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兩相思淚小說
一兩相思淚小說 連載中

一兩相思淚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許梓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遠河 導師 現代言情

今天給朋友們帶來的小說《一兩相思淚小說》,主要描述了《宋遠河許梓清》之間的故事,書中主要講述了:​和幾個同事聚餐,聽見隔壁有人叫我男友「宋遠河,反正你也沒女朋友,我妹還配不上你?」...展開

《一兩相思淚小說》章節試讀:

今天給朋友們帶來的小說《一兩相思淚》,主要描述了《宋遠河許梓清》之間的故事,書中主要講述了:​從那天以後,宋遠河已經四天沒回來過,擺明了在和我冷戰。
我還是沒忍住打電話過去想和他道歉。
但是道歉也不是我想就能有機會的,他微信不回,電話陸陸續續掛了幾個。
...從那天以後,宋遠河已經四天沒回來過,擺明了在和我冷戰。
我還是沒忍住打電話過去想和他道歉。
但是道歉也不是我想就能有機會的,他微信不回,電話陸陸續續掛了幾個。
心情越來越壓抑,像藏着一團火,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開車到了 A 大門口,坐在車裡不斷給他打電話,直到第七個,他終於接起來。
「什麼事?
」「我在你學校門口,能不能出來見一下,那天是我錯……」「我不在學校,和導師去杭州開會了。
」宋遠河打斷了我,聲音淡淡的,好像沒什麼耐心聽我道歉。
「那我去找你好不好?
」我想都沒想就問了出來,我只知道現在必須要見到他,要和他和好,他冷落我的每一天,對我來說都很煎熬。
「隨便你。
」宋遠河愣了一下,無可無不可地回答。
儘管只是這樣,卻也叫我心情瞬間明朗起來,他這個態度肯定是軟化了。
掛了電話,我就連忙訂最早去杭州的機票,從 A 大開回去小跑進樓回家收拾行李。
急匆匆到機場給宋遠河發了航班消息。
飛機落地,出了機場就看到宋遠河倚在欄杆處,看到我笑着招了招手,他很少笑,所以顯得很溫柔,叫人心臟噗通地跳。
他自然地接過我的行李箱,帶着我乘車去酒店。
「你們都住這嗎?
」我把身份證交給前台,順口問了宋遠河一句。
宋遠河玩着手機,頭都沒抬「不在,我們酒店定在 Z 大附近。
」瞬間一股氣堵在胸口,我沒再說話,直到拿了房卡進了房間才問他「那為什麼不帶我去那裡呢?
」「和他們湊一起幹什麼,你來找我同學的?
」宋遠河倒了杯水皺眉問我,好像我很無理取鬧。
他說得這麼理直氣壯,我一瞬間就有些氣短,可笑的是愣神的那一秒,我竟然覺得他說得有點道理,完全忘記我們之前是因為什麼冷戰的。
這事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掀過,宋遠河帶我去吃了火鍋,送我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便試圖留下他。
即使已經和好了,但我還是不安心,便想證明些什麼。
可宋遠河居然拒絕了,還說什麼導師可能晚上會找他。
他導師是什麼工作狂嗎,大晚上去他房間找他談實驗不成?
我沒質問,因為宋遠河打了巴掌又賞了個棗,他吻了吻我的唇角「回去再說,嗯?
」「可是我一個人害怕。
」我拽着他的袖子,最後試圖挽留,卻還是被敷衍過去。
不知道為什麼他不願意待在這,黑暗裡我忍不住胡思亂想,是不是那個女生在等他,還是不想讓那個女生知道他留在我這裡,要開始為了別人守節了?
枕頭有點**,我也睡了。
本來和宋遠河約好今天去西湖還有法喜寺的,我早早就起來化妝收拾,打扮得比以往還要精緻,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就像在看精美的壁畫。
正要出門,宋遠河的微信發了過來,導師臨時有事,組裡開會,他來不了了,讓我自己玩一天,他明天再來陪我。
雖然委屈,可以往這樣的情況太多,我立馬忍住情緒,打電話過去想和他撒個嬌,順便安慰一下雙休日還要幹活的他,還是被掛斷了。
我只能發了微信過去。
魂不守舍地在房間等了兩個多小時,才等到了他一句「嗯。
」原來這個字這麼長,長到兩個多小時里他都沒空發過來。
突然就笑了起來,笑彎了眼睛,笑模糊了視線。
杭州這麼漂亮,我卻困在酒店裡困到宋遠河來。
他眼底有淺淺的青黑,看起來累極了。
一進門抱了抱我就縮在沙發里睡著了。
他說今天會來找我,他不是來了嗎?
還有什麼好介意的呢。
我安慰着自己,拿一條毯子想蓋到他身上,卻看到他打開的手機,正巧從手中滑落。
從來沒有窺探過他**的我,這次有些忍不住了,鬼使神差地拿走了他的手機,打開微信。
袁楠,和袁禹顯然是兄妹,我點開了她的頭像,看到昨天他們的聊天記錄時,我已經有點綳不住了。
倒不是內容,而是時間。
我給宋遠河發了那麼一長串是在早上九點多,他臨近十二點回了我一個「嗯」。
而袁楠十點多發了幾個菜名,宋遠河秒回了一個「嗯」。
原來一樣的字,也能叫人讀出不一樣的情緒。
我忍不住又朝前翻了翻,袁楠話不多,宋遠河也高冷,他們聊天內容沒什麼不妥。
唯獨四年前,我剛和宋遠河在一起三個月左右的樣子,袁楠問過他一個問題。
「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吧。
」這三個字刺得眼睛生疼,我忍不住抬頭看着熟睡中的宋遠河,原來真的不喜歡。
可是不喜歡為什麼要同意我的追求呢,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呢。
我有些不太明白。
獃獃地關掉手機放回去,坐在一旁放空,或者說回憶,回憶那些被冷待的過往。

《一兩相思淚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