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尋天記
尋天記 連載中

尋天記

來源:google 作者:蘇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陽 董尤

身陷黑洞,本道是就此長眠,卻有幸墜落於一方仙俠大陸這裡,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步步殺機但蘇陽卻如風雨飄搖里的逆流行舟,目視蒼穹:「問蒼生仙人風姿,不如我來修之!」「問萬仙道在何方,不如我來踏之!」「問六道天為何物,不如我來尋之!」展開

《尋天記》章節試讀:

「蘇陽,你還要待在這裡嗎,我覺得是時候該走了……」

一個戴着眼鏡的斯文年輕男人,眼神明滅不定地看了下不遠處那群早已變了味的同學,轉頭對身邊同樣無人問津的蘇陽說道,說完竟然直接站起身來離開了包廂,有人注意到了他的不告而別,卻是無人挽留。

在他身旁正閉目沉思的蘇陽聞言,抬起頭望見那二三十位俊男靚女還在高談闊論着各自的錦繡前程,一雙宛帶星光的眼神中透露着一絲乏味。

他本不打算來的,只不過那張請帖像是自己插上了翅膀飛到了他的家門,出現在自己回家必經的台階上,即便再不願意,被昔日的同學找上門來也不好拒絕,所以就成了這副樣子。

「魏藹,聽說你現在在燕京開了一家建築公司,月收入過萬,了不得啊,大三那個時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一番作為的,果然被我說中了,怎麼樣,兄弟我的預言准吧,你怎麼說?」

「徐芙莉,我現在在那家外企里做高管,你呢,哎呀這個包包是那個什麼V的吧,看來你過的也相當不錯啊,改天約出來喝杯coffee?」

「……」

聽着這些昔日同學話里行間透露出的攀比奉承,蘇陽不再猶豫,站起身來朝着包廂門口的方向走去,之前走的王瀟和他關係並不是多麼要好,能「好意」地提醒自己一下實屬難得,自己也不能負了這份意。

「蘇大班長,老同學幾年不見,你最近在做什麼呢,聽說你最近住的房子還是租的,兩千五百塊錢一個月的兩室一廳,漬漬漬,大房子啊!這點錢能在燕京幹什麼?」

這次同學聚會的發起者董尤卻是搶先一步攔在門口,嘴角擎着一抹輕蔑地看着蘇陽,一頭梳得油光發亮的黑髮配上他本就英俊不凡的外貌,看起來極為有型,讓他有一種事業成功人士的自信,只是他看着蘇陽的視線卻帶着一股不易察覺的嫉妒,因為蘇陽的相貌比他還要出眾。

水墨一樣的眉毛裝飾在一雙燦若隕石的眼眸上,輪廓分明的臉龐有着一抹無論是任何時候都存在的淡然,剛好遮住髮際線的劉海更是讓他多出了一絲颯爽,高鼻樑下一張薄薄的嘴唇微動幾下,似乎是想說什麼,卻被董尤的話音打斷。

「我現在需要一個私人司機,月薪六千,還有三金五險,看來你曾經是我們班長的份上……」

未說完,董尤已經期待地看着蘇陽臉上的表情變化,他最見不慣蘇陽那種淡然的臉色,此時更是希望能從他的臉上看到讓自己同樣不喜歡卻十分享受的奉承,到那時自己再哈哈一笑,一腳踢開蘇陽。

就算是司機他也不會讓蘇陽當的,只要一想到整天和顏值高自己不少的蘇陽待在一起,董尤不由地打個寒顫,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

其他人也是好整以暇地望過來,蘇陽在大學的那段時間一直以來是他們的班長,雖然和班級上的眾人格格不入,卻是十分認真嚴肅,尤其對董尤那時候的各種違紀是一點都不留情地上報,兩人之間能有現在的一幕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更甚者有人暗地裡打起了小算盤,怎麼刁難蘇陽能讓董尤高看自己一眼。

「沒有其它事情我就先離開了,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時間不等人。」

蘇陽沒有和眼前這個傢伙說話的心思,大學幾年的相處讓他十分了解對方腦子裡在想些什麼壞主意,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就要從董尤身邊走過,後者故意擋住蘇陽的去路,卻是感覺腳下被什麼絆了一下,重心一時不穩便狠狠地跌倒在地面上。

