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妖鬼敕令
妖鬼敕令 連載中

妖鬼敕令

來源:google 作者:拾筆蟲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風(女) 彭侯(男) 都市小說

從一竅不通的普通人到捉鬼大師需要幾步?只需要一本從小黃書堆里挑出來的《妖鬼敕令》即可!不會捉鬼沒問題,驅魂散離法了解一下怕中邪祟沒問題,禳除疫病法了解一下更是還有急難突圍法、五鬼驅魂法……等一眾好用法術,保你不在懼怕妖魔鬼怪《妖鬼敕令》學過的都說好!現在致電「彭家驅邪公司」更是有八折優惠,保證貨真價實絕非江湖騙術!還在等什麼呢?趕緊緻電吧……展開

《妖鬼敕令》章節試讀:

……

我叫彭侯,家裡兄弟三人我是老大。

自打記事起兄弟三人便形影不離,好的穿一條褲子。

老二彭質,除了相貌平平不自知,其它地方都很靠譜。

唯獨家中老三彭矯,品學兼優外貌出眾,在彭家三兄弟中一直屬於別人家的孩子自家版。

從小到大一直被家人拿來和另外倆哥哥比較。

好在大哥二哥十分仗義,不僅不排擠老三還對他特別寵愛。

這才能保持至今三兄弟之間的友誼都十分牢固!

可今天彭侯敢拍着胸脯子保證!

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兄弟彭矯,絕對沒有背着倆哥哥學過眼前這一手結印的功夫!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沖!」

老三彭矯動作十分生疏,再加上身後紅衣女鬼不知道啥時候衝出來,緊張的動作磕磕絆絆。

不過直到他差點把指頭都掰抽筋,到底還是成功走完這個流程……

原本一直走不到頭的樓梯間肉眼可見退卻一層陰霾。

三兄弟說啥也不敢多待,撒着丫子就跑出了女生寢室樓。

一口氣跑出校門才在老三彭矯的制止下喘了口氣停下。

「老大不用跑了,那傢伙應該追不出來……呼呼~累死我了……」

三兄弟就數老三體質最差,平時和倆哥哥偷雞摸狗每次都會拖後腿。

可倆哥哥從來沒獨自扔下他不管,次次都會回來和他有難同當……

「老三剛剛是怎麼回事,你在哪學的那一手結印?」

「就是就是,有這一手怎麼不早用,害得我……」

彭質話說一半老臉一紅,二十來歲大小夥子不管是尿褲子還是童子身都不是他說得出口的。

「二哥前兩天不是抱回來一堆成人雜誌嗎?其中有一本書挺不一樣,上面有教,我看着挺酷就學下來了。」

「從書上學的?那你都敢試?」

彭矯嘿嘿一笑:

「這不是死馬當活馬醫嘛。」

這時彭侯才反應過來,好奇的問老三:

「你又是怎麼知道那女鬼不會追出來的呢?」

「書上也有寫,說類似建築內的妖鬼大多是縛地靈,不能離開死亡時所在的建築。」

老二彭質再次回頭切定了女鬼沒有追出來,這下又被老三說對了哥倆更好奇哪本書到底還寫了些什麼。

「老二你那書從哪弄來的?」

「這個……那個……上次咱哥仨不是踩盤子(偵查動手對象)的時候碰到個老頭家嘛,淌進(溜進)去的時候看到了就順走了……」

不敢隱瞞真相,彭質老實交代了那本混在小黃書里「真傢伙」的來歷。

「是這樣啊……看來那個老頭也不簡單,不過應該也不是個什麼正經老頭。」

老大彭侯一番琢磨後這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一拍老三肩膀說道:

「老二乾的漂亮,要不是你從那老頭手裡搞的書,今天咱哥幾個都載大跟頭了!」

就在這時哥三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冷哼!

緊接着一個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老頭無聲無息的站在他們身後。

在老頭出來的瞬間,三兄弟身體就像是灌了鉛,中了術一樣,動彈不得。

「我說我那些寶貝哪去了,原來是你們三個混蛋偷走了!半夜三更不睡覺,還敢在這地方閑逛,真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長了是吧?」

突然出現的老頭,再加上被控制的身體。

差點沒把這三個剛碰到鬼的兄弟魂都嚇出來!

尤其是聽到他就是前兩天被踩盤子的人,更是讓哥仨腿都嚇軟了。

「嘖嘖嘖~陽氣外泄、邪祟入體、靈炁耗損,看來你們已經碰上那傢伙了。

罷了~書我就不要了,留着給你們救命用。

這女鬼嘗過人氣也不能留了,今天老夫就替天行道收了她吧。」

老頭撓了撓滿是油污的腦門,僅剩的幾根毛都讓人擔心會不會被撓下來。

說罷不再管腿軟的三兄弟,閑庭信步的走進了校門。

看到老頭走了,全身失去力氣的三人頓時癱軟在地。

「你倆……還好……嗎?有沒有……事?」

老二彭質疲軟的癱在地上,原本快乾了的褲子再次濕潤。

「二哥等會再尿,等我起來……起來接點……」

「老三別稀罕他那童子尿了,趕緊起來扯呼(跑路)小心老頭水漫了(殺回來)!

