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連載中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要給生活添點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帝白禮 遊戲動漫 辛德拉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技能分區、花崗岩護盾、黑暗祭祀、踏前斬裝備分區、盧安娜的颶風、疾行之靴、攔個女的折磨……本書的全名《超神學院之因為催命鬼一樣的系統,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遊走於以知宇宙的各大勢力之間,給人家當老二的悲催歲月》……這是一本雙主角的文,主角一號男的,主角二號性轉變成女的展開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章節試讀:

太師府……

富麗堂皇的中堂大殿之中,一位氣宇不凡的老者穩坐在主座之上,老者身着青衣纁裳,左臂衣袖紋有四爪金蟒,彰顯其身份的高貴與不凡。

老者身前的左手邊,坐着一位面相稚嫩的少年,少年劍眉星目與老者有八分相似之處,就如同老者的年輕版本一樣。

少年身穿亮銀戰甲,頭戴獨角銀盔,腰間懸掛三尺寶劍,氣宇軒昂如同久經沙場的驍將一般。

但老者知道,久經沙場個屁!他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老者名為帝辰行,既是烈陽國的當朝太師,又是如今烈陽王、帝金烏的叔祖父。

而下面這個少年就是帝辰行的兒子,也是當初逃課出車禍穿越過來的白禮。

不過作為烈陽的皇族一員,他如今的全名應該叫、帝白禮。

帝辰行端起小木桌上的青花茶盞,用茶蓋撥開漂浮在上面的茶葉,只是輕輕抿了一小口,就將茶盞放回原處。

「兒啊……明日就要帶兵出發去平叛了,今日你如若反悔,倒是還來得及,你可要想清楚了……這征戰沙場可不是兒戲。」

帝辰行喝茶其實是假,他想要帝白禮面前裝成雲淡風輕才是真。

「這有什麼好反悔的?再說了……」

「之前不是您覺得我每天遊手好閒嗎?就是因為這個我才去參軍的,當時您不是也很同意嗎?」

帝白禮一邊說著,一邊將頭盔摘掉放到一旁。

不知是為何,烈陽今年的秋天對比往年酷暑炎熱了許多。

距離帝白禮穿越到烈陽,現如今已經有十幾年的時間了。

或許是因為身穿着重甲的緣故,帝白禮還是第一次感覺這麼熱。

目光看向全副武裝的帝白禮,帝辰行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對於帝白禮的這幅穿着打扮,帝辰行是十分的不滿意,甚至還很火大。

「當初同意那是當初!」

「先王在位之時烈陽一片安寧,就算是去當兵也不會有任何危險,如此這般,為父才會同意你去參軍。」

「可現如今情況不同了……先王去世才小半年不到的時間,各鎮之地叛亂頻發,諸侯割據,狼煙四起啊……」

「帝金烏那小鬼根本就沒本事掌握大局,所以才弄出了這混亂不堪的局面。」

「如此亂局之下,你為領軍之將,性命堪憂啊……」

「此刻正應是激流勇退之機,這時候還帶兵出徵實在是不智啊!咳咳咳……」

平時自持皇室身份的帝辰行,情緒從來沒有這麼激動過,如果不是事關自己兒子的生命安危,他絕對不會如此失態。

見帝辰行在乾咳,帝白禮急忙端起茶杯,上前將茶杯遞給帝辰行。

「父親……喝口茶順順氣。」

帝辰行接過茶杯喝了幾口,止住了咳嗽。

目光看向孝順站在一旁的帝白禮,帝辰行感覺氣順了不少,說話的語氣也比和善許多。

「行了行了……看你熱的滿頭都是汗,坐回去……好好歇一歇吧。」

帝白禮轉身拿起頭盔夾在懷裡,對着帝辰行說道:「坐就不坐了,父親您要沒什麼事的話,孩兒這就準備回軍營了,回去清點一下軍隊,明天一早就出發。」

帝辰行一聽帝白禮還要走,心裏這個氣啊!合著他剛才那一大長套的道理全白說了?

