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玄葉靈小說免費閱讀一劍獨尊
葉玄葉靈小說免費閱讀一劍獨尊 連載中

葉玄葉靈小說免費閱讀一劍獨尊

來源:外網 作者:葉玄葉靈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玄葉靈 都市言情

。他知道,這可能是一個機遇,當然,也可能有危險。葉玄最終還是選擇推開塔門走了進去,現在離開,自然不甘心的。進去之後,葉玄掃了一眼四周,四周牆壁之上,繪着各種各樣他從未見過的異獸,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紫金色的神秘符文,有的符文甚至還在蠕動着!最後,他目光落在了他面前不遠處,那裡,盤坐着一具枯骨,枯骨身旁,豎著一柄長劍。葉玄目光落在了那具枯骨的面前,那地面之上有一行字:「吾乃蒼界劍主,十二歲修劍,十七歲劍道大成,二十一歲蒼界無敵手,二十七歲,以劍破心,成就無上劍道。被困此獄一千兩百栽,窮其一生未能出塔展開

《葉玄葉靈小說免費閱讀一劍獨尊》章節試讀:

青城,葉家,祖祠。
「先祖在上,葉玄無才,無德……此刻起,罷黜葉玄世子之位,由葉廊繼承。」
說話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後不遠處,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掛着淡淡笑容。此人,正是葉廊。
而兩邊,是葉府眾長老。
「為什麼!」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怯怯的聲音突然在這祠堂內響起。
眾人聞聲看去,門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約十二三歲,兩隻小手緊緊捏着裙角,臉色帶着一絲病態的蒼白,看起來有些虛弱,眼中還帶着一絲怯色。
這小女孩名叫葉靈,正是葉玄的親妹妹,此次聽到家族要罷黜葉玄,她不顧身上的病趕了過來。
黑袍老者眉頭皺了起來,「葉靈,你做什麼!」
名叫葉靈的小女孩對着祠堂內眾人微微一禮,怯聲道:「大長老,我哥葉玄是世子,你為何要無端廢了他?」
大長冷冷看了一眼葉靈,「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麼嘴?下去!」
葉靈顯然有些畏懼,不敢直視大長老,但她卻沒有離開,而是鼓起勇氣走進了祠堂,她再次對着場中兩邊長老行了一禮,「諸位長老,我哥正在南山與李家爭奪那礦山開採權,他現在在為家族拚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卻在此刻以莫須有的借口廢了他的世子之位,這實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長老突然怒道:「廢不廢他,還輪不到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說什麼。來人了,給我將她拖下去。」
就在這時,新任世子葉廊突然笑道:「應該仗責三十,以儆效尤!」
大長老冷冷道:「那就杖責三十!」
很快,兩名葉府侍衛沖了進來。
葉靈眼雙手緊握,有些憤憤道:「不公平,我哥為家族出生入死這麼多年,就連此刻都在為家族拚命,家族這般對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衛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葉廊,他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
侍衛冷冷一笑,「葉廊少爺繼承世子,乃眾望所歸,你嚷個什麼?」說著,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葉靈的臉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聲響起,葉靈右臉瞬間紅腫了起來,不過,她卻沒有哭,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臉頰。
葉廊打量了一眼那侍衛,笑道:「你叫什麼?」
那侍衛連忙一禮,「屬下章木,見過世子。」
葉廊點了點頭,「你很不錯,我成為世子之後,需要十名親衛,以後你就做我的親衛吧。」
聞言,章木大喜,連忙深深一禮,「屬下原為世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廊微微點頭,「拖下去吧,此人擾亂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葉廊,看到葉廊眼中的殺意時,他明白了。當下一把抓住了那葉靈的頭髮往外拖去。
就在這時,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而祖祠內,所有人紛紛轉頭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遠處,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這邊而來,少年穿着一件緊身長袍,長袍已經破破爛爛,而且到處都是血。
來人,正是從南山趕回來的葉玄!
