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
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 連載中

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

來源:google 作者:蓉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岳靈七 豆豆

一輩子潔身自好,連男人手都沒碰過幾次的天才製藥師岳靈七,一朝穿成了被繼母餵了毒拋屍亂葬崗的相府嫡女,還多了個娃!名譽盡毀,聲名狼藉,外人表示,這樣的女人絕對沒人要……哪曾想,京城之內最受皇寵的玉王殿下,竟然捨棄她作為京城第一美人的妹妹不要,偏偏趕着要娶岳靈七!前有邪王寵愛入骨,後有兒子曠世奇才,就在人人都嫉妒岳靈七走了狗屎運躺贏,玉王眼瞎的時候,玉王殿下表示:「我家王妃貌美如花,親生兒子聰明可愛,娶一送一,本王才是人生贏家!」展開

《邪王溺寵:毒醫娘親躺贏了》章節試讀:

「王爺要入宮,那我就不跟着了。」

楚玄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眼神冰冷的盯着她:「待會兒入宮,你要為本王作證,說昨晚本王一直都和你在一起。」

昨晚回來才知道,他之所以會暈倒,是這丫頭給他下了毒,這毒若是不解開,三天以後必然會令他大吃苦頭!

他立刻讓人去調查岳靈七的身份,卻也是萬萬沒想到她竟然相府嫡女。

再加上與相府本就有婚約在,所以他一大早就做了決定,直接求娶岳靈七,這樣一來,不但可以威脅出解藥,更可以將她留在身邊好好盯着,令她半個字都不敢多言。

「這……王爺你在開玩笑的吧。」

楚玄玉面色極為凝重:「自然沒有開玩笑,昨晚本王出現在城外的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曉。」

