曆。

「帥哥,我有辦法,只要你不殺我。」蘇穎兒絞盡腦汁,心裏比吃了黃連還苦,撇嘴就嗚嗚咽咽地抽泣起來。

果然蘇穎兒感覺到抓着自己手一頓,立馬又加大了些聲音,抽動得更加厲害。

像這樣的鋼鐵直男,最怕的應該就是女人哭。

「閉嘴。」玄冥聽着女人的哭腔,心裏甚是煩躁。

「我都要死了,提前為自己哭一哭不行嗎?」蘇穎兒說著拿起袖子揩眼淚,甚是可憐,也甚是裝模作樣。

可是直男就是直男,只聽玄冥的聲音悠悠響起:「那你便去地獄哭個痛快!」

蘇穎兒一聽立馬求饒,聲音包含着三分討好,七分無奈:「大哥,您別慌,這解藥也不是沒有,只是,有點難取。」

玄冥看着蘇穎兒豎著的三根手指,將人放到地上,蘇穎兒這才大呼一口氣。

「這到底是何毒藥?」蘇穎兒在男人的口氣里聽出了幾分警告的意味,也就如實招來,總不能一穿越就被這個大魔頭一般的人物,活活掐死在這個鬼地方。

「咳,這毒藥名為散靈藥,用來對付靈獸的,剛剛完全是誤傷,完全是誤會,而且是你二話不說就掐我!」蘇穎兒說完就拿手擋住自己的脖子,生怕又被活掐。

「本座是靈獸?」很好,這女人竟然敢拿對付靈獸的藥物來對付自己。

「說了是誤會,而且這葯在人的身上效果沒有那麼奇特,頂多,頂多就是,以後在子嗣的事情上,怕是有些困難…」蘇穎兒越說聲音越小,這對於一個年輕,而且還十分俊美的男人,簡直無異於宣判死刑。

果不其然,蘇穎然看見玄冥的臉色變得比吃屎還難看,一雙眼睛想刀她的堅決,是根本擋不住的。

「如何取解藥?」玄冥咬了咬後槽牙,自己被關在無極地獄二千年,第一次有人闖進來竟然就給自己斷了後,孰不可忍!

「只要想個辦法打開時空之門,我就可以取回解藥。」蘇穎兒看了一眼玄冥,若是這個人修為極高,怕是真的可能做到此事,「再不然,本小姐以身相許,照顧你一輩子,絕不嫌棄你!」

玄冥聽到前半句微微皺眉,時空之門?莫非這個女人不是這個世界的?

聽到後半句玄冥想一腳將蘇穎兒踹死:「你不配!」

有骨氣,蘇穎兒眉心突突直跳,自己怎麼樣也算得上是國色天香,在基地告白的人可以繞地球三圈。

你清高,你了不起!

「可是你這樣子,能助我打開時空之門?」蘇穎兒上下打量了一遍玄冥,語氣有些鄙夷。

「你若幫本座集齊剩餘龍鱗,自可助你一臂之力。」玄冥極力的忽視掉蘇穎兒不知所謂的眼神,龍族乃是至尊之物,天下萬物看見本體都要叩首參拜,可是這個女人根本毫無敬畏之心。

龍鱗?

蘇穎兒想起醒來時跟着的那個鱗片,只見那鱗片已經隱入玄冥的身體中,一閃一閃地散發著明黃色的光澤。

「你是上古神獸?」蘇穎兒可是第一次看見龍,伸手在玄冥的腹肌上狠狠地摸了一把,結實!

「放肆!」玄冥神識直接將蘇穎兒震出三米遠。

這女人說自己是神獸?

「你叫什麼名字?我要幫你,總得知根知底吧。」蘇穎兒好奇歸好奇,可是這男人被困在這無極地獄,只怕也不是什麼妖邪之物。

「玄冥。」

「你的身份是什麼?」

「未知。」

「你連自己是幹嘛的都不知道?」蘇穎兒覺得自己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這人怕是想利用自己出去濫殺無辜。

「本座龍鱗散盡,記憶也因此殆盡。」玄冥看着蘇穎兒嘲諷的眼神,頓時又有些冒火,說謊這等事,他不屑。

蘇穎兒一聽才知道是自己多想,可是還是不放心:「你得保證出去之後不會危害人間,不然我寧願自己死在這裡。」

玄冥看着這個身量小小的女人,沒想到她心中還能有一些天下大義,藍眸微閃。

「如若危害人間,子嗣無望。」雖然玄冥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是剛剛那一片龍鱗回歸帶來的記憶,可是玄冥從不懷疑自己是十惡不赦的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