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連載中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願你我共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願你我共渡 陳宸

陳宸兩歲那年父親被神秘人擄走,母親便帶着陳宸隱居西域,十五那年陳宸遭遇襲,陰魂受損落,被白無常所救,無意中卻聽到白無常說出父親的辛秘,那驚天一戰到底是為何,陳宸踏上父親的老路,尋跡而來,人間,地府,仙界,究竟有什麼秘密,一切都從青山開始!展開

《血獄戰神:我從地獄歸來》章節試讀:

「陳宸,你在第一百層見到了什麼啊。」大長老一臉欣喜,似乎忘了前幾日說的話。

「空無一物。」陳宸也是牢記着那老者的話語。

「相傳第一百階有着青山的秘密,你就是想私吞了吧。」二長老手指着陳宸的鼻尖,咄咄逼人。

「確實空無一物,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看。」陳宸一臉淡定,指了指一線天。

「空無一物便是空無一物,那是屬於陳宸的機緣,你們不必多言。一線天一個人只能登上一次,等以後有人願意分享頂層的秘密,我們自然知曉。」此時青林開口了,來打個圓場。

「現在前十名已出,明日可去藏經閣一層選一部合適的功法,各位長老挑選自己得意弟子,專心指導,下個月會有一場比武,整個外院的前五前名可以跟隨內門師兄代表青山宗去靈武秘境。」青林向各位長老和弟子宣佈道。

「靈武秘境里獎勵豐厚,但也危機重重。」四長老向這些弟子介紹着。

前十名除去陳宸、蘭戈、楚天、林北、趙靈兒五人,剩下五個人從頭到腳都是一身金色,有些貴氣逼人。

「陳哥,好像是麒家五子,麒家在西域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完全可以去無極門當內門弟子,無極門可是西部第一的存在,不知為何居然把這屆的精英都放到青山宗,有些異常啊。要知道青山宗只是靈武前三。」楚天湊到了陳宸耳邊,悄悄地說著。

「你還懂得挺多,我以為你只知道美女呢。」

「開玩笑,小爺外號百事通,無所不能。」楚天得意洋洋地拍了拍肚皮。

四位長老都挑選好了自己得意的弟子,大長老選了蘭戈,二長老則是選了林北,三長老選了趙靈兒和楚天,麒家五子則是跟隨起了四長老,唯獨沒選陳宸。

「哈哈哈,陳宸,你看看,長老也看不上你。」林北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把剛才的事情全忘了。

「四位長老這是何意。」青林的臉拉了下來,「雖說陳宸沒有靈根,但是剛才的成績你們也都看到了。」

「沒有靈根註定走不遠,何必浪費資源去給一個廢人呢。要是宗主你,想必也不想收他為徒吧。」二長老也是咄咄逼人。剩下的三位長老也在旁邊附和着。

「把他交給那五長老便是,棄師棄徒也是般配。」三長老仰天大笑了起來。

「要不宗主親自帶此子,那必然比我們一群老傢伙教的好,一個沒有靈根的徒弟相信都可以宗主的教導下也會一飛衝天吧。宗主可是天縱奇才啊。」大長老跟着笑了起來。

青林的臉更冷了,他沒想到外院的長老居然明目張胆地向他挑釁,雖說有絕對的實力,但常因年歲不大,不得一眾長老信服。弄得現在的青山宗有些烏煙瘴氣。

看樣子要找機會整治一番,青林心中暗暗想着。

「宗主,我跟五長老便是,跟誰都一樣。」陳宸強顏歡笑,朝着青林點了點頭。

他看出了青林的難處,陳宸早就想到了會這樣,卻沒想到如此嚴重,進入外門的第一天就成了棄師的棄徒。

青林勉強地笑着,「恭喜各位成功加入外門,熟悉熟悉宗門吧,前十名來找我領藏經閣令牌。」青林一揮手將十枚標號的令牌散給了十人,來緩解剛剛的尷尬。

「陳哥,這長老水平也都一般,兄弟我教你功夫。」楚天過來比划了兩下,有模有樣。

陳宸拍了拍楚天的肩膀,「沒事,五長老也不差到哪去,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陳宸苦笑着,不斷地安慰着自己。