「你不會昨晚做了什麼壞事吧!」

楚玄玉斜睨了她一眼,沒有回話。

岳靈七腳步一頓,暗道一聲麻煩。

楚玄玉半眯着鳳眸對着傳信的手下道:「去給他們買兩套衣服,備車入宮。」

岳靈七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皇宮。

佔地面積極廣,輝煌大氣,給人一種十分氣派磅礴之感。

小豆芽從未來過這種地方,大眼睛更是滴溜溜的轉着。

他剛要說話,突然感覺一陣眩暈。

若非有岳靈七拽着,小豆芽差點摔在地上。

「怎麼了?」

豆豆晃了晃腦袋:「娘親,豆豆沒事,可能太困了。」

說著他還打了個哈欠。

岳靈七眉目一凝,忽然想到了什麼:「有件事娘沒問你,為何要咬自己的手臂?」

她盯着小豆芽的臉。

小豆芽抬起頭認真道:「娘親,有人說豆豆的血能救命,豆豆當時沒辦法就試試,娘親果真醒過來了……」

岳靈七面色驟然一變,她偷偷用製藥儀掃描了一下小豆芽的健康狀況,面色微微變了變。

因為只是粗略掃描,無法得知具體情況,只有一個結果。

病情嚴重。

這種情況必然是很不好的,可現在沒那個時間做別的檢查,她眼神閃了閃,拍了拍小豆芽的腦袋:「別信那人的話,騙你的。」

小豆芽抓了抓腦袋,不過卻十分相信娘親。

養心殿外。

那老太監停在門外高聲通傳:「玉王殿下到!」

隨着傳呼聲響徹,楚玄玉帶領着岳靈七和小豆芽來到那金碧輝煌的宮殿之內,養心殿三個大字懸掛房門正中,一到門口,一股輕靈香氣飄散而出。

那味道聞起來清新爾雅,醒氣凝神。

隨着三人入殿,原本還有些聲音的宮殿頓時安靜下來,岳靈七抬起頭掃了裏面一眼。

正座上,一道穿着黑色龍袍的男子坐於雕刻着龍頭的椅子上,看上去大概五十多歲的年紀,鬢角發白面容威嚴,尤其是那雙眼睛,給人一種冷酷精明之感。

旁邊一個女子雖然站着,可身着鳳袍頭戴鳳冠,正紅色的衣袍讓其多了一種艷麗和優雅,面容雍容貴氣,和那身華麗富態的打扮相得益彰。

四周一些太監宮女低着頭安靜而立,隨時待命,大殿的氣息有些凝重,讓得人心情不由自主的跟着緊張起來。

「兒臣見過父皇,皇后娘娘!」

皇帝一隻手撐在桌子上,用拇指揉了揉額頭,看上去神態有些疲倦:「玉王,昨晚你在何處?為何朕宣旨後你沒能入宮?」

這話一提出,楚玄玉頓時眯起眸子:「與她在一起。」

岳靈七拉着小豆芽上前了一步,學着玉王的方式也行了個禮,站在旁邊的皇后見狀,眼底划過一道厲色:「見到皇上為何不跪?」

岳靈七一愣,不過卻也沒多說,拉着小豆芽跪倒在地:「丞相府嫡女岳靈七拜見皇上。」

皇上上下打量了一下岳靈七:「你是岳丞相的女兒?」

「是。」

岳靈七略微垂眸,讓小豆芽不要亂看。

皇上面露沉吟,有些詫異的看着玉王:「玉王,你帶着這對母子入宮,是何意?」

楚玄玉道:「兒臣無意查出,他是兒臣之子,所以昨夜找到她確認了一番,今日一來是找她為兒臣作證,二來是求父皇讓孩子認祖歸宗。」

岳靈七神色一凝,側眸看了一眼楚玄玉。

若非不是確定昨晚他們才認識,她都以為楚玄玉所言是真的了。

他的話卻讓上方兩人面色凝了凝。

皇后忽然彎了彎唇角笑道:「玉王,你還是別拿此事和皇上打趣了,你可知冒認皇子是什麼罪?」

楚玄玉眉眼輕輕閃動了一下:「兒臣自然知曉。」

皇后的目光落在了小豆芽的身上:「這麼可愛的娃娃,若是死了可就可惜了,玉王,你覺得呢?」

這話意有所指,帶着濃濃的威脅之意,岳靈七抬起頭看着那淺笑嫣然的華貴女子,心裏微微一涼。

這女人,令她覺得危險至極。

小豆芽揚起下巴,忽然鬆開了岳靈七的手,學着楚玄玉的模樣,恭恭敬敬的給皇上行了個禮。

「這位奶奶,我是爹爹親生的,我的鼻子和眼睛像爹,嘴巴像娘親。」

說完,他還捏了捏自己的臉蛋。

皇后被這一聲奶奶叫的一口氣憋在嗓子眼。

她還不到四十歲,怎麼就成奶奶了!

「簡直就是胡說八道,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竟然敢插嘴,趙嬤嬤,給本宮掌嘴!」

岳靈七凝眸,上前一步擋在小豆芽面前。

一雙眼睛寒芒閃動,手指已經悄悄的摸了摸手腕上的銀鐲。

皇上擺了擺手,讓趙嬤嬤退下,聲音微微揚起:「玉王,你如何解釋?」

岳靈七心神微微一緊,將小豆芽拉到身後,隨後微微垂下頭,裝成什麼都不懂的模樣。

這兩人問的都是楚玄玉,一個眼神也沒給岳靈七,顯然覺得岳靈七就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楚玄玉抬起頭:「父皇,事關皇室血脈,本王怎敢欺君。」

皇上面上多了一抹怒色,不過卻沒有發作出來:「你所言若是真的,朕自然不會允許皇室血脈淪落在外。」

這種事說出去,多少有些不好聽,可身為皇子,有過幾個女人卻也實屬尋常,所以皇上並未太過怪罪。

皇后聞言,眉眼之中閃過一道冷色,她略微轉頭,語氣柔和對皇上道:「皇上此言差矣,若真有這麼個孩子,為何要隱瞞您整整六年,沒準是玉王為了順利迎娶這個女人,編造出來的一面之詞。」

皇上摸了摸鬍子,輕輕靠在了椅背上略作沉吟:「欺君之罪該當問斬,朕想這對母子應該沒有這個膽子。」

岳靈七聞言,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些人還真覺人命不值錢,動不動就要問斬。

皇后輕輕挑眉,對着岳靈七厲喝道:「給本宮抬起頭來!」

岳靈七聞言,抬起眉眼看向皇后。

小豆芽有些緊張的抓着岳靈七的手,一雙大眼睛也盯着皇后的方向。

她的額頭上還帶着傷痕,不過在換衣服的時候也洗了個澡,臉上乾乾淨淨。

皇后目光一凝,盯着岳靈七的臉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就連皇上的目光都跟着有了一些變動。

岳靈七的面容透着半分清雅半分嫵媚,就算不施粉黛依舊令人驚艷。

皇后咬了咬牙,忍不住道:「你的這張臉,倒是很有你娘當年的風采,難怪玉王會選你!」

楚玄玉卻淡淡勾起一側的唇角:「父皇,兒臣有何理由去認別人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