「你這孩子是真不聽人勸啊!帶兵打仗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不像你在軍營里訓練的那些假把式,戰場上是真的會死人的!」

帝白禮當然明白帝辰行的關心,但他也有必須要去的理由……

微微抬起頭,目光看向上方的天空,帝白禮無奈的嘆了口氣。

那裡有一個只能被帝白禮所看見的東西……

王佐系統。

這個倒霉催的系統從帝白禮穿越過來時就在開啟,百分之一、百分之二、百分之三……

一直到半年前才百分之百開啟成功……

本來帝白禮對金手指系統還很期待的,沒想到開啟之後讓他大失所望。

這個系統的名字聽起來很二也就算了,做的還十分拉胯,非常的粗製濫造。

除了一塊會下達任務虛擬面板,目前帝白禮還沒發現這個系統有任何的其他功能。

而且虛擬面板位置還是固定的,就在帝白禮頭頂斜上方的位置,每次想看都必須昂起頭,搞的帝白禮頸椎都疼。

異常的弱智!

剛剛帝白禮目光看向的地方,就是系統的虛擬面板,面板上一排歪曲扭八的字赫然寫道。

『主線任務:中興之臣(二)。』

『任務內容:輔助帝金烏成為烈陽的中興之主。』

『任務解析:想要恢復中興之治的第一步,那必然是先解決國內的叛亂問題,平復皎月教派的叛亂。任務難度一顆星。』

『任務倒計時:一百三十五天,二十一時,十五分,三十九秒。』

『任務獎勵:????』

『注意事項!警告!警告!如果主線任務失敗將徹底抹殺宿主!警告!警告!向他人透露任務與系統將徹底抹殺宿主!』

媽個蛋!

開啟之前帝白禮本來以為,這是個幫助他在異世界稱王稱霸、迎娶白富美、這走向人生巔峰的系統爸爸。

沒想到……

這是個讓自己幫助別人稱王稱霸的二貨系統,而且任務失敗要抹殺,告訴別人要抹殺。

這倒霉催的系統不看小說嗎?這特么都9102年了!不流行這種抹殺宿主的狗系統了!

還不如不開了!

本以為是金手指,沒想到是催命鬼……

沒辦法,只要帝白禮身上的這個狗系統還在,他不去打仗才是真的會有生命危險。

但是這些事情,帝白禮都沒辦法告訴帝辰行,也只能說一些讓他安心的話。

「父親大人請放心,無非就是幾千人的反叛部隊而已,而且絕大一部分都是教會的教徒,沒什麼威脅的,況且……」

「你我父子不也是烈陽皇族嗎?如果烈陽真的被賊人給推翻了,我們一樣會死,烈陽皇族的這個身份就決定了,我們是沒辦法獨善其身的……」

聽到帝白禮的這番話,帝辰行起身走到他的身邊,看着他的眼睛。

帝白禮目光里的那份堅毅神情,讓帝辰行沒辦法繼續阻攔他,這是一個男人的成長。

「你呀!長大了……越來越不聽話了……」

「吾兒聽着……」

「這個皎月教經過數代皇帝三百多年的圍剿,依然還在苟延殘喘,沒有徹底的被滅絕,甚至現如今還能煽動地方軍政反叛,這個皎月教派……絕沒帝金烏那個小鬼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不要大意,如果發現情況不對,實在不行你就撤回來,就算是軍隊沒了,仗打輸了,只要你還活着就是贏了……」

「哪怕是烈陽沒了的那一天,為父也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

「最後一句,明哲保身才是上上之策,切記切記……」

帝辰行從帝白禮懷裡拿過頭盔,親自為兒子戴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語氣中滿滿的不舍。

「去吧兒子……小心着點……」

帝白禮的眼眶有些濕潤,穿越過來的這十幾年裡,他這個便宜父親對他是真的好到沒話說。

「是,孩兒明白了。」

…………

拜別了帝辰行之後,帝白禮又分別跟他的二十幾位小媽告個了別。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一句,帝辰行都已經年近八十了,這身體素質是真的好,大大小小將近三十房妻妾,而且帝白禮的這些小媽里,其中不乏有一些年紀比帝白禮還小的存在,真是好享受啊……