看到葉玄,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陰冷笑容。而祖祠內,眾長老眉頭紛紛皺了起來。
大長老雙眼微眯,臉色陰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麼。
遠處,當葉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葉靈時,他臉色瞬間猙獰了起來,「誰給你的狗膽動我妹的?」
章木見到葉玄,臉色頓時大變,他連忙看向葉廊,正要說話,就在這時,葉玄宛如一隻猛虎突然躍到了他面前,後者還未反應過來,葉玄一拳便是轟在了他的面門上。
砰!
章木腦袋一陣眩暈,整個人踉蹌跌倒。
而葉並未罷手,他再次朝着章木沖了過去,就在這時,祖祠內的那葉廊突然怒道:「葉玄,他是我的人,你膽敢…..」
葉玄突然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頓時噴出了一口精血。
見到這一幕,葉廊臉色無比難看了起來,而那葉玄則是抬頭看向他,獰聲道:「你的人?」
說著,他猛地一腳踩在了章木的臉上。
章木整個臉瞬間血肉模糊,口中不斷哀嚎,「世子,救,救我……」
葉玄沒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葉靈身旁,看到葉靈的模樣,葉玄頓時心如刀割,他雙手緊握,整個人在微微顫抖。
當葉靈當看到葉玄時,她眼中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哥,疼,好疼……」
聞言,葉玄神色猙獰了起來,下一刻,他一下衝到了章木面前,然後猛地一腳揣在了章木的腦袋上。
砰!
章木腦袋撞在石階之上,瞬間炸裂開來,鮮血濺射!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然而,葉玄還未罷手,他突然看向那葉廊,獰聲道:「我妹也是你能動的?我你祖宗!」
說著,他直接朝着葉廊沖了過去。
祖祠內,大長老臉色大變,「放肆!」
說完,他腳尖猛地一點地面,整個人直接滑到了葉玄面前,然後一掌拍向了葉玄。
掌帶勁風,凌厲刺人。
葉玄嘴角泛起一抹猙獰,他右手緊握成拳,一瞬間,他右手的衣袖直接被震裂,下一刻,他猛地一拳朝着大長老的拳頭對轟了過去。
嘭!
拳拳相撞,一道低爆聲驟然響起。
葉玄退到了門口,而大長老也是朝後連退了好幾步。
見到這一幕,場中眾人皆是震驚不已。
在青州,武者分為一品淬體境,二品練力境,三品內壯境,四品兼修境,五品不息境,六品氣變境,之上就是御氣境。而這大長老可是實打實的御氣境,但是,這葉玄只是五品不息境,與這大長老相隔兩個大境,然而,葉玄竟然只是稍落下風而已。
大長老也是心驚不已,他知道葉玄天賦極好,是葉府精心培養的世子,而且常年為葉家在外死戰,但是,他沒有想到葉玄的戰力竟然有這麼的強!
翅膀硬了!
念至此,大長老眼眸內深處的殺意更加的濃了。
大長老死死看着葉玄,「葉玄,你竟敢當眾攻擊世子!」
葉玄眉頭微皺,「世子?」
大長老冷笑,「葉玄,忘記告訴你了。你已被罷黜世子之位,此刻起,葉廊是我葉家世子!」
葉玄雙眼微眯,「我被罷黜世子之位?」
大長老冷聲道:「這是我們眾長老一致的決定。」
葉玄獰笑道:「我在外拼死拼活,你們卻在內廢我世子之位?」
大長老冷笑了一聲,他指着不遠處的葉廊,「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等葉玄回答,他又道:「葉廊是天選之人,剛剛覺醒的天選之人!」
葉玄愣住了。
何謂天選之人?
所謂天選之人,就是上天選的人。
在整個青蒼界,有這樣的一批人,他們年少或許平平無奇,但是某一天,他們會突然『覺醒』,覺醒之後,他們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不僅修鍊速度會倍增,還會有數不清的奇遇,他們,就像是這天地間的寵兒!
青蒼界分為三大洲,他所在於青州,青州大小國有數百,他現在是在姜國,幾十年來,這姜國天選之人還不到十人,而這些人日後無一不是成為了一方巨擘。
葉玄雙手緩緩緊握,他知道,葉家是要放棄他了。不僅要放棄他,還可能要殺他!
就在這時,葉廊突然笑道;「諸位長老,這葉玄當眾殺人,對大長老出手,按照族規,該如何?」
場中,所有人看向了葉廊,葉廊冷冷一笑,「按照族規,他應該被杖斃,不是嗎?」
場中長老紛紛點頭,表示贊同,葉廊可是天選之人,而且還是大長老的嫡孫,他們此刻自然不會得罪葉廊與大長老。
大長老冷冷看了一眼葉玄,「來人了!」
很快,祖祠外出現了數十名葉府侍衛。
就在這時,葉玄突然道:「在我葉府,有一個規矩,世子為了服眾,不得拒絕葉家年輕一代任何人的挑戰。」
說著,他直視那葉廊,「我向你挑戰!」
葉廊雙眼微眯,笑道;「挑戰?可以,不過,我們得上生死台,你可敢?」
生死台!
場中一片嘩然!
在葉家內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調節的矛盾,就可上生死台解決。一上生死台,生死自負!
葉玄冷笑,「走,去生死台!」
葉廊卻是搖頭,「一月後,你我上生死台,那個時候,族長剛好出關,你我決生死,他剛好做個見證,免得說我們暗害你!」
葉玄想了想,然後道:「可以!」
說完,他沒有在說什麼,抱起葉靈走出了祖祠。
