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心動遊戲!財閥薄爺他玩不起
心動遊戲!財閥薄爺他玩不起 連載中

心動遊戲!財閥薄爺他玩不起

來源:google 作者:韓大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知意 現代言情 薄御

沈知意作為沖喜新娘嫁入頂級豪門薄家,是眾人眼裡端莊溫婉的合格媳婦薄御第一次評價沈知意,兩個字:「愛裝」薄御第二次評價沈知意,一句話:「虛偽的女人,不值得一提」後來有人看見,權傾一時的薄爺緊拉着小妻子的手,苦苦解釋錄音里自己曾經說過的混賬話,一遍遍求原諒再後來,薄爺接受採訪,問及給已婚男人的忠告他說:「防範狗朋友」【追妻火葬場】【雙潔、甜寵】【傲嬌腹黑財閥大佬vs暴躁高傲神顏作家】展開

《心動遊戲!財閥薄爺他玩不起》章節試讀:

薄御望着她的身影,無意識中眯了眯鳳眸。

這個女人除了會裝,身材和樣貌都很好。滿分十分的話,她的腰薄御給十二分。

「追我啊林少~追到了今天晚上就陪你看電影。」

「你跑不掉的!」

林深與女伴曖昧追逐。

兩人太投入,跑進背光處這邊,林深不小心撞到了桌子。

桌面上的貝殼撒了一地。

見薄御坐在那,林深立馬停下了動作,也即刻示意女伴別吵,「三哥不好意思,我沒打擾到你吧?」

薄御冷眸掃了他一眼。

男人沉默地彎下腰,將掉落在地上的貝殼撿起來。

林深蹲下身幫忙一起撿,直到原封不動全部撿回桌面,他才再次開口:「三哥,我和艾艾是不小心的,抱歉啊。」

「滾!」

林深立馬拉着女伴快速遠離。

女伴覺得莫名其妙,她走的過程中轉頭看了眼薄御,嘀咕着:「就是幾個不值錢的貝殼而已,薄總也忒小氣了。」

竟然還罵人。

看起來挺斯文的男人,實際上挺凶的。

林深做了一個噓的手勢,「三哥只是表面上看着好相處,別惹他生氣。」

有句話說的好,有些人在手臂上紋身裝作社會人,有些人穿上西裝佯裝斯文謙遜,生怕別人知道他底子里是個嗜血的痞子。

薄御就屬於後者。

跟他關係鐵的朋友都知道他脾氣不好。

海灘。

沈知意光着腳,踩着柔軟海風中的浪花,彎腰拾起她覺得漂亮的貝殼牡蠣。

宋青春跑了過來,用身體頂了她一下,「知意,我剛看見你和御哥在說話,你把貝殼放在御哥的私人桌子上了?」

「私人?」沈知意頓了一下。

「是呀,這座島是御哥的,裏面的東西很多都是他私人的。」宋青春伏到她耳邊,「那套桌椅是前年拍賣會上的典藏品,五千多萬呢。」

沈知意:「……」真有錢。

「御哥一般都不讓人碰他的私人物品,我本來還擔心你會和他吵架,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啦。」

宋青春戳戳沈知意的胳膊,「知意你老實跟我說,你和御哥是不是關係緩和了?」

沈知意擰眉,「……」

這都哪跟哪?

沈知意沒回答她的問題,倒是先想清了她說的一句話。

沈知意低頭看她,「青春,你剛剛說這座島是薄御私人的。那你約我和青佑來玩,其實是早就跟薄御他們約好了,順便喊上我和青佑吧?」

沒想過她會這麼問,宋青春臉色僵了一下。

她遲緩了好幾秒鐘,才磕巴地說:「我也只是想緩和一下你和御哥的關係,順道拉上青佑,免得你不自在呀。」

沈知意擺擺手,「以後這樣的好事不要叫我了青春。」她無福消受。

緩和她和薄御的關係?

她只想儘快讓時間加速到三個月後,一氣呵成把離婚證拿了。

在薄家,受着無數規矩條款制約,還得被圈子裡的人當成茶餘飯後的閑談,如今跟薄御見了面,還要忍受他的冷漠。

「怎麼了知意?你不想跟御哥融洽生活下去嗎?」宋青春繞到她另一側。

沈知意耐心解釋:「我跟他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家道中落,門當戶對也就只能聯姻青佑。薄家百年世家,他一宗之主,聯姻皇親國戚才算對門。」

「也不一定得是皇親國戚吧?咱們這些小門小戶也可以的,主要得看御哥喜不喜歡。」

「那你就更別撮合我們了。」沈知意直接否決她的話。

薄御不喜歡沈知意。

鐵板釘釘的事實。

就算山崩地裂、海枯石碣、太陽從西邊升起來,薄御也不會喜歡沈知意。

沈知意拿着幾枚貝殼,提起鞋子離開了海灘。

「知意!」

「知意我不說了,你別生氣呀。」宋青春連忙追上去。

看着沈知意宋青春一前一後從沙灘離開,薄御沒放過沈知意冷臉下的細節表情。

善於偽裝的女人,竟然生氣了?

宋青春用了什麼辦法揭開了她的那層面具?

宋青春黏了沈知意大半個小時,才得到沈知意那句「下不為例。」

她高高興興地從沈知意房間里出來,剛合上門,轉身就迎上了往這邊過來的薄御。

宋青春眼睛亮了亮,「御哥?」

薄御看了眼沈知意的房門,「她睡了?」

「沒有呢,知意去洗澡了,御哥你有事找知意嗎?要不我替你傳話吧?」

傳話倒是不必。

他們倆是法律意義上的夫妻,領過證的,不需要一個外人去傳話。

薄御只是有些好奇,「她從海灘回來的時候生氣了,你惹的?」

宋青春眉心蹙了蹙,她不太理解薄御的意思。「御哥,我和知意是很好的朋友,她不會生我的氣的。」

「海灘那會兒,可能是因為我差使她去做事,讓她把我的貝殼拿去裝盒,所以她就有點不高興了,知意不喜歡受人差遣。」

「你的貝殼?」

「是呀,我撿了很多漂亮的貝殼。對了,我都忘了問知意我貝殼在哪……」

宋青春話還沒說完,薄御轉身就走了。

她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最後也沒說,咽進了肚子。

薄御走入走廊拐角,進自己房間前,將手裡裝有貝殼的盒子扔進了窗外大海。

什麼玩意兒。

宋青春的貝殼。

虧他還幫她保管了一晚上!

沈知意洗完澡穿好睡衣從浴室出來,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島上晚風和煦,沈知意在淺水岸邊閑逛了半小時。回別墅時,在一樓樓梯口迎面撞見端着咖啡的江特助。

「你這麼晚了還喝咖啡嗎?」沈知意詢問了句。

「先生臨時有一個視頻會議,給先生的。」江特助回,他低頭看了眼手錶,時間來不及了,「太太,您能幫我送一下咖啡嗎?」

看得出他有急事,沈知意點了點頭,「好,我幫你送吧。」

薄御的房間在三樓。

沈知意上樓,走到房門口敲了三下門。聽到裏面傳來的「進」,她才開門進去。

屋子裡非常安靜,窗帘緊閉。

薄御對着筆記本電腦,應該是在遊覽文件資料。

沈知意放慢了腳步,輕輕踩着地毯朝辦公桌方向走,將咖啡擺在桌上,「江特助有急事要處理,我順路送咖啡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