不過雖然妻妾成群,但這位老太師播種的發芽率不太高,四十多歲時才只有了帝白禮這麼一個兒子。

帝辰行老來得子,對帝白禮喜歡的不得了。

在烈陽這個平均年齡不到六十歲的地方,帝辰行就是眼看着要入土的年紀了,而他這唯一的一根獨苗卻要去帶兵打仗,所以他才這麼不同意帝白禮去。

…………

搞定了所有的長輩之後,帝白禮終於可以離開太師府了。

拒絕了帝辰行讓管家駕車送他的提議,因為回軍營之前他還要先去皇宮那裡一趟,拿一下他讓帝金烏找人做的武器,完成前幾天接的一個支線任務。

『支線任務:神兵利器。』

『任務內容:獲得一把適合自身的武器。』

『任務解析:作為平叛大將怎麼能沒有一把好武器呢?(由烈陽最好的鐵匠,打造的武器。)任務難度半顆星。』

『任務倒計時:兩天,十二時,六分,十七秒。』

『任務獎勵:體溫永久保持在恆定狀態。

這個任務的獎勵並沒什麼卵用,不過帝白禮確實需要一把武器,雖然他已經有一把劍了,但這劍是帝金烏給的,也就是傳說中可以先斬後奏的尚方寶劍。

不過這劍就是聽着牛逼哄哄,非常高大上的樣子,其實就跟他的前主人帝金烏一樣,是一個還沒開刃的裝飾品。

太師府離皇宮的距離並不遠,帝白禮溜溜達達沒一會就到了。

這一路上的行人見了帝白禮就躲,生怕跟這個瘟神二世祖對上眼。

對於這種情況帝白禮已經見怪不怪了,他以前確實幹了『一點點』混蛋事,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有正經事幹了,沒功夫搭理這些屁民了。

…………

帝白禮進入皇宮之後,徑直朝着安寧宮的方向走去。

以帝白禮對帝金烏這個死妹控的了解,這個時間帝金烏百分百在安寧宮。

安寧宮是帝甜甜的住處。

當初帝白禮剛穿越過來時,就是在安寧宮,帝甜甜的床上,因為這件事情,帝白禮還簽署了一系列尚權辱國的條約,比如……必須無條件滿足帝甜甜三個要求……

帝白禮、帝金烏、帝甜甜、三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算的上是青梅竹馬。

老皇帝也告訴過皇宮的護衛們,去安寧宮這條路上,對帝白禮不需要任何阻攔,所以帝白禮這一路上暢通無阻。

果然不出帝辰行所料,來到安寧宮他一眼就發現了,自己一個人坐在涼亭里發獃的帝金烏。

帝白禮走到涼亭里,也沒跟帝金烏客氣,一屁股就坐在他旁邊的石墩上。

「我一猜你這個死妹控就在這裡,都當皇帝了也不知道干點正事,成天就知道看着妹妹傻笑。」

帝金烏眼神怪異的扭頭看了一眼帝白禮,無奈嘆了口氣沒有說話,他不是不想干正事,是他根本幹不了正事。

四個顧命大臣壓在帝金烏的頭頂上,他的政令得不到許可根本放不出去,這種情況之下他又能幹的了什麼正經事?

帝金烏之所以眼神怪異的看了一眼帝白禮,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因為這四個壓着他的顧命大臣其中就有帝白禮的父親,當朝太師、帝辰行。

但之所以沒有說,也是因為帝金烏知道,帝白禮這貨對朝堂上的事情一概不懂,他甚至連上朝都根本不來,當然不知道帝辰行在朝堂上做的事情。

帝白禮也沒有察覺到帝金烏的異常,拿起石桌上糕點往嘴裏塞,一邊吃着糕點,一邊說明他的來意。

「我嗚……的武器吧唧……做好了沒?」

因為吃着東西說話,不光是聲音嗚嗚嗚的難以聽清,還一個勁的從嘴裏往出掉殘渣。

帝金烏扶額嘆氣:「哎……食不言、寢不語,有什麼事都可以等吃完再說……」

帝金烏很難想像,那個舉止儒雅的太師,怎麼會有這麼個粗俗的兒子。

「我以為你今日不會過來,所以便派人給你送到軍營里去了。」

帝金烏的話沒什麼用,帝白禮還是一邊吃着,一邊說著。

「哦吧唧……這白來一趟吧唧……」

「怎麼算是白來一趟呢?就當是來看看我不行嗎?」

自從當了帝金烏自己當了皇帝之後,他可終於明白為什麼皇帝都自稱為孤家寡人了,身邊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沒有。

