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妖孽醫妃很搶手
妖孽醫妃很搶手 連載中

妖孽醫妃很搶手

來源:google 作者:楚兮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郗塵 楚兮歌

人人喊打的廢柴小姐,卻被他捧在心尖上疼愛不服氣者,皆可殺!廢柴逆襲,升級煉藥;醜女蛻變,風華絕代只是,一向冷酷的墨郗塵,遇到楚兮歌后,沒了底線,有了軟肋某日墨郗塵愁眉苦臉道:「你和他是不是走的太親近了?」楚兮歌一臉平靜,「怎麼算親近?」墨郗塵聞言,將面前的人兒攬入懷中,楚兮歌想要反抗,卻被無賴王爺反擊道:「本王這是在給你解釋什麼才是親近」展開

《妖孽醫妃很搶手》章節試讀:

  墨郗塵的神色微深,語氣平緩,聲音低沉富有磁性,但隱隱中卻有種說不出的清涼。

  不過話中所含的內容,確實能夠讓人大吃一驚,眾人都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可魔王一字一句說的十分清楚,這是承認楚兮歌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天吶,這簡直就是一個轟動整個天界大陸的爆炸性新聞!

  而楚兮歌不僅是第一個被魔王承認的女子,更是第一個與他這般近距離接觸的女子。

  一旁的楚兮歌揚起嘴角微微點頭,表示對墨郗塵的此番話很是滿意,看來這個男人還很是上道嘛!

  其實楚兮歌和墨郗塵的婚事,不過是當年皇上醉酒後的一句玩笑話罷了。

  好像是在楚兮歌五歲同父母親一起進宮參加皇上壽宴時,指着全場長得最好看的西懷王墨郗塵說,長大後要嫁給他為妻!

  結果皇上聽到這句話後便笑着將此事給應了下來,說待楚兮歌長大後,就給她和墨郗塵賜婚。

  當時大家都知道皇上喝醉了,所以這件事大家也都當成了一個玩笑話,並沒有將此放在心上,就連皇上之後也未曾提起過。

  楚兮歌也沒有想到,憑藉自己拚死一搏,還白白得了如此盛世美男子這麼個未婚夫,說實話,還挺值的。

  畢竟楚兮歌當了近十年的軍醫,從未談過一次戀愛,每日所接觸到了都是一個個受傷的病號,或者執行各種任務,哪裡還有什麼空去談戀愛。

  還別說,死的那一刻還是會覺得有一絲絲的遺憾,不過老天爺還是公平的,關了她的一道門,又為她開了一扇窗。

  穿越過來後,終是遇到了墨郗塵這樣一個美男子出現。

  面對着墨郗塵的反問,一時間慕雲齊面色鐵青也不知該如何作答了。

  而站在一旁的楚南悅也是一臉的恨意,想當初墨郗塵無情的拒絕了她,而今日他卻對着楚兮歌那樣的一個醜八怪是百般寬容有耐心。

  從未正眼瞧過她的墨郗塵,竟當著這麼多人承認了楚兮歌是他的未婚妻,想到這兒,楚南悅捏緊拳頭,滿眼怒色直盯着楚兮歌,她恨楚兮歌,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

  「老三。」

  墨郗塵瞥眼看向慕雲齊,雙眸犯寒,不由得讓人生出一股寒意來,使得慕雲齊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既然沒有,那為何本王聽說你懲治本王的未婚妻?」
墨郗塵冰冷道。

  楚南悅見慕雲齊實在是窩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才走了出來,上前給墨郗塵行禮解釋道:「王爺,剛才小妹的確是當著眾人的面對三皇子出言不遜,藐視了皇威,這一點南悅可以作證。」

  「你又是何人?
本王說話,何時有你說話的份了!」
墨郗塵冷眼看向楚南悅,彷彿下一秒就要將她給吞噬了一般。

  墨郗塵也太給力了,man的不要不要的了,隨時隨地散發出來的魅力,讓楚兮歌真想豎起個大拇指送給墨郗塵。

  墨郗塵此言毫不留情面,楚南悅當下就漲紅了臉,有些不知所措,小聲委屈道:「回稟王爺,小女是楚世家之女楚南悅。」

  被墨郗塵冷眼回視,楚南悅當下就乖乖的閉上了嘴,不敢再吱一聲了。

  「皇叔,今日之事純屬是一個誤會,侄兒無心為難楚小姐,還望皇叔恕罪!」
慕雲齊見墨郗塵要生氣了,趕緊上前平息墨郗塵的怒火。

  「既然是一場誤會,那你應當知道該如何做了吧!」
墨郗塵冷冰冰的看向慕雲齊。

  慕雲齊自然知曉墨郗塵要他做什麼,雖說心裏很是不服氣,但還是不情不願的給楚兮歌道了一聲:「抱歉!」

  這麼沒有誠意,算了,今日看在美男子的份上,就暫且不跟他們計較了。

  「歌兒,你覺得如何?」
墨郗塵轉頭和楚兮歌說話,語氣立馬柔和了不少。

  「王爺,既然這是一場誤會,而且三皇子已經誠心道過歉了,這件事就算了吧。」
楚兮歌衝著墨郗塵露出笑臉來。

  「今日看在歌兒的份上,本王不與你計較,不過,別讓本王發現有第二次!」
墨郗塵牽着楚兮歌的手,徑直走向自己的轎輦,還不忘警告慕雲齊。

  再次和墨郗塵手掌相接觸,楚兮歌不禁有種心疼的感覺。

  這毒顯然在他的體內已有段時間了,每一次的毒性發作,都是十分痛苦難忍的,這麼多年,他又是怎麼度過的?

  「為何這樣看着本王?」
走到轎輦前,墨郗塵察覺楚兮歌一直用着一種怪怪的眼神盯着他。

  聽着墨郗塵沉厚的嗓音,看着墨郗塵幽深的眼神,楚兮歌立馬回過神來,「那個……王爺,其實我家沒幾步路就到了,王爺可以不用特意送我的。」

  「不用。」
墨郗塵臉色忽然沉了下來。

  什麼?
他們家王爺竟然要讓一個女子坐他的轎輦,他們是不是聽錯了?

  要知道就連府中的表小姐都沒有坐過,記得上一次榮公主想坐,都被墨郗塵直接給丟出了轎外,可這一次墨郗塵竟讓楚兮歌這個渾身髒兮兮,長得又丑的女子坐了。

  天吶,這一日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他們家王爺的底線都上哪兒去了?

  行吧行吧,反正她現在也渾身沒力氣,正好省事了。

  要上轎的時候,楚兮歌這才想起一件事來,對着墨郗塵眨了眨大眼睛,「王爺,可否帶着戚草一道走?」

  跟着楚兮歌的眼神看去,只見一個瘦小的姑娘緊張又膽怯的看着他們,而後墨郗塵點了點頭,讓隨行侍衛將戚草也帶上。

  待墨郗塵率先上了轎輦後,楚兮歌故意回過頭來,衝著身後臉色比吃了粑粑還難看的慕雲齊和楚家兩姐妹不屑的笑了笑。

  不笑還好,這一笑更是讓他們氣的直跳腳了,楚南絮雖然也很惱火,但為了保持自己在眾人面前的形象,依舊裝出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

  對於楚兮歌來說,這感覺簡直爽到爆了,她啊,沒什麼愛好,就喜歡看那些看不慣又看不掉她樣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