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許卿一世又何妨
許卿一世又何妨 連載中

許卿一世又何妨

來源:google 作者:洛艾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晏殊 祁奕寒

「此身既然無緣愛,無生崖底葬身魂」「小殊,你站在那裡幹什麼?」祁奕寒緊張的問着「寒哥哥,你看這崖底的風景多美!」沈晏殊欣喜的說著,那是放下一切後,解脫的喜悅「小殊,你不要動,寒哥哥去找你好不好?」沈晏殊閉上雙眼,絕望的氣息在他的身上蔓延「小殊,我想起來了,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回來好不好?」祁奕寒害怕的祈求着沈晏殊忍者蝕骨的疼痛,仰起頭,展開雙臂,一行清淚滑落只聽見響徹山谷的悲痛呼喚展開

《許卿一世又何妨》章節試讀:

一連數日,祁奕寒下了朝就會匆忙趕到逸馨苑,親自喂沈晏殊吃藥。可是沈晏殊卻一點蘇醒的跡象都沒有,這不禁讓祁奕寒擔憂不已,命人請來李太醫又為沈晏殊診治了一番。

李太醫也感覺疑惑不解,兩日的湯藥已經服完,人怎麼會一直昏睡不醒呢?結論恐怕只有一個,就是沈晏殊潛意識裡拒絕醒來,他迫使自己的身體陷入沉睡,以逃避他不願意麵對的現實。

李太醫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祁奕寒,並擔憂的說道:「殊公子的身體本就體弱,即使沒有昏睡,好好調養着,在沒有百花丹的情況下,他最多也不過只有兩年的壽命。現在他一直沉睡,身體得不到營養的補給,只能一直耗着他的心血,當心血耗完的那天,也就是他命喪之時。」

「如果他不醒來,還有多少時日?」祁奕寒害怕的問道。

「最多一月。」

祁奕寒聽到李太醫的結論,難以置信的後退着,他一瞬間變的不知所措,挺拔的身姿也佝僂起來。

「還有什麼辦法……我怎麼才能讓他醒過來?」祁奕寒語無倫次的詢問着。

李太醫認真思考了一下,建議道:「王爺可以試着每日和殊公子說說話,喚起他活下去的信念,當然這也只是試試,並不一定會有效果。」

祁奕寒聽到李太醫的話,頹然的走到沈晏殊的床前,跪坐在地上,拉起沈晏殊的雙手,輕輕地親吻着,啞着嗓子說道:「小殊,你是在怪寒哥哥娶了你仇人的女兒嗎?還是你在氣寒哥哥丟下了你?但是不管怎樣,求求你醒過來,你打我罵我都可以,就是不要離開我!」

李陽看着平日里殺伐果決的祁奕寒無助的樣子,只好先送李太醫出了房間,並帶走了屋內侍葯的奴才,把空間留給王爺。

到了門外送走李太醫,李陽轉身看到直愣愣的站在門側的李朝。

「真的沒有辦法救他了嗎?」李朝絕望的問着。

「哥,你清醒一點吧,不管他有沒有救,他都不是你能肖想的人。你什麼時候才能放下呀?」李陽壓低聲音勸誡着李朝。

「我也想放下呀,可是每天,他的樣子都會在我的腦海里出現無數次,我越想忘記他就越是想起他。我不想得到什麼,只想看着他好好的活着。」

李陽看着糾結痛苦的哥哥,無奈的握了一下他的肩膀,算是給了他一點鼓勵和支持。

屋內,祁奕寒還在一遍遍不厭其煩地喚着沈晏殊醒來,用力揉搓着沈晏殊微涼的雙手。許久之後,他用盡全力支撐起早已酸麻的雙腿,坐在床邊又講起了兩人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他捋着沈晏殊的墨發,一點點仔細的描繪着他的眉眼和挺翹的鼻樑。

「小殊,你快點醒過來,我已經有了『百花丹』的下落了,只要醫好你的身體,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到時候我放棄權位,和你隱居深山,每日都陪在你身邊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