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揚天
揚天 連載中

揚天

來源:外網 作者:天罡霸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天罡霸主 都市言情

新章節!他面無表情,揮手擊碎了從天而降的一座山峰,繼續道:「是他們毀了我的一生,但也是他們成就了如今的我。你記住,萬事萬物沒有絕對,順天而行,借勢乘風,方能得償所願。這便是自然之法,便是天道」「哼!你沒有資格說教。因為你自私,你無情!你不配!」「對於她,我只能說聲對不起了。」他仍然古井無波,彷彿沒有聽到這些犀利而又刻薄的話語,但總算正面回應了一句。「我不聽這些!」他面目猙獰,像一頭髮怒的獅子,「我也不想解釋什麼。」他似乎對此事並不放在心上,然而這種態度更加激怒了對方。他卻擺了擺手,又道:「回到正展開

《揚天》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長風文學網
rg
,最快更新揚天最新章節!
周揚找遍了整個石洞,並沒有見到創出丹術要訣之人的名字,或許此人本就不打算留下名號。
「做好事不留名,古人難到都好這一口?」周揚輕聲嘀咕。
要訣中數百種丹方,其中只有兩種一品丹方,四種二品丹方,其他全是三品以上。
不過讓周揚驚喜的是,有一種丹藥名為黃延丹,功效只簡單記了幾筆,應該和現在使用的回靈丹差不多,主材料居然是黃延草,輔材是岩中草、鈴鐺紅、
山豬血,還有一種礦石。
鈴鐺紅是坊市常見的低級靈草,五株才一塊一品靈石,而黃延草和岩中草現在根本就是野草,大青山上有的是。
山豬也是尋常妖獸,數量很多,不過是修者的食物而已,這簡直太令人匪夷所思。
然而周揚轉念一想,這也難怪,丹術要訣中的丹方大部分都失傳了,古時的練丹材料現在人們不認識,所以會覺得無用。
福兮禍之所依,禍兮福之所伏。因禍得福,絕對是因禍得福!自己勉強能練制黃延丹,材料不用發愁,練製成功後還可以出售。
嘿嘿,賣了就有靈石了,只要有靈石什麼都好說。
周揚心中盤算起來,回靈丹兩塊一品靈石一枚,而黃延丹的成本,按材料算大概半塊不到,也賣兩塊一品靈石一枚,那就有數倍的利潤,可惜只是回復元力和靈力的,這要是能加快修鍊的該有多好。
算了,這便不錯了,他暗罵自己太貪心。
靈植和符陣部分他比較感興趣,靈植訣對各類藥草種植、靈田的選擇和溫養,甚至提高藥草生長速度的方法都有祥細的介紹,這對他來說太重要了。
符陣應該是練器中的環節,沒有符陣,法寶法器就沒有靈性,怎麼丹藥也需要符陣?這讓周揚有些不解。
繼續往下看,他才恍然,原來丹術要訣中的符陣主要講的是丹藥符陣。
丹藥只有五品以上才刻錄符陣,作用是防止藥力散失和提高吸收效率,即封印。
高階丹藥的符陣,除了以上這些功能外,還可防止他人擅自服用。也就是說,即使丹藥被盜了,也只有破開符陣才能使用。
五品以下的丹藥,並不值得高級煉丹師耗費精力撰刻符陣。
丹術要訣中除了丹藥符陣外,還有幾種禁制陣法,什麼四向陣,五霸陣,甚至還有傳送陣法,看來這名煉丹師對其他陣法也頗有研究。
這些陣法需要大量的珍貴材料,周揚一時看不懂,需要以後慢慢感悟。
丹術要訣內容太多,他雖然強行記下大部分,但有些詞語晦澀難懂,強記頗為不便。
這也難不倒周揚,他將一張張樹皮收拾乾淨,而後以樹技做筆,以碳為墨,在樹皮上面記錄下那些晦澀難懂和不熟悉的文字,待回城後再祥細整理。
有如此寶物,驚喜之餘,周揚也在思考撰寫此書者的身份,為什麼會將之留於石洞中,難到也是落難到此?他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將弈道荒廢,否則如此天大的機緣便擦身而過了。
留下丹術要訣的大師,並不是期望後來的有緣人能破此殘局,他想要的是心性堅韌、永不言敗的傳承者,顯然周揚通過了他的考驗。
十天過後,周揚覺得傷勢好的差不多了,便決定下山。
黃延丹所需材料大青山上都有,而無色礦石他在穿雲峰見過。他準備先找到礦石,再到大青山集齊所需材料,然後回城研究整理丹術要訣,儘快練制黃延丹。
