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陽神
陽神 連載中

陽神

來源:google 作者:武溫侯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武溫侯 洪易

世間是一個大苦海人在海中肉身是船魂兒是船里的人船載着人,一直向彼岸行駛是修鍊肉身,堅固船身,直至苦海的彼岸?還是修鍊魂兒,使船里的人熟悉水性呢?修武道成人仙修仙道成神仙要選哪一種呢?武道修命層次:「練肉」武生,「練筋」武徒,「練皮膜」武士,「練骨」武師,「練內臟」先天武師,「練骨髓」大宗師,「換血」武...展開

《陽神》章節試讀:

  「妖……..」

  看見山谷之中圍繞着篝火像人一樣坐着捧書誦讀的一群白色狐狸,洪易腦袋之中唯一的反應就是「真遇到妖怪了!」

  雖然他看過李嚴的草堂筆記,裏面多是狐狸鬼怪,多情狐女才子佳人的故事,心中也幻想着有一天會遇到。但是誰知道今天真的遇到了,心裏卻陡然湧起一股徹骨的寒意起來。

  「我這不是葉公好龍么?鎮定鎮定,如果狐鬼真的如草堂筆記中所記載的一樣,也沒有什麼可怕的。不會是這群狐狸要讀書,請我來做教書先生吧,狐狸也要學人一樣讀書,真是天方夜譚…….」

  想過平時所讀的一些狐怪筆記小說,洪易的心思鎮定了少許。

  「唧唧,唧唧…….」

  就在這時,那群圍繞篝火讀書的狐狸已經看見了有人,有三隻幼小的狐狸叫了一聲,前爪子丟下書,四肢舒展,一溜煙的竄了過來圍繞着紅衣女子上下跳躍,一副歡呼雀躍的模樣。很顯然是很熟悉這個紅衣女子。

  「小桑,小菲,小殊,不要鬧了,今天有客人到來。不要失去禮數。你們怎麼手也在地上爬,還改不了禽獸習氣,讓客人笑話呢。」

  又一個聲音從篝火旁發出。

  這個聲音生硬,腔調很怪,就好像是喉嚨裏面卡了魚刺,但是總算是吐詞還算有板有眼,卻能聽得懂。

  洪易又吃了一驚,因為他看見一隻老狐狸,像人一樣站立着,後肢着地,前肢做出拱手的模樣,歪歪斜斜行走過來。

  這隻老狐狸這麼直立行走,使得洪易有了一種錯覺,「這隻狐狸好像是一個鄉村老學究。」

  「塗老。小桑,小韭,小殊她們還不懂事,小先生是個妙人,應該不會怪她們失禮的。」

  紅衣女子笑了笑,轉過身來看着洪易:「這就是你的學生了。你覺得如何?」

  洪易看着這群毛絨絨,好像雪球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小白狐們,想一想要教它們讀書識字,心中湧起一股荒謬絕倫的感覺。

  「你是人還是妖?」洪易再次看着這個紅衣女子問道。

  「你別管這麼多,我是你的僱主,雇請你當先生,每月赤金十兩就行了。」紅衣女子神秘的一笑。

  「先生今天到光臨幽谷,真是令幽谷蓬蓽生輝,先生是讀書人,當知道禽獸也有好道明理之心,昔日都有猛虎雄獅聽聖賢講經,元妃今天請先生來,並沒有絲毫的惡意,況且我們純狐一族並不是一般智慧未開的野獸,明道理,懂世情。讀書人格物明理,當知道上古之時,**並無分別,都是茹毛飲血,遍體生毛,上古之民,也都是和猿猴無異。後來才漸漸直立行走,吃熟食,創立文字,才成了人類。咱們純狐久居深山,也不過相當於上古的化外之民。先生這般的驚訝,倒是令我們唐突了。」