「啊啊啊!」

走出這家董尤父親名下酒店的包廂,蘇陽就聽到一聲慘叫聲,他下意識地望了一眼自己的白色鞋子,輕輕撣去上面遺留下來的痕迹,頭也不回地離開。

白色鞋子果然更容易顯臟啊,下次換雙黑的吧。

……

燕京市航天博物館,蘇陽每天下午都要來這裡一次,這是他現在的工作之一,不僅沒有六千每個月的底薪和三金五險,更是簽了一份保密協議,所以才在那些所謂的昔日同學看來,自己現在可能連個工作都沒有,更是因此招來董尤的刁難。

繞過那些在展覽大廳內,心神已經飛向太空的遊客,蘇陽朝着某扇專用門走去,打開後走進去,門再次緩緩關上,一些注意到了他的博物館工作人員亦或是保安都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

遊客不會知道的是這間博物館只是陳列着一些普通的模型和作廢的航天材料,而在他們走過的地面下十幾米處,有個極為隱秘的設施所,那裡的東西哪怕只是展示冰山一角,也足以讓博物館的門檻被狂熱的科學迷踏爛。

「這是你最後一次進行模擬太空失重,如果數據依然穩定的話,應該就能執行任務了。」

寬敞的地下研究室內,四周站滿了身穿白大褂的人,正**是一個巨大的圓柱形透明容器,約莫兩米的直徑,身穿太空服的蘇陽剛走進去,耳邊便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

不遠處一個容貌極美的年輕女子面無表情地看着蘇陽,剛才那句話就是從她嘴裏說出來的,而她的話音剛落,周圍的科學家們都一個個動了起來,赫然在做些什麼準備工作,可見和蘇陽一般年輕的她在這裡卻是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

蘇陽眼色微微有些複雜地看了對方一眼,隨即臉上恢復一副淡然的模樣,朝着圓柱容器外的所有人豎了豎手指,眾人點點頭,在年輕女子的指示下有條不紊地行動起來。

處於容器內的蘇陽身子開始慢慢失重,他知道這個圓柱裏面幾乎等同於太空的環境了,而他一直以來測試的便是在這種環境下要保持身體內的各項機能和平常沒有什麼出入,甚而至就算是更惡劣的環境也能保持常態。

「改變模擬環境!」

看着蘇陽像是扎了根似的在圓柱中一動不動,穩如泰山,年輕女子一咬牙,對着身旁的幾人說道,後者早有準備,不知動了什麼手腳,圓柱內的環境一下子變化起來,狂沙漫天,陰風陣陣,甚是駭人。

蘇陽剛才沉穩的姿態終於發生了一絲變化,只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畢竟這不是他第一次模擬經歷未知環境,早有應對的方法,只見其身形緩緩飄動,赫然是隨着狂沙陰風而動,形成一種詭異的平衡。

「多變化幾次!看他能不能堅持住!」

年輕女子語氣有些不甘地說道,周圍的人這才把緊盯着屏幕數據的眼神移到她身上,只不過一個個都是沒說什麼,蘇陽的表現十分完美,足以適應任何險惡環境,他們的工作眼看着就要完成了,**許諾的回報足以讓他們接下來的人生衣食無憂,何必在這個時候再生波折。

半晌後,蘇陽在眾人興奮的目光注視下從容器內走出,脫下笨重的太空服,額頭上露出明顯的汗水,未等他擦去,一道身影伴隨着熟悉的香風便出現在其面前。

「今晚回家一趟。」

林冷筠遞出一張濕巾,隨即看也不看蘇陽一眼,轉身就走,腳步顯得匆忙,後者怔怔地接過,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

傍晚時分,一身輕裝的蘇陽站在一棟別墅前,猶豫了片刻,從懷裡掏出一把鑰匙,向著鑰匙孔插去。

看見這把鑰匙竟然還能打開這扇門,蘇陽心中一股暖意流過,默默地走了進去,客廳的沙發上四人中有三股看向自己的視線帶着親切和欣喜,剩下的那一人像是沒有注意到自己似的,依然自顧自地看着面前那一摞子資料。

