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妖后逆天:重生到跳寒潭自盡那天
妖后逆天:重生到跳寒潭自盡那天 連載中

妖后逆天:重生到跳寒潭自盡那天

來源:google 作者:小藝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如南 郝漠淵

(重生+兩世雙潔+雙強+打臉)前世:蘇如南深陷預言風波,被天下人喊打喊殺之時,渣皇挺身而出護住了她,至此她為渣皇除掉朝政大患以身為陷,害死了愛她入骨的攝政王郝漠淵卻不料自古君王多猜忌,最是相信天命所歸,她被渣皇打為妖女,外祖和相府也因她喪命一朝重生,改頭換面,性情大變,緊抱攝政王的大腿,攜手傾覆渣皇的天下一則卦象預言「虹起東方,東盛西衰,閃電正落中央,血月在西」直接將她定為禍國殃民的妖女殊不知,南晉國西部常年乾旱,是她提出「東水西引」,解決西部用水困難南部離都城,連年不是水災便是乾旱,是她設計「離江堰」,築壩分水修渠引水,造福百姓,將離江城變成一個富饒肥沃的城市敵國來犯,是她率先發現火藥,打得對方屁滾尿流......「妖女在世,天理不容...」郝漠淵斜靠在龍椅之上,雙腿交疊,一手拄頭,姿態慵懶,睥睨天下:「她若是妖女,此刻你們已成鬼魅...」展開

《妖后逆天:重生到跳寒潭自盡那天》章節試讀:

祠堂的一場鬧劇,也以蘇菲菲徹底暈倒而草草收尾。

剛重生回來便收拾了一頓蘇菲菲,蘇如南心情頗好的扶着唐雲溪回了雲溪苑。

「娘親,您看您這些天都憔悴成什麼樣子了,快坐下,女兒給您捏捏肩。」蘇如南扶着唐雲溪躺在貴妃榻上,轉身欲給她捏肩。

想起今日蘇如南一改往常的模樣,唐雲溪就擔心得不得了。她拉住蘇如南的手,試探性的問道:「南兒,你沒事吧?」

說著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蘇如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順勢坐在唐雲溪身邊。

她知道她今日的表現與往日截然不同,她娘親怕是認為她受了刺激,把腦子給刺激壞了。

「娘親,女兒沒事,只是突然看透了很多事情,以前是空長了一雙眼睛,卻識人不清。」

如果不是她上輩子識人不清,錯把小人當君子,也不會白白害了三家幾百條人命。

唐雲溪眼中流出了驚喜的淚水,她的女兒終於看清了虛偽的張姨娘母女了,她伸手憐愛的摸了摸蘇如南的頭髮。

不知道為什麼,唐雲溪總覺得她的南兒眼裡有着淡淡的悲傷。

不過她將一切歸咎於蘇如南痛失所愛。

如今蘇如南幡然醒悟,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長大了,娘親的女兒長大了,是該給你說一門親事了。」

不是唐雲溪着急,而是她不得不這麼做,如今新皇登基,根基尚淺,後宮無人,攝政王郝漠淵那邊又根基深厚,新皇急需要立一個能穩住後宮和前朝的女子為後,拉攏她背後的勢力,讓其與攝政王分庭抗禮。

結合新皇未登基之前便時常向南兒示好的行為,如此看來,蘇如南定然是新皇心中的不二人選。

況且蘇如南確實也有這個資本,只要蘇如南成功為後,那唐將軍府和相府絕對是義不容辭的站在新皇身後,成為新皇對抗攝政王的棋子。

一旦攝政王下馬,那麼棋子便會成為棄子。

「說親?」

蘇如南腦海中閃過郝漠淵清逸俊冷的臉,她臉上迅速染上兩抹緋紅,靠在唐雲溪懷裡撒嬌。

「女兒還小,還不想嫁人呢。」

唐雲溪抿嘴微笑的敲了一下她的額頭,佯怒道:「娘親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你都已經在娘親肚子里了。 」

