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序列徵兆
序列徵兆 連載中

序列徵兆

來源:google 作者:麻國大烏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計尊 麻國大烏龜

這裡是上帝武裝,人類文明面對入侵的第一序列武器,徵兆以至,弒神之序列徵兆者序列神明——計尊,計時計謀的計,尊嗎?曾經是尊嚴的尊,現在則是尊貴的尊展開

《序列徵兆》章節試讀:

嫦中星正在一寸寸的破碎,消散,泯滅。

三千名紅盾騎士結合的守陣完全無法抵擋這滔天的熔岩巨口。

騎士在岩漿波濤下陷入無盡的絕望,他們不明白平時在大天使聯邦傲然橫行的聖殿騎士為什麼此刻卻如螻蟻一般。

每一個騎士都在告誡自己絕不退縮半步,即便死亡即將來臨,亦或者已然到來,他們始終相信虔誠信仰上帝,並且無畏死亡的騎士會得到上帝的保佑,哪怕他們很微弱,也會得到天使的擁護。但現實中死亡的逐漸逼近,卻讓他們以往的驕傲全然破碎,以往的榮耀在這一刻化為虛影。

剎那,一道藍色光影籠罩着原本瀕臨崩潰的嫦中星,一切都在不斷收縮歸攏,漫天散落的爆裂岩漿在藍色的能量侵蝕下逐漸變得平靜,緩緩迴流入大地裂縫。

不一會兒,地面的裂縫也慢慢閉合,騎士們失重的身體也漸漸穩定。

空氣中依舊殘留着炙熱的氣息,原本生機盎然的星球變得破落不堪,千瘡百孔,曾經藏拙着無數亡命徒的海盜星,如今只剩下這三千多名外面來的聖殿騎士。

紫發騎士雙腳一軟,雙手撐地,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想到剛剛那無法阻擋的能量,仍心有餘悸,也不禁有些疑惑,是什麼救了自己。

一個藍色羅紗裙尖點地,一雙玉腿緩緩落地。

紫發騎士抬頭,看向這個如神靈般的女人,目光獃滯。

白色面紗遮住了臉龐,冷艷高貴,聖潔如光,藍色的瞳孔冷漠高傲的注視着紫發騎士。

身後跟着一個穿着白色披風的小女孩,如精靈一般,一個拄着蛇頭拐杖的老婆婆默默的在其身側佇立着。

「玉姬小姨,你問問他裁決所的人到底有沒有沒有找到哥哥,快問。」小女孩急切的對着女人懇求道。

「青靈,你應該明白。他們既然能發現你哥哥的蹤跡,說明你哥哥必然已不在世上了。就算我幫你問了,也只是徒增幾分悲涼罷了。」女人不冷不淡的說道。

這時紫發騎士才反應過來,察覺自己的失態。

立馬站起身來,標準的騎士禮。

「萬分感謝閣下的援救!在下江祀,是聖殿三團五編騎士隊長。請問女士來到這裡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等聖殿騎士願為閣下效勞。」江祀撇過散落的紫色頭髮,尊敬的說道。

江玉姬沒有理會,緩緩地退到青靈的身後。

青靈立馬示意,師姑這是讓自己去問。

「你叫江祀?大天使聯邦騎士聖殿的?」青靈清脆的聲音稍帶冷漠的問道。

江祀身體一直,不卑不亢的答道:「是!」

「那好!接下來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不要多言,我們沒時間和你浪費。」

「是!」

「裁決所的人剛剛來過?」

「是!」

「找到青曜世子沒有?」

「沒有!」

「那計侍郎呢?」

「沒有發現其蹤跡。」

「裁決所的人接下來去幹嘛?」

「不清楚!」

「你覺得他們要去幹嘛?」

「殺人!」

「殺誰?」

「任何人!」

青靈聽完就沒有接着問了,轉頭看向拄着蛇頭拐杖的老婆婆,說道:「王婆,幫忙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許蹤跡。」又輕輕的嘆息了一聲補充道:「活人的蹤跡。」

王婆點了點頭,閉上雙眼,微微抬起蛇頭拐杖,緩緩往地上點去。

一道道波紋由拐杖尖擴散開來,剎那間覆蓋著整個嫦中星。

四處寂靜如野,每個人耳中只有嗡嗡的水波聲。

幾分鐘後,王婆張開雙眼,看向青靈,擺了擺頭。

青靈身子細細的一抖,看向了手上那條刻着三個人名字的手鏈,眼中熒光閃閃,似要凝結成水珠,氣氛也在這一刻凝結至極點。

這時一道嘶啞的聲音響起,「聖女殿下!剛剛老奴倒是發現了一個奇特的地方,或許對聖女有些幫助。」

江玉姬和青靈頓時齊齊看向王婆。

江玉姬只是有些好奇,剛來這她就對此地進行活性因子以及遺痕軌跡進行探測,結果如裁決所的人一樣,難道這仙島來的老太婆真的能發現什麼。

「老奴剛剛在這片基地廢墟之下發現了一個死地?」王婆目光看向廢墟。

青靈有些疑惑,「什麼是死地?難道是如同鎖天監一樣的死亡之地嗎?」

一旁的江玉姬幫忙解釋道:「死地,並非是死亡之地那樣吞噬生命力的禁忌之地,而是隔絕了生命氣息的涅槃之地。」

王婆認同的點了點頭,「布置死地之法是古炎黃之陣術,其本身在古炎黃之陣術中也排至前列。我觀其痕迹,應該是新布置的,而在重啟紀元還能知曉且完美布置死地,只有那梵宗古武傳承家族的人了,如果老奴沒有猜錯的話,這死地是那計尊計侍郎布置的了。如果真是那小子布置的,其確實不像外界所傳的那般廢物,就憑他這般年紀將梵宗古武術法修到如此成度,在任何時代都算的上天嬌之子,或許其本身的光芒被青世子蓋住了吧!」