「小陽,你終於捨得回來了!」

中年夫婦用愛惜的眼神注視着蘇陽,雖然很想把眼前的蘇陽像是小時候那樣抱在懷裡,卻生生地抑制住了那份感情,畢竟蘇陽也不小了,都和冷筠一樣成為大人了。

「林叔,徐姨……」

語氣有點哽咽地叫出這兩聲,蘇陽心中忽地生出一種錯覺,眼前這兩人並不是自己父母的「同事」,也不是自己的養父母,而是堪比打小十分疼愛自己的親生父母。

只不過那句「爸媽」卻是怎麼也叫不出來,他尤記得兩年前自己大學畢業時,就是因為無意中叫了這麼一聲,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冷筠那時那句歇斯底里的「他們不是你的爸媽,我也不是你姐,你更不是我的弟弟」同樣讓他終生難忘,也就是從那個時候,蘇陽便搬出去一個人生活,雖然有些艱難,但應該不會讓林冷筠受到傷害了。

「陽哥,歡迎回家!」

林蕭興奮地拍着自己旁邊沙發,示意蘇陽坐在他旁邊,看到蘇陽的視線停留在一旁的林冷筠身上,他乾脆一把拽過蘇陽,愣是把他按在了沙發上,和林冷筠比鄰而坐。

作為林家的唯一男嗣,他可不怕林冷筠這個姐姐,更不用說他從小便是跟蘇陽穿一條褲子似的,和林冷筠一直大眼瞪小眼,蘇陽搬出去的這兩年,他也經常去蘇陽的那間出租房寄宿,所以兩人之間的關係非但沒有任何冷淡,反而更加親密。

蘇陽苦笑地坐在了林蕭旁邊,輕輕說出一句低不可聞的「抱歉」,也不知是對誰說的,一旁的林冷筠不為所動,只是一雙裝作看資料的美眸卻怎麼也不能再將注意力放在上面了。

「再過兩天你跟我去西昌,既然萬事已備,就沒有必要耽擱。」

林冷筠把一摞子資料輕輕推到蘇陽面前,便不再說話,蘇陽點點頭,收起白紙黑字,心裏同時有些疑惑,讓他回家難不成就是給他這些資料嗎?這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吧。

只是看林冷筠好像並沒有再開口的樣子,蘇陽即使有疑問也沒有問出來。

「小陽,今晚留下來吃飯吧,兩年沒有回來了,我和你林叔怪想的慌。」

對於林冷筠和蘇陽說的這些事情林長平和徐秀雅都沒有任何異樣,似乎這在他們看來很正常,剛上大學的林蕭像往常一樣,本來還有幾分追問下去的興趣,卻被兩人的這句話一下子吸去了注意力。

「是啊,陽哥,留下來吃飯吧,你工作也太忙了,最好這三天乾脆住下來,你的那間房間我現在就給你打掃乾淨。」

說完,林蕭便興沖沖地跑開了,蘇陽剛想拒絕,讓他想不到的是,另一道聲音與此同時響起。

「吃頓飯,住三天而已,爸媽想你了。」

平常的一頓飯,蘇陽卻是吃的異常有胃口,像這樣和親人圍繞一桌,已經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即便是再會克制內心情感的蘇陽,也覺得自己的飯碗里多了些什麼,那是滿滿的幸福和感動。

凌晨三點時分,和林長平以及徐秀雅幾乎徹夜長談後的蘇陽躺在自己的房間內,睡意全無,翻了翻身子,似乎發現了什麼,輕輕嗅動鼻子,一股熟悉的香味由遠及近地向他傳來。

詫異了幾秒後,蘇陽隨手用被子蓋住自己,裝作熟睡,房間內只剩下一陣悠久冗長的呼吸聲,房門的門把下一刻傳來活動聲,一道窈窕的身影躡手躡腳地推門走進來,藉助月光看到蘇陽像是睡著了,頓時鬆了一口氣。

輕輕走到床邊,看着蘇陽那副全無防備的熟睡模樣,林冷筠發現自己的身子在微微顫抖,她伸出自己的右手,想要輕撫一下蘇陽的臉龐,最終卻是縮了回去,隨後靜靜地坐在床頭,直到裝睡的蘇陽忍不住腿酸活動一下身子,她才小心翼翼地離開房間。

林冷筠一離開房間,蘇陽便是坐起身來,滿頭大汗的模樣甚是驚慌,他自然認得從剛才開始就坐在自己床頭的那人是誰,只要一想到林冷筠竟然三更半夜跑到自己房間還坐在自己床頭前用那雙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他便不寒而慄。

果然回到林家又讓林冷筠感到不滿了嗎,只不過不是她自己讓他回來的嗎?

