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映歌兒:小公子是個禍害
映歌兒:小公子是個禍害 連載中

映歌兒:小公子是個禍害

來源:google 作者:房意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映歌兒 景康瑞

穿成了秀才女兒,到國公府里當了小丫鬟,一心一意踏實攢錢想出府,夢想買一座小宅院,開幾間鋪子,過上自己想要的悠哉悠哉小日子未成想,小公子這個腹黑的卻處處和她過不去,百般阻撓,問他到底想幹嘛,他說我也不知道,真是信了他的邪算了,索性直接躺平不幹了,我到了日子就跑,看你到時候能奈我何?哈哈哈哈!結果,小公子跪在床邊求饒哭唧唧,「媳婦兒,我錯了,你別跑了」映歌兒看着綁在床上的布條幹瞪眼,「你先放開我再說」展開

《映歌兒:小公子是個禍害》章節試讀:

「映歌兒,你去哪兒,一起呀!」

喊映歌兒的叫紅梅,喊明露姐姐的那個小丫頭。

「我想回屋休息休息,你回嗎?」

映歌兒轉身看向她。

「你不去看看熱鬧嗎?聽杏兒說府里請的戲班,是京中最有名氣的!」

「老太太六十大壽,除了賞賜了銀錁子,還特別恩准下人們,可以在外圍觀看,你真不去啊?」

紅梅驚道。

「說不定還有額外的賞賜呢!」

最後神秘兮兮的靠近映歌兒說道。

「嗯,今天有點不舒服,你還是快找其他人去看吧,說不準還能搶個好位置呢。」

映歌兒無奈的搖搖頭拒絕。

「好吧,那你回去休息,我找其他人。」

說著紅梅便不理映歌兒跑走了。

映歌兒看着她跑走,滿眼羨慕,真是精力充沛的小可愛,小腿都不疼嗎?!

映歌兒到國公府有一個月了。

在各個嬤嬤的教導下,各種規矩、禮儀都學得很快。

不快不行啊,小腿肚子疼,嗯、抽的!!!

太慘無人道了!!

想想公子小姐過着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

映歌兒心裏就忿忿不平!

老天爺為啥要這樣對她,她也想當!

鬱郁的回了屋裡,脫鞋上床休息。

今天是寧國公府里的老太君過六十大壽。

老太太生養了三個孩子,兩男一女。

老太爺前兩年已經去世。

大兒子景洪繼承了爵位,是現任的國公爺。

二兒子景華則在朝堂上任禮部侍郎,正三品官職。

主要負責禮儀和外交方面的事務。

唯一的女兒則嫁給了鎮國大將軍梁博,跟着丈夫長駐西北邊疆。

現任國公爺景洪,有嫡出一子三女,庶出一女兩男。

嫡出大女兒叫景惠文,今年二十有二,十八歲嫁給了當朝宰相的嫡孫子,育有一子。

嫡出二女兒叫景惠安,今年剛十二歲,在相看親事中。

嫡出小兒子是嫡幼子,名叫景康瑞。

今年剛滿五歲,正是貓嫌狗厭的年紀!

府里僕人都是看到小公子,便遠遠的避開。

以免誤傷,那可太冤了!

庶出大公子叫景康和,今年十六歲,在國子監讀書。

生母是國公夫人身邊的陪嫁丫鬟,人稱寧姨娘。

當年國公夫人生大姑娘時,身子虛了好幾年,一直沒有懷上,就給身邊的丫鬟開了臉,生下了這個庶長子。

庶出二公子叫景康源,今年十歲,在族學上學。

生母是小官人家的姑娘,人稱蘭姨娘,是家裡人送給國公爺的,國公夫人看她是個老實本分的,也不作妖,便停了她的避子葯,有了二公子。

庶出的三女兒叫景惠敏,今年七歲,在家學習琴棋書畫。

生母是國公夫人身邊的陪嫁丫鬟,人稱夏姨娘。

國公爺二弟景華,則是只有一妻,人稱二夫人,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名叫景康嘉,女兒名叫景惠荷。

兩兄弟雖住在一起,但已經分產別居,各管各的,互不干涉,相互幫襯。

映歌兒仰睡在床上,想着過幾天就要正式上班,不知道會分到哪。

這幾天紅梅一直在悄悄打聽,她們這些人是要分配到二公子、三小姐和小公子身邊的。

聽說幾個小姐公子的脾氣都挺好的,除了小公子那邊,去哪裡都是好去處。

她們這些剛進來的,都盼着分到一個好的主子,能少受些苦頭。

又過了幾天,一大早就聽到有管事來領人了。

「紅梅,立冬,去二公子的房裡伺候;曹奇,李民,去外院負責打掃;

康草,丹霞去三小姐房裡伺候;

映歌,黃江去小公子房裡伺候。

明天有人來領,收拾好自己的東西!」

管事宣讀完畢,便晃着有些肥碩的身子,搖搖擺擺的走了。

映歌兒一臉懵逼!