青靈聽到王婆說是計尊布置的,嘴角不自覺也微微上揚。

可能是因為有了哥哥存活的希望,也有可能是因為王婆誇獎了計尊。

「哥哥和計大狗肯定沒死,他們肯定藏在這死地之中,躲過了小丑的最後虐殺,呆瓜有時還是不呆嘛!」心裏有些希翼的想到。

江玉姬看着青靈這副樣子,更加傾向於後者,便不屑的說道:「人還沒找到呢?誰知道這死地是不是那小子布置的,說不定是他那莽夫老子給他的保命之物呢?何況他們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

廢墟之下,一塊破碎的三角金屬支架支撐起來的一塊空地**,一塊巨大的血池,池面平靜無波,旁邊的土地血液滲透成紅色。

青靈趴在池邊,一道暗紅的倒影映出自己的模樣。

「王婆,你說哥哥他們就藏在這血池之中嗎?可是這血池也沒什麼特別啊?」青靈不解的問道。

王婆搖了搖頭,將拐杖插入地下,拐杖長出枝條,從地底慢慢的插入血池之中,在鮮紅的血液中不斷穿梭,最後包裹着整個血池的。

「陣紋虛浮,布施粗略,靈能充合不足,一看就知道是新手布置的,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死地大概率是計侍郎布置的,並且是第一次布置,勉強可以運轉,但是這通過煉血陣提供能量,維持死地之陣運轉的想法倒是不錯。」王婆對着青靈解釋道。

青靈聽了一喜,急忙問道:「那這陣法如何才能解開?」

王婆有些寬慰的說道:「聖女殿下,不要着急。如果說這死地是步入躍遷之路的靈者或者修者布置的,我可能破開不了,但是計侍郎未覺醒,陣法運轉的能量都是用輔助陣法支持的,破開它對於我來說還是很容易的。」

青靈放心的點了點頭。

「造物蓬萊,靈化萬物,以持萬神。」

隨着靈力運轉。

一條條青色長蛇順着蛇頭拐杖纏繞而下,前赴後繼的鑽進血池裡。

「蓬萊造物之法,果然名不虛傳,看來小靈去蓬萊仙島拜師進修,是一個明確選擇,估計也是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的最明智的一次選擇了。」一旁的江玉姬靜靜的觀察着一切,護在青靈身後,身心戒備,防止危險突然降臨。

半響。

血池不斷沸騰,發出咕嚕咕嚕的水泡破碎聲,血液的顏色逐漸退去,一個身影從池底幽幽升起,逐漸浮上水面。

青靈定睛一看,是一個女孩,不禁有些失落。

待看清女孩的面容,又有些驚嘆。

美,美到極致的面孔,緊閉的雙眼映合著月兒彎的睫毛,精緻至極的五官,鼻若點水唇似流焰覆霜,玉雪般的肌膚,烏亮的長髮,儘管看起來年紀不大,十三四歲的模樣,略顯稚嫩,但其仙氣飄渺的氣質讓人久久不能移開雙目。

連一旁的站着的伊萬聯邦天使星域第一美人的江玉姬都有些不敢置信,世上竟有如此好看的女孩。

但突如其來的女孩卻打破了青靈所有的期望以及幻想。

「是誰?這女孩是誰?我哥哥呢?」有些失望的的呢喃道。

江玉姬走上前來,托起在水池中的女孩,手掌蓋在女孩的頭頂,探測着女孩的狀況。

「沒事,只是淺層次自眠,叫醒就行。」

說罷,江玉姬甩了甩手,臉上有些嫌棄的退向一邊

「光刺」

青靈手指微微舞動,金光一閃,射向躺在地上的女孩。

光刺碰到女孩就消失不見,女孩眉毛一皺,雙眼微微顫動一下,繼而緩緩睜開眼睛,淺紫色的瞳孔,如黑夜中的星空明亮深邃,微張的眼皮顯得一絲朦朧。

一旁的王婆難得的感嘆一句,「好標緻的一個女娃。」

青靈卻沒有心情欣賞,清脆的嗓音厲聲道:「你是什麼人?怎麼會在計尊布置的死地中藏着?青曜和計尊人呢?」

夜玫菲潛意識中一股懸浮感,接着一道白光將自己打落,身體還隱隱作痛。

睜開眼,腦袋昏沉沉的,聽到有人的聲音,立馬驚醒,看向青靈三人。

夜玫菲聽到了青靈的問話,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她不確定這幾個人是計尊的什麼人,如果是敵人,她就不能表現的和計尊太過友好,如果是他的朋友,那就可以說自己是計尊的患難朋友,再找機會逃掉,畢竟是從計尊手裡偷到這陣牌,斷了他和那神秘的少爺存活之路才使自己得以存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