蘇陽對接下來的三天憂心忡忡,竟然一夜未眠,直到天剛亮才沉沉地睡着,做了一個數次夢到的夢。

夢中的他似乎回到了童年時期,那個時候自己父母還在,並沒有出車禍,有一天,有一家人來拜訪自己家,其中有一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姐弟,那個大一點的姐姐和林冷筠模樣有幾分相似,但是那個時候的林冷筠可沒有現在這個時候對自己那麼冷淡,相反,三人之間簡直就是再好不過的朋友。

……

三天時間過去,蘇陽把租的房子退掉,只帶了一個行李箱,便和林冷筠一齊坐上了去往了西昌的飛機,他對自己即將開始的所謂工作只是一知半解,曾嘗試問林冷筠,後者倒是搭話了,只不過讓蘇陽無語的是,林冷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告訴他做好「上天」的準備。

見狀,蘇陽也不再多問,只是心底多了一分期待,若是真的可以「上天」,那該多好,試問哪個人心中沒有這份願望,眼下他有了這個機會,必然要好好把握住。

西昌青山機場,下了飛機的兩人便被一輛專車接走,直到傍晚才被送到目的地,就連路上提出解決生理問題的蘇陽都被坐在副駕駛的中年人冷臉拒絕,不僅不讓其下車,而且還丟出一句讓蘇陽簡直無言以對的質問。

「連這點小事都忍不住,你飛上天是要造出多少的屎尿,簡直污染太空!」

一旁的林冷筠臉色帶紅,想笑卻又生生地忍住了,原因不在其他,只是因為忍不住的是她而不是蘇陽,後者只不過是看出來了自己的異樣主動提出而已,沒想到卻被這個臉很冷的中年人強硬拒絕。

她要是再在這個時候出聲嘲笑蘇陽,連她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更重要的一點,她怕自己一旦真的笑出聲來,某些私密部位一放鬆,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好在負責開車的那位大叔善解人意,在蘇陽提出這個要求被拒後,車速陡然提高了整整一倍,硬是在林冷筠差點忍不住之前便到達了基地。

「我先離開一會,你和李叔去也行。」

冷着臉說完,林冷筠便風風火火地朝着某個方向奔去,蘇陽看着她的背影,有點好奇林冷筠怎麼會這麼了解這個基地,竟然一來就知道廁所在哪,連問都沒有問,難不成是在電視上看到過西昌衛星發射基地的廁所所在嗎?

被林冷筠叫做「李叔」的中年人,也就是先前那個讓蘇陽出糗的副駕駛,看不出任何錶情地走在前面,身後的蘇陽緊緊跟隨着,兩人在偌大的基地里沒走多遠,蘇陽便被其帶到了一片空曠地帶。

「噠噠噠……」

「李叔」在平整的地面上用某種節奏踩了十幾下,隨即又掏出一個對講機講了什麼,讓蘇陽詫異的是,地面竟然直接破開,一道階梯出現在其腳下。

「你下去吧。」

轉頭對着蘇陽說一聲,中年人便轉身離開,絲毫沒有什麼解說之類的話語,蘇陽只好輕踏着階梯下去,同時他也發現了,所謂的地面其實一點泥土都沒有,都是一種顏色十分類似泥土的金屬,至於在其之上的那些雜草,想必是用來做掩飾的,也當不得真。

這在他一番嘗試後,才得出這個結論,看着這道直通地下的階梯,蘇陽期待的眼神越發明亮。

……

「我想問的是,這就是任務的所有內容了嗎?」

一間坐滿了十幾人的地下密室中,末座的林冷筠臉色蒼白地看着眾人,聲音低沉地質問道,仔細聽的話還能從中感受到一股壓抑着的怒火。

在她手裡緊緊攥着的一張A4紙已然變形,看見這一幕的十幾人互視一眼,臉色不變。

「冷筠,我知道他是你的弟弟,你捨不得他去做這麼危險的工作,但目前看來,他是唯一的合適人選,而且那個坐標我們已經多次確認過了,只要不出意外,一定是個類似地球的星球,蘇陽即便在那裡生活幾年也沒有太大問題,畢竟必要的準備和訓練都……」

側座的「李叔」望向林冷筠的目光里有幾分疼惜,但更多的是堅決,這個「尋天計劃」已經暗地裡施展了接近十年時間,眼看連具體的坐標和人選都確定了,怎麼能就這樣夭折?

