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神戒
玄神戒 連載中

玄神戒

來源:google 作者:〖曟~懿~晨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曟~懿~晨曦〗 奇幻玄幻 玄晨

玄神大陸,萬族林立上古六大家族之一的玄族,因萬年前的一場上古大戰,陷於陷阱導致沒落,在偏遠的小城裡以小家族存在,得以血脈不斷少年玄晨靠自己的努力,從偏遠小城不斷敗敵,一步一步的走出小城,拜入宗門,走向大陸中心,刃仇敵,平異族,開創萬年來的盛世……展開

《玄神戒》章節試讀:

清晨明媚的陽光照向大地,源城炊煙裊裊,清風徐來,河面波光粼粼,樹葉如剛睡醒般抖擻着身子,高樓林立,成片不知名的鳥兒飛過,一片祥和。

天劍峰峰頂圓石台處,一道身影盤膝而坐,看着山下這難得的風景,而身影旁邊仔細一看,虛空處一道虛幻的身影也是浮空盤膝而坐。

「賢老,我那個腦海里的畫面你知道是什麼么?」

這兩道身影正是玄晨和元賢,從賢老初中到現在已經過去七八天的時間了,可玄晨現在想到那個驚心動魄的畫面,還是覺得汗毛直立,尤其是賢老的出現,更是讓他心驚肉跳。

「那是萬年前的一場遠古大戰……」

賢老輕聲答道。

「那這玄神戒是賢老的?那場大戰賢老您也參加了么?還有賢老您的實力有多強?您又是什麼身份?」

玄晨疑惑的問賢老。

「我算是玄神戒上代執掌之人,那場大戰不是我在的時代,至於我的實力和身份嘛,往後你自己就會知道。」

「你也不用問那麼多,該告訴你的時候會讓你知道,那些對於現在的你而言沒什麼用處,你只需知道我不會害你。」

賢老看出玄晨的好奇,繼而看着山下的風景緩聲說道。

「賢老,那在這天劍峰中的秘境是什麼?你怎麼會在這裏面?」

玄晨又是追問着賢老,眼裡說不出的好奇。

「那秘境是大能開闢的修鍊場,裏面有很多珍貴的東西,你能修鍊也是因為其中的機緣,至於我為什麼出現在裏面,我也不知道。」

「你得到玄神戒和天劍峰中的東西最好不要讓人知道,會給你惹來禍事,記住!是任何一個人,包括你最親的人。」

賢老臉色凝重,對着玄晨說道。

「我知道,懷璧其罪嘛。」

玄晨抬頭看天嘆了嘆。

「嗯!知道就好,你也別想太多,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努力修鍊,這才是重點,還有,你在秘境中突破太快,別看你現在是段體六重,但力量還沒得到很好的控制,短時間內你不會突破了,即使快突破了也要壓着,等你完全消化完段體六重境的力量之後再突破,往後都要這樣。找個時間去歷練,實戰才是最佳的修鍊方法,實戰能讓你感悟到很多東西。」

玄晨聽到賢老所說,陷入沉思,他也發現這幾天修鍊的玄技,每次發力時總感覺不從心,好像差點什麼,看來就是因為突破太快還無法完全把力量掌控的緣故。

「先修鍊一會兒再回去吧。」

玄晨閉目修鍊起來,賢老在一旁靜靜的看着。

賢老看着修鍊中的玄晨,賢老陷入沉思。

「玄神戒里的那個畫面就是那場玄天古戰,可以肯定的是玄神戒是那場大戰遺留之物,而玄神戒九龍環繞,天劍峰秘境中有九龍玄脈供着,這一切是偶然還是……」

賢老抬頭望天心裏思緒飄蕩。

大概過了幾個時辰之後玄晨睜開雙眼,呼出一口濁氣,伸展懶腰。

「我們回去吧……」

玄晨的聲音拉回賢老的思緒,賢老看了看玄晨,也不見他什麼動作,就直接消失不見,玄晨知道賢老已經回玄神戒裏面了。

回到玄府的玄晨沒有回院子里,而是逛着玄府,他已經很久都沒有在玄府里逛逛了。以前不能修鍊時,一出來就有人過來找他麻煩或者是嘲諷他,久而久之,他就不喜歡在玄府裏面露面,而現在的他已經不在乎那些了。

