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我能魔改黑科技
我能魔改黑科技 連載中

我能魔改黑科技

來源:外網 作者:涼茶煮酒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傅太太請把握好度 涼茶煮酒 網遊動漫

聯邦177年5月3日。 華夏大區。遠遼市。 蘇晨倏然一驚,從桌案上抬起頭來,茫然又驚慌地四處查看。 觸目所及,是完全陌生的環境。 寬敞卻擺設簡單的卧室,桌面上攤開的紙張和中性筆。 這是……穿越了? 是了,自己出了車禍…… 蘇晨只覺得一陣頭暈,他拿起一邊的小鏡子照了一下自己的臉。 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紀,長相還算不錯,只展開

《我能魔改黑科技》章節試讀:

蘇晨在網上的收穫甚微,這個世界在中世紀的時候歷史就發生了偏差,世界漸漸一統,以獨立大區來劃分統治界限,在此之上則是聯邦政府,其他的方面,文化、科技和蘇晨曾經生活過的世界幾乎沒有什麼偏差。

而和那個重生者所記錄大災變有關的內容往上幾乎沒有,似乎在其爆發之前根本沒有任何端倪。

唯一讓蘇晨有些在意的是,在他搜索奇聞的時候,倒是注意到,最近世界上有不少人都聲稱有自己超能。

什麼非洲大區小伙一夜變成噴火娃、俄聯大區壯漢鬃毛旺盛魁梧如熊……距離最近的一個就發生在蘇晨所在的遠遼市。

一個六十七歲老人徒手擋住了撞向他的suv。

只是,這些新聞大都是單獨存在的,且幾乎沒有後續報道,敘述方式、頁面布局也和賣壯陽葯的網頁廣告差不多,影響並不大。

蘇晨也不能確認什麼,他便翻找手機,希望從備忘錄、通訊錄、微信上找到可用的東西。

但……

這手機也是新換的。

除了一身衣服,這重生者幾乎把手邊所有東西都換的差不多了。

蘇晨頭疼地「回想」起來,這重生者今天在公司群里一頓胡言亂語還打電話跟領導討論工資開的少,一頓瘋狂操作後跑去抵押房車貸了一百多萬,貸款什麼的辦法、女朋友罵完,扭頭買了一台新手機就給原來用了三四年的破爛手機連着手機卡一起丟海里了。

這操作着實是讓人眼花繚亂。

然後,這重生者就被蘇晨給坐死了。

碼的。

蘇晨心中暗罵,實則慌的要死。他倒是有心報警尋求一下聯邦警察的幫助,但他沒法證明什麼大災難,一個報警下去,要麼被當成胡言亂語,要麼被關起來接受調查,這玩意兒,一調查好幾天,大災難來了整不好他還被困在看守所呢。

夜深人靜。蘇晨坐在總統套房裡,覺得自己或許是有史以來最懵比的穿越者。

蘇晨只能儘可能準備。

第二天,蘇晨早早出門,去購買物資、刀具。更厲害的東西,他倒是想買,但他沒有渠道。

聯邦體系下,華夏大區對槍械一類的武器仍有嚴格的管控和限制,就連一把真正強勁的手弩想要搞到也很難。

錢數有限。蘇晨不敢太過揮霍,只買了大概半個月的藥物、食物和飲用水,堆在總統套房裡,等到夜幕降臨,他才按照那張黑色的請柬上的信息,前往了遠東大廈十七樓的歡宴廳。

拍賣會的時間是八點整。

蘇晨七點半就來了。

雖然從那重生者種種癲狂和享受的樣子來看,一百萬似乎綽綽有餘,但兜里揣着一百萬的卡,蘇晨還是有些緊張,尤其是來到十七樓,看着連服務人員穿的鞋都比自己一身衣服要貴的時候,蘇晨還真有些慌:要是這點不夠買回阿諾瓦爾之環怎麼辦?