「呵呵呵……」

林冷筠嘴裏發出絕望的冷笑聲,她終於知道為什麼任務的具體內容一直不肯提前告訴自己了,要是真的告訴了自己,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把蘇陽送到這裡參加這個簡直就是荒誕的探尋任務。

「林組長,你的工作完成了,接下來的時間便留下來看着『尋天一號』成功發射吧,放心,我們還沒有這麼不近人情,倘若蘇陽不願意參加這次任務,我們也準備好了備用駕駛員。」

坐在正座的一名頭髮銀白但精神異常矍鑠的老人淡聲說道,話音剛落,這間密室竟然有一面牆壁變成了透明狀,林冷筠霍地抬起頭來看去。

「蘇陽……」

老人看了她一眼,隨即站起身來走到牆壁,打開那扇只供一人可穿過的矮門,徑直走了進去,與正坐在隔壁密室里的蘇陽目光相對,從對方那雙眼眸中,老人看到了疑惑,不解,甚而至是期待,喜悅,但唯獨沒有那種敵意。

這讓老人心裏莫名一松,畢竟他們把蘇陽控制在這裡,已經侵犯了人權,若是蘇陽心裏對此有什麼芥蒂,都會對這次的計劃帶來負面影響。

「我叫華良,『尋天』計劃的提出者,在此先和你說聲抱歉,把你強制帶到這裡來。」

蘇陽打量了坐在自己的面前老者一眼,對方的面容一看就是個嚴肅到苛刻的人,沒想到在禮貌方面也是如此,這讓自己有些抵抗的心思一下子化去了大半,點點頭沒說什麼。

他從那條階梯直接走到了這間密室,之後就被關了起來,儘管知道這麼做並不是對自己有什麼惡意,但心裏的反感多少還是有的,卻都被對方的一言盡數化解,可見華良十分善於拿捏人心。

「資料你也都看過了,蘇陽,這次『尋天計劃』的駕駛員你願意試試嗎?倘若成功了,你可是整個華夏的大功臣!」

在蘇陽的面前,有一張同樣的A4紙,是這間密室里除了桌椅外唯一的東西,他早已經看了數遍,此時聽到華良問起,一時間沉默起來,眼神向著剛才華良走進來的那扇門掃去。

那道門他發現了,卻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開,因為壓根連個門把甚而至鑰匙孔都沒有,華良從那扇門走進來,門後面一定有特殊的通道,剛才自己還在門開的時候聽到些許低語聲,可見這間密室外一定有其他人關注這裡的情況,自己卻是看不見他們。

林冷筠會在隔壁看着自己嗎?

蘇陽心思流轉之際,竟然想到了林冷筠,與此同時,密室內外的眾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一時間氣氛安靜至極,林冷筠更是將眼睛緊緊地盯住蘇陽的嘴唇,雖然她並不能聽到裏面在說些什麼,但學過唇語的自己完全可以判斷出蘇陽是否答應。

「千萬不要答應,蘇陽!」

密室中,華良有些意外地看着蘇陽,這個年輕人倒是夠沉得住氣的,什麼也沒說,也不知道那顆腦袋裡在琢磨些什麼,他雖然看似不着急,但一雙放在桌子下的手已然捏出了汗,比起那個備選的駕駛員,他更傾向於蘇陽,很多很多,這點自從他兩年前看到蘇陽的培訓數據後就堅定不移了。

為了找到並培訓出一個足夠合格的駕駛員,「尋天計劃」開展的十年以來,不知道耗資多少了,無論是人力還是財力,都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華良並不是心疼這些,反正掏腰包的又不是自己,讓自己在意的是,終於找到一個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了,說什麼也不能在這個時候打退堂鼓啊,他等不下去了!