走着走着,玄晨就來到了訓練場,這裡是玄族弟子們修鍊切磋的地方,同時也是家族族比的舉行地。看着訓練場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的場景,玄晨不禁感慨。

「咦?那個人好面熟啊!」

一個玄族弟子說道。

「是啊!是啊!我也覺得面熟,就是記不清是誰。」

另一個弟子也是附和。

玄晨已經好幾年沒有在玄府里走動了,玄族弟子們基本已經記不清玄晨的樣子,他們知道玄府有這麼一個人,但以前玄晨很小,長大了模樣變了很多。

「有啥好看的!玄府這麼多人難道你們一個個都能記得?趕緊的去修鍊,快!」

這時一個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人們的眼中,玄晨看着來人的身影,微微一笑也是駐足不前,只見來人一身紫色的長衫,長發披肩,眉毛濃厚,高高的鼻樑,一雙鷹眼看來看去,讓人不敢對視,充滿威嚴。

「快看!是玄軒大哥!」

這時弟子們看着來人,有人認出來人的身份頓時驚呼出聲。

「玄軒!我們玄族十大天驕之一,上個月實力測試中達到了段體九重境初期,僅次於玄界排行第二,而他的年齡才十六歲!有長老斷言,他明年肯定會進入玄氣境,那將會是源城最年輕的玄氣境強者。」

有弟子介紹到。

「哇!玄界好帥哦!要是我能嫁給他讓我做什麼都願意!」

有女弟子看到玄軒後,雙眼滿是星星的看着玄軒。

「別犯花痴了!玄軒那是什麼人?天驕人物!能配上他的也就是那些天之驕女,哪還輪得到你!」

有弟子在一旁癟癟嘴。

聽到那些弟子們的議論,玄軒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身朝玄晨走去。

「快看,玄軒朝着那個人走去了!」

玄族的弟子們都朝着玄晨看去。

「晨弟!好久不見。」

玄軒來到玄晨面前,對着玄晨微微一笑。

「是啊!好久不見了,沒想到軒哥你現在這麼出名,實力更是達到了段體九重之境,厲害厲害!」

玄晨也是笑了笑。

「你小子,笑話我呢?嗯!!!」

玄軒聽到玄晨的話,也很是無奈的瞪了玄晨一眼。

玄軒,大長老之子,玄晨的堂兄。玄晨小時候經常跟在玄軒後面跑,可以說是玄晨小時候的玩伴,兩人的關係一直都很好,這也是除了小曦之外對玄晨最好的人了。

「你們聽!玄軒叫那小子晨弟!族裡名字叫晨又讓玄軒稱弟的好像也就只有那個人了……」

聽到玄晨他們的談話,其中一個弟子說道。

「你是說……那個不能修鍊的少爺……玄晨!」

另一個弟子急忙的說著。

「對!就是他,怪不得之前覺得眼熟呢,沒想到是我們玄族少爺啊,我記得他好像好幾年都沒有到這邊逛了呢!現在怎麼來了?」

弟子們議論紛紛。

「哎!你們還記得之前的事么,這傢伙突然失蹤了十多天,族裡鬧得轟動,沒想到十多天後他自個兒回來了,回來的時候你們猜怎麼著?」

一個穿着白色勁衣的男弟子說道。

「怎麼著?」

玄族弟子們紛紛圍過來。

「唉!你們是沒看見他是有多慘吶!他回來的時候衣服破破爛爛,鞋子沒得穿,全身髒兮兮的,像一個乞丐一樣,哈哈哈……」

那個男弟子哈哈大笑。

「不會吧,難道在外面被人欺負了?嗯!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弟子們議論紛紛。

「玄吉!你給我住嘴,就你嘴巴大是吧!滾!!!……」

玄軒聽到玄吉的話,忍不住的呵斥,雙眼瞪過去,玄吉看到玄軒發火了也是急忙的閉嘴,逃也似的跑了。

「你們也是,哪涼快哪待着去……」

玄軒又對着圍過來的弟子們呵斥。

「喲嚯!玄軒大哥,你這是幹嘛呢,發這麼大的火,小心上火。」

玄軒剛呵斥完周圍的弟子們,沒想到又是一個聲音懶羊羊的傳來,玄軒滿臉怒氣的看過去。只見一個臉色蒼白,雙眼陰沉,嘴角微翹手裡拿着一把摺扇的白衫少年緩緩走來,後面還跟着幾個玄族弟子,玄吉也在裏面,看到這一幕玄軒貌似明白了什麼。

