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養鬼為禍
養鬼為禍 連載中

養鬼為禍

來源:外網 作者:浮夢流年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浮夢流年 科幻小說

一九**,那是個驕陽不穩的年代,母親在趕往醫院的途中迷了路,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墳地。 人說生時命賤如狗,往後那是要成龍成虎的。 可我出生後,卻總會莫名奇妙的生病,就是大醫院都沒能拿我怎樣,病危通知書多得被我疊起來,訂成作業本。 為了讓我能活下去,母親拜訪了許多的人,想盡了各種各樣的土辦法、偏方,最後才找到了個能掐會算的先生。 先生說,我出生前就讓人給算計好了,陰年、陰曆、陰時、陰地、陰鬼接生,天生陰氣重重,招厲鬼,還說這種命叫什麼『陰屍鬼命』,根本沒得解,就算用盡展開

《養鬼為禍》章節試讀:

那厲鬼叫聲越來越低,卻也悲鳴得越來越慘,看她形態扭曲魂體不穩,朦朦朧朧的像是要消失的樣子,我趕緊裝着嘆了口氣。

「唉,孽緣,既然都哀求到這份上,媳婦姐姐,還是留她一條小命吧。」我老氣橫秋的唉聲嘆氣道。

沒想到媳婦姐姐不賣我面子,乾脆就冷哼回應了我。

那小厲鬼已經吱吱呀呀起來,黑色的眼球我懷疑她如果能翻白早就翻白了,怕是隨時都能魂飛湮滅。

「我說媳婦姐姐,你就……」

「你說請。」

「請?」我愣了下,才想起外婆每次對媳婦姐姐都是恭恭敬敬,凡事無不說『請』,立即才想起了這媳婦姐姐的架子老大了。

暗暗壓下心中的不甘,低聲說「媳婦姐姐,請……還請您高抬下手,放過這小鬼吧。」

「叫九公主。」

「是,九公主……請您老高抬下貴手,就放了這小鬼吧……」不是,我說這……你老脾氣再大可也是我媳婦,怎麼欺負起我來了?

「哼,也罷,既然連他都請我手下留情,我就不難為你一介區區小鬼,不過你也好自為之,但又異動,或有剛才那一絲半毫行徑,我便讓你魂飛天外!」媳婦姐姐毫不留情的警告小厲鬼,言語中的狠意讓我雞皮疙瘩都凍了出來。

小女鬼立即害怕的不停嘀咕,對我又磕起頭來。

我鬆了口氣的同時,卻對現在小厲鬼近乎奴才一樣的恭謙完全抖不起半點的威風,咱倆可都是苦命的人和鬼呀。

「你那點陽壽還不足以讓我真身停留陽間多久,你還有什麼話要和我說么?」媳婦姐姐仍舊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我想看你一眼,就一眼。」既然時間不夠,那千言萬語倒還不如一次相見,我很好奇這古裝打扮的媳婦姐姐到底長着什麼樣。

「三十年陽壽,你可願意?」

她直接丟過來一句,言語的寒冷,彷彿不是那個整天偷偷拉我衣角的媳婦姐姐。

三十年陽壽就看一眼?我說九公主呀九公主,你這可不是敲詐勒索搶劫了,這是要命呀!

「好。」我還是咬着牙點了點頭,有今天沒明天,我現在攤上了大事,外婆都說我九死一生,加減乘除算下來也就剩那麼幾年,三十年算什麼?我有就拿去吧。

「你……三十年陽壽換我一次真容相見,值么?」媳婦姐姐沉默了下,似乎對我的答覆有些錯愕。

「呵……從小你就看着我長大,二十年來,你保護我無數次逃過死劫,光是這樣,三十年又算得什麼?倘若我一生里,連見你一面的機會都沒有,我活着又有什麼意義?還不如死了算了。」我洒然笑了起來,電視劇里怕都是這麼演的吧,我算是給自己冷到了。

我說完,媳婦姐姐除了沉默,還是沉默。

然而在我快確定她不會回頭時,她回頭了。

恍若漫長的一剎那轉身,她讓我生出了世間的一切女子都不過庸脂俗粉的錯覺。

我不知道媳婦姐姐現在年紀多大,不過看起來,她年紀絕不會超過我。

沒有刻意的打扮,薄施的粉黛就讓人覺得她風華絕代,甚至連鮮血點綴的紅唇都像要出塵脫俗了一般。

讓我在意的是,閉起的雙眼她看起來反而很寧靜,很祥和,彷彿之前刻薄的言語都不是從她口中說的。

你這還是鬼么?仙女吧?

我自慚顏形,三十年陽壽換來的這一眼,也不算白看,雍容華美的氣質不是厲鬼能夠擁有的,恐怕她本來的身份就不簡單,也怪不得外婆凡事無不說『請』了。

深吸一口氣,我想要和她說些什麼,可結果,媳婦姐姐卻露出寂寥的笑容,如蒸汽般散開了。

我的眼前只剩下一片的血霧,到最後,連血霧都沒了。

收拾了心情,我找到棺槨里繪製無數咒印的魂瓮,覺得這應該就是小女鬼的棲身之所。

「進去。」我用命令的口氣讓她回到巴掌大的魂瓮里,隨後手指按住了魂瓮的蓋子,照着之前看過的書,拿竹籤捅破了中指,緩慢鬼畫符起來。

我是美工出身,但仍畫了好久才把咒文寫出來,這是養小鬼的最初步驟,因為我也曾經幻想過封印小鬼,所以是我小時候臨摹得最熟悉的一步。

在魂瓮上滿滿的畫好了咒印,我來到了外婆的卧房,反鎖上門,然後找來了符紙,以四面八方的鬼神和鬼王名字為主,寫好了十二支紙符,以主次在案台上擺好,然後點燃了三根香煙,插到了祭放魂瓮的灰盆里。