  「咦?」

  洪易睜大了眼睛,看着這隻老狐狸,對方吐詞文雅,談吐之中處處擺事實,講道理。比讀書人還讀書人。真是一隻雅狐。

  「你怎麼會說人話?」洪易問道。

  「人有人話,獸有獸語。八哥,鸚鵡也能會人話。人也能學會鳥語,狐狸為什麼就不能學會人話呢?狐狸學人話,就如我大乾王朝之民,學習翻外雲蒙語,火羅語,元突語一般。只是在於語種發音,有什麼值得奇怪的?」這隻叫塗老的老狐對答着,依舊是一板一眼。

  「只要能說得通道理,倒也不可怕。什麼我大乾王朝子民?這狐狸好像是真的讀書進入了狀態,把自己當成了大乾王朝管轄下的百姓。不過談吐文雅,道理分明,倒是值得尊敬。」洪易心中想道,也就安定了下來。

  管它是鬼是狐,只要能說得清楚道理,那就並不可怕。

  「老先生真是雅量之士。」洪易也拱了拱手,還了一個讀書人的禮節。對方以讀書人的禮節,自己卻是也不能失去禮儀。

  「哈哈哈哈。」聽見洪易說自己是雅量之士,這隻叫塗老的老狐狸高興得鬍子一翹一翹,似乎興奮得忘了形骸。

  「姑娘叫做元妃?」洪易轉身看着紅衣女子,也施了一禮。

  他剛剛聽見了塗老的狐狸喊紅衣女子叫做元妃。

  「元妃姑娘肯定也是道行高深的狐仙了,能幻化人形。」

  「不敢,不敢。」元妃笑盈盈的道:「幻化只不過虛像,以念頭來迷惑普通人的神魂而已,如『鬼打牆』一流,只能迷惑敬畏害怕鬼神的百姓漁民而已,像小先生這樣明白的讀書人,並不能幻化迷惑。我不是狐,卻是人。」

  「嗯,明理,心思就清明,並不會被鬼神妖魔影響念頭。知道的底細的東西並不可怕,不可怕,心思就穩定,妖魔也作不祟。」洪易點了點頭。

  「小先生,你答應不答應做它們的老師呢?」元妃問道。

  「讓禽獸明白道理是聖賢才做的事情。我雖然沒有資格,但是就勉強充當一次聖賢了。」洪易點點頭。

  「既然是這樣,那就好了,不過我還得考考你。一個月十兩赤金,都可以開一個學館了,我不能白出呢。」元妃的眼睛盯着洪易。

  一瞬間,洪易感覺到了元妃身上有一種頤指氣使的味道。

  「元妃姑娘要考什麼?詩詞歌賦?經義文章?還是策論?如果是弓馬武藝,那我就辦不來了。」洪易正色道。

  「當然不會考你弓馬武藝。我就問你一個問題。」元妃不假思索的問:「天下什麼東西最大?」

  元妃脫口而出,顯然是這個問題困惑在她的心裏很久了。

  「天下什麼東西最大么?」洪易思考着,「當然是道理最大。」

  「道理最大?」元妃臉上顯露出了一絲喜色:「好一個道理最大,幸虧我今天路過秋月寺的時候停了停,才聽見小先生做詩,就知道小先生不是一般人。先生可謂是解了我一個天大的疑惑。」