洞中的丹術要訣不能留,他能來,別人也可能來,況且此術已有了傳人。
「多謝前輩厚賜!」周揚向洞中深施一禮,鄭重相謝。而後元力湧入長劍,將洞中的古文字一一抹去,隨即出了樹洞。
周揚手握長劍,掃視四周,確定大致方位,迅速向前奔去。
三個半時辰後,周揚集齊所需無色礦石,一路行至奇特樹林的邊緣,發現周圍已是成片的山峰和密林,便躍上了一處地勢較高的山嶺。
此時正值午時,天氣晴朗,陽光普照,他極目遠眺,隱約見到東南方向一座綿延數百里的大山,正是大青山。
過了近一個月,終於要走出去了!周揚長出一口氣,但還未邁步,卻警兆突生!
他覺得後背一陣發涼,猛然轉頭望去,瞳孔立時急劇收縮,卻見一頭體型碩大,利爪如刀的妖獸,瞪着燈籠似的大眼正緊緊盯着他。
「毒鰲!」周揚頭皮發麻,冷汗直冒,這可是比青狼還要兇狠的妖獸。與這傢伙打起來自己絕無勝算,真是剛出龍潭又入虎穴,。
「逃!」他念頭剛起,毒鰲已閃電般向周揚撲來。此獸分開鐵鉗似的雙爪,一爪抓向他的頭部,另一爪直刺他的胸膛。
毒鰲出現的太突然,速度又太快,一個不慎,他就會被生生撕碎。
危急時刻,周揚的玄罡訣自動運轉,元力灌入雙腿,以快出平日一倍的速度向側急閃。
毒鰲利爪貼着他的耳朵向前衝去,而刺向他胸膛的利爪則是從他的肋下穿過,一塊衣衫連帶皮肉被生生抓掉,火辣辣的疼。一招便受了傷,傷口血流如注。
周揚不顧傷痛,拚命疾奔,同時揮動長劍向身後撲過來的毒鰲砍去。
毒鰲用利爪硬擊長劍,當的一聲,火星四射,長劍被瞬間彈開,但毒鰲的身形也稍稍頓了頓,周揚不敢停留,乘機抽身再逃。
毒鰲扭動身體猛追,而且與他的距離越來越近。
時間不長,毒鰲便與周揚只相距丈許,一股勁風先行撲來。情急之下,他迅速從懷裡抓出火靈符,注入元力向後奮力打出。
「啪」的一聲爆響,一團火焰猛的卷向毒鰲,毒鰲猝不急防,被火焰包圍。
一聲憤怒的低吼過後,毒鰲張口噴出大量綠色劇毒霧氣,和火焰相撞,毒霧與火焰互相消彌,滋滋作響。
數息之後,火焰全部消失,而此時的周揚已距毒鰲十餘丈遠。性命攸關時刻,他的潛力全部擊發,提縱術用到極致,箭一般射向前方密林。
數十息後,周揚已進入密林幾百丈,遠遠將毒鰲甩在後面,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身影逐漸在密林中消失。
近四個時辰後,周揚出現在大青山腳下。此時天已完全黑了下來,不過這片區域他太熟悉了,便摸黑上了山。
尋了一安全所在,他稍稍體息片刻,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便又開始忙碌。
修者目力比凡人要強的多,夜晚行動並無大礙,哪處有黃延草,什麼地方有岩中草,啥地方山豬多,他了如指掌。
今天周揚氣不順,野豬嶺上的山豬倒了霉,單對單,他穩佔上風。
連殺了三頭山豬,用隨身帶的丹瓶取了山豬血,又將山豬皮和一些豬肉裝在皮囊里,開始收集黃延草和岩中草。
說也奇怪,下山時等階高些的妖獸一頭都沒出現,可能晦運已過,路上非常順利。
取完材料,周揚沒有猶豫,快速出了大青山。
回城的路有兩條,一條水路,一條旱路,他略一思索,便向那條通住屠燕城的官道急馳而去。
屠燕城位於赫州大陸最北部,方圓數百里,修者二十餘萬,立城已有萬載,但為何人所建卻不可考。
城內也有凡人,不過大都是各修道門派的僕人、工匠或礦奴,也有到城裡做生意的凡人國度的貴族。
屠燕城三面環山,整體看地勢較為平坦,但城中也有幾座不大的山峰,紫元峰便是其中最高的一座。
城中還有一條寬數百丈的大河,名紫陽河,此河橫穿整個屠燕城,畫舫輕舟穿梭遊走,為整座城池帶來勃勃生機。
河南面有一片松樹林,林中即是紫元峰,乃是全城靈氣最濃郁之處,屠燕城最大的修道門派紫元宗便座落於此。
紫元宗乃是紫元老祖於五千年前所創,修者三萬五千,在附近諸派中也小有名氣,而紫元老祖更是屠燕城的傳奇人物,他的發跡據說還有一段傳說軼事。

《揚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