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君臨
葉君臨 連載中

葉君臨

來源:外網 作者:鎮國戰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鎮國戰神

白眼狼沒一毛錢的關係!趕緊走!」葉君臨的養父養母站起來,指着他的鼻子罵道。葉家這一手顛倒黑白的操作,讓人震驚。心寒!!!六年過去,原本以為他們會愧疚幾分。可沒想到變本加厲。霸佔他的一切,致他身殘,使他身敗名裂。最終還顛倒黑白,一切反倒是他的過錯。葉家沒有一點人情味可言。葉一龍快步走到葉君臨面前,居高臨下的打量着他:「哼,你現在回來不就是想要錢嗎?」「啪嗒!」葉一龍將一張銀行卡扔在地上,抬起腳,晃了晃皮鞋:「我鞋面髒了,幫我舔乾淨!這張卡里的一百萬就是你的!」「哈哈哈……」大家鬨笑成一團,看葉君臨展開

《葉君臨》章節試讀:

「你休想!」
李子染寧可死,也不會答應這樣的條件。
「好,那你等着!」
陸昌元陰險的笑笑,隨後轉身離開。
看到李子染慘白的面色,葉君臨握住她的手問道:「子染怎麼了?剛才那個人是誰?」
李子染搖搖頭:「沒事!」
可李子染知道陸昌元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
李子柒一路忐忑。
可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一大隊人圍向葉君臨四人。
這些人都是特警戰隊的隊員,一個個冰冷的槍口對着他們。
李子染嚇得魂不附體,緊緊的抓着葉君臨的手,面色慘白到沒一絲血絲。

