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許高
許高 連載中

許高

來源:外網 作者:周揚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周揚 玄幻魔法

nbspnbsp一部上古丹書,成就了周揚的神行之路。紫元宗棄徒周揚無意之中得到了一部上古煉丹術,失傳已久的諸多上古丹方重現人間。周揚憑此一路高歌猛進,開啟了鐵血征戰、跌宕起伏的人生之旅。越開元,破靈台,入天元,成金丹,踏神境,終得天道。他自此得以報血仇、戰世家、踏虛空,創揚天商盟,解萬古之迷,登通天之路!展開

《許高》章節試讀:

戀上你看書網
,揚天最新章節!
「以後遇事儘管來找我。https://對了,玄罡訣乃宗內密法,萬不可外傳。此外,這是我修練的一些體悟,還有件法器,一併拿去吧!」說罷,鍾師叔將幾本書冊和一件法器遞給周揚。
「師叔……」周揚很感動,接過書冊和法器,差一點就將丹術要訣合盤脫出,但最後還是忍住了,此事關係甚大,師叔地位不高,知道後也難以保全。以後自己修道有成時,再行回報師叔吧。
「你資質頗佳,長期在外門修練,也不利於成長,出去後或許另有機緣。你的路還很長,自己去闖吧!」
「師叔!」
「去吧,我會通知鐵虎,讓他關照於你。」
「師叔保重!」周揚向鍾師叔深施一禮,而後退出了房間。
屋內傳來一聲嘆息。
周揚辭別鍾師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和鐵虎共用一室,此時鐵虎不在,周揚到別處尋問,說是去了礦山輪值。
返回屋內換了身衣服,他將自己的一些東西裹了個布包,又珍而重之的將父母雙親的靈位請了出來,輕輕收入包裹之中,這才向山門走去。
「喲,這不是周師弟嗎,別來無恙啊!怎麼,要下山?」剛行至比斗廣場,一行四人便攔住了他。
這幾人周揚都認識,三名外門弟子和一名內門弟子。說話的正是外門弟子何東洛,中間那位是內門弟子何東滄,兩人乃是親兄弟。聽說兩人在宗內高層有靠山,一直不把其他弟子放在眼裡。尤其是何東洛,靈石不缺,可現在也只是開元中期境界。他一直看周揚不順眼,要不是有鍾師叔維護,周揚的日子怕是更不好過。
「幾位何事?」周揚現在已然不是宗內弟子,沒有稱呼他們師兄,也沒有恭敬的回話,只是談談的問道。
「你不把我等幾個當師兄,我大哥可是內門弟子,修為比你高的多,難道一點禮數都不懂嗎?」
「都被除名了,還裝什麼象!」另外兩名外門弟子也居高臨下的耶郁道。
「對不起,我已然不是紫元宗弟子,請諸位自便。」你妹的,我當然被除名了,還用你說!正因為我被除名了,才不用鳥你們呢。
「哼,成了散修也不知敬畏,硬氣是要有資本的,這樣的話可活不長久啊!」河東滄陰*。
「不勞費心。」周揚也不多言,徑直向山門走去。
「這小子真他媽命大,我以為他早死在外面了!」何東洛的目光很陰冷,又惡狠狠道:「若不是宗內不得隨意打鬥,早便廢了他了」。
另一名外門弟子小聲道:「不如,在城內弄他一下?」
「算了,我等還有大事,不要和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糾纏。」何東滄望着周揚的背影道,可心裏卻隱隱卻得此子變得有些特別。
周揚其實還沒有租到屋舍,他也是怕鍾師叔擔心,不過他心裏早有打算,先把自己沒用的材料在自由坊市出售,兌換些靈石,然後再租一間有地火的修練靜室,嘗試練丹。
一般來說,店鋪的收購價格要比自由坊市高一些,但那是收購量大或者較高階的材料,他的貨,還是不要招店鋪夥計的白眼了。
鍾師叔給的布袋裡有三十塊一品靈石,相當於他一個半月的定例,自己原來還有四塊,兩頭青狼的材料能賣二十餘塊,兩顆星葉草值十塊,巨頭紅蛛和炎蛇膽也能換個三四塊,三張山豬皮三四塊。
鈴鐺紅有三十六株,但這個他不賣,而岩中草和黃延草卻不值錢。
他經常混跡於市井坊市之中,對各類材料價格一清二楚,對小商小販的壓價行情也心知肚明。心中略一思索,自己賣完材料之後加上師叔給的,大約有七十幾塊一品靈石,這是他修練以來最大的一筆靈石。
心裏美滋滋盤算着,離開師門的傷感和剛才的不快也一掃而空。
