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號機械師
一號機械師 連載中

一號機械師

來源:google 作者:不言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不言行 奇幻玄幻 林一

科技與魔法的對決孰強孰弱?窮困潦倒,本想渡過安穩擺爛的一生卻無意捲入爭鬥天穹、伊甸商會、異能者三勢紛爭,我獨立一面與諸方平齊是落幕還是冉起的新星...這暫且是個問號展開

《一號機械師》章節試讀:

「這就是...虛數空間」。

玄黑色的天空伸手不見五指,沒有任何溫度,連星光都沒有。望不到邊際的平地一片黑暗,將人折磨的動彈不得。無盡的黑暗之中,沒有一絲光明,周邊一片空寂似乎像是宇宙形成的初點了無生機。

林一小心踏行這裡如同密閉的空間腳步聲清晰回蕩,他沒有停下腳步甚至越走越快逐漸轉為奔跑,但這裡好像沒有盡頭。除了自身以外什麼都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

尋找靈魂,靈魂通常去往地獄亦或者是天堂,這個空間好像介於兩者之間比地獄更加折磨人心又如同天堂般和諧。

這裡太壓抑了,連空氣都瀰漫著壓抑的氣息,那感覺、令人窒息。

凝視着暗無邊際的天空,蒙蒙的像是一張無形的網,束縛着自己的思想和感覺,想大聲呼喊出來的衝動,卻被這種壓抑的氛圍包裹的嚴嚴實實,無法掙脫,無法言語,壓抑到自己無法訴說。進而一個人被湮沒在這空洞而又深邃的地方。

這是哪?我該怎麼辦?

當林一正處絕望,憑空浮現的一盞燈火在這黑暗中增添了一些生機,他望着那盞燈眼裡流露出希望,快步走去,光明、溫暖,這種久違的感覺令人感到安心。

燈火緩緩浮動於眼前,這看着並不像普通的燈火反而是具備生命靈力的,像是只俏皮的小精靈。之後,它向著前方移動如同黑暗中的擺渡人引導着新的方向。

林一沒有多想,緊跟燈火其後。

這裡沒有時間觀念,不知道走了多久身體也未曾感到一絲疲憊。不知道去往哪裡只是一味的跟着,此時這盞燈火已然就是在這個空間中唯一的指明燈。

現在一看周圍好像有了一些顏色天空不再是純黑而無光彩像是被硝煙覆蓋的灰色天空,地形也逐漸變得陡峭,狂風呼嘯而過能聞到硫化物的氣味。

此刻煥然一新的場地現於眼前,身處山坡之巔俯瞰而下,那是一座破敗不堪的城市,滾滾濃煙冉冉升起像是正處於戰爭爆發時期。

不,這就是戰爭。

林一有些吃驚:這裡是西利亞安...

這幅場景曾經親眼目睹過,那熟悉卻又悲痛的回憶再度被勾起。這是二戰時期的西利亞安。

為什麼會來到這裡,若真回到了過去那就意味着...

「喂,那裡的小孩快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後方傳來一聲渾厚的吶喊。

林一順聲音的方向轉身看去楞了一刻後竟顯得有些驚訝,他雙目圓睜下頜微微顫抖。雖然有所預想但真正親眼所見時還是難免覺得有些意難平。

「別在那傻站着了」。

呼喊的是個灰頭土臉的中年男子,身着白灰色隊服一眼便知是天穹的人員。

「爸...」林一低吟着。

激動的心情表露而出,他難以置信有一天還能再見自己逝去的親人,許多年來的朝思暮想現如今在這一刻變成了現實,不禁便潤了眼眶。

林一衝了上去,毫不顧忌腳下陡峭的地形因為此刻無論什麼都無法阻止與親人的相擁。

他一把摟住了自己的父親嘴裏還在念叨 太好了、好想你這類肉麻的話語。

男人有些不知所措,這個突然抱着自己的少年是誰,為什麼會喊自己爸爸對此感到無比困惑,但他卻沒有着急將林一推開反而帶有安慰性的撫摸着林一的後背。

「戰爭開始了,你快到避難所躲避」外表像是飽經風霜的糙漢可這時講起話來卻格外的溫柔。

「戰爭...咱們一起去避難所吧」林一恍然大悟,急切的說道。

「孩子,我是機械師,擔任的就是保家衛國的任務。我們就是家園防線不可退縮」男人摸着林一的腦袋,渾厚的嗓音刻意壓得低沉。

「你會死的」林一緊抓着男人的手眼中滿是擔憂。

「哈哈,死亦是必經之事,能像英雄般死去也算一種光彩」男人洒脫一笑,對於死他眼裡沒有分毫畏懼。

「林誠,你怎麼還在這」。

不遠處迎面走來一位同樣身着天穹隊服的靚麗女性。

「媽...」。

「這孩子是?」

林誠答覆道:「伊莉安,這孩子估計是和家裡人失散了」。

林一收起了他那感傷的表情:「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林一」。

此話說完,二人有些驚異。他們相視一眼,這莫非便是巧合?

