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夜之判決
夜之判決 連載中

夜之判決

來源:google 作者:十五青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十五青城 李子君 都市小說

時代更迭,超凡者逐漸登上舞台在科技與詭秘力量的較量中,誰能成為最後的勝者一個青年從貧民窟中走出,一對匕首,一把槍,故事,從這裡開始展開

《夜之判決》章節試讀:

「唉,你臉怎麼這麼紅啊,是不是生病了?」李子君突然發現玲華臉色發紅,於是快步走到床邊,掀起玲華的劉海,將手放在了她的額頭上。

好像是有點燙啊,李子君細細感受了半天,隨即有些擔心。

藥物在貧民窟可是珍貴資源,李子君兄妹只要能硬挨過去就堅決不會吃藥,所以他這次採購也沒有考慮到藥品。但是玲華不一樣啊,她的工資不低,沒必要像他們一樣硬撐。

「我,我沒事。」玲華說話細若蚊蠅,要不是李子君離得近,都聽不清她說的什麼。

額頭這麼燙還叫沒事?李子君覺得有必要對她進行一下思想教育,但是看到玲華紅撲撲的臉頰似水的眼眸,又覺得不對勁,什麼病能讓一個人突然間臉紅髮燙呢,明明剛才還很正常。

難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惹她生氣了?

然後他猛然間想起自己好像說錯話了,他的那句「我養你啊」本意是安慰她,但是玲華很顯然想歪了,不對,不是她想歪了,是自己用詞不當。

貧民窟是一個缺少浪漫氣息的地方,很少有戀愛這一說法,畢竟大家都為了生計不斷奔波,誰有空談戀愛啊。

於是只要兩人都覺得對方可以,那這事兒就算成了,就是如此簡單粗暴。

所以剛才他的那番話,對於一個從貧民窟長大的女人來說,直白的不能再直白了。

李子君現在臉也有些微微發燙,現在回想起來,剛才自己是懷着怎樣的心情說出這句話的呢。

「哈哈,其實我一直都把你當妹妹看待,所以養你還是很正常的事情啦。」

說完,李子君就想抽自己兩巴掌,這話題轉換的也太生硬了。

但好在,李子君的意思算是表達出去了,不知道玲華聽沒聽懂。

「可是,我比你大一歲啊。」玲華弱弱的說道。

唉,是嗎。李子君眨巴眨巴眼睛,氣氛一下陷入了很尷尬的氣氛。

……

因為學堂老師生病,李子欣難得的享受了一次早退。雖然她也很想學習,但是老師生病了那就沒辦法了,嘿嘿。

沒有管門口那個顯眼的大布袋,李子欣直接推門而入,「玲華姐,我回來咯。」

然後見到了驚掉她下巴的一幕,只見玲華姐臉蛋紅撲撲,衣衫凌亂的抱腿坐在床上,床邊坐着自己哥哥,兩人回過頭驚愕的望着自己。

「我不打擾你們,我走了哈。」李子欣的語氣難掩興奮,自家哥哥居然開竅了,知道主動出擊了。

「你不能走。」李子君趕忙攔住一臉壞笑的妹妹,最後不得不解釋清楚,免得誤會越鬧越大。

「什麼嘛,害我白高興一場。」

在聽到這是一場誤會的時候李子欣心裏別提多不得勁了,玲華臉依舊紅撲撲的,不知道想些什麼。

為了緩解這下更尷尬的場景,李子君趕緊把放在門口的東西拿了進來。

然後李子欣跟見了鬼一樣望着自己,結結巴巴的說道「哥。你的,腿好了?」

李子君尷尬的都忘記把拐杖拿起來,不過這裡沒有外人,就沒有藏着掖着的必要,就隨意的解釋了一下。

在路上碰到個醫術高超的老頭之類的,胡編亂造的就混過去了。也不是他不想解釋清楚,主要李子君也沒明白自己腿怎麼好的,那怎麼解釋嘛。

好在被新衣服吸引了注意力,李子欣也沒有深究。

吃了一頓過年級別豐盛的晚餐後,奢侈的去泡了個熱水澡後,夜幕,就降臨了。

然後,李子君正艱難地面臨一個選擇。

到底是睡在地上,還是睡在跟玲華只有一人之隔的床上。

老實說,誰都不想睡堅硬冰冷的石板,尤其自己還才泡完澡,換了新衣服的情況下。

但是這床也就這麼一點位置,還是李子欣和玲華貼緊了才給他留出來的。

「哥,幹嘛呢,還不上床睡覺。」李子欣早就窩在被子不停地催促。

李子君一咬牙,睡就睡,反正兩人中間隔了個人,也不會發生什麼事。

「嘿嘿,沒騙你吧,棉花床要舒服的多吧。」耳邊傳來妹妹的說話聲。

「笑個屁,快睡覺。」李子君有些緊張,蓋在身上的被子不僅傳來陽光曬過的味道,更重要的是有一點淡淡的香味一直往鼻子里鑽,搞得他怪不自在的。

半夜裡,李子君正睡的模模糊糊,突然感受到一隻小腳在踢自己。

李子欣現在睡的跟小豬一樣,這床上也沒有第四個人,李子君有些納悶,玲華半夜不睡覺踢自己幹嘛。

本來李子君不想理她的,結果玲華踢的更加用力了。

「幹嘛。」為了不吵醒李子欣,李子君捏着嗓子問道。

「子君,外面好像一直有人在說話。」玲華的聲音輕輕從黑暗中傳來。

李子君瞬間清醒了很多,貧民窟的夜晚除了鼾聲和某些聲音外是很安靜的,因為大家白天都累得要死,很少有人在半夜說話,尤其是在別人的屋子附近說話。

李子君輕手輕腳的下了床,推開房門,藉著月光,悄悄地摸到了屋後。

果然看見兩道人影蹲在那兒,不斷小聲交談着。

「怎麼這柴老是點不燃呢。」

「你手腳麻利點,等會人醒了怎麼辦。」

「這還不是你買的劣質打火機的問題,本來我們早該弄完了。」

李子君是又驚又怒,居然有人想要半夜點火燒死他們。於是將匕首握在手中,走上前去。

兩人正在專心致志的擺弄着劣質打火機,折騰半會兒,終於將它點燃了。而此時,他們才發現兩人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人。

李子君知道這種人在沒吃到苦頭之前,是不會老老實實交代原因的,於是直接一匕首插入了其中一人的腹部,並用力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免得吵醒了熟睡的李子欣。

而另一人早就被嚇傻了,舉着打火機的手在不斷顫抖。

等到被刺的人掙扎小了些後,才鬆開他的嘴巴,再將將匕首抵在另一個人的脖子上,緩緩地說道「現在我們可以來好好地談談了吧。」

《夜之判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