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 連載中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

來源:google 作者:未消殘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霆弦 劉嬤嬤 現代言情

機緣巧合之下,毓寧穿越了,開局她就坐上了花轎,只不過卻是嫁給了一個被人下了毒,如展開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章節試讀:

「王爺有令,毓寧郡主須簽下契書才能嫁入王府。」
毓寧迷迷糊糊的一睜眼,就聽見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同時看到一頂紅蓋頭正罩在她的頭上。
怎麼回事?
她不是在祖傳的醫藥空間里清點藥材嗎,怎麼一覺醒來就到了這裡?
下一秒,不屬於她的記憶頓時如潮水般湧來。
毓寧指尖擦過嘴角,果不其然看見一抹暗色卻刺目的紅。
在自己進入這具身體之前,原身已經被人下毒,死的快速且安靜,連鮮血都沒流多少。
就在這時,花轎外又傳來了不耐的聲音。
「郡主難道想違抗王爺的命令?」
對方口中的王爺便是當今皇帝的叔叔,大燕皇朝的攝政王傅霆弦,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在原身的記憶中,這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快速整理好心情,毓寧直接用袖子擦掉了嘴角的血,隔着轎簾聲音鎮定自若。
「不知王爺希望本郡主簽下什麼契書?」
對方是攝政王的心腹,語氣帶着幾分倨傲:「我們王爺不喜孩子,希望郡主能夠在此立下契書,即使進門後也不能要孩子。」
一字一句擲地有聲,聽的周圍看熱鬧的百姓都愣了一瞬。
緊接着議論聲四起。
「王爺不想和她生孩子,是不是壓根就不喜這個郡主啊,不然怎麼大喜之日連接親都不來?」
「要我說也難怪王爺不喜,這本就是強扭的瓜,這毓寧郡主生的『珠圓玉潤』,王爺只怕是有苦說不出,才出此下策吧……」 漸漸的,議論聲就變成了對毓寧的嘲笑。
毓寧卻不以為然,原身本是大燕朝戰神的獨生女,身份尊貴,只因父親戰死沙場,她再無依靠,這才被父親生前好友裕親王收養,成了毓寧郡主。
正因如此,原身才會被裕親王的嫡女嫉妒,直接被她一把毒藥在花轎上就結果了性命。
原身性格和善,不爭不搶,就連這門看似高攀的婚事,也是宮中太妃所定,就算有再多人嘲弄她,也依然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轎外人還在催促,就在所有人都覺得毓寧受不了這種奇恥大辱時,少女卻脆生生的應了一句。
「好,契書拿來。」
傳令的冷風都愣了一下,本以為她會大鬧一番,畢竟這個要求對任何一個女子來說都很無理。
但轉念他就想通了,以他家王爺的權勢,不管提出怎樣的要求對她來說都穩賺不賠。
他冷笑一聲:「那就煩請郡主在契書之上簽字畫押,以作憑證。」
毓寧接過那張輕飄飄的紙,簽字畫押一氣呵成。
一場令人咋舌的鬧劇結束,花轎終於被抬進了攝政王府。
攝政王大婚,宴請全城百姓,而毓寧這個新娘子剛從轎上下來,就被人帶進了新房。
「王妃,請您自己掀開蓋頭。」
居然還有叫新娘子自己掀開蓋頭的?
毓寧微微蹙眉心裏感覺奇怪,下一刻她就看到眼前的冷風,正滿臉警惕的看着自己。
這是怕她對他家王爺做什麼嗎?
就在這時,毓寧看到一旁的喜床上正安靜的躺着一個男人。
他有一張俊秀到極致的面容,眉目深刻猶如鬼斧神工,只是雙目緊閉,面色蒼白,那雙纖薄多情的唇也呈現出淡淡的青紫。
能躺在這裡的大概就是她的便宜相公——攝政王傅霆弦。
「他中毒了?」
毓寧脫口而出。
「你怎麼知道?」
冷風微微一驚,王爺中毒昏迷的事除了他們幾個心腹和太妃外,沒人知道。
這個毓寧郡主怎會…… 毓寧上前一步,直接將礙事的蓋頭扔到一邊,準備給她這個便宜夫君把個脈。
冷風見狀立刻擋到她面前:「你要對王爺做什麼?」
毓寧耐心解釋:「我會些醫術,可以給他解毒。」
冷風卻絲毫不信:「郡主何時學過醫術?
屬下勸你,還是別對王爺動心思!」
毓寧一陣無語,要知道素來只有別人求着她看病的份。
「我若不會醫術,又是如何看出王爺是因為中毒才昏迷不醒的?」
「誰管你這些,總之我身為王爺近衛,絕不許你擅自接近他!」
毓寧回以冷笑,他還真把她當成原身那樣的軟柿子了。
「我雖然簽了那份契書,但不代表我王妃的身份就不做數了,就算我真的要對王爺做什麼,也輪不到你一個近衛來指手畫腳吧?」
「你……」冷風瞬間啞口無言。
這時一名五十多歲的老婦人推門進來,對毓寧行了個禮。
「老奴見過王妃,老奴是太妃派來伺候王妃的劉嬤嬤,有什麼事您只管吩咐就好。」
劉嬤嬤的到來讓冷風神色一變,隨後都不用毓寧在說什麼,劉嬤嬤就已經三言兩語的把冷風打發走了。
看來,冷風也拿宮裡的人沒轍。
「王妃,您是有福之人,太妃相信您定能帶給王爺福氣,所以您無需在意別的,只要好好獃在王爺身邊就好。」
毓寧感受到突來的熱情,心裏很詫異,但面上還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看來這位劉嬤嬤還不知自己簽下契書之事。
「王妃切記,晚上一定要睡在王爺身邊!」
劉嬤嬤說交代完自覺離開,實則還是寸步不離的在門外守着。
毓寧無奈,只能老老實實的在傅霆弦身邊躺下。
她閉上雙眼,心神微動,一個偌大的空間便出現在她眼前,空間有七層,但祖傳到她手裡也只能打開前三層,裏面是各種藥材以及無數先進的醫療器材。
就在毓寧準備用儀器給傅霆弦檢查一下的時候,愕然發現空間竟然又打開了兩層,這兩層有很多的醫學書籍,粗略看了幾眼,她就驚喜的發現竟然全都是已經失傳的孤本。
按耐住激動的心情,毓寧先用極細的針管給傅霆弦抽血化驗,看看她這個便宜相公到底中了什麼毒。
忙完這些,毓寧已經疲憊不堪,就這麼躺在傅霆弦身邊,看着他那張俊美無雙的臉沉沉睡去了。
次日清晨,毓寧睜開眼一扭頭就看見一雙晦暗不明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毓寧嚇了一跳,這傢伙居然醒了!
冷靜下來後,毓寧第一時間叫了人。
眾人趕來,大夫立刻切了脈,最後得出結論。
「王爺並沒有真正蘇醒,他睜眼只是身體反應,不過對於對於他來說,這已經是有好轉的跡象了。」
 

《新婚夜垂死的相公忽然睜開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