養小鬼是很嚴肅的行為,過程里我謹言慎行,不敢做錯一個步驟,甚至念錯半個咒語。

「出來,血食。」做完了法事,朝着地上的魂瓮喝到。

魂瓮不規則抖動,很快蓋子咔的一聲打開了。

小女鬼這時才緩緩從魂瓮里伸出腦袋,她漆黑的眼球以常人相反的角度,從下方盯着我,然後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扭着頭,咔咔的骨頭響聲這讓身為她主人的我,此刻也被嚇得心驚肉跳。

她伸出了舌頭,在我還未乾涸結巴的中指上舔了下,似乎發覺確實是她想要的血食後,露出了駭人的尖牙。

我這時才想起她並非個人類小女孩,而是真正的厲鬼,不過為了讓法事成功,我冷眼的看着她,並不制止她接下來的動作。

她咬了我一口,尖利的牙齒劃破我的皮膚,陰冷之極,我感覺到精血的流逝。

嘭,忽然,我聽到卧房外面起了動靜,這心中一急,手就猛的一縮,然而小厲鬼像是沒察覺一樣仍咬着我不放,讓我的心瞬間涼了半截。

「令止!」着急外面的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覺得就算之前給媳婦姐姐折磨得夠嗆,她吸了這麼多精血,差不多也夠了,立即就喝止了她。

她也停止了吸食,用冰冷的舌尖輕輕舔砥我的傷口。

雖然在一瞬間我因為被她舒服的舔砥有了快感,但很快我就告訴自己,我是在餵食小鬼,而且外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此快感直接給我打消得煙消雲散。

「你吃了我的精血,往後便受我制衡,由我驅使,我也會定期給你血食,若你我反悔,便受四方鬼神,八方鬼王索魂,可明白?」我再次快速燃香,插在了祭拜四方鬼神、八方鬼王的案台上。

我養的是小鬼,因此拜的不是神,而是鬼,

小女鬼猛然的點頭,對此沒有異議,她給媳婦姐姐折磨了一頓,別說定下契約,就算沒定,我說什麼她也不敢反抗了。

厲鬼不像陰魂,她也有一定的思想,所以害怕更為厲害的鬼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十二支香煙如同有人吸食一樣,亮起了起來,很快就下去了老大一截,這說明四方鬼神和八方鬼王同意我定下的契約,如果反悔,我們都會給鬼王索命,不得好死。

我急匆匆的收起了巴掌大的魂瓮,我也沒敢朝裏面看,因為我知道這裏面肯定有這小厲鬼身上的一截骸骨,那是養小鬼的必然手段。

打開了卧室的門,郁小雪仍然昏迷不醒,我提着的心放下可大半,可看向張一蛋這邊,我心中又是一涼,這哪裡還有張一蛋的影子?就連原本躺在不遠處的周璇屍體也不見了!

我拍醒了郁小雪。

郁小雪回過魂來時嚇了一跳,因為她最後看到的是厲鬼從棺材裏出來的一幕,難免驚魂未定,不過見到我安然無恙,她很快放下了心來「蛋哥呢?」

「我剛才去了趟外婆卧房,出來就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我們這就去找他。」我趕忙的說道,就拉着郁小雪出門。

郁小雪才醒來不久,跨過門檻時沒注意,差點摔一跤。

我趕緊扶住了她。

少女柔軟的胸脯擦過我的手臂,飽滿的肉感讓我就把持不出的胡思亂想起來這可是十七八歲的漂亮女孩,我也是正常男人,如果不垂涎三尺,那乾脆別養小鬼了,改練葵花寶典就好。

可正想着,我發現後面陰風吹了起來,立即讓我打了個冷戰,放開了郁小雪的手臂。

看來媳婦姐姐雖說消失了,但善妒的表現可是實實在在的。

郁小雪剛才昏過去了,所以對我不明所以,還認為我是謙謙君子,小手掌忙扇着臉上冒着的熱氣輕喘,很快臉緋紅一片。

我看了一晚上給嚇得蒼白臉色的郁小雪,這粉撲撲的模樣還算是首見,表面我沒說什麼,一路上對這經歷過生死的女孩心中漣漪叢生。

張一蛋是和周璇一起不見的,我覺得應該是他帶着周璇去了小義屯外面,或是想埋葬亡妻吧,因此我直接帶着郁小雪趕去了村口。

然而,到了村口後,我卻怔在了當場。

郁小雪也是瞳孔放大,捂住了小嘴,說不出話來。

墳地里,周璇不見了,張一蛋胸口卻插着一把剪刀,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面帶着詭異的笑容,死了。

我雙目霎那就紅了,眼淚止不住流下來。

他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叫張一蛋,張元義的好兄弟!

「張元義!張一蛋!」我失魂落魄的跑過去,看着當年就賤兮兮愛耍人的傢伙,搖了搖他逐漸冰冷的屍體,試圖覺得他只是捉弄我而已。

可惜,他現在圓睜着的雙目已經淌着黑血,就連連耳朵,鼻孔都是,還帶着詭異笑容,死狀可怖。

剪刀是殺死周璇那把,也是他孩子搶走的那把,他給他的孩子殺死了。

父殺母,子殺父,猛鬼的債,他的鬼娃白日里弒了父,要逆天了。

《養鬼為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