「那可真是巧,我們有個孩子也叫林一不過他可比你小的多呢」伊莉安白皙的臉上獻上了最溫情的微笑。

「總部已經把他接走了吧」林誠問。

「嗯,他會很安全的」。

林一默默的看着眼前相互依偎的夫妻如此純真的笑容難得的出現在了他的臉上,即便此時他們與自己素不相識,但現如今的久違的幸福氛圍感足以填滿內心的空洞。

果然與家人的團聚是任何事都無法比及的,若能一直維持於此刻那一輩子留在這空間中又有何不快。

「B-2組小隊成員速速前往北海集合」。

兩人身上的通訊器中傳出了嘈雜的人聲。

「我們該走了」。

二人對林一獻出最後和藹的微笑後轉身離去。

「不,等等我」。

林一後知後覺的向他們奔赴而去,但之間隔着的距離越來越遠不管自己雙腿倒騰的多賣力卻始終沒法彌補這段距離,周邊的場景隨之消散,望着他們背道而馳的身影眼淚終是止不住向外滲。

其實就在眼前明明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但那距離總讓人感覺像是永遠。

周圍再度陷入黑暗的籠罩,回蕩在耳邊的只有自己的抽泣聲,剛才的經歷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美好卻短暫。

林一回憶起這麼句話:虛數空間會窺探內心的想法。

這麼一看對自己來說並不是什麼壞事,至少圓了多年來的夢。

那盞燈火又出現了,只不過這次看去相比於上次好像不再燃燒的旺盛,它的火光減弱了一些可這又代表着什麼沒心情考慮這些。

林一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內心堅定着尋找艾利的決心看着那盞燈火蠢蠢欲動的樣子似乎又將帶領着自己走向下一段路程。

它依舊充當著引路人的角色,林一則是跟隨身後。這段旅程不知是否真能帶自己找到艾利。

從進來到現在不知道過了多久感覺時間流逝的很慢,可是又有種已經在這待了好幾天的感覺身體狀態彷彿停滯了一般不會感到口渴飢餓同時也不會覺得疲勞很是奇妙。

罷了,科裘並沒有將自己帶出去說明還有時間剩餘,時間只有八個小時現在連艾利的靈魂都沒見過再磨蹭下去恐怕就要無功而返了。

走了有一段路程,能明顯感覺到周圍的溫度有所下降,眼前的燈火所帶來的溫度已經不夠抵禦這種刺骨的寒冷。

越往前方走就愈發寒冷,林一不禁凍得發抖牙關發顫他雙手互相摩擦着想以此來的得到些溫暖。

「怎麼突然這麼冷,這什麼鬼地方」林一自言自語着。

隨着深入,周圍的場景再一次發生了變化,腳下變成泥濘的土地四處望去好像來到了一片森林。

附近有的樹一點樹葉都沒有 ,還有的樹幾顆生長在一棵樹榦 ,還有很多樹都是彎曲的 ,也有很多的樹木上面出現了很多奇怪的紋路 ,就像刻上去的。濃厚的霧氣中隱約幾雙血紅的雙眼若隱若現。

烏鴉叫聲在這死寂的地方顯得嘈雜。詭異的是總感覺周圍有東西飄過。

「這裡難道是羅馬尼亞的百慕大三角?」。

燈火又消失了。林一不敢停留他自顧向前,一路上周圍詭異的現象頻發總感覺有無數個亡靈在密集的樹林後盯着自己。

「妖魔鬼怪快離開,妖魔鬼怪快離開」

林一前進途中,嘴中像是祈求般低聲念叨着。

前面的樹木明顯越來越少,這也許就代表着他即將走出了森林。

林一奔跑了起來,沒有阻礙物的遮擋一眼望去能看到前面有着建築的輪廓的,即便相隔一段距離還是能感覺到它很宏偉,像是一座漏斗型的塔。

他繼續向前奔跑,穿過了森林那些建築也清晰可見,再此眺望眼前的景象足以讓人震撼。

「Oh,My,G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