李文淵夫婦也是一樣,嚇傻了。
他們知道這是陸昌元來報復了。
為首的男子穿着黑色作戰服,護目鏡下一雙冰冷無情的目光看着葉君臨幾人:「陸先生這就是你說的犯罪分子嗎?」
陸昌元在旁邊道:「對啊!陳隊長我跟你說,這個人今天剛剛從監獄回來,他怎麼可能有資格參加這種宴會啊?我懷疑他的目的不單純!這場合要是出事的話,陳隊長也擔待不起啊……」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
特警戰隊副隊長陳飛龍負責內場的安全,並不知道葉君臨以這樣的方式來了。
陸昌元得意的沖李子染笑笑,又跟陳飛龍道:「陳隊長不管什麼情況,我建議先把他抓起來再說!我們要排除任何可能會出現的風險!」
「對!剛從監獄出來就能來參加?先查一查他們的邀請函!」
陳飛龍冷聲道。
這下李文淵夫婦和李子染都傻眼了。
壓根就沒邀請函啊!
「趕緊拿出來邀請函!」
陸昌元咄咄逼人。
「我們沒有邀請函。」
葉君臨淡淡的道。
「哈哈,陳隊長你聽到沒有?他們壓根沒有邀請函!這絕對有問題!」
陸昌元聽到沒邀請函,立馬就樂了。
陳飛龍直接下令:「來人,把他們幾個帶走!」
李子染立馬慌了。
這要是被抓起來了。
她和父母肯定無恙。
可是葉君臨肯定會被陸昌元操作,定一個罪名重新抓進大牢的。
「慢着!我們是從正門經過安檢進來的,你們憑什麼說我有問題?」
李子染憤怒的道。
陸昌元冷笑道:「不可能!誰進入這裡都需要請柬的!哪怕今天宴會的主人崑崙將軍也要請柬的!沒有請柬就是有問題!」
「嗯,我還沒聽過誰沒有請柬就能進來的!」
陳隊長很肯定的道。
今天來參加宴會的大佬們都是拿着請柬來的。
「都給我帶走!!!」
李文淵夫婦嚇得閉上眼睛。
困難太多了。
李子染也嚇壞了。
陸昌元嘿嘿笑道:「李子染認命吧!誰讓你不答應我!」
「誰告訴你必須得用請柬才能進來的?」
突然,葉君臨的聲音響起。
大家都詫異的看着他。
李子染拉了拉葉君臨,示意他不要說話。
李文淵夫婦也被嚇壞了。
葉君臨要惹禍嗎?
葉君臨拍拍她的肩膀:「再相信我一次好嗎?」
李子染點點頭:「好。」
葉君臨目光落在陳飛龍的身上:「問問你的上司——就說葉君臨沒有請柬能不能進來?」
「哈哈哈……這傢伙在監獄裏腦子被打壞了吧?以為自己是誰?」
陸昌元幾人笑得肚子都要疼了。
陳飛龍被葉君臨一句話激怒了,賭氣道:「好,那我問問隊長認識你不?」
陸昌元都笑開花了。
他們樂意看一場笑話。
周圍也圍了很多人。
李文淵夫婦以及李子柒低下頭去。
丟人啊!
太丟人了!
陳飛龍用耳麥詢問特警戰隊隊長方正。
當耳麥里傳來聲音後,陳飛龍的臉色劇變。
看向葉君臨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我我我……我知道了,隊……隊長……」
陳飛龍說話都不利索了。
陸昌元一臉期待的看着陳飛龍:「怎麼樣?陳隊長?」
「啪!」
可回答他的是一記耳光。
這一巴掌把陸昌元抽飛七八米遠,陸昌元滿嘴的鮮血,牙齒還掉了幾顆。
「陳隊長為……為什麼?」
陸昌元不可思議的看着陳飛龍。
陳飛龍上前又是一拳,砸得陸昌元鮮血飛濺。
「還為什麼?你公報私仇,故意為難李小姐!他們雖然沒請柬,但卻是合法進來的嘉賓!反倒是你破壞宴會秩序,造成非常差的風氣!來人,把他給我抓走!先關幾天再說!」
陳飛龍一聲令下。
身旁兩個特警上前把陸昌元抓了起來,就像是拖着一條死狗般離開。
「葉先生、李小姐多有得罪!」
陳飛龍一刻都不敢呆,立馬帶人離開。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李子染三人傻眼了。
發生了什麼?
不是抓他們嗎?
怎麼一轉眼陸昌元被抓走了?
這什麼情況?
三人目光紛紛看向葉君臨。
剛才是他說報了名字後,才出現這種情況的。
李子染狐疑的看着他:「解釋一下吧?」
「很簡單啊!我們雖然沒請柬,但卻是合法進來的,我們是沒問題的。而陸昌元這樣做就是擾亂了宴會秩序,你們剛才也看到了,旁邊圍觀了多少人?影響多不好,假如今天來的崑崙將軍,要知道發生這種事情,別說了是一個小小的陸昌元,就是市長周玉恆也擔當不起啊。」
李文淵立馬道:「明白了,只要我們證明是合法進來的就行!」
岳母也點點頭:「是這個理。」
李子染覺得有問題,可這樣解釋好像也沒漏洞。合情合理。
葉君臨轉頭的一瞬間,眼眸里寒芒閃爍。
剛才陸昌元說的話他都聽到了,這次他不僅僅是關幾天的問題,牢底都會坐穿。
晚宴很簡約,可來的都是些大人物。
李文淵三人坐定一個位置後,不敢挪動不說,連聲音都不敢出。
「爸媽你們這麼拘束幹嘛啊,隨便轉轉啊,這麼多人交個朋友多好啊。」
葉君臨笑道。
李文淵夫婦面面相覷,最終還是不敢挪動腳步。
李子染歪着頭,好奇的打量着葉君臨:「好像你一點都不怕?」
葉君臨的從容淡定讓李子染三人有種錯覺——好像葉君臨很習慣這種場合。
葉君臨笑笑:「我怕他們做什麼?」
李子染想了想,在監獄裏他面對的都是窮凶極惡之人,肯定習慣了。
所以李子染不再問了。
宴會場中,人越來越多。
周玉恆幾個蘇杭的大佬也紛紛來到,被眾人簇擁着。
「嗯?文淵我發現每一個人都帶着禮物呢?哪怕周玉恆他身邊的秘書都提着禮盒什麼的。好像就我們一家沒準備禮物啊。」
趙雅蘭突然狐疑的道。
大家看了一眼,果然如此。
只有他們一家沒帶禮物,其他所有人都帶禮物了。
大家都聚集在一起,等着送禮。
只有他們在角落裡,非常明顯。
很多人都往他們看來。
「這是我們不懂規矩啊,我沒意識到。」
李文淵低下頭去。
趙雅蘭也道:「對啊,剛才外面爸和張松他們就想到了,拿了很多禮物。」
李子染嘆道:「這件事情怪我,我之前還不確定能進來。」
李文淵也點點頭:「要不要我現在安排人送一些禮物來?還有時間。」
葉君立馬拒絕:「爸媽子染你們不用擔心,興許人家崑崙將軍不喜歡送禮這一套呢?」
「不是,這是最起碼的。」
李子染道。
葉君臨笑笑:「我感覺崑崙將軍倒是欣賞那種不送禮的,你信不信?」
李子染搖搖頭:「我不信。」

《葉君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