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邪靈都市
邪靈都市 連載中

邪靈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夜黑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曹芳 曹英

和女友談了一年,今年過年和女友回了老家見她父母,沒想到……展開

《邪靈都市》章節試讀:

孫唯看我表情不自然,連忙問我是不是生氣了。

我笑笑,說:「不是,只是想到別的事情了。」

孫唯踢了我一腳,說:「讓你昨天不主動點,現在後悔了?活該!剛才那女人到底跟你有沒有曖昧關係,為什麼看起來不像是個好女人?」

我就籠統地將前女友家奇葩事迹說出來了,沒有透露大嫂上吊和二哥來我家並且暴斃的事情,我擔心這兩個故事會嚇到她。

孫唯對這些鄉村倫理故事也沒有什麼興趣,聽到一半就說她不想聽了。

偏偏這時候,敲門聲第三次響了起來!

我眉頭擰緊,心想:這次總該是那個看不到人的鬼敲門了吧?

誰知道隨着敲門聲,又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楊燁!讓我進去!」

居然是曹芳的聲音!今天算是奇怪了,和我有關係的三個女人陸續都來敲門了!

孫唯一聽就知道是我那個神經病前女友,搖頭說別給她開門。

我湊過去看了看,曹芳穿着一身小西裝,兩手空空,站在樓道里對着我的房門破口大罵。

我心裏頭一陣疑惑:她不是說她不敢再來這裡了么?何況現在又是晚上,她難道不怕凶宅會害死她么?為什麼今天晚上又來了?

我始終沒有開門,任由曹芳在門外鬧了足足半個小時,周圍鄰居都有出來責問來的,曹芳最後還是抵不住壓力,自己走了。

孫唯笑着說今天晚上真熱鬧,居然來了這麼多人。而我則始終在想熊貓說的話,女生來了姨媽是不是真的特別招鬼?

可是一整晚,房間里都安然無恙,我甚至還睡了一個比較完好的覺,只是第二天醒來孫唯告訴我她昨晚夢見了一個舌頭很長眼睛瞪得很大的男人一直在追她,而且那個男人她看着有點眼熟。

我心中一驚:這男人難道是曹英?因為根據孫唯的描述,這男人應該就是被勒死的,和曹英死法一致,再加上孫唯說她看着眼熟,那只有他了。

但我沒有說破,趕緊去送孫唯上學,回來之後就直接去找熊貓了。

熊貓昨晚值了夜班,一直睡到中午之後才起來。我將昨天晚上的情況告訴了熊貓,熊貓頂着個黑眼圈說:「不可能,如果孫唯真的來了大姨媽,以你家前幾天的情況來看,是肯定會招來厲鬼的,不可能沒有一點動靜。」

我問道:「是不是我睡得太沉,沒看到厲鬼?」

熊貓還是搖頭,想了想,忽然問我:「你說昨天晚上你家來了好多人?」

我點頭:「是,前女友的大嫂秦素素、曹芳、還有孫唯,一共是三個女人。」

熊貓表情凝重,低聲說道:「我知道了,秦素素和曹芳,她們兩個之中必定有一個不是人,而是鬼!」

大白天的,熊貓這句話把我雞婆疙瘩都說出來了。我一推他的胸口,說道:「別嚇唬我,她們倆昨天都生龍活虎的,我還摸了大嫂的手,又軟又熱,根本就不是鬼!」

熊貓卻一臉嚴肅說道:「我不是嚇唬你,我只是客觀分析,你不覺得昨天太巧了么?忽然這麼多人去你家,約好了一樣?」

他這麼一說,我也有點疑惑了,因為昨天的事情發生的實在是太巧了。

這時候熊貓忽然補充道:「對了,你確定孫唯不是鬼吧?」

我更崩潰了:「她當然不是,我敢保證,合著你覺得我身邊就沒有活人是吧?」

熊貓連忙擺手,說:「你先別激動,咱們需要客觀舉證,冷靜分析。」

我只好點頭,熊貓說的還真沒錯。

不過我再一想,孫唯出現的似乎也有點奇怪,曹英死了之後的第二天孫唯才出現,而且之前我也沒有從曹芳那聽說曹英約了不止一個女孩上門。難道兩個人提前兩天約好的見面?而且一個高中女生膽子這麼大,本身就是一件很蹊蹺的事情。

