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妖怪紀行錄
妖怪紀行錄 連載中

妖怪紀行錄

來源:google 作者:筆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紀行

成為神明的少年仿徨在塵世的群妖輪迴與前身,此世與彼岸歡聲笑語中的成長,歌頌最高者的讚歌一切的矛盾,都是最好的日常展開

《妖怪紀行錄》章節試讀:

口罩、黑鏡、帽子,全是黑色的。

炎炎夏日之中,三個奇形怪異的人在展廳門口排着長隊引得路人紛紛側日。

「我為什麼要幹這種事!」紀行氣急敗壞地扯下帽子摔在地上,啟雖然沒說什麼,但那冰冷的眼神和劃脖子的動作看得洛佣毛骨悚然。

「裁決者大人,冷靜,冷靜。」洛佣連忙勾住紀行的脖子,輕聲耳語,這兩位爺他可都惹不起,「您想啊,您和啟大人是漫畫的原形,一旦被人發現……」

洛佣沒有繼續說下去,紀行和他講過俞欣的事情,讓他注意點。

紀行沒有說話,默默地撿起帽子,拍了拍上面的灰,重新戴在了頭上。

啟也認可了這個理由,被俞欣質問的話,確實會麻煩不少,於是便靜靜地等待展會開幕。

不過這人也太多了吧,他們可是提早了整整四個時!

」嗨, 米娜桑,歡迎來吧漫展同人志,第21界夏秀展會,我是本次漫展的主持人喵醬!」一名穿着貓娘女僕裝的美少女登上了展館前的高台,排隊的群眾都在高呼着喵醬的名字。

「這也太熱情了點。「紀行捂住耳朵,這排山倒海的氣勢他可招架不住。

啟倒是死死盯着與台下人互動的美少女,低聲道:「那是妖。」

「也就是說貓耳是真的! ”洛佣兩眼發光,貓娘唉,是活的貓娘!

「啟,你也別多管閑事,偶爾有一兩個小妖偷跑到人類世界不是很正常嘛。」紀行捅了捅啟的腰間,「難得體假,放鬆一下。.」

「最後的最後,各位F團的組妹們,準備好你們的錢包了嗎?」喵醬將話簡對準了人群。

”準備好了!」

「《傲嬌王子與白髮奶狗的戀愛日常》單行本正式發售了!」喵醬從裙底掏出一個密封的書冊,「盛宴開始,請各位好好享受吧,另外提一句,我可是王子黨的哦!」

展廳的大門緩緩拉開,龐大的洪流一股腦地湧向裏面。

紀行三人不斷被後面的人推擠着向前走去,反倒是洛佣還一臉淡定地着玩笑,「裁決者大人的人氣真高呢,連主持人都迷住了。「

「再說一句,殺了你。」啟笑眯眯地摟住洛佣的脖子,雖然帶着口罩,但那近乎實質的殺意,讓周圍的溫度都下降了一些。

洛佣只好訕訕地陪笑着,這位大佬脾氣不太好呢。

「啟,注意一點。」紀行也是開口勸道,千穿萬穿馬屁不穿,洛佣這波助功不錯,很好,騷年,我就幫你一把。

「哼。「啟彆扭地瞥過頭,卻看見了一隻九尾狐,什麼時候這種大妖也能隨意走動了,不對,沒有妖氣,但那毛茸茸的有些心動,怎麼辦。

「那是阿狸,是人類名為cos的活動。」洛佣不失時機地解釋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啟摸了摸帽子,突然逆着人流擠向衛生間。

「我去玩會兒,有事燒紙。」

「知道了。」紀行無奈地扶住額頭,啟這傢伙啊。

「裁決者大人,這邊。」洛佣在前頭領着路,作為本次的主打書目,《日常》可是獨佔了一個展台,俞欣在上面不斷地等名、道謝,忙得滿頭大汗。

「俞欣大大,四本《日常》。」紀行將幾張紙幣塞給工作人員。

「好的,謝謝支……」俞欣愉快地簽好名,抬頭的一瞬間卻是呆住了,「我們是不是見過?」

「沒有,大大你認錯了」 紀行壓了下帽檐,有些心虛地說道,飛快地將四本書抱在懷裡就衝下了展台, 看到姐姐過得這麼風光,小軒也一定會開心的吧。

俞欣揉了揉眼睛,剛才那個怪人,好熟悉啊,只是下一個顧客立刻將俞欣拉回了現實:」好的,謝謝支持。」

「怎麼樣?」洛佣好奇地問道。

「過得不錯。」隨手將書塞到洛佣里,紀行也向一邊走去,「難得來一趟,你也好好玩玩吧。」

衛生間內,啟滿意地看着鏡子中的翩翩公子,蓬鬆的狐尾左右搖擺,就連那對狐耳都是這麼完美,自信的啟晃蕩着走向廳,準確說是向cos阿狸的那位走去。

」這位狐狸小姐,能與我共舞一曲嗎?』伴隨着一路花痴的尖叫與快門聲,啟單膝跪在了阿狸身前。

”不是小姐,是公子哦。」阿狸小哥哥笑眯眯地四答。

周圍的觀眾彷彿聽到了心碎的聲音,啟的笑容逐漸凝固,騙人的吧,這是男人?

那他這算什麼?求婚?向一個男人?已經完全自閉的啟絲亳沒感覺到一個小女孩撲倒在了自己的屋巴上。

”媽媽,暖暖的,毛毛的,好舒服,這是真的狐狸尾巴嗎?」小女孩興奮地將臉埋進了尾巴里,「香香的!」

「寶貝,快起來。」一個女人馬上將女孩抱了起來,對啟賠笑道,「對不起啊,小孩子不懂事。」

「啊?哦,沒關係。「啟輕輕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頭上的耳朵是了晃,身後的狐尾也也開始搖擺,掃過了阿狸小哥的鼻子,不過這女人的姿態卻讓啟有些噁心:擔心賠錢?呵呵,他是那種人嗎,果然,人類這種生物只有幼崽可愛。

「啊啾—」阿狸小哥哥打了個噴嚏,他對動物皮毛過敏,從小到大連貓狗都未曾親近過,也就是說,那個漂亮的尾巴是真的狐狸毛做的?

「兄弟你cos的是誰啊?連耳朵也這麼逼真。」阿狸小哥哥想去摸一下那對晃動的耳朵,卻被啟一巴掌拍開,他啟大人的耳朵是誰都能摸的嗎!

至於那個問題,我cos我自己?啟也解了一些有關這個角色扮演的事,但他算什麼?

「說犬晝叉也不像啊。」阿狸小哥哥打量着啟,不停地轉圈。

”啟!你這個混蛋!「正當啟糾結之時,一道身影從人群中跳了出來,扯着他的臉頰拖向別處。

「紀行,痛、痛、痛痛痛!」啟回目看去,黑衣黑帽黑口罩,不是紀行是誰?

紀行沒理這個玩心大起的老妖怪,直接將他丟進了衛生間的隔間里,反鎖上門,把啟抵在牆上。

「溫、溫柔點,紀行。」啟害着地低下頭。

「溫柔個鬼啊,你個大妖要不要這麼瘋狂啊!」安靜了三秒之後,紀行聲嘶力竭的抓狂聲響徹雲霄。

洛佣抱着一堆宅物,吃力地在人群中行走,忽然卻愣了一下,是裁決者大人的聲音,可周圍也沒人啊,不解地搖搖頭,洛佣一臉痴笑地向下一個展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