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夜夜水光似皎潔
夜夜水光似皎潔 連載中

夜夜水光似皎潔

來源:google 作者:醉桃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舒南 雪兒

舒南痴痴盼了三年,終於盼來了與司陌的新婚之夜,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新婚之夜的主角展開

《夜夜水光似皎潔》章節試讀:

寒澈透骨的冷意瀰漫全身,舒南張口呼救,冰冷的湖水不停的湧進她的嘴裏,她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求生的**讓舒南拚命的掙扎,絕望的目光掃到岸邊漠然看着這一幕的司陌。
這真的是那個在圍場奮不顧身從猛獸口中救下她的男人么?
這真的是那個情深意切在來往書信上承諾要照顧她一生一世的男人么?
她的嘴裏灌滿了冷冰冰的湖水,一句話也問不出出口,在湖面折騰了幾下,就慢慢的沉了下去。
看着舒南的身影消失在湖面,站在湖邊緊緊靠在司陌身上的溫卿宜嘴角浮現一抹不易察覺的陰毒笑容,轉瞬即逝。
舒南今天晚上看來是難逃一死,只要舒南死了,她做的那些事情就再也不會有人知道。
思慮中不遠處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一個太監急匆匆的過來了,尖尖的嗓子老遠就響起:「王爺!
王爺!
相府老太君突然中風暈倒,丞相深夜來人接王妃回家見太君最後一面!」
這話讓溫卿宜身子微微一顫,而一直面無表情的司陌也是一僵,他本來是想淹死舒南為舒雪兒報仇的,可是現在丞相府深夜來人索人,見不得舒南怕是不好交代。
心念轉間對着身旁的侍衛努嘴:「拉上來!
讓她先活幾天再說!」
兩個侍衛跳下水,把已經昏迷的舒南拉出了湖面。
舒南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多天以後,在她昏迷這段時間發生了許多事情。
當天夜裡,相府老太君深夜發病仙逝,而她因為被大冬天扔進湖裡受了風寒,一直昏迷,以至於沒有去參加老太君的葬禮。
而司陌對她不能參加老太君葬禮的解釋是失足落水受風寒卧床不起,舒丞相不是傻子,自己愛女好端端的嫁入王府才幾個時辰,竟然失足落水昏迷不醒,他直覺其中有隱情。
待見到昏迷不醒的女兒後,更是加深了這種猜測,於是上書皇上要求把女兒接回家養病。
靖王司陌卻執意不肯,上書據理力爭,說自己和王妃情深意濃,王妃既然嫁入王府,那麼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她要親自照顧王妃。
所謂嫁出門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皇上覺得靖王司陌言之有理,於是駁回了丞相的要求。
不過皇上也警告了靖王一番,要他盡心儘力尋求良醫醫治舒南。
有皇上插手司陌只好放下了馬上弄死舒南的心,來日方長,這個害死他心*的惡毒女人他要留着好好折磨,讓她生不如死!
此時此刻舒南虛弱的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司陌冷冰冰的臉,他那滲人的眼神讓舒南打了一個寒顫,下意識的往被子里縮了縮。
看着她懼怕的樣子司陌嗤笑一聲,「你終於醒了?」
他臉上的笑容冷冰冰的,舒南看得心裏發涼,手緊緊的抓住被角。
司陌踱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着她,「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舒南搖搖頭,她暈沉沉的,渾身無力,哪裡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今天是雪兒的忌日啊!
一年前的今天她被你害死在丞相府,死不瞑目,這麼快你就忘記了么?」
「雪兒不是我害死的,她的死是意外……」舒南急切的想要解釋。
「王爺可以去丞相府問問下人,我是嫡她是庶,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河水,而且我和她一直都是最好的姐妹,我沒有理由要害死她啊?」
「沒有理由?
本王要娶的人一直是雪兒,現在雪兒死了,沒有了雪兒,你不就能夠名正言順的成為靖王妃了么?」
「什麼?」
舒南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司陌,「王爺你什麼意思?
你要娶的是雪兒?」

《夜夜水光似皎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