她又何嘗不想讓女兒多待在自己身邊一會兒,只是形勢所逼,留不得啊。

雲溪苑內歡聲笑語,母慈子孝,雙菲閣里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象。

張姨娘守在蘇菲菲床邊,面色擔憂的看着她,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開始哭訴:「菲兒啊,你可不要嚇娘啊?」

一想起今天的事情,她就恨得牙痒痒,明菲菲這麼一鬧,就可以讓蘇丞相早日藉由那件事,將菲菲送進宮。

趁着新皇后宮沒人,菲菲若是承得聖恩,誕下皇長子,那便可以一飛衝天,怎麼著也得是個妃位了。

哪曾想,事情還沒着落,菲兒還被打了一頓。

「姨娘,女兒沒事。」蘇菲菲已然醒了過來。

「菲兒,你突然暈了過去,可嚇死我了,到底怎麼回事?」張姨娘心中疑惑,她明明是讓她裝暈,怎麼就真暈了。

蘇菲菲面色難看,眼裡滿是狠毒,「都怪那個賤女人,她狠狠地按了我一下,然後我就真暈了。」

說完她扶着額頭,輕揉太陽穴,「這會兒我都還覺得有點暈。」

張姨娘面色立刻就沉了下來,眼裡滿是戾氣,「那個小賤人,下次等我逮着機會,非要撕爛她的嘴不可。」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小賤人怎麼突然轉了性,她以往不是對咱們唯命是從的嘛?」

「還有那唐雲溪,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的,今日竟然還敢直呼老爺名諱,威脅起老爺來了。」

看到今日唐雲溪那般強硬的態度,張姨娘驚呆了也嫉妒壞了。

她平日里雖有蘇丞相的寵愛,但從來不敢在他面前大聲說話,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

沒想到今日那個女人竟然還敢吼蘇丞相,更讓她生氣的是,蘇丞相居然就這麼算了,連屁都沒有放一個。

蘇菲菲眉頭緊皺,她也實在想不通為什麼一向無腦聽話的蘇如南怎麼就變了。

「會不會是她以前是裝的?」

「不可能的。」張姨娘頭搖得跟個撥浪鼓似的。她不認為一個年紀尚小的女子能有那麼深的心機。

「難不成是那天她發生了什麼事?才導致她轉變的如此之大。」蘇菲菲將那日蘇如南暈倒在大門口的事情又說了出來。

一個人能夠性情大變,一定是經歷了巨大的變故。

張姨娘十分認可的點了點頭,「我會派人去仔細調查一下那天小賤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兩人說話間,倚珠興高采烈的進來傳話,「二小姐,張姨娘,皇上身邊的鄧公公來了,帶了不少的賞賜來呢。」

「前殿大廳都放不下了。奴婢方才瞧了瞧,除了綾羅綢緞金銀珠寶,裏面還有不少調理身子用的靈芝人蔘等珍貴的補品呢。」

人蔘靈芝可都是調理女人身子的補品,蘇姨娘眼睛立馬亮了,一改先前的不悅之色,笑道。

「菲兒你看,皇上他是記着你的呢,這些天這麼忙,他都命人給你送來了補品,這鄧公公可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以後你進了宮啊,還得仰仗他呢。」

「鄧公公可還在?」蘇姨娘詢問。

「奴婢剛才過來的時候,老爺正在前廳接待鄧公公呢。」

「走走走,咱們得趕緊出去迎接一下,可不能怠慢了鄧公公。」張姨娘拉着蘇菲菲就往外走。

「姨娘,我頭髮還有點亂呢?」蘇菲菲緊張得心臟撲通撲通跳,摸了摸凌亂的頭髮說道,「等我梳洗一下。」

「別梳了,亂點好。」張姨娘像是想起了什麼,還伸手將蘇菲菲的頭髮抓得更亂了。

————

前廳。

蘇丞相看着大廳內放的滿滿當當的賞賜,樂得都要找不着北了,拱手道:「那微臣先替小女菲兒謝過皇上了。」

鄧公公眉頭一皺,糾正道:「丞相大人,你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