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夜鬼
夜鬼 連載中

夜鬼

來源:google 作者:黃凍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漾 都市小說 黃炫

都市裡流傳着一個傳說傳說在我們這個平凡的大都市裡,存在着一種人,他們擁有着比人還長生的壽命,砍不傷,殺不死他們以吸食血肉為生,只在黑夜出沒狩獵,故而名為「夜鬼」即夜晚出沒的鬼魅在他們漫長的一生中,不知何時會死亡,唯有滿月之下出生的滿月之子的血方可結束他們漫長的生命所以,這個滿月之子是他們窮極一生要找的人,也是要殺的人展開

《夜鬼》章節試讀:

「與其有這個功夫同情人,倒不如想想怎麼編個好理由吧。」蘇漾從他微蹙的眉心可以看得出他因為自己掌心被割出血而感同身受,她指了指放在床頭上那個被踩壞了的手機。

她把他扛回來之時,也順便把他的手機給拿了回來。

黃炫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還是去拿了自己的手機,雖然屏幕已經破碎,但還能亮的,看見楚子涵的回電多達五十個!

他昨晚一夜沒有回去,他應該擔心極了,確實得想一個像樣的理由糊弄過去。

可他不解的是,蘇漾明明是想吃了他,為何要救他,還把他的手機也一起拿回來。

「對了,你為什麼要救我?」黃炫回頭,不見她人,門是開的,應該是出去了。

他走出去找她,發現這個房子大得離譜!

就像電視劇里那種只有富人才居住得起的房子!

但他也沒心思去欣賞房子,在衣帽間找到了正好在找衣服的蘇漾。

雖然只是側面,但是女子的完美身軀一覽無餘。

嚇得他趕緊背過身,臉出奇的燙,說話也不由得結巴起來,「你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啊?」

「我在想穿哪件。」蘇漾完全沒有在意自己身子被人看光,苦惱着衣帽間那麼多衣服,該穿哪件比較好。

「你快點穿上衣服!」黃炫催促着。

蘇漾沒搭理他,衣帽間里的女性衣服大多都是保守類的,實在不是她喜歡的風格,最後挑了一件白色弔帶上衣,搭配牛仔褲。

黃炫見她許久沒出聲,也不知道穿好衣服了沒有,問道:「你穿好了嗎?」

「臉這麼紅,該不會是沒見過女人的身體吧?」

蘇漾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旁邊,把他給嚇了一跳,臉卻因為她的話更加的紅,「你你你亂說什麼呢?」

「看來我說對了。」蘇漾瞧着他那說話結巴的樣子,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你別亂猜好不好?」

瞧他急着辯解的樣子,蘇漾覺得這樣的純情少年很少見了,怪可愛的。

去拿了一件T恤丟給他,「換上吧。」

他身上的這件衣服又臟又是血的,黃炫覺得等會這樣出去,不把人嚇死才怪,便沒有婉拒,接過T恤穿上。

他在換衣服的時候,她的視線一直是在盯着他看,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你看着我做什麼?」

「你也沒有和女人睡過吧?」

她冷不丁地來這一句,讓黃炫臉上紅暈剛褪去,又浮現,「你自己也是女人,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羞恥的嗎?」

真是服了她,一個女生張口閉口都是開車的,他都替她感到羞恥。

「羞恥?那東西能當飯吃嗎?」蘇漾冷笑,去客廳的沙發坐下。

她輕拍了拍沙發,對他說道:「過來坐。」

黃炫不過去,「我覺得我在這站着挺好的。」

「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要救你嗎?」蘇漾看着他,手又再次輕拍了一下沙發,示意他不過來便不告訴他。

黃炫以為她沒有聽到呢,便走了過去坐下。

剛坐下,人便被她推倒在沙發上。

女性獨有的柔軟正緊緊貼在他胸口,頓時,臉燙得不行。

尤其是在看見她嘴角噙着一抹弧度,一臉的玩味地說出「要不要和我睡?」時,更燙了。

「你開什麼玩笑?」黃炫猛地推開她。

因為過於用力,蘇漾撞在了茶几上,痛得她倒抽一口涼氣,「嘶…」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黃炫趕忙去扶起她。

蘇漾手搭在他手臂上,沒有起來,卻是緊緊抓着他,抓得令黃炫生疼。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吃你?所以才那麼大膽?」

變成紅色的右眼和壓低的聲線,明顯是生氣了。

黃炫趕緊解釋道:「不不是,我只是下意識,不是故意的…」

如此,蘇漾的臉色這才緩和一些,鬆開他,起身坐好。

黃炫暗暗甩了一下手臂,她看着那麼小隻,力氣卻大得離譜,要是再用力幾分,他骨頭都能被她弄斷了。

蘇漾坐好後,也不逗他玩了,進入主題,「你以後遇見夜鬼,離他們遠點。」

「就算你不說,我也會離得遠遠的好嗎?」

在體會過一次生死後,黃炫意識到夜鬼根本就不算是人類。

完全就是電視劇里的妖怪沒區別,人類哪裡斗得過,他不跑等着沒命嗎?

他有這樣的意識,蘇漾覺得非常好,但有一點還是有必要提醒他的,「還有,絕對不要讓人發現你是滿月之子。」

「什麼是滿月之子?」

蘇漾簡單地和他解釋起滿月之子的緣故,「就是滿月之下出生的孩子,他們的血可以殺死夜鬼,相當於是這個世界上所有夜鬼的仇人,如果你不想被追殺的話,就隱瞞好這點。」

她這麼一解釋,黃炫便明白了一些。

難怪昨晚他的血可以對她還有那個小男孩起到作用,原來是這個緣故。

「可滿月那天出生的孩子何其多,就算要殺也殺不完啊?」

一天之內出生的孩子那麼多,照她說的,圓月的夜晚那麼多,那麼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有滿月之子。

蘇漾就知道他理解錯她的意思了,「滿月並非每個月圓的夜晚,而是在中秋那天晚上出生的孩子,中秋即滿月。」

「可我不是中秋那天出生的。」黃炫自然是記得自己的出生日期的。

「不可能,一定是你家人隱瞞了你真正出生的日子。」

瞧她一臉自信的模樣,黃炫問:「你怎麼就那麼確定?」

「因為你是滿月之子啊。」這一點絕對錯不了。

「就因為這個?」黃炫覺得荒唐。

蘇漾知道他難以置信被家人隱瞞,「你的家人故意隱瞞你真正出生的日子,其實是為了保護你。」

她不得不承認,他有這樣為他着想的家人,還是挺好的…

黃炫沉默。

或者說,他不敢相信他爸爸早就知道夜鬼的存在,所以故意把他的生日和中秋錯開。

「在古代的時候,人們把月亮最圓最亮的那一天定為中秋;看過白娘子嗎?」蘇漾打破屋內的安靜。

「嗯。」黃炫又點頭。

這種家喻戶曉的故事,自然是看過的。

「白娘子傳里,許仙聽了法海的話,在端午的時候拿了雄黃酒給白娘子喝下,白娘子這才現出原形;蛇便是夜鬼,中秋便是端午,雄黃酒便是滿月之子的血,明白了嗎?」

她這樣比喻,黃炫聽明白了。

這樣一想,黃炫倒也沒那麼難接受了,但他仍有一些不解,「可是,你是怎麼救的我?」

…………

坑我已經挖好了,請大家有序入坑~

預知後續如何,繼續追更就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