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戲侃三國劉備
戲侃三國劉備 連載中

戲侃三國劉備

來源:外網 作者:劉備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劉備 玄幻魔法

歷史並不是晦澀難懂的,也不是高深莫測的,而形成如此印象的原因與古人正史的語言表達有很大的關係。作者將用現代人的語言,讓讀者可以在輕鬆的氛圍中,了解三國這一段有趣有料的歷史。那麼首先,我們先讓劉備發一份他的個人簡歷過來!展開

《戲侃三國劉備》章節試讀:

在曹操還是個無名

小輩時,喬玄對曹操命世之才的評價給事業剛起步的曹操一個強有力的助推,這甚至比給曹操陞官更實用。有橋玄的賞識推薦,曹操的路才越走越寬,終其一生,曹操對喬玄都心存感激。

想混入上流社會,尤其是高級文化俱樂部――士大夫群體,必須有學識名望有知名人物的人事鑒定。於是就積極推薦曹操去見名士隱形人事部長許劭兄弟。

當時最有名的人事鑒定專家是汝南的許邵許子將和他表哥許靖。

汝南的「特產」就是士大夫,這兩位仁兄平常最大的嗜好就是品論當時朝野的官員士大夫,根據個人的品行操守給人家打分,忙得不亦樂乎。這兩位既不是朝廷在編的官員,也沒什麼實權,每天就在家裡玩這種類似今天福布斯排行榜之類的遊戲。

但不可思議的是,大家對這哥倆的評價還相當認同,哥倆每月推出的排行榜在士大夫圈子裡很有市場,大家都買賬。

這兩位仁兄很有娛樂精神特別敬業,品評的題目每個月都不一樣。

這就特別難能可貴了,在那個缺少娛樂的時代,兩位兄弟不辭勞苦總能玩出新花樣,他們的評語非常權威,一些像曹操一樣的剛出來混社會的小青年都希望得到他們的評語,當然必須使正面的,一旦獲得好評就會身價倍增,知名度飆升。

許邵兄弟實在太出名,影響遍及全中國,每個月一換題目的評論節目已經成為人們的流行話題,在汝南形成了月旦評的風俗。

曹操按喬玄的指點找上門,請許邵給他個好評語。

曹操,紈絝子弟公子哥,在洛陽是出了名的,當然不是什麼好名聲。

始終關注士大夫群體動態的許邵,對這樣的人物曹操當然不陌生,曹操的「大名」他早就知道。

許邵從心裏瞧不起曹操,一是出身,曹操的出身讓他跟一些清高的士大夫始終玩不到一塊;二是言行,曹操的放蕩不羈讓謹守禮教的許邵更為不齒。所以當曹操上門的時候,許邵自然沒有好臉色。

曹操跟他說話,他也不理人家,最後曹操被惹火了,耍起了流氓。許邵被逼得沒辦法,最後才說「你呀,治世的能臣,亂世的奸雄。」曹操聽了還挺滿意,這才揚長而去。

在有了殺太監叔叔為名士翻案的壯舉後,又拜訪了朝廷的高官和在野的名士,曹操的知名度開始直線飆升。

曹操的事以後還要說,暫時放下,接著說黃巾

平原大戰――鏖兵河北

潁川的黃巾雖被壓下去了,但全國其他地方戰鬥仍在激烈進行,皇甫嵩與朱俊乘勝追擊波才的敗兵,一路追到汝南,汝南也是黃巾軍的重要據點,連着打了三仗,汝南的黃巾也被這兩位仁兄搞定。

朝廷見兩位這麼能幹,能者多勞,那就辛苦你們了,加油,接着干吧。朝廷看好你們哦!打下汝南,連口開水也沒喝上,兩個人又領到了新的戰鬥任務。

皇甫嵩的下一個戰場―東郡,朱俊的下一個戰場―南陽郡。

在兩位將軍奔赴戰場的這段時間,我們要介紹另一個主戰場――河北以及戰鬥在那裡的名將盧植。

盧植是當時全國知名的大知識分子,屬於專家教授型。平時乾的也是誨人不倦的老師,干武將純屬兼職。牛人盧植干一行精一行,本職工作行業頂尖,兼職乾的也十分出色。

盧植領到的任務並不輕鬆,他的對手甚至比皇甫嵩、朱俊兩個職業武將的更難對付。因為他的對手是張角――黃巾軍的最高領導,也就是說盧植面對的是黃巾軍的主力,真正的主力。

最高領導手下帶的肯定不是游擊隊而是「野戰軍」,雖說不如朝廷的正規軍那麼排場盔明甲亮,但也算是山寨版的中央軍了。這是一場正版中央軍與山寨版中央軍的生死對決。

雖說張角的山寨版中央軍在黃巾軍中比較能打,但遇上猛人――儒將盧植也沒戲唱。

別以為人家知識分子不會砍人。事實上,這些人一旦掌握了戰爭的規律,打起仗來比職業武將還狠還狡猾,讀書的人悟性好,特別善於學習,張角碰上的盧植就屬於這類人。

盧植對決張角廣宗之戰

張角的冀州黃巾軍是黃巾軍中主力的主力――超級主力,盧植沒來之前,張角和他的山寨版中央軍在河北平原上,橫衝直撞,無人敢擋,攻城拔寨好不威風。但張角的成功很大部分要歸功於地形,冀州到處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無險可守,張角軍在數量上佔據絕對的優勢,所以他這一路打得很順,但攻下來容易想守住也難。

盧植緊急率軍北上在河北平原與張角的黃巾軍主力狹路相逢。自從遇上盧植,張角的幸福時光就結束了。

盧植帶來的是真正的精銳主力部隊,職業大流氓張角的黃巾軍雖然人多,山寨版的中央軍數量還是有限的。

職業兵打民兵,正規軍打游擊隊,勝負已無懸念,開戰之前一切都已註定。

幾場仗打下來,張角就被盧植打回了原形,超級主力也被朝廷的中央軍徹底打殘。

憑着多年闖江湖的經驗,張角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對手了,見形勢不妙,馬上開溜。但打勝了的盧植不依不饒見張角要跑哪能放過,兜着屁股在後面猛追,兩伙人一前一後,前面的玩命地跑,後面的玩命地追,直到張角率殘部逃進廣宗城,這場賽跑才告結束。但如果你以為盧大人會就此消停,你就想錯了。

盧植本着不打則已打就打到底的敬業精神,立即挖掘壕溝,築高台,造雲梯,包圍廣宗架起雲梯四面攻城,看那架勢,不把張角打歸了位不算完。

但廣宗也不是那麼好打的。

廣宗縣位於今河北南部邢台附近,歸巨鹿郡管,這裡是張角的根據地。廣宗地處古黃河、漳河形成的沖積平原上,地勢平坦。南與邯鄲邱縣接壤,西與平鄉、巨鹿兩縣相連。與下曲陽互為犄角。

張角在自己的地盤上打仗屬於內線作戰,人數上也處於優勢,而盧植深入敵後,跟張角打攻堅戰就必須速戰速決。廣宗城不遠有張角的弟弟張寶的下曲陽遙相呼應。下曲陽也是黃巾軍的另一個重要據點。盧植在攻城的時候還得防備背後有人偷襲。

《戲侃三國劉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