十年前自己還是身處壯年,十年後卻是為了這個計劃足足老了二十歲似的,他可不難想的出來,若是再給自己十年,怕是就看不到「尋天計劃」實施成功的那一天了,作為提出者的他即便是死也難以瞑目。

就在他打算打破這個僵局時,蘇陽突地出聲問道,問出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問題。

「我要在太空按照指定軌道航行五年時間,五年後才可以到達坐標所在地,我怎麼才可以在太空活五年時間?」

這一點蘇陽無論如何也想不通,華良卻是哈哈一笑,自信地說道:「放心,為了這次計劃能夠成功實施,『尋天一號』上有很多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設施,至於你擔心的生計問題。」

話音一頓,華良用兩手比作一個方形,繼續說道:「『尋天一號』中有一個睡眠艙,你一天24小時有20個小時都要在裏面休息,只要清醒4個小時用來控制調整路線就行,睡眠艙可以將人體機能降到最低,簡單點說,你吃一頓飯完全可以管一星期。」

蘇陽眼中興趣之色一閃而逝,繼而追問道:「我到了指定坐標後,任務說明上注釋那裡是一顆類地星球,完全可以讓我生活到有人接我回地球,如果不是呢?」

「絕對是!」

華良斬釘截鐵地說道,只是注意到蘇陽那仍存在疑問的眼神,他咬咬牙,忽地走到蘇陽身邊,附耳低聲說了什麼,蘇陽臉上有一抹不可置信之色閃過,深深地看了一眼華陽,看到對方眼中的懇求之色他猶豫了好一會便緩緩點頭。

見到蘇陽答應下來的那瞬間,林冷筠忽地癱倒在地面上,臉色蒼白如紙。

2017年3月2號,絕對是華夏兒女值得記住的一天,雖然絕大數人並不知道這一天發生了什麼,對未來的地球意味着什麼,但少數人還是能知道的,在未來的未來,有一位宛如神邸的年輕人,回到這裡,而這段神話的開始,正是這一天。

「十,九,八,七,……」

「六,五,四……」

「三,二……」

「一……」

「發射!」

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所有人面色緊張地看着一顆攜帶人造衛星的火箭緩緩上升,就在其突破大氣層不到三分鐘,尾端的兩個第二級火箭助推器霍地脫落下來,詭異的是,無人去管那顆依舊攜帶着人造衛星的火箭去向,反倒是將目光死死地聚集在正緩緩掉落下來的兩個助推器其中之一上。

眼看着兩個助推器就要掉回大氣層了,其中一個陡然加速,昂首向著天空衝去,速度無比駭人,比起火箭還要快上數倍,只是方向略有不同而已,所有人精神一震,隨即歡呼雀躍起來,整個發射中心一片歡騰的景象。

「安靜,先把嫦娥四號送上天再說!」

華良嚴厲的聲音傳開,但所有人都看的出來,這個時候最激動興奮的莫過於他了,偏偏還要壓制住,弄的整張臉像是被火箭發射器點着了,通紅無比。

時間緩緩流失,攜帶着嫦娥四號人造衛星的火箭最終成功發射,華良送了一口氣的同時,立即讓人把大屏幕調到那個已然飛進太空的「助推器」上。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顆「助推器」用着駭人的速度在太空中急速飛行着,遇到漂浮物也是如早有預料似的及時退避,若不是親眼所見,怕即便是這群搞出這顆「助推器」的科學家們,也不會想到,有顆「助推器」不僅真的成了「精」,而且上了天!

角落裡,與所有人的歡呼興奮截然相反的是,一道面色異常平靜的窈窕身影站在不起眼的位置,美眸盯着大屏幕,一行清淚無聲低落,雙手緊緊攥着,指甲深深嵌進掌心而不自知。

你就這麼離我而去了嗎?好狠心的人哪,我又不是真的討厭你,為什麼要逃到那麼遠的地方,我又怎麼再找借口和你待在一起?

五年不和你在一起的時間,那該有多麼煎熬,只要想一想,就有種割腕的衝動,更何況何止五年……

「華主任,『尋天一號』的視頻還有一分鐘就要切斷了,速度太快了,現在已經距離地球八十萬千米!」

聽到一旁的人報告,華良恍若無聞,不僅如此,反而豆大的汗水從額頭上低落,作為設計這台「尋天一號」的主要人,他對這台飛船可是了如指掌,「尋天一號」確實速度可以達到一種恐怖的程度,但若是用這種速度持續飛行太久,不要說飛什麼五年了,怕是五個小時就足夠飛船解體了!