看着身邊一個個的,強忍着歡喜,還一臉強裝悲傷的,對她表示同情。

映歌兒打了個哆嗦,有點消受不了!

「嗐,多大點事兒,不是還有我陪你呢,不怕不怕哦~」

站在旁邊的黃江挪挪笨壯的像頭牛犢子的身子,撞了撞小映歌兒。

小映歌兒身子不受控制的晃了晃,差點沒站穩。

看看他有兩個她的體重,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

「哼哼,他還能吃了我嗎?

沒事沒事,咱們以後就各司其職,不能常常見到了,咱們一起去大食堂吃!

就當吃了散夥飯吧!」

映歌兒看着眾人說得那是十分大氣有面。

「好好~現在正是下午,剛好快吃飯的時候,我們讓安伯給咱們多給幾個菜,好好吃一頓!」

紅梅說道,其他人臉上也是滿臉贊同。

「安伯伯,今天能不能多給幾個菜,我們大家明天就要分開了,想吃個散夥飯?行不行啊?」

映歌兒仰着頭看着安伯賣萌,小臉紅撲撲的,看着很是可愛。

「喲,還知道散夥飯呢,一堆小蘿蔔頭,知道的不少,行,去那坐着吧,等會兒就好了。」

安伯指指一角的桌子,調侃道,滿臉的慈愛。

安伯沒有兒女,對剛進府的小孩子們都格外的照顧。

「好的,安伯伯,我們會乖乖的。」

說著就都坐在那裡,安靜的等着。

到了分配的日子。

映歌兒、黃江跟着前面的丫鬟梅芳。

來到了竹韻院。

這是小公子的住處,進入門廊,左邊是鬱鬱蔥蔥的竹林,其間點綴着各色花草。

往前走是正房,雕梁玉柱,盡顯大家風範,中間堂屋是會客的地方。

小公子住在正房的東側間,連着個丫鬟的小隔間,也叫耳房,便於隨時伺候主子。

西側間則是學習的地方,各種各樣的書籍,堆滿了書架。

看到這些書的時候,映歌兒不由得咧了咧嘴,跟着梅芳走了出去。

「你以後就負責小公子書房裡的事,有什麼事就找朱管事。

黃江就在小公子的房門口,負責看門稟告通傳。映歌住在東廂房,黃江住在外院。」

丫鬟梅芳站在迴廊下對他倆說道。

「按理來說,你們兩個應該讓主子給賜名,但是不知道你們兩個能待多久,也是看你們現在這個名字聽着還行,不用改也能用,就先這樣,先好好伺候着!」

聽到梅芳這番話,映歌兒心裏感覺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愛了。

映歌兒的小臉上充滿了幽怨。

小眼神不停的控訴着梅芳,還讓不讓人活了!

她情願自己沒有聽到這個消息!!

梅芳看着滿臉都是怨氣的小臉蛋兒,「哈哈」忍不住笑了。

「好了好了,小公子雖然頑劣,但是心地還是很善良的,不要惹到他就好啦!」

「小公子房裡除了我,還有個閔嬤嬤,這兩天回老家有事還沒回來,還有一個小廝叫鳴哥,是朱管家的孫子。」

「其餘的都讓小公子哄走了,唉,也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留下,行了,你們兩個都回去收拾收拾吧!」

說著就忙去了。

到了傍晚,小公子景康瑞下學回來,後面跟着小書童鳴哥兒。

映歌兒終於見到了傳說中的真身,只見面白如玉,明眸皓齒,唇紅齒白,小臉肥嘟嘟的,像天上的小童子。

一下子擊中了映歌兒的少女心!

好想上前去抱抱。

霎時間覺得外面那些傳言,都是不可信的!