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邪神竟是我自己
邪神竟是我自己 連載中

邪神竟是我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邪神竟是我自己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子聰 鍾天浩

億萬年來,他混在人類之中,不斷的挑起着戰爭和屠殺,扮演着他喜歡的角色,將人類的痛苦作為它的精神食糧……大一學生鍾天浩,每天都幻想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可他依舊是個不起眼的屌絲,直到被自己學院的老師周琳邀請進入了一個組織,然後參加了一個聚會,從此他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手扭轉乾坤,推翻一直以來它對全球生命的控制!展開

《邪神竟是我自己》章節試讀:

  

   那個女孩居然一次也沒猜對,鍾天浩似乎又看到了面具後那張絕望的臉。

   絕望的臉!碩大的眼鏡!

   一顆炸彈在鍾天浩的腦子裡爆炸,他感到天昏地暗,他感到一切都在旋轉,他在旋轉中瘋狂的在這群人里搜索那個上次的小個子男孩。

   他沒有來。雖然大家都帶了面具,但是鍾天浩確定了,那個小個子男孩沒來。

   所有的思維碎片在這一刻聚集,碩大的眼鏡,小個子,喜歡和女孩子坐一起,帥哥美女的聚會,胡洋波,最後一名,死亡。

   這些,僅僅是巧合?

   這裡所有人都帶着面具,沒有人察覺到了上次最後一名是誰,他來了沒有。

   「走啦,領錢回家!」周子聰的聲音彷彿從另一個世界傳來:「你是怎麼啦,每次參加這個活動到後來就呆了,象中了邪一樣?」

   「沒什麼。」鍾天浩簡短的回應後跟着周子聰領了錢,迅速的離開了這裡。

   這個周末,鍾天浩被那些思維碎片折磨得痛苦不堪,這個組織的目的是什麼?胡洋波的死亡和這個組織有關係嗎?那個女孩會怎樣?難道這一切只是因為自己想多了?

   周日晚上,鍾天浩得到了一個晴天霹靂。

   本校一個大四的女生,在周五回家的路上,被殺了。

   雖然只是流言,但是這個消息無疑讓鍾天浩的猜測又向著事實進了一大步。

   這個組織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每次活動的最後一名,就在當晚被殺害,難道是周琳殺了他們?

   鍾天浩越想越害怕又不敢把這個可怕的推測告訴周子聰,丁艷的事假延期了,沒有告訴周子聰理由,周子聰也自然的把那個淇淇帶到他和丁艷的家中同居了。

   安靜的午夜,寢室里睡着三個安靜的人,只是其中有個人,正暗自定下了一個計劃:跟蹤周琳。

   這是個炎熱的季節,跟蹤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煩躁不安會隨時侵襲你,讓你暴露你的行蹤。

   周二,上機課,鍾天浩看到了周琳疲憊的臉,疲憊的聲音,疲憊得讓人心碎,不知道為什麼鍾天浩看到周琳的時候,滿是心疼。

   為了揭露這一切,鍾天浩下定了決心去做他這輩子到現在做的最大的冒險,他平靜的對周子聰說:「下課了你先回宿舍吧,我有點事情,中午不和你們一起吃飯了。」

   周子聰象發現新大陸似的:「哎?什麼神秘的事呀,是不是和上次那個誇你的面具女孩勾搭上啦?」

   顯然鍾天浩沒有心情和周子聰開玩笑:「隨便你怎麼想吧,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不想說話了,聽講吧。」

   「OKOK,你這叫約會前抑鬱症,我最開始出道的時候也是這樣,習慣了就好了。」

   看鐘天浩沒有搭理他,周子聰也看自己的漫畫去了。

   下課鈴聲響起時,鍾天浩的行動也要開始了。

   為了不引起大家的注意,鍾天浩在周琳回辦公室之前就趕到了周琳的辦公樓。

   周琳的辦公室在2樓,鍾天浩在3樓的男廁所裏面等待着。透過窗戶,他看到周琳上樓了。

   默等了20秒,周琳應該已經到了辦公室,鍾天浩迅速的下到2樓,遠遠的看到周琳的辦公室的門輕輕的關上了。

   鍾天浩站在遠處的樓梯口上,裝做等人的樣子,大約過了10來分鐘,大樓里的老師吃飯的吃飯,休息的休息,都沒了什麼動靜,周琳卻還沒有出來。

   鍾天浩心想,難道她今天不想吃飯了?或者自己在辦公室泡麵吃?

   看到走道都沒什麼人了,鍾天浩悄悄的走到了周琳的辦公室門口。

   沒有任何動靜,只有鍾天浩心臟的狂跳聲。

   夏天的中午已經到來,所有人都在空調里逃避,整個學校最出風頭的除了太陽,就是知了。

   鍾天浩決定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聽裏面的動靜,當然,如果不是這個夏天的中午,如果不是炎熱讓所有人都躲了起來,生性穩重保守的鐘天浩絕對不會這麼做,鍾天浩的觀點是,沒有99%的成功把握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去冒險。

   一邊觀察四周,一邊貼上自己的耳朵,除了聞到了那勾魂的清香,鍾天浩還收穫了一絲詫異。

   裏面有個男人的聲音,很小,很低沉。

   鍾天浩一驚,為什麼周琳的辦公室有個男人?剛才只看到她一個人進辦公室啊?難道是一開始就坐在辦公室等着在?

   鍾天浩開始集中注意力去收集每一個細微的聲音。

   如果說男人的聲音給了鍾天浩一絲詫異,那麼男人的下一句話給鍾天浩的,絕對是天旋地轉,他清楚的聽到那個男人低聲的說:

   「下一個,叫鍾天浩,死於上肢力量。」

   同樣的詫異周琳,鍾天浩聽到了她失神的聲音:「前幾次的暗殺對象我不是很熟悉我都接受不了,這次這個孩子,就是我班上的學生啊,我該怎麼辦。」

   心,在狂跳;恐怖,在瘋狂蔓延,蔓延到已經快把鍾天浩吞噬。

   鍾天浩還來不及對這一切做出反應,樓道上來人了,估計是個找老師有事情的學生,鍾天浩急忙走到男廁所門口,裝作在等人的樣子。

   那個學生一上樓,周琳辦公室的門開了,鍾天浩只好進廁所躲起來。

   只見周琳沮喪的走了出來,鎖上了門,下樓了。

   恐懼再次襲來,那個男人呢,難道他就一直呆在周琳的辦公室里了嗎。

   鍾天浩甚至感覺到身後的陣陣寒意,等周琳一走遠,他閃出廁所,飛一樣的出了這棟辦公樓,現在他滿腦子裡,除了恐懼,什麼都裝不下了。

   回去的時候,臉色慘白的鐘天浩嚇到了室友,張碩和王志超都以為他病了,鍾天浩應付了一句「我沒事」就上床了。

   床上的鐘天浩輾轉返側。

   他在想是否要報警。

   他在想自己是否死定了。

   無數個疑問讓鍾天浩無從抉擇。

   當天下午,鍾天浩沒有去上課,大家都認定他病了。

   當天晚上,鍾天浩鬼使神差的做了一個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決定:不報警,參加周五的活動,弄清楚這一切的真相。

   如果以往讓鍾天浩做一萬次決定,一萬次的結果都是報警,或者躲起來,然而這次鍾天浩卻做出了不一樣的決定。

   是誰影響了他,是誰控制了他,是誰讓這一切看起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變成了可能?

   是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