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老子說了算!
玄幻:老子說了算! 連載中

玄幻:老子說了算!

來源:google 作者:南牆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程春夏 黃師傅

如果能安心過這種錦衣玉食的日子該多好,可惜實力不允許啊!.....................「你們這些阻礙我當富家公子的人,都該殺!」.....................順我者長命百歲,逆我者挫骨揚灰!善惡天定,是非由心,而你們的死活老子說了算展開

《玄幻:老子說了算!》章節試讀:

梁國境內連年災禍不斷,統治力上早就接近崩潰,各地城主、知縣佔地為王,而像寧家這種有錢的家族,都有大量護院家丁,還有供養的武師。

可以說實力至上,官與民,誰也不服誰。

已經聽說北方有些縣城出現了家族攻佔衙門的事情。

不過寧家目前還沒有跟縣衙對抗的實力。

縣衙別的不說,五百衙役還是有的,在梁國養不起兵的時候,這就是一支不小的武力。

寧武最後的記憶便是在品香閣的酒宴。

請他去的正是知縣家公子許紹祥,而在座的還有三家縣內富戶的公子。

寧文安派人去問都是統一口徑說寧武自己喝了一半獨自去的怡紅院。

線索到這就斷了。

今晚,剛好其中有兩人相約飲酒,寧武堵在二人回家的必經之路。

一輛馬車噠噠的行來。

「胡兄,你家這馬車該換換了,晃得我頭暈。」

「唉,我那老子摳的要命,每月例錢只有五十兩,喝酒都不夠,哪來錢換馬車,要不程兄借我幾個?」

「哼,我哪來的錢?快靠邊我要憋不住了。」

車夫找了個路口停下,兩個酒鬼下車踉踉蹌蹌的找個牆根。

褲子剛解開,馬匹發出嘶鳴,飛奔而去。

「誒?你家車夫......」

程春夏着急的回頭一看,一柄鋼刀架在了脖子上,驚的他渾身一抖,槍口就失了準頭。

「誒!程兄!往哪呲呢?嘶?幾位求財?」

這兩人尿完,褲子都沒提就被逼着走進了暗巷,地上的車夫屍體被一併拖了進去。

寧武拄着刀柄,靠在牆邊。

「寧武?嗨,我當是誰呢!你怎麼殺我車夫啊?這可得賠了啊。」

幾個燈籠並在一起,照的這裡更加光亮了,可這昏黃燈光總是有些陰森。

寧武起身,抬腳踢了踢地上的車夫屍體:「說說吧,不然他還得繼續拉你們去黃泉。」

「說?說什麼?」

二人眼神有些閃爍,卻並不畏懼寧武。

「你別來這套,你有幾兩膽子我們還不知道?」

過去的寧武的確是有些窩囊,好端端的一個九溪城巨富愣是活成了小屌絲的模樣。

可今時不同往日,寧武微微一笑,露出森然白牙。

「堵住他倆的嘴。」

二人嘴裏被塞了腥臭破布,摁倒在地。

寧武抽刀踩住胡明的右手,刀尖抵在食指上。

「今天為什麼不帶護衛?」

「唔?」

雖然聽不清,但明顯是疑問語氣,這不是他要的答案。

咔嚓,食指從右手分離了出去。

胡明嘴裏發出沉悶嚎叫,像是捂了棉被。

「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胡明疼的發出虛弱的哼哼。

這明顯也不是寧武想要的答案,鋼刀直接捅進了胡明的後心。

程春夏聽到聲音渾身跟着簌簌發抖,沒提上的褲子下再次**一片。

「程兄,我以為我跟你的關係要好一些,你覺得呢?」

寧武拔出鋼刀,蹲下身子,看向地上的程春夏。

後者玩命的點頭,餘光里看到胡明的身體抽動幾下便沒了動靜。

「好,程兄,我信任你,我問你答如何?」

寧武扯下程春夏嘴裏破布。

「護衛呢?」

「不讓帶,今晚我們去了醉仙樓,許公子和孔公子也在,護衛都不讓帶,就一個臨時的車夫知道我們出來。」

寧武笑了,心想你家裡的大半家丁都知道你要出門。

「那晚呢?」

程春夏面色發苦,想想還是說了:「寧兄,這個真不怨我倆,你是知道的,我們都聽許公子的。」

「我知道,當他的狗嘛。」

「對對,我們倆就是兩條狗啊,你就放了我吧,我願意補償十萬兩。」

「右手。」

小松一把抓住程春夏的右臂,大力抻直了。

這些富家公子都仗着家底厚為非作歹,根本沒那個毅力習練武學,瘦弱的很。

「孔家!是孔家!寧兄,我說了!」

「繼續。」

九溪縣孔家,算是第三大家族,不過能在此地站穩腳跟全都靠着寧家,寧武有記憶,孔家的小女兒孔雲霓跟他還有婚約,只是十年不曾相見,長什麼樣都記不住了。

「孔家不願意你這門親事,要搞臭你。」

寧武有些不懂了,自己再不行也是寧家大少爺,別說九溪縣,整個碧雲城下轄的六個縣加一起,也難找出寧家這種家底。

孔家這是怎麼想的?

「今天孔雲輝說,她那妹妹在皇城的親戚家被靈宗的接引長老相中了,據說被選成了掌門弟子,你這名聲一臭自然引來靈宗不喜,會有人上門來逼你主動取消婚約的。」

靈宗這種存在代表了這個世界的仙人,平常人根本接觸不到,孔雲霓倒是好運被選中了,可自己卻倒了霉。

這招夠狠,到時候靈宗找上門來,理由充分,自己退了算是自認配不上人家,面子掃地。

自己不退那就免不了被靈宗敲打,結果毫無懸念。

反正跟人孔家毫無關係。

到時候孔家平步青雲,寧家顏面無存。

「所以,那一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給你吃了迷藥還有豬配種用的葯。」

寧武呆立當場!

想到花姐尊容,他心裏想嘔都嘔不出來。

程春夏還想說什麼就感到脖子一涼,身首異處了。

寧武收刀入鞘。

「把屍體處理了,回去後每人到小松那領十兩賞錢,記住了,今天什麼都沒發生。」

第二天一早,九溪縣內又熱鬧了一把,據說程家和胡家的大少失蹤了,鬧的整個縣城沸沸揚揚。

又過了一天,寧家也出事了,一夜之間少了十個護院家丁。

縣城內瘋傳,這是有冤魂索命,把人都吃了。

這一日,黃師傅如約來找寧武,本來已經打算勸大少爺不要習武了,大不了他把一千兩退回去。

可寧武卻難得表現出了執着。

黃師傅只能硬着頭皮來指點,心裏正在想着該怎麼安慰這個資質稀爛的大少爺。

還沒進到後花園,就聽到叮叮噹噹得到刀劍碰擊聲,從聲音上聽得出力道大小。

黃師傅有些驚愕的輕步走到拱門旁。

就看到寧武和小松兩人你來我往真刀對練着。

小松的武藝自不必說,已經開山境二重天。

可這大少爺竟然能將斬狼刀法運使到如此境界,簡直匪夷所思,這才三天吧。

莫非大少爺是自己也沒看出來的天造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