就連帝金烏的親妹妹、帝甜甜對他的態度都有所變化,變得更加拘謹了,不如以前那樣放的開了。

現在還能跟帝金烏平常交流的人也就是帝白禮了,只有帝白禮還像從前那樣與他相處。

帝白禮感覺帝金烏這話怪怪的,有那麼一點撒嬌的意思。

他一個大男人說這個話?

怕不是個迷戀本少爺美色的gay佬吧?

帝白禮可不接這個話,扭過頭岔開話題說道:「帝甜甜那丫頭呢?」

環顧四周並沒發現那個熟悉的身影,平日里帝白禮一來安寧宮,帝甜甜肯定圍着他嘰嘰喳喳吵鬧個沒完。

但今天這個煩人的小丫頭沒在旁邊搭話,只剩下帝白禮跟帝金烏兩個人,帝白禮反而感覺有些不適應了。

聽到帝白禮的問題,帝辰行嘆了口氣沒有說話,從懷裡掏出一張紙條遞給帝白禮。

這娟秀的字跡帝白禮很熟悉,這紙條是帝甜甜所寫的,不過值得吐槽的是,帝甜甜那種大大咧咧、風風火火的性格,寫出的字卻這麼清秀內斂。

『皇兄安好,見字如吾。』

『小妹自幼久居深宮之中,對着皇城之外的世界有萬般好奇。』

『近日裡心中多有煩悶之事,小妹思慮良久,決定出宮去散散心。』

『不日便歸,望兄勿憂。』

看完紙條帝白禮驚的合不攏嘴,吃到一半的糕點都從嘴裏掉出來了。

「這丫頭偷偷跑了?你派人去找了嗎?」

帝金烏表情傷感的歪頭看着帝白禮,眼神里是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沒有回答找還是沒找,而是淡淡的反問道。

「你覺得……我現在大張旗鼓的去找人會怎樣?那些文武百官會怎麼編排我?」

老國王平日里身體硬朗健碩,半年前突然就病重離世,朝野上下一片議論紛紛,雖然沒人敢明面上說出來點什麼,但是私底下都覺得是帝金烏動的手腳。

現在連自己的親妹妹都突然跑了,帝金烏要是大張旗鼓的去找帝甜甜,那『找』這個字,在別人嘴裏就會變成『滅口』。

事情的結果如何帝白禮到是你明白,但他才不在乎結果呢。

帝白禮只知道必須先把小丫頭給找回來,至於說後果如何……

去他媽的!以後再說!

這就是帝白禮的風格!

一貫如此的風格!