那可是他目前能接觸到的,唯一和大災變直接相關的東西了。

蘇晨走向歡宴廳。

迎賓小姐便一臉笑容地為他進行登記,目光在蘇晨的身上微微一掃,似乎對這樣一身沒一件衣服超過兩百塊的男士出現在這裡略感驚訝,但她沒有說什麼,只是保持着禮節性的完美微笑,將蘇晨引入其中,在指定的位置落座。

這拍賣會的規格不算太高,來的人也不多,幾百平的歡宴廳里,哪怕到了八點的時候,也只零零星星的來了二十幾個人,遠遠沒有坐滿,但從衣着、狀態便能看出,這些人大都是些成功人士、城市精英或老闆。

蘇晨的存在便略顯奇怪。不過,像是什麼有人主動上來找茬的橋段倒是沒有發生,只是其他大都互相認識,三三兩兩而坐,只有蘇晨一個人坐在角落,更有些顯眼。

八點整,拍賣會開始了。

這拍賣會的規格不高,基本都是現代知名畫家畫作、特殊工藝品之類的東西,最開始的幾個東西的叫價都不高,前面三件,最貴的一幅畫也才一百二十萬,被一個笑吟吟的年輕老闆買走了。

儘管如此,蘇晨也是捏了一把汗,心中發突。

第三件就一百多萬了嗎?!

而這時,第四件賣品被展示出來。

「我們的第四件展品是一件手環。它的名字是阿諾瓦爾之環,據說來自於某個中世紀貴族之家的私藏藝術品,它是青銅打造的,但因為我們沒能準確確認它的來歷,所以起拍價是三十萬聯邦幣。」伴隨着司儀甜美的聲音,蘇晨的眼睛漸漸亮起。

他的目標終於出現了。不過,其他人卻大都是興趣缺缺的神情,一方面,是因為這東西是一個沒能考證的藝術品,是真是假有待商榷;另一方面,則是這個阿諾瓦爾之環本身造型十分拉胯,不但看着很新,其樣式、花紋也很醜。

不少人甚至都紛紛搖頭,沒有競價的意思,感覺這東西物不配價,誰買誰坑。

蘇晨見此倒是相當驚喜,就打算出手。

但還沒等他出手。邊兒上卻有人搶先一步。

「六十萬。」

蘇晨扭頭看去,正是那個笑吟吟的年輕老闆,他似乎很喜歡那個阿諾瓦爾之環。

蘇晨雖明白這是一口抬價的策略,但也忍不住有點吐血。

人家喊三十萬起拍,你轉眼就給翻一倍,你倒是討價還價一下啊!

這就是豪氣嗎?

蘇晨等待大概幾秒鐘,才舉牌。

「這位先生,七十萬……」

因為之前提到的原因,蘇晨坐的位置被迫地十分孤僻,而他這樣一個與現場格格不入的人又是第一次舉牌,不由得吸引來不少目光。

很多人眼裡都有些狐疑:這東西明顯不怎麼樣,這個看起來就不像是很有錢樣子的競拍者怎麼會選擇出手這個?

其實此前也有人懷疑蘇晨是那種穿着地攤貨的真土豪,但從前面的三件東西就不難看出,這個競拍者是真的囊中羞澀,八成是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請柬來看個熱鬧的。

或許是一個普通人,天真的覺得自己能與眾不同的拍到好東西吧。

不少人微微搖頭,有幾個人低聲議論道。

「陳老闆一向喜歡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但那年輕人……看着就不是很有家底的樣子,這麼湊熱鬧,怕不是要把自己都賠進去……」

「沒看見都沒人舉牌的么,那東西根本不值多少錢的……」

而這時,那個笑吟吟的年輕老闆再次舉牌。阿諾瓦爾之環的價格一下子飛到了八十萬。

蘇晨的嘴角抽了抽。

不過,從樣子來看,那老闆似乎並不知道這東西和大災變有關,只是單純喜歡這件東西,隨便花點錢來買而已。

見此情形,隔着蘇晨兩排遠,甚至有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悄悄地說道:「那東西不值錢的……」

她顯然是擔心這個看起來不那麼富裕的年輕人莫名其妙地賠錢。

八十萬對普通人絕不是小數目。

當然,她不知道的是。這豈止不是小數目,這是蘇晨借高利貸的錢來競拍的。

網貸、高利貸、黑貸全用上了,就連套路貸那重生者都一腳踏了進去,這才能在短時間弄到這麼多錢。

蘇晨領會好意,沖她禮貌點頭,但卻沒一點要收手的樣子,且,他這一次直接爆出了一百萬的價格,直接抬了二十萬!