看着葉玄兄妹離去,大長老看向葉廊,「他常年在外與人死拼,戰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葉廊嘴角泛起了一抹猙獰,眼中殺意猶如實質,「我剛剛覺醒,神魂與這具肉身還未徹底融合,不然,捏死他就猶如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一月之後,這青城沒有我葉廊的對手!」
聞言,大長老微微點頭,笑道:「這就好。」
說完,他看向身旁的一名長老,輕聲道:「我之前派去南山的人並未回來,而我看這葉玄臉色蒼白,有點不正常,葉苦你去查查,這葉玄在南山發生了什麼。」
長老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
葉玄抱着葉靈回到了自己院落的房間內,他把葉靈輕輕放在了床上,然後揉了揉葉靈那還有些浮腫的臉頰,柔聲道:「疼嗎?」
葉靈抹了抹臉頰上的淚水,「不,不疼了!哥,他們憑什麼罷黜你世子之位?你為家族拼死拼活,憑什麼那葉廊是天選之人就要罷黜你?這不公平!」
葉玄搖頭,他輕輕揉了揉葉靈那還有些紅腫的臉頰,「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這一次,是哥無能,沒能保護好你,才讓你被打!」
葉靈搖了搖頭,她眼中淚水再次流了出來,「是,是我沒用,什麼都不能幫到哥哥,我,我是哥哥的拖油瓶。」
葉玄微微一笑,他輕輕颳了刮葉靈的小鼻子,「笨蛋,我是你哥,哥保護妹,天經地義,明白嗎?」
葉靈起身輕輕親了親葉玄的額頭,認真道:「哥,等我病好了,以後我也要修鍊,我也要保護你!」
葉玄笑了笑,他輕輕揉了揉葉靈的腦袋,「好,哥一定會治好你的病的!太晚了,先休息吧!」
葉靈點了點頭,「我要聽故事。」
葉玄笑了笑,然後道:「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有個…….」
葉靈白了一眼葉玄,「哥你這個故事說了好多年了。不過,我喜歡聽……」
半個時辰後,床上的葉靈睡著了。
葉玄替葉靈蓋好被子後,他坐在一旁地上,他輕輕掀開了自己的袍子,腹部位置,有一道長長的疤痕,而裏面,還在流血。
為了爭得那片礦山,他與李家十二人血戰,後面一個大意,被一個神秘人偷襲,雖然殺了對方,但是對方的刀也插入了他的丹田,他的丹田應該是碎了。
丹田破碎!
葉玄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這意味着他只能修鍊肉身,在也無法達到六品氣變境練氣了!
不能修鍊還是其次!
葉玄看了一眼床上的葉靈,葉靈臉色依舊蒼白,身上蓋了三床被子,即使如此,她還是感覺很冷。
傷寒之症!
葉靈小時被寒氣侵襲,身體常年虛弱,如果不是他拚命成為世子,為葉家立下無數功勞,葉家每月不斷給她提供葯膳與丹藥的話,她早已經不在人世了。
葉玄右手緩緩緊握了起來,現在他已經不是世子,葉家還會每月為葉靈提供葯膳嗎?
而且,葉靈的病已經有越來越嚴重的跡象,如果想要醫好她,唯有去姜國帝都的倉木學院,因為那裡,有姜國最好的醫師。而想要進入倉木學院,需得在十八歲之前達到御氣境!
原本他是有機會的,因為他還有六個月才到十九歲,然而現在,丹田破碎,想要達到御氣境,幾乎不可能了!
想到這,葉玄轉頭看向了床上已經陷入夢境的葉靈,「不管用什麼代價,哥一定治好你!」
片刻之後,似是想到了什麼,他從懷裡拿出了一枚漆黑色的戒指,這枚戒指,是他娘親留下的。
對於那個女人,他是模糊的,因為對方在他十歲時就離開了。
當年,在葉府後門,那女人緊緊抱着她,眼淚不斷地流。
而在女人的背後不遠處,站着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其實,男子不是站着的,是懸浮的!
在他的印象中,男子說了一句話,「小姐,在不走,若是讓族長知曉少爺的存在,族長動怒,此界怕是要遭受滅頂之災,少爺也難活命!」
聽到這男子的話,女人輕輕推開他,然後悄悄把這戒指塞到了他的懷裡,「玄兒,好好照顧靈兒,好好照顧自己,不要恨娘親…….」
說完這句,女人轉身與黑袍男子離去。
他呆了呆,然後瘋了一般去追,可惜,他並沒有追得上,因為黑袍男子與那女人是用飛的。
就那樣,他一直追啊追,直到實在追不動了他才停下來,而那女人,也沒有回頭,就那樣與黑袍男子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片刻後,葉玄收回思緒,他右手緊緊捏着那枚戒指,他右手本身就有傷,此刻用力,傷口裂開,一滴鮮血突然滴在了那黑色戒指之上。他手中的戒指突然顫了顫,葉玄心中一驚,連忙低頭看向手中的戒指,在他低頭的那一瞬,戒指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沒入了他眉間。
一瞬間,葉玄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一片無盡星空之中。
而在他面前不遠處,懸浮着一座黑色高塔,高塔有十二層,就那麼懸浮在那裡。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鐵鏈鎖着,而在那塔的頂端,插着三柄劍!
整座塔,漆黑且陰森。
葉玄壓住心中的震撼,他看向那第一層入口處的上方,那裡,有兩個血紅大字:界獄。
而在那門口兩邊,還有兩行血紅的大字,恰似一副對聯。
左邊:囚天,囚地,囚諸天神魔;
右邊:禁道,禁命,禁萬界人仙。
……

《葉玄葉靈小說免費閱讀一劍獨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