「怎麼回事,和駕駛員的聯繫呢!?」

「沒有任何聯繫……失去聯繫了!」

霎時間,一股涼氣從腳底竄到了天靈蓋,華良看着一片花屏,雙手都在顫抖,失去聯繫代表什麼?

機毀人亡!

四個字毫無徵兆地出現在華良腦海中,他感覺自己一口白牙都在打顫,隨即一雙腿也同樣如此。

「華主任,有一股干擾信號竟然在對『尋天一號』進行控制,屏蔽了我們的信號,信號發源地是別的國家!」

「尋天一號呢?」

「不知道……」

華良臉色異常難看,竟然能從別的地方對經過了重重加密的信號進行屏蔽,甚而至是反客為主地控制,絕對不可能,除非是……

想到這裡,他眼神如電地在發射中心所有人臉上環視一圈,果然看到操縱台上有幾人露出明顯的驚慌之色,心寒的同時,厲聲喝道:「抓住這幾個叛國間諜!封鎖整個西昌發射中心,誰也不能離開!」

整個發射中心亂作一團的同時,尋天一號失聯消息讓所有人宛如經歷了晴空霹靂的同時,某處角落的地面上幾滴血跡異常鮮艷,不見其影。

……

茫茫星空中,一顆「助推器」依然用着恐怖的速度在勻速飛行着,只不過看上去並沒有出現華良擔心的所謂機毀人亡的下場。

在「尋天一號」陡然加速的瞬間,身處於駕駛室的蘇陽可是被整的不輕,兩條安全帶差點被其掙斷,幸好當自己習慣了這種速度後,整個飛船倒也顯得十分平穩,一點顛簸感都沒有。

只是很快他就發覺了不對的地方,雖說發射中心可以部分控制「尋天一號」上的功能,但不至於讓自己一點都碰不得吧,可眼下的情況便是,這艘飛船的飛行狀態一點都和自己沾不上邊。

從一開始的樂得其閑,蘇陽臉色慢慢凝重起來,最終甚而至變為了一抹陰沉,他發現這艘飛船還真的是有點莫名其妙,明明都發出溫度過高的警告聲了,飛船的速度竟還是絲毫沒有降下來,若不是他自信沒有得罪西昌發射中心的某個人,蘇陽都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做手腳想把自己在太空中害了,照這種速度飛行下去,飛船一旦解體,身處其中的自己死的不剩渣都是輕的。

忽地,林冷筠的身形出現在楚墨腦海里,想起自己得罪的人,又有可能在這種事情上做手腳的人,除了她還真的找不出第二個人了,只是想到了這幾年來他到了林家與其相處過的那段時間,蘇陽便將這種猜疑排除了。

他能感覺的出來林冷筠或許對自己冷淡,甚而至厭惡自己,但絕不會害他,更何況就在自己決定作為「尋天一號」的駕駛員後,林冷筠便和自己大吵了一架,兩人鬧得不歡而散,那時每一句話細想起來,竟然都是滿滿的關懷。

「嘀嘀嘀……」

腦海里的思緒突然被一陣急促的報警聲打斷,蘇陽聞聲望去,竟然看見操控系統正在被侵入,強行下載這次航行軌道的資料,即便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蘇陽此時也明白了,他這是被黑了!

這些航行軌道的資料重要程度無需用語言表明,那可是關係著人類的第二個「地球」,但讓蘇陽決定進行接下來的動作的原因是,那就是他不能容忍有人敢這麼光明正大地陰自己,自己絕對要給對方還以顏色。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蘇陽打開頭頂上的一個方格,抽出一個拉把,對着上面的鑰匙孔**一把鑰匙,輕輕轉動,隨即用力一拉拉把,一個清晰的聲音在蘇陽耳邊傳來。