熊貓思考一會,告訴我:「這樣吧,你回去先找找這三個女人周圍的朋友,盡量讓她們的朋友確定她們還活着,這才是客觀證據。」

熊貓這麼一說,我對他有點刮目相看了,沒想到這位小保安還挺有邏輯分析能力。

我先到孫唯的學校邊上明察暗訪,隔着學校的柵欄問了幾個正在上體育課的學生,其中一個小姑娘告訴我她們學校的確有個叫孫唯的,模樣大致和我認識的這個孫唯吻合。這至少確定了孫唯不是鬼。

回家之後我給曹芳的幾個同事打了電話,然而得到的消息卻讓我有點不寒而慄。

她的同事告訴我曹芳在春節過後就沒有回過公司,據說是初四的那一天打電話給領導請了個假,說家裡出事了,要一直等到出了正月才能回來。

我一聽就傻了,因為初四那天正好是我從她家逃出來的日子,而根據曹芳所說,她大嫂也正是在這一天上吊自殺的。

曹芳壓根就沒回來?那之前我看到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她不是和她二哥一起回來了么?還在這裡住了好幾天。

我一下子就懵了,靠着沙發坐下來,仔細捋了捋思路:如果其實大嫂,也就是秦素素一直都沒有死,死的是曹芳呢?回來之後,跟我住在一起的一直是個女鬼?所以曹芳回來後才允許我碰她的身體,並且還說她可以不在乎那些禮金了。

可是這樣一來,就有一件事情說不通了,如果曹芳是鬼的話,那麼她二哥曹英不可能不知道,曹英如果知道,又為什麼會和一個女鬼住在一起那麼久呢?

曹英在出租房裡被殺了,這說明曹英絕不會是鬼,那麼這是不是也可以側面證明曹芳其實並不是鬼呢?

我的思路越來越亂,因為我發現我無法判定曹芳的身份,更不要說和我完全沒什麼交集的秦素素了。

偏偏這時候秦素素給我打來了個電話,告訴我她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當面告訴我。

我們兩個約在一間咖啡廳見面。秦素素穿的很休閑,比我先到了。

我坐下後發現秦素素的表情有點沉重,眉宇間還帶着一種恐懼,我心裏頭知道事情有點不妙,於是就趕緊問她發生了什麼。

秦素素猶豫了一下,低聲告訴我:「曹芳死了。」

我一下傻了,搖頭說:「這不可能,我昨天晚上還見到她了!」

秦素素伸出手來按住我的手,我感覺她的手還是非常溫熱,秦素素說:「我知道你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也一樣。我不是告訴你我家裡人去曹家問責去了么?他們昨天早上到的,到了之後發現曹家正在辦白事,後來才知道是曹芳死了。」

「這怎麼可能?」我還是搖頭,但是心裏卻開始打鼓:這似乎和之前我的調查符合了,因為曹芳的同事過年後都沒有見過曹芳。

秦素素繼續說:「楊燁,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但是這件事情跟你也有關。」

「跟我還有關?」

「沒錯,據說曹芳是因為你不告而別,自尊心受挫,所以上吊自殺了。」秦素素說道。

又是上吊自殺?

曹芳說秦素素上吊自殺,秦素素現在反過來說曹芳上吊自殺,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的?

我思考良久,現在曹芳和秦素素到底誰死了我無法證明,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絕對不會錯的,那就是曹芳的二哥,曹英死了。

我連忙問:「素素,你家裡人有沒有見到曹芳的二哥,就是……欺負你的那個?」

秦素素一聽「二哥」兩個字,臉色就變得很難看,那天晚上我看到的事情的確會給一個女生留下很大的心理創傷,所以素素一直都很抵觸提及曹家那兩個男人。

秦素素沉默了一會,還是告訴我:「那個人渣不在他們家裡,據說是出門辦點事情,後來發生了意外,客死異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