自由坊市並不是每天開市,而是十天內開市三次,一大兩小,也就是二次規模小的,一次規模大的。逢一為大市,三、七為小市,今天是初七,正是小市,不過人並不算少。
「看看瞧瞧了,大威力法器,大師練制,錯過今日,遺憾終身,便宜賣了!」
「家傳寶物,療傷有奇效,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一個個攤位都擺在路中間,有的支起個木板,把各類材料放在上面出售,有的則是直接在地面鋪個草墊叫賣,而行人則是在攤位兩側行走,邊走邊看,不時還有討價還價之聲。
「誒喲,周小哥,有日子不見,今天怎麼有空了」
「呵呵,肖掌柜,久違久違!」
「我哪是什麼掌柜,又取笑老哥了。對了,周小哥,今日是逛逛啊還是看東西?」
肖掌柜個子不高,非常瘦,眯縫眼,見人總是笑,開元九重修為,和周揚很熟,人也還算實在,周揚被奸商們坑了一段時間後,便固定下來和他做交易。
「你看看這些東西。」周揚把材料拿出來放在他攤位的草墊上。
「不錯呀,星葉草,炎蛇膽,還有青狼身上的東西,周小哥發財了!這些材料都要出售?」
「對,你看看,值多少靈石。」
「好。周小哥,巨頭紅蛛身上的材料不值錢,其他的嘛,我算算……哦,所有材料可換三十八塊一品靈石,你看如何?」肖掌柜在一堆材料中扒啦了一會兒,給出了價格。
「成交。」周揚很乾脆,這和他算計的差不多。
肖掌柜也很高興,這筆生意不算小。
「對了肖掌柜,你這兒有丹爐嗎,能用即可。」收了靈石,周揚問道。
「丹爐,我這裡倒是沒有,不過我朋友那裡可能有,我給你看看,價格應該不貴。」肖掌柜道。
「大約多少靈石?」
「我也不大清楚,如果是舊的,應該幾十塊靈石吧,周小哥要練丹?」肖掌柜疑惑盯着周揚。
「你看我象練丹師嗎,門內長輩用。」周揚隨意道。
「哦。日常自由坊市裡買賣丹爐者並不多,我只能去試試。」肖掌柜晃然,又道。
「好,那你去吧,我替你看好攤位。」周揚點頭。
「那好,我去去就回。」說罷,肖掌柜便急匆匆離開。
大約盞茶時間過後,肖掌柜和另一個瘦高的攤主走了過來。
「這是李掌柜。」肖掌柜介紹道。
「李掌柜,在下有禮了。」
「這位小哥有禮了,這是丹爐,你看看。」說著,李掌柜將一個丹爐遞了過來。丹爐不大,應該是精銅材質,三足兩耳,有爐蓋,也可稱為丹鼎。
「此爐練過丹藥,是舊物。」李掌柜實話實說道。
這位李掌柜眼珠嘀溜溜亂轉,一看便是很精明的商人。周揚對此也不太懂,不過卻是相信肖掌柜的眼光。
「多少靈石?」周揚左右翻看了片刻,問道。
「你是老肖的朋友,我和老肖也是多年的夥計。這樣吧,此爐是舊物,我只收你三十五塊一品靈石,如何?」李掌柜一副不賺你錢的模樣。
周揚不經意的撇了肖掌柜一眼,肖掌柜不露痕迹的搖了搖頭,便又道:「李掌柜,既然是朋友,那在下也給個實在價,三十塊一品靈石,怎樣?」
「這……不瞞小哥,生意場講究貨賣一張皮,馬賣四隻蹄。此物我若擺弄一番,必會光鮮亮麗,保證如新爐一般。但小哥你是老肖的朋友,我也用不着擺弄一個好皮相來賣,都是自家人嘛!你說是不是?」李掌柜小眼晴轉了轉,隨後一臉誠懇,語重心長道。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呢,死人都能說活嘍!」周揚若是個不諳世事的雛兒,必會被李掌柜的誠心所感動。
然而他在市井之中也摸爬滾打了數年,早非吳下阿蒙,豈能被他的三言兩語唬住,便道:「李掌柜說的是,我們是自己人,當然用不着那樣。可正因為是自己人,兄弟我才實話實說,我身上只有這點靈石了!」說罷,他雙手一攤,無奈道。
李掌柜小眼睛再次轉動了一番,知道眼前這個小傢伙不好糊弄,便撇了肖掌柜一眼,咬牙道:「唉,這個價格我可是怎麼來怎麼走,半塊靈石都沒賺你小哥的!」
「那好,這是三十塊靈石,我要了!」周揚聞言,麻利的布袋中取出靈石交給李掌柜。
費了一番口舌,卻省了五大塊靈石,值了。
「爽快,周小哥辦事利落,我交你這個朋友了,請拿好丹爐。」李掌柜說了句場面話,用布將丹爐包好,雙手送到周揚手中。
周揚接過包裹,一抱拳道:「那好,就不耽誤二位了!」

《許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