這傢伙太邪門,跟拍電影一樣說定就定上了,一點不科學!」

彭侯筆直的站了起來,看樣子和沒受影響一樣正常。

「大哥你沒事?」

彭矯顫顫巍巍扶着彭侯站了起來,卻發現老大整個人都繃緊了和木頭一樣掰都掰動不動。

「呵呵~脆弱的老大,居然站那裡動不了了,真是沒用!」

「二哥別說風涼話了,趕緊起來扯呼!」

「我也想!可是我腿軟起不來……」

彭矯一看這倆哥哥一個比一個不靠譜,當下也顧不上什麼體面不體面了,騎在身上照臉一人抽了一連串嘴巴兒。

果然打完立馬哥倆就好了,也不怪老三彭矯打人,撒開丫子就開始跑。

「這老逼登~給小爺們等着!」

老二臨走還不忘放狠話,氣呼呼的朝學校方向豎起了根手指表示友好。

「轟隆隆~!」

「刺啦~」一聲一道晴天霹靂精準度劈在了彭質身前兩米的地方,但凡再歪一點老二提前回家了。

這下狠話也不敢放了,老二一哆嗦,屁滾尿流的跟上倆兄弟上車跑了。

「呼~嚇死我了,差點我這張帥臉就被那老……被那老頭毀容了。」

死裡逃生的彭質心有餘悸的點了根煙,美滋滋的吸上一口緩解了剛剛的恐懼。

「二哥說過多少次了,我開車不要抽煙,車裡會有煙味的。」

彭矯嫌棄的皺了皺眉,老二卻不高興的照着腦袋從後面打了一巴掌。

「騎個電動車有個屁煙味啊~臭毛病慣的你!」

老二這一巴掌下去,載着三個人的電動車頓時一陣搖擺。

本來就承受了它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重量,這次更是差點沒直接報廢「咯吱~」作響。

「你倆別鬧了,趕緊回家找找那本書吧,那老頭不說那本書能救命嗎?」

彭侯此話才讓倆弟弟想起來剛剛老頭的確說過三人的問題。

「陽氣外泄說的是老二,邪祟入體說的是我,靈炁耗損怕是說的老三了!」

兩個弟弟沒想到平時總是慢一拍的老大彭侯居然能記住這個細節。

事關性命,倆人也不敢再開玩笑,趕緊騎車直奔家中而去。

到了門口車都不要了,扔在路旁靠着電線杆子,三人直奔老二房間!

一進門,好傢夥這屋裡亂的,老鼠進來都要開導航,連個下腳地都沒有。

可三兄弟多年生活在一起,一點不嫌棄的到處翻找,很快老三就找到了那本從老頭那裡順來的書!

陳舊的暗紅色封面,枯黃的紙張一看就是年代久遠的老古董。

封面上赫然寫着《妖鬼敕令》四個大字!

然後兄弟三人滿心歡喜的打開封面,翻開之後才發現裏面居然一片空白!

「怎麼回事?!」x3

「什麼情況?!」x3

彭侯和老二齊刷刷看向老三,老三一懵逼的不知所措。

「你們聽我解釋……我真的之前看還有字來着!」

「那現在字怎麼會沒了?」

「難不成這書還分時間段的嗎?過時不候啊它,比銀行還牛逼?」

彭侯的一句話點醒了老三,一拍腦門說道:

「我想起來了,那天看到的時候是晚上十二點月亮底下。要不是月光,要不就是十二點……」

彭質聽到後打開手機發現已經一點多了,不過外面月光還在。

也顧不上換條褲子,拿着書就跑到窗戶口關上了燈。

這次三兄弟藉著月光,果然看到了《妖鬼敕令》這本書上出現了文字。

只見第一頁一排,蠅頭綠豆小字卻格外引人注目。

「欲練本功,先需自宮……」

彭矯神一般的速度從石化的二哥手裡奪過《妖鬼敕令》一把扔到了地上:

「坑爹那吧你~明明上次還沒有來着!葵花寶典啊,鬼才練你好吧!我tm寧願去死!」

彭侯面無表情的彎腰撿起了《妖鬼敕令》,拍了拍灰又放回了仍在石化的老二手裡。

「我去拿刀……」

「大哥~你不會真信了這本破書吧!說不定第二頁還寫着不必自宮也能練功呢?!」

彭質從石化中恢復了正常,淡定點先開了第二頁……

「要練此功,必須自宮。若不自宮,無法練功!」

「我去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