「楚天,快回來,我們該走了。」三長老大聲吆喝着,不停地催促着楚天。

楚天踱來踱去,有些猶豫。

「沒事,你去吧,我一個也挺好。」陳宸向楚天擺了擺手。

「陳哥,對不住了,我得先走了,保重。」楚天抱了抱拳,緩緩地離開了。

望着眾人遠去的背影,陳宸心中有些落寂。偌大的廣場上就只剩陳宸一人,此刻的他就像飄絮般無依無靠,孤舟般無處停泊。陳宸跪在地上,兩行清淚緩緩流下,「娘,孩兒不會讓你失望的。」

……

按照指引,陳宸獨自來到了青山宗最偏僻的一角,五長老的小院就在這裡。

陳宸走到院子里,院子不是不大,卻顯得十分空曠,只有院中的兩棵槐樹。院落中很是乾淨,沒有一絲塵土。

陳宸環顧四周,只有一個身着道袍的老者拿着掃帚在院中打掃着落葉。

「老人家,您知道五長老是在這裡嗎。」陳宸恭敬地問道,雖說眼前的老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但陳宸還是感到了一股肅殺之氣。絲毫不敢怠慢。

「哈哈哈,五長老,從沒聽說過有五長老,外院只有四位長老,內院只有三位長老,不知道你要找得五長老是哪位。」老者骨瘦如柴,兩鬢的白髮微微下垂。目光卻如炬火,聲音也十分渾厚。

「弟子愚鈍,也不知五長老是何人,今初試幸得魁首,奈何天賦欠佳,只得投入五長老門下。」陳宸憤憤地說道。

「青山不是往日之青山,以賦取人,悲哉。日薄西山不久衰於諸門派也。以前的青山宗可是西部第一大宗,甚至可以和中土各派抗衡。」老者感嘆着。

「我就是他們口中的五長老,你且隨我修行罷了。」說著向著屋子走去。

陳宸也是一臉興奮,他總感覺這位五長老不太簡單,急忙跟着五長老走向屋中。

「我之前是青山宗的太上長老,那驚天一戰,我丹田受損,內力慢慢流失,修為不斷下降,第一任青山宗主更是命喪當初。虎落平陽,各位長老咄咄逼人,落得如此下場。只得戲稱自己五長老。」五長老又不免一聲長嘆。

「沒有天賦又如何呢。大家都以為我天賦異稟,殊不知我根本沒有靈根,卻站到武道巔峰!提起我青陽道人誰不聞風喪膽。」青陽說得很是熱血澎湃,臉上滿滿的緬懷之意。

陳宸驚得一跳腳,那算是找對人了,我也沒靈根啊,真是『門當戶對』。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陳宸也是不猶豫,直接跪到了地上,把青陽也整懵了。

「我已經說要收你為徒了,你這突然跪拜是何意?」青陽一臉詫異。

「徒兒也沒有靈根,固被說天賦愚鈍,聽師傅此言,徒兒萬分欣喜。」陳宸依然跪倒在地上,雙手合在一起高高舉過頭頂。

「天意,天意啊!」青陽的手有些顫抖,鬍子都跟着飄了起來。「其實,沒有靈根的才是天才,才能突破武道極限,這樣的人萬中無一!」

陳宸怔在了原地,他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臉上的詫異中露出了一絲驚喜。

「無靈根無屬性自然超脫五行之外,便可修陰陽之道,陰陽必兼五行,五行必合陰陽,單元素者,只可修鍊一種,不可與其他兼容。雙屬性修者可以修兩種屬性,這兩種可以相輔相成,從而欣欣向榮,也可以相生相剋,毀天滅地。還有就是異屬性修者,十分少見。」青陽看到陳宸震驚的樣子便向他解釋道。

陳宸也堅定了起來,現在要做的就是跟着五長老修鍊,變強就能知道父親到底是誰,便能知道十五年前的秘密。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煉體,提升自己陽魄的強度,以後再修陰魂,行陰陽之道,五行便可手到擒來。明日你剛好可以去藏經閣中尋一部合適的功法,日後我將傳你其他功法。」青陽捋了捋鬍子,很是怡然自得。

陳宸拜謝完五長老便在院中屋子裡挑了間空閑的房間住下了。夜晚降臨,陳宸無法掩蓋激動的心情,徹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