沒辦法,他手裡的錢只有這些了,一點點叫價不如直接抬高二十萬,看看能不能勸退別人!

「這位先生,一百萬!」

剛剛規勸蘇晨的年輕女人見此,面色有些僵硬,嘆息一聲,默默收回目光,心裏顯然也覺得蘇晨傻的沒救了,而且還不聽勸。

那邊的年輕老闆這會兒終於有些意外,他扭頭看了蘇晨一眼,坐在他身邊女伴這時低頭和他說了些什麼,似乎也覺得再往上加錢的話,一百多萬買這麼個東西太不值了。年輕的老闆純是因為喜好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沒到真的有錢沒地方花的地步,略一猶豫,終於是緩緩搖頭,不再競價。

蘇晨心中一喜,旋即又緊張地看了一圈,生怕有哪個土豪爆出一個一百一十萬來,那他就真的傻眼了。

好在,沒有哪個冤大頭願意花一百多萬來買這種東西,唯一審美失常覺得這東西不錯的年輕老闆也放棄了,阿諾瓦爾之環最終一百萬落槌成功,落入了蘇晨的手中。

不少人對此都是微微皺眉,覺得那個年輕人當了一個冤大頭,買了一件垃圾。但沒人會說什麼,只在心中暗暗腹誹兩句,當個笑話。

在別人有些怪異的目光中,蘇晨第一時間就站起身,通過工作人員找到主管,表示自己要立刻付款,提前帶走阿諾瓦爾之環。

這種要求並不少見,主管很快就答應了,很快,那個手環就放在一個高檔的收納盒裡拿了過來。

蘇晨這邊結完賬,辦了簡單的手續,便匆匆離場。

後面的東西,他買不起,也沒興趣。

一百萬拿下阿諾瓦爾之環,還富餘幾萬塊,蘇晨的心中微定,打了一輛車返回自己居住的天景國際酒店。

雖然那重生者做了不少混蛋事兒,但他活下去的想法是真的,蘇晨覺得,那個重生者選擇天景國際酒店二十三樓的總統套房應該不止是為了享受,必有其他的深意。

在的士里,蘇晨抓着手裡一百萬買來的手環,心臟還在微跳,忽然想到:要是大災變沒來可怎麼辦?

這個念頭在他的腦海中一閃即逝。但他很快就將之拋之腦後。

既已開始準備,東西也已拍下,便不要瞻前顧後。

蘇晨回到自己的總統房,錢已多的沒處花的情況下,他叫了一頓真正的總統套房之總統套餐,一口氣刷出去兩萬多,這回是徹底沒錢了。

美餐一頓,蘇晨才打開手裡的收納盒。

那一枚青銅手環就靜靜放在海綿墊之中。

手環很乾凈,但本身色澤斑駁,上面刻畫著看起來不成體系的文字,簡直像是某個學徒工的習作。

蘇晨默默凝視片刻,伸出手來,抓住了它。

入手冰涼,沒有任何感覺,也沒有任何變化。

蘇晨的心中微微一沉。

不能真是坑吧?

蘇晨將手環戴上手腕想試試是不是生物感應的,卻仍無變化。

這時,他想到一個原始的辦法――滴血認主。

想到就做,蘇晨當即小心翼翼地劃破手指,真的往上面滴了一滴血。

然而,仍毫無變化,他不信邪的捏着手指頭擠下第二滴、第三滴血……

伴隨着血液漸多,漸漸的,變化產生了。

……

……

新書期間,還希望大家能多多收藏、投票、投資呀~

《我能魔改黑科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