帝白禮看着裝深沉的帝金烏就來氣,要不是自己的命需要這貨保住,帝白禮肯定第一個帶頭反他娘的。

「丫哪來的那麼多破問題?瞻前顧後的怕後果?」

恨鐵不成鋼的一巴掌打在他腦袋上,想要打醒這貨,帝白禮抓着帝金烏的臉讓他看着自己眼睛。

「看着我!」

「……你可是皇帝啊!就這麼丁點大的小屁事你都解決不了?」

「我告訴你一個最簡單的道理,瞻前顧後的人成不了大事!」

「明天上朝的時候,隨隨便便挑兩個聲音高的砍了,砍死領頭羊會不會?殺一儆百會不會?」

對於帝白禮給出的暴力解決方案,帝金烏不予評價,只是半開玩笑的說道:「我感覺你的聲音就很高,要不然把你砍了?殺雞儆猴?」

帝白禮不以為意的揮揮手說道:「現在整個皇城的軍隊都在我手裡,你敢砍嗎?」

先王時期國泰民安,哪怕是皇城都不需要多少軍隊,只有兩千多維持治安的禁衛軍。

但自從先王死後,各地叛亂頻發,上次甚至都打到了拱衛皇城的九陽關,九陽關距離皇城只有八十里地遠,這跟打到家門口沒什麼區別。

還是帝白禮緊急招募了兩萬多新兵,才勉勉強強平息了那次的攻擊。

現在皇城裡有三萬多人的軍隊,除了已經擴充編製到五千人的禁衛軍,剩下的兩萬五千人都是這半年裡帝白禮招募出來的,也是帝白禮親手帶出來的。

這些士兵只認軍印、不聽皇命,帝白禮讓他們造反他們都聽,說現在整個皇城盡在帝白禮掌握也不足為過。

對於帝白禮對自己的不敬表現,帝金烏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妥,相處十幾年他對帝白禮的脾氣也有了解。

要是因為帝金烏當皇帝了,帝白禮就對他客客氣氣的,那帝白禮就是不是帝白禮了。

其實帝金烏還挺喜歡,帝白禮這種不尊重自己的行為,這樣起碼證明了,他還有一個可以玩鬧的真朋友。

帝金烏推開帝白禮抓着自己的手,反過來捏住他的臉,反問道:「你猜我敢不敢砍你?」

這個動作可把帝白禮給噁心壞了,連連後退好幾步躲開帝金烏的爪子。

「莫挨老子!捏我臉?丫兒喲!你這個人怎麼蓋里蓋氣的!」

這段時間帝金烏很煩躁,父親無故死亡的原因,與大臣之間關係的不和,全國各地四起的叛亂,鄰國咄咄逼人的態度,這些事情都已經把他壓的喘不過氣了。

但是看見帝白禮露出那一臉嫌棄表情的時候,帝金烏還是開心的笑出了聲,果然沙雕的損友能讓人忘掉一切煩惱。

「哈哈哈……」

帝白禮心裏打定主意,以後沒有重要的事情再也不來皇宮了,帝金烏這個貨實在太特么像gay了,以後必須離她遠遠的。

「你還笑?平日里看你帝金烏一副正經人的模樣,沒想到也是個饞我盛世美顏的gay佬!」

這個從沒聽說過的新詞彙讓帝金烏很感興趣,好奇的對着帝白禮詢問道。

「gay佬是什麼意思?」

沒有搭理帝金烏的問題,帝白禮隨手抓起盤子里剩下的幾塊糕點。

「明天一早我帶兵去平叛,在我下次回皇城之前,你必須把帝甜甜給找回來,要不然到這時候我可不管你有什麼原因,哪怕是把烈陽翻過來我也會找到帝甜甜。」

留下這句話,帝白禮起身就要走。

帝金烏連忙詢問道:「哎!你幹嘛去?」

「回軍營啊……難不成一直陪你在這傻笑?」

帝白禮一邊朝着外面走,一邊語氣十分隨意的對着帝金烏說道:「等我出征以後,這皇城裡的某些人恐怕就要坐不住了。」

帝白禮的身形越來越遠,聲音也越來越小,斷斷續續的留下最後一句。

「你可……千萬別……死了喲……」

背影越來越遠,漸漸的淡出了帝金烏的視線,恰好這時一片巨大的烏雲飄到涼亭上方,帝金烏微微抬頭望向天空。

這塊烏雲很大,遮住了上方的天空。

它自以為遮住了太陽的光芒,然而實際上它只是遮住了涼亭……

帝金烏轉身走出涼亭,出現回到陽光之下。

「該起風了……」

…………

…………

在烈陽星之外,遙遠的天使星系中。

桐玫星的小國王、華榷發出了與帝金烏同樣的感慨。

「是時候該起風了!」

此時是天使歷的3033年,十五年前華榷在無意中找到了一處上古遺址,在這裡他獲得了數千噸的特殊合金,和名為『天宮』的宇宙級戰艦,還學會上古時代的基因改造技術。

利用基因技術華榷製造了一大批的天使戰士,將不知名的合金打造成鎧甲與武器,基因戰士本就比普通天使強大十幾倍,在裝備上鋒利的合金武器,每一個天使戰士都可以稱得上是以一敵百。

不過才十幾年的時間,華榷就已經將整個桐玫星掌握在他手中。

華榷可不打算止步於此,他的目標是星辰大海,下一站鸞鳳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