  「先生還會做詩?」塗老又驚訝了起來,一雙碧綠的狐眼驚喜無比,好像是看到了寶一般。

  「偶爾會做一兩句而已。」洪易謙虛着,一陣冷風吹過,突然有點覺得寒冷。

  「先生坐到篝火旁邊來吧。」塗老也看出了洪易身子略微淡薄,幽谷之中的夜風很涼,立刻邀請洪易到火邊。

  篝火旁邊,是許許多多的精緻的小木頭凳子,一群狐狸就學人坐着讀書。

  洪易就着火光,卻看見了這些狐狸手中所捧的書並不是想像中的什麼修鍊典籍,而是市面上很通俗的《千字文》《百家姓》《三字經》等兒童啟蒙的簡單書。

  「我讀過不少筆記,裏面的狐都是神通廣大,精通修鍊之道,變化無窮。不知道塗老有沒有這些神通?」洪易看着這一切,覺得這群狐狸和筆記裏面的狐怪大有區別,於是忍不住問。

  「能幻化的狐,萬隻裏面沒有一隻,都是驚才絕艷之輩,我們狐族生下來跟一般的禽獸並沒有什麼不同,渾渾噩噩,只有一少部分的狐能通人性,跟隨人學習用火,吃熟食,而這一少部分的狐又有很少一部分,才能學會讀書,明道理。明道理之後,才在機緣巧合之下,學習修鍊之道,最後修鍊得陰神強大如道家的鬼仙,才能幻化。我們的修鍊,也完全是學習人類有道之士的修鍊之法。人乃是天之驕子,智慧無窮無盡。身體奧秘無窮。我也曾經是在中州大禪寺的附近居住了一段時間,看裏面的和尚日夜修鍊念經,倒是知道了一點點修鍊的道理。狐要通人性,明道理,而後修鍊,那要經過種種機緣巧合。倒是遠遠不如人類。這些小狐,現在只有簡單的靈性,所以才請先生來教導他們讀書識字。懂了道理,才會修鍊。」

  塗老侃侃而談,條理分明。

  「不知道修鍊之道又怎麼樣?怎麼修鍊?」洪易問道。

  「大乾王朝好道,城外玉京觀就是有名的方仙道派,道家的練神定神,陰神出竅倒也流傳得很廣,其中深奧幽玄之處遠遠勝過我們的皮毛枝葉,小先生是讀書人,卻為什麼要退而求其次,不找道觀有道之士問修鍊,而找我們狐狸呢?」塗老奇怪的道。

  「哦?讀書人不語怪力亂神,對於這些,我倒是很少了解。不過今天有機會,倒是要問一問。」洪易雖然知道城外的玉京觀是最大的道觀,裏面道士眾多,攀附權歸,有的還在皇宮裏面燒丹。但這些人都是被讀書人所不恥的,認為他們以神鬼之事愚弄百姓。

  更為重要的是,洪易倒是知道,自己的父親武溫侯自持是理學大家,更是厭惡佛道的事情,曾經有一次朝廷和雲蒙帝國的兵事,皇帝召來道士詢問吉凶,被武溫侯立刻規勸,並且當廷訓斥道士「裝神弄鬼之流,也想左右社稷,把持神器,簡直是荒謬。」

  這樣的環境之下,洪易根本無法接觸道士,更何況,一般的道士為了煉丹燒汞,都是攀附權貴,以洪易一個不入流的庶子身份,也沒有什麼異人來接觸他。

  「天下修鍊的方法多種多樣,但目的無非就是超脫生死。而且大多是兩大類。一是以煉神魂為主,稱之為仙術。二是煉肉身,稱之為武術。仙術的修鍊,其實就是修自身念頭,方法多樣,但無非就是十大境界。定神,出殼,夜遊,日游,驅物,顯形,附體,奪舍,雷劫,陽神。至於武術的境界,我並不知道,元妃本身是拳法大家,卻能為先生解釋一二。」塗老道。

  「定得後能靜,靜而後能安。這是讀書人的道理,既然是修鍊神魂的仙術,第一步定神倒是很必要的,讀書做文章,第一步也要靜心,收念。才能全神貫注。若是念頭散亂,心猿意馬。那什麼事情都做不好了。」

  洪易聽着新鮮的東西,結合讀書人的道理,暗暗揣摩。

  「關於修鍊的事情,繁多得如天上的星星一般,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老朽蝸居裏面倒是有不少修鍊的書籍,都是老朽當年從大禪寺破滅之時帶出來,先生可以翻看一二,我還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需要先生來解釋一二呢。」

  「嗯?塗老還有藏書?」洪易一愣,四周看了看,卻發現,幽谷的南方有一個石洞,石洞裏面燈火搖曳。

  「當然有,盛世重典藏,現在我大乾王朝是前所未有的盛世,普通大戶人家都有百冊千冊的藏書,我們當然要學一學。其實這次請先生來,一半是教教這些小孩子,另外一半是想先生為我們整理整理書籍。分一下經史子集的類別,等這些小孩子成年後,好方便閱讀,不然亂七八糟的,真是頭疼。」

  塗老顯示出一副頭疼的樣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