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夜夜清風吹真意
夜夜清風吹真意 連載中

夜夜清風吹真意

來源:google 作者:蘇韻瑤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秦蕭澤 蘇韻瑤 霸道總裁

「秦蕭澤,別、別這樣,一會兒就是冊封大典了」蘇韻瑤一襲明黃色的四爪龍袍綻放開來,白皙勝雪的肌膚上遍布着斑駁的痕迹馬上就是皇太女冊封大典了,身為長公主的蘇韻瑤卻在寢殿里和人廝混...展開

《夜夜清風吹真意》章節試讀:

蘇韻瑤做夢都沒有想到,父皇在被氣得中風暈倒不就,她就被御林軍關進了天牢。
勾結敵國,以帝令出賣十萬麒麟軍,邊關淪陷!
而舉報的人正是東宮內侍秦夜寒!
蘇韻瑤是當今皇帝唯一的女兒,更是馬上要冊封皇太女了。
她怎麼可能會勾結敵國出賣麒麟軍?
...「秦蕭澤,你是在騙我的對不對?」
「騙你?」
秦蕭澤伸手掐着蘇韻瑤的肩膀,狠狠撞着她,「我秦家保家衛國,你的父皇卻怕功高震主,一道聖旨屠殺我秦家滿門男子,女子皆被賣為官妓。
你猜你為什麼三年前會在青樓遇到我?
那是因為母親為了不讓我死將我扮做女子,而我卻在青樓里見到了我的姐妹血親被踐踏欺辱生不如死!」
他扭過頭看向滿臉抽搐雙眼泛白的皇帝,臉上陰狠的笑容更濃,「蘇君宴,那些人怎麼對付我母親和姐妹的,我就怎麼對付你的女兒。
我讓她跪在我胯下,她就這跪着。
讓用什麼姿勢就用什麼姿勢,比**都不如!」
皇帝一口鮮血吐出,想要下令身體卻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
蘇韻瑤並不知道,秦蕭澤和皇室會有如此血海深仇!
可他們五年的時間並不是假的。
她把她從青樓里救下時,一開始他冷言少語。
夜晚甚至都不肯閉上雙眼。
蘇韻瑤便整夜陪着他,身為長公主的她除了要練武學文,還洗手作羹湯,只為了讓他多吃一口飯菜。
即便她知道自己早已經有了婚約,將來註定嫁給旁人。
為了彌補她,這五年來為了他的前途鋪好了路,甚至不惜將自己的帝令交給了他。
「秦蕭澤,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就算別人對不起你,我呢?
這五年來,我可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情?」
蘇韻瑤的雙眼流下一行削了你。
她喜歡了這個男人五年,如今換來的卻是欺騙和羞辱。
蘇韻瑤做夢都沒有想到,父皇在被氣得中風暈倒不就,她就被御林軍關進了天牢。
勾結敵國,以帝令出賣十萬麒麟軍,邊關淪陷!
而舉報的人正是東宮內侍秦夜寒!
蘇韻瑤是當今皇帝唯一的女兒,更是馬上要冊封皇太女了。
她怎麼可能會勾結敵國出賣麒麟軍?
她無力地坐在天牢之中,如果真的是秦蕭澤利用帝令勾結敵軍再嫁禍給她,那她真的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他真的就那麼恨她?
恨得想讓她死?
天牢里泛着陰冷的寒氣,秦夜寒一襲紫色蟒袍宛若謫仙一般的氣質和這天牢格格不入。
見秦夜寒過來,蘇韻瑤立刻大聲呼喊:「秦夜寒,你明明知道帝令不在我手上。
你看在我們五年的情分上,還我清白好不好?」
還不等蘇韻瑤說完,就見獄卒殷勤地為秦夜寒打開牢門,隨後恭敬地端來椅子:「千歲大人吉祥,您如今可是端王眼前的紅人,又一統東廠成為千歲爺,可喜可賀啊。」
「端王?
秦夜寒,你是端王的人?」
蘇韻瑤從地上站起,她雙眼一片血紅。
父皇膝下無子只有她這一個女兒,皇位原本應該是屬於她的。
如今她被陷害入獄,皇叔端王便成了皇位的繼承人。
「是又如何?」
秦夜寒靠在椅背上,眼底的笑意泛着寒氣。
曾經蘇韻瑤最喜歡看到秦夜寒笑,只要他笑一次她就能開心整天。
如今看到他的笑容只覺得後背發涼。
「你接近我,對我說的那些話。
都只是為了利用我?」
蘇韻瑤雙腿發軟,身體搖搖欲墜。
原來他從一開始接近她就是一個陷阱。
她還記得五年前第一次見到渾身是傷的他,那麼瘦小那麼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