「哼!我當是誰呢!原來是玄希小弟啊,今天怎麼有空來修鍊場逛逛了。」

玄軒靜靜的看着玄希。

「在家裡修鍊有點悶,所以就出來走走,順便看看我的老朋友。玄晨,好久不見,不知過得怎麼樣,甚是想念吶!」

玄希居高臨下淡淡的笑着瞟着玄軒身旁的人影。

「呵呵!是好久不見了,至於過得怎麼樣就不勞你玄希費心。」

玄晨知道這傢伙是為自己而來,在玄晨不能修鍊的時候,這傢伙有事沒事的來找茬,是玄晨的死對頭了。

「你們快看,玄希過來了,這回有好戲看了,這玄希與玄晨可是死對頭,等會兒有得看了……」

「玄軒還在那裡呢,怎麼可能會有事!況且玄希現在可是段體七重境巔峰,而玄晨又不能修鍊,這沒法比啊。」

「你們懂什麼!玄希可還有一個哥哥呢,他的哥哥可是我們玄族年輕一代的第一人,誰敢動他!而這傢伙又是出了名的無賴,啥事他干不出來的」

看到玄希來到修鍊場,玄族弟子們都議論紛紛。

「唉!……這段時間修鍊我遇到瓶頸,剛好要找人切磋一下來感悟一番,不知玄晨少爺肯不肯幫我這個忙呢。」

玄希雙眼陰狠的看着玄晨。

「玄希!你想幹嘛?晨弟都不能修鍊,你好歹也是段體七重境,你好意思么你,我來跟你切磋如何?」

玄軒走到玄晨面前,對着玄希厲聲說道。

「哼!玄軒,別給臉不要臉,你以為我會怕你?我今天來是為了玄晨。」

玄希陰沉的看着玄軒。

「哼!這句話讓你哥過來說還行,你算什麼東西,憑你還沒資格跟我說這句話!」

玄軒聽到玄希那驕狂的話語,也是忍不住的發怒。

「玄軒,我說了,今天我找的是玄晨,不關你的事!玄晨,你還是不是個男人,躲在別人的身後當烏龜么,看來你也不過如此。」

玄希看着玄晨輕蔑一笑。

「玄希!別太過分了!」

玄軒大聲呵斥。

「玄希!你那麼急着去出醜么?好!我成全你!」

這時,玄晨滿臉平靜的走到玄軒前面,看着玄希那噁心的模樣,手也是痒痒。

「呃!……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玄希看重的人,玄晨你果然是勇氣可嘉,也不枉我來找你一番。放心,等會兒我會讓你欲仙欲死的,哈哈哈……」

玄希沒想到他的激將法對玄晨這麼有用,笑得合不攏嘴,朝着戰鬥台走去。

「哼!還想讓我出醜?都不能修鍊了,這腦子也是夠蠢的,等會兒我就讓你嘗嘗什麼是痛不欲生的滋味。」

玄希心裏暗暗的想着。

「晨弟!別衝動,他這是激將你!」

玄軒急忙的拉着玄晨。

「沒事,軒哥,這是晨弟我自己的事,我會處理好的,而且現在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放心吧。」

玄晨安撫着玄軒。

「晨弟,你……你能修鍊了?幾重境?」

玄軒疑惑的問着玄晨。

「嗯!已經六重境了。」

玄晨微微一笑。

「嘶!晨弟你這真是深藏不露啊,不過玄希可是七重境巔峰,你……有幾成把握?」

玄軒驚訝着玄晨的實力,但又想到玄希的境界,趕忙問着玄晨。

「六七成吧。」

玄晨也是不確定的道,因為他突破至今都沒有實戰過,按他估算他現在打敗七重境不會有問題。

「好!那我就在旁邊看着,要是晨弟你有什麼危險我會出手。」

玄軒認真的看着玄晨。

「好,勞煩軒哥了。」

玄晨看着朝着戰鬥台走去的玄希。

「謝什麼,這只不過是我該做的,去吧,記得小心。」

玄軒對着玄晨輕微說道。

「嗯。」

玄晨也是緩緩的走向戰鬥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