「尋天一號開始重啟,倒計時十……」

百萬千米外的地球,某處地面上,一群膚色明顯和華夏人不同的人對着一個屏幕指指點點,臉上有掩飾不住的諷刺,屏幕上沒有任何圖形,只有一些繁冗的公式數據,時刻在變化着。

「這群華夏人又想幹什麼,竟然想到用這招偷梁換柱試圖瞞過我們?真是自作聰明,我們也是讀過華夏三十六計的人!」

「不錯,華夏這次真的是太狡猾了,嫦娥四號明明是明年才進行的,他們竟然一聲不吭地直接發射上天了,而且看上去比一般的人造衛星要大三倍,沒想到真的成功了,有點羨慕啊!」

「管他呢,反正把軌道地圖拿到手一切就知道了,不過據我所知,他們在進行一個『尋天計劃』,好像和第二個地球有關係。」

一個金髮中年人口中說出的話讓所有人瞬間眼前一亮,活像掛了兩個高功率的白熾燈,剛想說什麼,那個緊盯着屏幕的中年人突然情緒激動地破口大罵。

「Fuck!這個駕駛員竟然重啟系統了,他難道不怕這十秒內飛船撞到什麼隕石嗎?」

所有人聞聲也是向著屏幕上看去,一個個臉色相當難看,但都明白了一件事情,最後的這十秒時間他們是無論如何都拿不到軌道資料了。

「既然拿不到資料,那就把這艘飛船連帶這個駕駛員丟到太空永遠回不來吧。」

金髮中年人臉上狠色一閃,搶過一人面前的鍵盤,噼里啪啦地操作着,十秒過後,整個屏幕化為一片黑時,他這才一把扔下鍵盤,放聲冷笑,其他人面面相覷,覺得這個傢伙應該是被氣瘋了。

……

正極速而行的「尋天一號」船艙內部所有設備一下子關閉了,但速度依然可怕,尤其是這十秒內蘇陽不能對飛船進行任何操作,若是在這個時候撞上個哪怕籃球大小的隕石,也都應了華良心中那個機毀人亡的下場。

堪比死亡時間的十秒在蘇陽心中緩緩流逝,他眼神緊張地盯着屏幕,期待能快點開啟,至於確認前行的路線上是不是有什麼隕石恰巧路過歇個腳什麼的,他是絕對做不來的,憑藉自己的這雙眼力,哪能在這麼快的速度中看清楚什麼。

即便能看見,他也不會去確認的,與其知道前方有隕石會撞到自己,倒不如讓自己渾然不知地被撞死來的好,那樣一點心裏壓力都沒有。

「尋天一號重啟成功,系統恢復手動操控……前方五十千米處有大片隕石!」

想都沒想,蘇陽在系統恢復過來的第一秒便是直接將系統切換成了自動,五十千米也許對平常的自己來說是段非常遙遠的距離,但現在來說,幾乎就是下一秒的事情,是死是活,一切由手速決定!

清楚地感受到剛才還平穩八方的「尋天一號」,此時已經像是坐了海盜船似的,四面搖擺避讓那些隕石,蘇陽心裏慶幸至極,這絕對是他晚年可以講給自己子孫的難以泯滅的生死經歷。

幾分鐘後,「尋天一號」再次恢復平衡,蘇陽把速度調到正常,便站起身朝着後艙「飛」去,他並沒有多在意「尋天一號」被黑這件事,他的任務只是順利到達指定坐標,並生活數年,採集足夠的數據,等待後來人連同飛船一起把他接走而已,其餘的瑣事,地球的那些人比自己更擅長。

蘇陽不知道的是,在部分知情人的眼中,自己已經機毀人亡為國捐軀了,即便不是,也差不多了,他所計劃好的未來已經沒有了。

「睡眠艙?」

看到華良口中的「睡眠艙」宛如一個水晶棺材橫立在後艙正**,蘇陽原本十分期待,眼下卻是默默地瞥了一眼便轉移視線,心裏暗念自己並不應該在外表上有所計較,只要有用就行。

除此之外,本就不大的後艙也就只有一個比較大的冰箱了,這還是他強烈要求的,裏面放的七層是水和食物,其餘三層赫然是啤酒,蘇陽不喜煙不沾酒,但唯獨喜歡喝啤酒,按照他的觀念,啤酒才是男人的浪漫,既不會酒後失德,亦能陶冶情致。

「睡吧,有點困了。」

喝完一瓶啤酒的蘇陽臉色微紅,朝着「水晶棺材」「飛」去,整個人「入土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